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醋坛子
    “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萧米米苦着脸说。

    “放心,你要是光荣了,一定能评个烈士。”

    “噗嗤!”开车的第五轻柔差点笑出声来。

    萧米米气得拼命捶他,“大牛,你没有一点儿同情心。”

    “好吧好吧,你现在就传染给我。”

    “你……你坏透了。”萧米米瞪着他,气呼呼地说道。

    杨根硕一阵汗颜,“是你想多了,我说的是其他途径,比如说,你咬我一口。”

    第五轻柔又是忍俊不禁,发现这小子真逗,他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萧米米叹了口气,幽幽道:“不急,等我确诊之后,再咬你。”

    杨根硕点头,“米米,你对我真好!”

    第五轻柔受不了了,这小子太逗了。

    两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承恩医院门口。

    第五轻柔回头看来,发现女警察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泪珠,大男孩正温柔地看着她。

    这一刻,她突然又相信爱情了。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我哪里小了!”

    第五轻柔又想笑。

    “到了啊!”杨根硕推开门,刚要下去,却惊醒了萧米米,他摇摇头,温声细语地安慰:“米米,我们到了,你自己走还是……”

    萧米米伸出双臂。

    其实自己也是个病人哪!杨根硕哭笑不得,还是用公主抱,抱住了萧米米。

    用脚将车门磕上,杨根硕撂下一句“谢谢再见”,就走进了医院。

    第五轻柔看着杨根硕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大厅之中,方才摇摇头,评价一句“有趣的小子”,然后幽幽一叹,起步离去。

    过道里,杨根硕轻车熟路的走着,不忘问一句:“米米,这么抱着你,要是碰到熟人,会不会影响你的清誉?”

    萧米米无精打采:“我是病人。再说都朝不保夕了,还在乎什么清誉。”

    杨根硕忍着笑,“那就好。”

    不是他没有同情心,而是他根本不担心。

    说什么来什么。

    迎面就碰上了熟人,而且一下子就是两个。

    “杨大哥,萧警官,你这是怎么了?”郭美美关切地问道。

    郭美美问了,苏灵珊也就没有多问。

    萧米米摇摇头:“唉,倒霉,抓贼的时候,让贼咬了一口。”

    她不想让人知道咬了自己的那个人可能是艾滋患者。

    说着,抬起手臂让二人过目。

    “哎呀,好严重,什么人,竟然下嘴这么重!”郭美美惊呼。

    萧米米摇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急着逃命,情有可原。”

    苏灵珊仔细看了看,问道:“还有哪里伤着了吗?”

    “没啊,这还不够严重的?”萧米米没有回过味儿来。

    “哦!”苏灵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真是严重,都走不了路了。”

    萧米米俏脸一红,推了杨根硕一把,“大牛,走啊,带我去病房,赶紧找医生。”

    苏灵珊笑道:“萧警官,这点伤医生根本不管,找我就成,走吧,跟我去急诊。”

    萧米米撅起小嘴,能挂住油瓶了,杨根硕一看不是事儿,摇摇头:“珊珊,这个伤有些复杂,你还真处理不了,我先带米米过去,下来再跟你细说。”

    说罢,杨根硕就抱着萧米米走远了。

    “哼!”苏灵珊一跺脚,“水性杨花。”

    郭美美一听,马上反对:“苏护士,萧警官是个好人。”

    “我说杨根硕。”苏灵珊咬牙切齿。

    郭美美瞪圆了眼眸,吐了下小舌头,然后双手捧着肚皮,喊一声“杨大哥等等我”,就迈着小碎步追了上去。

    事实上她也就是三个月,肚子都看不出来,或许是太紧张,或许是下意识的,就有了这样的动作。

    杨根硕好不容易找到一间空着的单间病房,将萧米米搁在床上,就让护士请柳承恩过来。

    这边刚刚放下呼叫器,郭美美喜滋滋地进来。

    “萧警官,你跟杨大哥和好了?”她开心地问道。

    萧米米摇摇头,没有答话。

    “美美,你来医院干什么?”

    杨根硕问着,却被郭美美拉到了一旁,她压低声音道:“你打翻了苏护士的醋坛子。”接着大声道,“哦,我来产检,还有给妈妈取药。”

    “你们住的还习惯吗?”杨根硕又压低声音,“她怎么说?”

    郭美美扑哧一笑,“水性杨花。”

    杨根硕目瞪口呆。

    郭美美又说:“我们挺习惯的,谢谢杨大哥的安排。”

    “你去吧。”

    “萧警官,需不需要我照顾你。”

    “不用,你也不方便。”萧米米摆摆手。

    “那你注意休息,杨大哥再见。”郭美美退出去,“不妨碍你们了。”

    然后一下子被人抱住。

    “我说美美,你有孕在身怎么不小心点,干嘛倒着走?”却是正好走过来的柳承恩。

    “我没事,柳院长再见。”郭美美鞠躬离去。

    杨根硕将柳承恩拉进病房。

    柳承恩马上就问:“萧警官,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杨根硕关上病房的门,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老柳,这件事比较复杂,你听我跟你讲。”

    杨根硕坐在床边,举着萧米米手上的小臂,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衣冠禽兽!丧心病狂!”柳承恩义愤填膺,然后冲着萧米米掷地有声:“萧警官,首先,老柳向你表达崇高的敬意;其次,你不要担心,我保证你没事。”

    “柳院长,谢谢你!”萧米米眼圈一红,小嘴一撇,“要不要注射狂犬病疫苗?”

    一句话,逗笑了两个男人。

    柳承恩马上忍住:“放心,既然来了医院,一切交给老柳,我们会酌情处理。”

    萧米米含泪点头。

    柳承恩道:“这样,我先给你将伤口处理一下。”说完,便步履匆匆的走了。

    “大牛,会不会留下一个疤,要是那样就丑死了,我还没嫁人呢,会不会没人要啊。”

    柳承恩离开后,萧米米问杨根硕。

    “米米,”他吸了吸鼻子,“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典型的得陇望蜀。”

    “怎么说?”

    “刚刚还在担心生命危险,这会儿,听了老柳的话,知道死不了,就开始关心美丑和嫁不嫁的出去了。”

    “这就是人性吧!”萧米米看着杨根硕,“我就问你,留下一圈疤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如今整容技术那么先进,这算什么!”

    “我怕疼!”

    “你是不是非要我表态?好吧,如果你没人要,我要,这总行了吧。”

    “切——”萧米米摇头,“弄得好勉强,姐姐我还不稀罕了。”

    杨根硕冲着她笑。

    萧米米也跟着笑了。

    两人越笑越大声。

    末了,杨根硕揪了一下鼻子,又抹了一把眼角,这才说道:“对不起。”

    “啊?”

    “你终究还是个女孩子,是警花,嫉恶如仇。我们不是好基友,是很好的朋友。”

    这都多久了,因为他的几句话,自己度过了多少个失眠的夜晚,他终于肯开口了?

    萧米米眼圈微红,仰着脖子,咬了咬樱唇,“这算是道歉么?”

    “你觉得是就算是吧!”杨根硕微笑道,“其实,你的心眼和胸怀真的不成正比。”

    “杨根硕!杨……”

    杨根硕一个踉跄,手压脑门,甩了甩脑袋。

    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那个呼喊自己的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终于,他滑坐在地,躺倒下去。

    时间变得安静了,但很纷乱。

    眼见无数日光灯旋转不休,白光一片。

    然后,有一张依稀熟悉挂着焦急的面孔。

    这是他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

    呼出一口气,意识为黑暗吞没。

    ……

    楚天国际。

    同样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地标性建筑。

    矗立于西大街的商业中心。

    这儿是西京八大家楚家的产业,如今,管理生意的实际负责人,是三代长孙——楚天阔。

    总经理办公室。

    超过二百平的面积,里面设施齐全,极尽奢华。

    此时,楚天阔身穿格子马甲、白色衬衣、西裤,手持高尔夫球杆,练习击球。

    身后,制服女秘书腰身笔直,体态袅娜,托着托盘的姿态,优雅程度丝毫不输于空姐。

    托盘上放着汗巾、红酒、剪好的雪茄。

    楚天阔一旦休息,便可以享用。

    身子,也随时为boss准备着。

    不是有句话:有事秘书干,没事……

    “少爷……”司机未经通报,走了进来。

    他有功夫在身,如同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声音,绝对不会擅自入内。

    “怎么?”楚天阔还是漫不经心的击出一球。

    “龚秘书,你先出去一下。”

    秘书明白自己是谁的人,自然不会听一个司机的。

    她看向楚天阔,目光中有探寻、有柔情,还有委屈。

    楚天阔也颇感诧异,但明白司机是个谨慎且信得过的人,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意图。

    于是摆摆手,“小龚,你先出去一下。”

    “是,楚总。”

    轻轻放下托盘,接过楚天阔手里的球杆,缓缓而去,一路扭腰摆臀,叫男人不忍移目,呼吸急促。

    司机还好点,看到楚天阔发热的目光,摇摇头:“少爷,这女人有点儿恃宠而骄了。”

    “小龚不错的,有能力,还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我宠她一点儿,也是应该的。”

    司机无语,“少爷,没查到。”

    “什么?”

    “我说您让我调查的事。”司机皱眉道:“我去了交警队的指挥中心,一名警员跟我一起,调出那个时段,一帧一帧的看,竟然没有发现那辆车。但却可以看到我们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