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强抱
    “第五旻,你给我站住!”一个黄毛在后面喊道。

    “阔乐,你要干什么?”第五旻有些不耐烦。

    这家伙是他的堂哥,不过是二房的,也就是二爷爷的嫡孙。

    自从爷爷病倒后,家里是二爷爷主事,于是乎,二房水涨船高。

    这第五阔乐也处处以家主嫡孙自居,看他第五旻越发不顺眼。

    同时,也有一些见风使舵的小人,以前都围着第五旻打转的,如今,成了第五阔乐的跟屁虫、狗腿子。

    旁边的第五分答,就是最忠心的一个。

    第五旻知道爷爷倒下后,自己这无父无母也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势必墙倒众人推,所以,处处低调行事。

    连回家,也是走了偏门。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被冤家给堵了。

    “阔乐也是你叫的。”第五分答一抹板寸,呵斥着,“要叫阔乐哥,咱们都是第五家族的子弟,难道连这点尊卑的礼仪都不懂。”

    第五旻忍笑:“第五分答,以前,你怎么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

    见第五分答哑口无言,第五阔乐笑了笑,接过话头,“第五旻,你也会说以前,今时不同往日,那个只知道袒护你这个废物的爷爷倒下了,现在这个家是我爷爷做主,你再也不是长子嫡孙,以后,你可以苟活,但必须仰我鼻息。”

    第五旻握紧了拳头,眼圈微红:“我爷爷只是病了,总有好起来的一天。”

    “哈哈……”第五阔乐大笑,“你爷爷九十了吧!听医生说多个器官出现衰竭,现如今也就是用药物吊着命,等着腊八的族比一过,就让他入土为安了。”

    “你胡说!”第五旻野兽般吼道。

    “废物!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现实呢!还有,难道你想要将注定要输的比试提前?”

    第五旻眼眶通红,气喘如牛,指甲掐破了虎口,有红色的液体滴落。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女声突然想起。

    “轻柔姐,你怎么来了?”第五阔乐立刻迎上去,眉开眼笑。

    这个女人算是他的堂姐,姿色和经商天赋出众,算是三房的领军人物。

    单单是因为长相,第五阔乐都忍不住要讨好,同时,心里不免一阵火热。

    大家族,人情淡薄,就像古代的皇宫大院,口中标榜人伦道德,却是最为混乱的地方。

    第五阔乐不止一次想着,等自己成了正儿八经的家主嫡孙,也要适当的乱一乱,这个堂姐就是首选。

    第五轻柔没有好脸色,让第五阔乐一阵愤懑。

    “我只是路过。”她目光落在第五旻的脸上,有一丝疼惜,第五旻的处境摆在那里,是个人都清楚,她当然知道,有人在刁难他,“第五旻,跟我来,我有事问你。”

    第五旻知道堂姐是在给自己解围呢,感激的点点头。

    “废物!以前躲在爷爷屁股后面,现在还要躲在堂姐的身后吗?”第五分答冲着第五旻喊道。

    他是第五阔乐的忠实用户者,如今的主要任务,就是让第五旻出错,那样一来,就有了解除其家族嫡孙的借口,将其打入冷宫。

    即便达不到这样的目的,激怒他,打他一顿也是好的。

    谁不知道第五旻就是一根废柴。

    “你说什么!”第五旻再次变成一头暴怒的狮子。

    “第五分答,你给我闭嘴。”第五轻柔喝道。

    “是啊,分答,你不要胡说,看把漂亮堂姐气的。”第五阔乐摇摇头,轻飘飘道:“不过,分答说的也是实情。”

    “想打架,我奉陪。”第五旻向前一步。

    阔乐、分答相视一笑,一股阴谋得逞的味道。

    第五轻柔立刻拦在了第五旻的面前,挤眉弄眼,低声说:“别冲动,忍一时风平浪静,你不是他们对手,他们就是要激怒你,这么低劣的伎俩,你不要上当。”

    “姐,别拦我!”第五旻双眼赤红,一把推开了第五轻柔。

    “啊!”第五轻柔一声娇呼,却是后脑勺撞在了墙上,一摸,竟然有热乎乎的红色液体淌下了。

    “姐……”第五旻面现痛苦,“对不起。”

    “第五旻,你就是禽兽,堂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出手伤她,我现在就要教训你!”第五分答义愤填膺。

    “来呀!不来就是杂种。”第五旻仿佛失去了理智,也顾不得误伤的堂姐了。

    “好啊!”第五分答笑了,没有一点儿负担,“第五旻,希望你的身体跟嘴巴一样硬。”

    “不要,不要……”第五轻柔忍着阵阵眩晕,阻止堂弟交手。

    第五阔乐发现,这是个一亲芳泽的天赐良机啊,心头大乐,食指大动,忙不迭上前,要将第五轻柔扶住。

    突然,一个瘦削的身影挡在了身前,将手里的塑料袋靠墙根放好,然后掏出纸巾,轻柔地按住第五轻柔脑袋受伤的部位,轻声说道:“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重逢,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化,不过,你应该不要紧吧!”

    杨根硕按住她头上的豁口,同时也给她把了脉,应该问题不大。

    “是你?”第五轻柔有些晕乎,但还是认出了眼前的年轻人。不就是地铁上警花的男朋友,自己觉得很有趣的年轻人么?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更加坚实的怀抱。”然后,不由分说,将第五轻柔揽入怀中。

    第五轻柔难以置信,眼神如同受惊的小鹿。

    想要推开杨根硕,却听到他阻止的声音,“别动,也别激动,否则血流会加快。”

    他实在舍不得放开,两人的胸肌紧贴着,他一只手落在人家女孩的背上,哪怕是隔着衣服,也能感到一股莫可名状的柔润温和。

    大牛也不合时宜的有所表现了。

    “你特么谁呀!”第五阔乐鼻子都气歪了,哪儿来的程咬金,从天而降,坏他好事。

    “师父!”第五旻又惊又喜,没想到杨根硕突然出现。

    杨根硕回头,露出一口炫白的牙齿。

    “师父?”阔乐、分答发出疑问,然后哈哈大笑,这小子弱不禁风,也能做人家师父?第五旻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第五轻柔因为堂弟突如其来的称呼,暂时忘了抗拒杨根硕的怀抱,却是满心疑问。

    “我啊……路过呀!然后发现了‘第五府’的金字招牌。门楼真高!”杨根硕由衷感叹道,“让我想起了书中的贾府,我就在想,是不是跟贾府一样,也有个偏门,没想到还真有。”

    说话时,杨根硕始终将人家几个人的堂姐抱得紧紧的。

    “能不能松点,我都透不过气来了。”第五轻柔说着,俏脸微红,她是个成熟的女性,至少在年龄上,小男孩勃发的部位,她怎么会感觉不到?

    “我是怕你摔倒,可不是要占你便宜。没想到是我徒弟堂姐,我徒弟可看着呢!”杨根硕没有松手的意思,却看着第五旻,“有人挑衅,为什么不战?”

    “我正要战。”第五旻说,眼中战意熊熊。

    “小弟,不要听他的。”第五轻柔有些气愤,推开了杨根硕,“你这人怎么这样!年纪轻轻,凭什么做我小弟的师父,还有,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一个外人,跟着瞎掺和什么?”

    杨根硕看得出来,这个第五轻柔是真关心第五旻,有这样的姐姐,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因为第五喊我一声师父,这事儿又让我碰上了,就不能不管。美女,你不懂,男人再小也是男人,是男人就要有尊严,哪怕明知不敌,也不能失去战斗的勇气。”

    “大男子主义!”第五轻柔气哼哼道,“你那是愚勇!”

    “姐,别说了。”第五旻握紧的拳头慢慢放松,脸上一片平静,“谢谢你的好意,道理我都懂,但是今天,我还是要打一场。”

    “如果不打,以后的日子里,这偌大的第五家族,还有我的立锥之地么?”第五旻眼眶一红,看着第五轻柔说道。

    第五轻柔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家族嫡孙,这是个多少人眼红的位置,他第五旻又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第五轻柔轻声一叹,不再说话。

    “分答,来吧,咱们看看,谁才是废物。”第五旻伸出一只手。

    第五分答有些诧异,这小子怎么如此平静,突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感觉怪怪的。

    要说害怕,完全没有。

    上次比试就在去年,第五旻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那还是因为家族长辈看着,自己没法下重手。

    往事历历在目。今天再送他一个鼻青脸肿。

    只是,今天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因为第五轻柔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二人的计划。

    第五分答动手之前,还是看了眼第五阔乐。

    而第五阔乐一直阴冷的看着杨根硕,当感受到小伙伴的探寻的目光上,他竖起手。

    他讨厌第五旻。

    第五旻这个废柴因为亲爷爷是家主,就一直霸占着长子嫡孙的位置,占据了最为丰富的资源,哪怕是座驾,都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自始至终压着自己。

    如今他的爷爷倒下了,自己的爷爷代理家事,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今天二人的目的就是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然后给他一件顺手的凶器,演一场苦肉计。

    因为第五轻柔,计划夭折。

    但是,这一刻,第五阔乐不再关心这些计划,甚至都不在意第五旻,他全部的仇恨都集中在这个凭空出来的家伙身上。

    岁数跟自己相仿,强抱了堂姐第五轻柔,还能得到第五旻心甘情愿喊他“师父”。

    可恨,可恶,可恶至极。

    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