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
    “什么!”楚天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难道咱们碰上了幽灵?”

    司机摇摇头:“后来我们发现,时间连不起来。”

    “你的意思是,那一段记录被人删除了?”楚天阔问道。

    司机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这么说,他是害怕我查到他的头上?”楚天阔冷笑。

    楚天阔自大,司机却保守地说道:“少爷,咱们还要看到另一点,那就是这个人跟交警部门关系不错,不然,不可能仅仅是为了逃避我们的追查,就删除了所有路口监控视频。这也太小题大做了。”

    “谁干的?”楚天阔觉得自己说的不够清楚,于是追加了一句,“我说视频是谁删的。”

    “警员说只有个别领导才有这个权限。”

    “那么,调查的范围不是很小了吗?”

    司机摇头:“少爷,我认为咱们也没必要小题大做,咱们经营的这些人脉关系,不是用来争风吃醋追女孩子的。”

    “你说什么!”楚天阔目光一凛,“你在教我做事?”

    “小的不敢。”

    “做好你的本分。”

    “是。”

    “这件事暂且这样,派人给我盯着南门彩云,任何异动,我要第一时间知道。”

    “明白。”

    “去吧。”

    “是。”

    司机出去了,秘书小龚走了进来。

    “boss,你不开心?”

    楚天阔眼珠一红,将其顶在了墙上。

    紧跟着屁屁一凉,却是楚天阔掀起了套裙,撕裂了丝袜,进入了她的身体。

    没有任何前奏,两个人都很干燥,都很痛苦。

    小龚疼出了眼泪。

    两人保持着一个壁咚的姿势。

    boss在秘书身上出入。

    尽管她时刻准备着,也不止一次被老板壁咚、地咚、办公桌咚,各种咚,可是这样毫无前奏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害怕发出痛苦夹杂着欢愉的声音,她死死地咬着手指。

    就在她刚刚苦尽甘来,有了点感觉的时候。

    突然,楚天阔退了出去。

    然后,一把大力,牵扯着她,她身不由己趴在了大班台的边沿,随着楚天阔的逼近,她充实了。

    当楚天阔嚎叫着“南门彩云”的名字时,秘书小龚感到深深的悲哀,自己终究还是一个替代品。

    ……

    杨根硕睁开了重于千钧的眼皮,看到了雪白天花板,几双关切的眼睛,以及正在往下流淌药液的输液器。

    浑身酸痛,脑袋炸裂。

    只是扭动脖子,转转眼珠,都耗费了他全部力气。

    杨根硕脑袋还不能清楚的思考,却感觉应该是出了问题。

    “大牛,原来你一直发高烧,我都不知道,我太粗心了。”萧米米抱着他的手臂哭道。

    “我-没-事。”杨根硕说,一开口,发现都失声了。不过,还是看了眼萧米米的手臂,倒是被包扎好了。

    “还说没事,逞什么能!”苏灵珊红着眼圈,“高烧四十二度,成年人居然这个问题,太危险了。”

    柳承恩摇摇头,“大牛啊,我也粗心,咱们都说了半天话,我也没注意到你发烧。”

    杨根硕摆摆手,舔了舔嘴唇。

    苏灵珊马上端过来一杯温水,嘴上说着“慢点喝”,喂他喝了下去。

    一杯温水下肚,杨根硕方才感觉火辣辣的喉咙舒服了一些。

    “我没事,你们不要自责。”他终于发出了声音,自嘲道:“我也没想到,强壮如牛的我,竟然会被小感冒打倒。”

    柳承恩说:“越是强壮的人,越要注意啊!有个理论,平日里小病不断的人,反而不容易生大病,因为,生病的过程,也是产生免疫力的过程。”

    杨根硕摆摆手,“米米怎么样?”

    “你不要担心我了。”萧米米摇头,带着哭腔说,还是瞟了苏灵珊一眼。

    杨根硕明白了,苏灵珊依然不知道具体情况。

    “大牛,你放心。”柳承恩保证。

    苏灵珊有些奇怪了,区区咬伤而已,哪怕被恶狗咬伤,也没必要如此郑重其事吧。

    然而,苏灵珊从其他几个人脸上根本得不到答案。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在杨根硕身上,前半句还是实用的,后半句,却不然。

    他只是在床上躺了半天,便跟没事儿似的。

    还因为害怕艾悠悠、林家姐妹担心,让萧米米扯了个谎,就说兼职了一会儿协警。

    萧米米被“疑似艾滋感染者”咬伤那一刻,几乎崩溃,没想到杨根硕从天而降,简直就是自己的齐天大圣。

    那一刻,萧米米都忘了曾经因为他生气,气得茶不思饭不想、便秘、大姨妈紊乱的林林总总的事情。

    而当知道杨根硕居然顶着吓人的高烧,却一路呵护安慰她时,她的一颗心,再次融化了。

    所以,这个下午,是萧米米二十二年一来前所未有的温柔。

    杨根硕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她帮忙扯个无伤大雅的谎话,实在算不了什么。

    有了借口,杨根硕暂时就可以留在医院了。

    毕竟,如今的萧米米更需要人照顾,陪伴。主要是心理方面的寄托。

    生理方面的,他还真就给不了。

    别墅里有个百合,杨根硕还是比较放心的,但还是给李虎打了个电话,让他加强戒备。

    自从上次出事之后,别墅的安保设备和保安人员意识都有了更大的提高,巡逻不再流于形式。

    他们自己也清楚,上次是侥幸捡了一条命。更清楚的一点,就是林家太仁慈大度了,搁着其它东家,早就开了他们,全部!

    于是,他们工作分外用心。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林家对于马超的态度,心里很暖啊!

    将心比心便是佛心,东家菩萨心肠,自己哪怕有个三长两短,也无后顾之忧。

    李虎腿脚还有些不便,走路拄着文明拐,但是,气场比以前更加强大。

    他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那就是保安工作,不能有一次失误,一万减一等于零。

    ……

    杨根硕身体完全恢复了,感冒症状也没有了,柳承恩、苏灵珊等人都赞他身体棒,他却没有丝毫喜色。

    不合常理呀!越发说明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然而,无论是打坐练功,自行检查,还是让柳承恩动用最先进的仪器,从头到脚折腾一番,最终没有任何发现。

    索性,杨根硕也不去想了。

    专心的陪着萧米米度过他的艰难时光。

    杨根硕发现自己恢复过来后,萧米米又恢复了忧心的状态。

    艾滋,hiv,缺德性免疫系统综合征,几个世纪的绝症。

    任何人,跟这玩意儿挂上钩,都会寝食难安。

    萧米米不担心杨根硕,便开始担心自己。

    想得越多,越是担心,越是自苦。

    看到萧米米的模样,杨根硕就像想办法安慰安慰她。

    他想,要是这时候让萧米米将疑似艾滋用那种最有效的方式传染给自己,她或许会感动吧!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骂自己流氓。

    正想着,还没来得及跟萧米米商量,一个高大的身影闯进来,带着寒气和怒气。

    “胡闹,乱弹琴,谁让你擅自行动,你有损伤,我怎么向你死去的妈交代。”萧阳首先是大发雷霆。

    后面跟着柳承恩。

    显然,萧阳是了解过女儿的病情了。

    萧米米咬着唇皮,红着眼圈,看了看杨根硕,又看了看柳承恩,她是在寻找告密者。

    “不用看了。”萧阳吼过之后,声音便低了下来,来到床边,一只手抚在女儿的秀发上,“也不想想爸爸是做什么的,这种事,自然有人向我汇报。”

    “爸爸,我好怕!”萧米米抱着父亲的腰,哭了出来。

    萧阳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别怕,爸爸在这儿,柳院长说了,他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保证万无一失。”

    “嗯!”萧米米轻轻点头。

    萧阳微笑道:“整天大大咧咧的,也就是现在有点像个女孩子。”

    “爸!你是不是很希望看到我这样?”

    “这个什么屁……浑话!”萧阳气得不轻,“米米你放心,那个混蛋敢咬人民警察,敢咬我的女儿,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即便他不是艾滋,我也要……”

    看到几双眼睛看着自己,萧阳抿了抿嘴,“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噗嗤!”萧米米入院后第一次露出笑脸。

    ……

    院长办公室。

    柳承恩向萧阳介绍着采取的措施,保证绝无意外,再次让萧阳宽心。

    关起门的一刻,萧阳面色冷峻,“我虽然是市局主管,但首先是个父亲,如果一个老刑警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又何谈守护千家万户的安宁。”

    “所以,我准备发出通缉令,用最短的时间,将那个猥琐疯狂的混蛋缉拿归案、绳之以法。”

    萧阳这一刻的确有着几分魅力,杨根硕都有些动容。

    待萧阳说完,杨根硕开口道:“萧局,我想跟你单独谈谈,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柳承恩、萧阳都有些诧异的看着杨根硕,两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萧米米的情况可能不受控。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小子医术变态,能察最先进医学仪器所未察。

    但柳承恩又有些不解,若是关于萧米米的病情,难道都要隐瞒自己吗?

    看到萧阳紧张的表情,杨根硕摇摇头:“不是关于米米的病情,这方面,柳院长是专家,他说没事,一定没事。”

    此言一出,萧阳明显松了口气。

    “哦!”柳承恩点点头,“那也不要找地方了,我回避,你们谈。”

    柳承恩同萧阳握了手,就将办公室留给了二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