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风骚
    “分答,你应该没问题吧!”第五阔乐寒声问道,冷冽的目光却定格在杨根硕身上。

    “阔乐少爷,我能有什么问题,以往的战绩,还不是最好的证明么?”

    “好。”第五阔乐点点头,“那就让我会会堂弟的师父,咱们二对二,一起开始,省的耽误时间。”

    “哈哈……”杨根硕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其他人莫名其妙,但第五阔乐很生气,因为这小子笑得很开心。

    “没什么,我不应该笑,这是不道德的。”杨根硕摇头,但还是忍不住笑。

    “我再问你一句,你特么笑什……呃……”

    第五阔乐话说一半,脖子一紧,居然被那眼中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提起,他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放开阔乐哥,这里是第五府,你敢在这里撒野!”第五分答吼道。

    当然,也只是口头表明一下立场。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实力比阔乐差远了,阔乐尚且不敌,他上去也只有充当炮灰的命。

    这会儿,也只有将家族搬出来压人。

    八大家的名头,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

    “那谁……把人先放下。”第五轻柔说道,她这才发现,还不知道这小子叫啥。

    现场,恐怕也只有她一个女孩子有点说服力了,第五阔乐虽然嚣张跋扈,虽然令人生厌,到底是自己的堂弟,也是罪不至死。

    “看在你的面子上。”杨根硕回头冲着第五轻柔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第五轻柔见过无数成熟的、稳重的、俊俏的男人,并没怎么滴,却因为这一笑而屏住了呼吸。

    “你问我为什么笑,我现在就告诉你。”杨根硕手上松了点,却没有完全放开。

    这会儿第五阔乐脸红脖子粗,双手攀着杨根硕一只手。

    “阔乐、分答,不就是两瓶汽水么?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很佩服给你取名字的那一位,真是凑合。”

    听了这话,明知不合时宜,第五轻柔还是忍俊不禁。

    第五旻则是哈哈大笑。

    阔乐、分答自然是怒目相向。

    “不过呢!从名字上也能看出尊卑排序,分答不就是可乐的儿孙么?”

    想一想,的确如此啊。

    第五分答很受伤。

    杨根硕又说:“如此看来,我徒弟的名字,那可就不是随随便便取得了,旻,日文也,或许看他身体素质一般,希望他能够在文坛有所建树,将来弄个金榜题名光宗耀祖,这才是长辈应该起的名儿。”

    “你特么给我闭嘴!”

    呼!

    第五轻柔只觉得面前刮过一阵,眼睛一花。

    而杨根硕却变成了双手抓人,一手一个。

    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一个少说也有一百二三十斤,两个就是二百五。

    看到没怎么出力的样子,如此轻松,他该有惊人的膂力呀!

    同第五轻柔的观感不同。

    此时此刻,第五旻心中无比炙热。

    是,自己只有一米六冒头的身高,矮矮胖胖,打分答一个都够呛。

    可是,师父也比自己高一半头的模样,身子骨还那么瘦弱。

    然而,他却能够做到以一敌二,不费吹灰之力。

    不,这不是敌,这是虐。

    按常理,人体不应该拥有这份逆天的力量。

    但师父做到了,这就是武学的精妙所在。

    师父能做到,自己的这个徒弟也能做到一些。

    想到这里,第五旻热血沸腾,心潮起伏,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师父。”

    杨根硕哪里知道第一个入室弟子那么复杂的心理,有些诧异。

    “小弟,你这是……”第五轻柔惊呼。

    第五旻“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在第五轻柔捂着小嘴的时候,直起腰身,目光炯炯:“师父,我跟定你了。”

    杨根硕一个踉跄,好险没有闪到腰。

    “师父,谢谢你肯收我,或许我永远追不上你,但我坚信,我会比今天比现在强。弟子好久没有给磕头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根硕有些不快,他不喜欢啰嗦的男人。

    “师父说了,再小的男人也是有尊严的,我想,我的尊严需要我自己守护。”

    “我明白了。”他回头看着脸红脖子粗的阔乐分答,“你们听着,我虐你们,不是为了给我徒弟出气,只是因为你们嘴里不干不净。”

    “这次,看在你们美女堂姐……”杨根硕冲着第五轻柔眨一下眼睛,“还有我徒弟的一点薄面上,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希望,不要有下次。”

    说罢,松手。

    阔乐分答两兄弟同时落地,捂着脖子一阵咳嗽。

    “起来吧。”杨根硕轻飘飘说道,弯腰捡起外卖,就要离开。

    走了几步,感觉有人跟着,猛然回头,竟然是第五轻柔。

    她一个刹车不住,润泽的樱唇印在了杨根硕的嘴唇上。

    女孩的眸子一下子瞪大到了极限,慌忙双手一推,倒退了好几步。

    撇过的脸依然红的滴血。

    “你不要误会。”第五轻柔咬着唇皮,捂着起伏不定的胸脯,自己的初吻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了,还要跟人家解释。

    “我不会误会,你要,可以提。”杨根硕似笑非笑,还舔了舔嘴唇,又香又甜,无限回味。

    “啊!”

    阔乐、分答忍无可忍,同时扑上。

    “师父小心。”第五旻喊。

    “住手!”第五轻柔喊。

    可是两人哪里会听,这厮不但羞辱了他们,还当众轻吻女神堂姐!

    叔可忍婶不可忍。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阔乐飞拳。分答扫腿。

    一个攻头,一个攻脚。

    杨根硕双手提着外卖,看着二人逼近。

    一个呼吸间,二人攻至。

    从凌厉的劲风判断,二人实力的确比当下的第五旻还强一些。

    这些大家族的底蕴的确不容小觑。

    有机会,一定要将他们的家传功法“借”来瞧瞧。

    对了,姜家不是跟自己冰释前嫌了么,他们家的谭腿也是北腿传承,得空去探探口风。

    “第五,看清楚,天下武功无有不破,唯快不破!”

    阔乐一拳打来,冲着杨根硕的脑袋,若是普通人被其打中,少说也是脑震荡。

    分答的腿功也有几分火候,有点泰拳的架势,劲风同样凌厉,断人小腿,不在话下。

    直到最后一刻,杨根硕才动。

    不退反进,矮身钻入阔乐的空当,肩头则是顶在对方出拳的腋窝。

    阔乐给撞向侧墙。

    杨根硕接着反作用力,一腿踢下分答的大腿根部。

    牛顿说,力量大小,跟力臂有关系。

    杨根硕这就是四两拨千斤。

    不重不轻的一脚。

    阔乐分答两兄弟几乎同时撞在了侧墙上。

    没有损伤,但已恼羞成怒,双眼赤红。

    之前第五旻也被他们逼成了这幅状态。

    “哎呀,幸好没撒。”杨根硕注意力全在外卖上,让阔乐分答两兄弟更是抓狂。

    “到此为止吧!”杨根硕淡淡地说,“你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要把你们留给我的徒弟。”

    说完就走。

    第五轻柔刚要举步,他再次转身。

    于是,第五轻柔再次面对墙壁,咬着唇皮。

    杨根硕笑了笑:“第五,把我的大名小名手机、qq、微信、微博——好像还没申请,都告诉她,就这样,拜拜。”

    第五轻柔永远也忘不了,在这个傍晚,在自家的偏门,一个无比风骚的男人,闯进了自己的心田。

    ……

    看到杨根硕买饭回来,萧米米还是很感动的。

    但是,看到木瓜银耳,她就有些无语了。

    这会儿情绪不高,也懒得跟这家伙争论。

    只是对他饭盒里两根黑乎乎的东西比较诧异,得知是牛的那玩意儿,大囧。

    整个吃饭过程,再无交流。

    而杨根硕也默默吃饭,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姜瑶,第一次住院时,姜瑶就喂过自己,当时被人发现,弄得人家女孩儿好不尴尬。

    想着自己一直承诺过请人家吃饭,却是一推再推。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杨根硕也奇怪,自己还真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最近日程排的满满的。

    只能待明日。明日复明日。

    饭后,杨根硕收拾了一下。

    柳承恩走了进来,面带喜色,“大牛、米米,有好消息。”

    “说来听听。”杨根硕忙不迭问道。

    “我美国医学界的朋友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检测技术,疑似感染二十四小时之后就可以检查出来。”

    “你的意思是,二十四小时之后检查不出,那就是没有感染。”

    “是啊,不用等一周那么久,你们说是不是好消息。”

    杨根硕点头:“没错,死并不可怕,等死的过程才是煎熬。”

    萧米米幽幽地道:“明天就是判刑的日期吗?”

    柳承恩和煦的笑道:“米米,你放心,我们第一时间采取了措施,绝对不会有意外。”

    杨根硕想了想说:“老柳,阻断药物对检查结果,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应该没有,我再去跟那边的朋友沟通沟通。”

    说完,柳承恩步履匆匆的走了。

    杨根硕笑着说:“米米,开心点,明天就没事了。”

    “如果有事呢?”萧米米看着杨根硕,死气沉沉的。

    “人的心态很重要。”

    “别说这些。”萧米米打了个呵欠,“抱我睡觉。”

    “什么?”杨根硕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里只有一张床,我要你抱着我睡。”

    杨根硕摸着鼻子笑道:“你不怕我?”

    “怕你什么?”

    “毛手毛脚,真枪实弹。”

    “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杨根硕明白,萧米米说的是他怕她感染了病毒,所以不敢动她。

    看这样子,杨根硕必须舍命陪一次女人了,柳下惠,自己做得到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