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寻访顶族
    “国际名模,有胸么?”林芷君冷冷地问道。

    “有的有,有的没有。”林晓萌老老实实回答。

    “过分。”

    “姐,不是的,真的很美,难怪大牛会魂不守舍。还有还有……”林晓萌卖了个关子。

    “什么?”林芷君问。

    “姐姐,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的胸比照片上大了一个尺寸。”

    “有吗?”林芷君喃喃自语,难道是真的,就说最近穿着胸衣勒得紧紧的,还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原来是自己长大了么?

    林芷君连忙将门反锁,又拉严了窗帘,这才解去束缚,对着镜子正面侧面的照。

    “姐,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好像是有点。”

    “大牛给你弄过,你不知道吧!”

    “什么!他碰过我的……”

    “姐,你激动什么,是给你治疗,促进你的发育,以后你会越来越大,会超过我,到时候可能会嫌太大呢!”

    “瞧你说的夸张的,我现在这儿,也就是初中生的尺寸。”

    “不急,要对大牛有信心,他有一双神奇的手。”

    “行了,怎么感觉是你是推销东西。”林芷君默然片刻,道:“刚才我跟你说的话,你不要告诉大牛。”

    “什么话?”

    “我骂他乡下人没素质的。”

    “当然不会,我傻吗?那话太伤人,那家伙一听,说不定就离家出走了。”

    “呵呵,还是你了解他。”

    “姐,看来你消气了。”

    “看在他为这个家曾经付出的份上,这件事就算了。”林芷君淡淡地说,“还有,你看看他感冒怎么样?不行的带他去看医生,别硬撑着。”

    “咦!姐姐,你也关心大牛啊!”

    “看门狗倒下了,谁来看门啊!”

    “姐!看门狗多难听啊!”林晓萌不高兴道,“别忘了,你还强吻过人家,难道你承认吻过狗?”

    “滚!”

    ……

    杨根硕正在浏览网页。

    同时,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有时候,明明知道不对,还是忍不住,这就是人的恶劣根性啊。

    摇摇头,以“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来安慰自己。

    如今的网上,什么都有。

    他随便一搜,居然出来一个叫《保镖准则》的东西,还居然长达三百条之多。

    他一目十行,刚刚看到第二百五十条,门口响起林晓萌的声音。

    “大牛,我要进来了,方便么?”说话间,小丫头已经走了进来。

    杨根硕趴在床上,对着电脑,无精打采的。

    “大牛。”林晓萌坐在床边,摇晃他的胳膊,“你不是还在生姐姐气吧,男人呀,大度一点。”

    杨根硕抬了抬眼皮,准备就坡下驴。

    “人家女孩子都不生气了,还关心你的感冒,让我看看你怎么样,不行就领你去看医生。”

    “真的?”杨根硕有些难以置信。

    “我发誓。”林晓萌举起手。

    “呵呵,我怎么可能那么小气。”杨根硕指着电脑屏幕,“你看保镖准则第二百五十二条,雇主永远都是对的。”

    “咦?还有这东西?”林晓萌凑过来。

    杨根硕翻身平躺,枕着胳膊,“虽然咱们年纪相仿,可我是男人,又是你们的雇员……”

    “大牛,我不准你这么说。”林晓萌枕着他的胸口,“在我眼中,你不是雇员,你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杨根硕摸摸她秀发,推开她,“离我远点,小心传染。”

    “我才不怕,传染了才好,就可以跟你同甘共苦。”

    杨根硕哭笑不得:“那叫没事找事。”

    “大牛,你真的不要紧?”

    “感冒而已,我是谁!”

    “也不生气?”

    “我经历的事情太多,这不算什么,何况又是你们姐妹,放心,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说完,他看了眼时间,“走吧,送你们上学,顺便透透气。”

    再看到林芷君,果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怒气,显得心平气和,没笑,应该是源自女孩的矜持。

    直到凯迪拉克驶出别墅,杨根硕才感觉车里少了一口人。

    回头看一眼,再看一眼,方才确认,果然如此。

    他敲敲脑壳,对身边的林晓萌说:“不是我头晕吧,百合呢?”

    “哈哈……”林晓萌闻言笑道,“你的百合被人撬走了。”

    杨根硕笑了笑:“这么说,你一定是知道了?”

    “是啊,她行情很好,不少男生女生都围着她转,简直就是大姐大,有人请吃饭,有人请k歌,有人请泡吧。”

    “酒吧吗?”

    “网吧。”

    “玩的这么嗨,就怕她到时候乐不思蜀了。”

    林晓萌顿时有些闷闷不乐:“大牛,你们真要去什么南疆蛊族?”

    杨根硕抿着嘴点点头,“定好的事儿,跟我有关,也关乎百合的生世,所以,终究要去一趟的。”

    “还有不到十天?”

    “是!”杨根硕说着,用肩膀碰了碰情绪低落的林晓萌,“好了,别这样,又不是一去不回。”

    “南疆蛊族,听起来就很邪恶的样子,在哪里啊,地图上能找到么?有电话信号吗?”

    “百合说有。”

    “去呆多久?”

    “十天半月。”

    “哦。”林晓萌怏怏地应了一声。

    “你不在期间,家里的安全谁来负责?”林芷君突然问道。

    “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保证万无一失,否则,我也不放心。”

    杨根硕的话让林芷君安心不少,至少,这家伙还是有责任感的。

    到了学校门口,果然看到一帮人簇拥着百合,如同众星捧月,浩浩荡荡走进校门。

    杨根硕看到了第五旻,看到了黄豹三人,还有几个有些面生的男女,似乎都不是本班的。

    杨根硕不得不佩服百合的感召力。

    自己只能吸引一些女生,她倒好,男女通吃。

    想着想着,杨根硕被自己阴暗邪恶的心理逗笑了。

    放下林家姐妹,掉头回去,路过地铁站口,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多日不见的萧米米。

    她打扮的花枝招展。

    天气已经比较寒冷了,她却穿着露脐t恤,棉短裤和丝袜。

    更过分的是,头发漂染的五颜六色,弄得跟非主流一般。

    杨根硕诧异了,难道萧米米感觉自己当警察没前途,毅然下海了?

    忍不住摇摇头,找个车位停下了。

    没人打岔的时候,他还是感觉不舒服,这次感冒真是前所未有的痛苦。

    漫不经心的翻看手机,一则“顶族”的头条新闻,映入眼帘。

    看着看着,他就义愤填膺起来。

    这些所谓的顶族,就应该拉去全部宫掉。

    那次骚扰凌洋的猥琐男,就是这个下场。

    杨根硕知道,越是拥挤的流动公共场所,越是猥琐滋生的温床。

    杨根硕闲着没事,准备体验一下西京的地铁,同时,看看有没有运气“好”的猥琐男。

    嗯,现在人家叫做“顶族”。

    下车,进了地铁站。

    发现好多人,男女老少,人间百态都在这里呈现。

    还真有不少俊男靓女。

    当人,抠脚大汉也有。

    乞丐也有。

    有些人奇装异服。

    有些人,帽子、墨镜、口罩、风衣,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如同装在套子里的人。

    因为不是上班高峰,所以站内的人,还没到摩肩接踵的地步。

    也正因为如此,杨根硕才有机会熟悉了自助售票机。

    他哪里会呀,得亏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红着脸教他的。

    原本,他想着去窗口排队买票,可是一看那里排队的人,不是大叔就是大妈,或者残疾人,没有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他就止住了脚步。

    杨根硕买了一张通票,若即若离的跟着小姑娘上车。

    小姑娘有些后悔了,感觉遇人不淑,脸上露出怕怕的神情。

    杨根硕有些郁闷,自己长得如此阳光帅气,一直很让人放心啊!

    不过,眼前的小姑娘就是年龄小了点,倒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身体也开始发育了,某些地方,堪同林芷君媲美。

    小姑娘不时回头看他,紧身牛仔裤包裹的大长腿越抡越快。

    杨根硕哭笑不得,索性放慢了脚步,人家帮了自己,自己却吓到了人家,多不好意思。

    但是,到了终点,也就是上车的地方,还是一眼看到了小姑娘,小姑娘也看到了他。

    咬着樱唇,神情复杂。

    杨根硕露出一丝尽可能真诚的微笑,故意走开了一些,没跟她在同一节车厢门口等。

    左右看了看,黑压压的,还是好多人。

    等了约莫三分钟,地铁来了,有人下有人上。

    杨根硕扭头看了一眼,小姑娘不见了,他摇摇头,进了车厢。

    然后,后面的人陆续上来。

    等到车门关闭,他才感受到了拥挤的程度,那真是人挤人,屁股挨屁股,连过道都没有了。

    网上曾经吐槽过红日国的地铁,可以将女性挤得怀孕。

    杨根硕认为,这个环境也差不多了。

    难怪女性会觉得被人顶,这么拥挤的地方,他的屁股都被人顶着。

    回头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一名彪形大汉,恶狠狠的回瞪回来。

    然而,紧接着竖起兰花指,伴随着一声娇哼。

    杨根硕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忙不迭朝着下一个车厢移动。

    此地不宜久留,同时,他也想去看看小姑娘的处境。

    那么小的年纪,就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然而,已经开始承受尘世的风吹雨打。

    她担心自己是坏人,不要碰到真正的坏人才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终于挤到了下个车厢。

    远远地,就看到小姑娘身后站着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人。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中年人双手插兜,闭眼眼睛,下身紧挨着小姑娘的翘臀。

    小姑娘拉着吊环,咬着唇,红着眼,努力远离对方。

    然而,空间实在有限,她只能选择隐忍,同时盼望着车子开得再快点。

    杨根硕忍无可忍,快步上前,擤一把鼻涕,然后一把将猥琐中年人搡开,给了小姑娘一个挺直的后背。

    小姑娘目瞪口呆。

    若干年后,都对这个让给他安全感的后背记忆犹新。

    只是,茫茫人海中,又如何找得到第二个?

    只能徒留无限惆怅。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