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众矢之的
    柳承恩人家是堂堂院长,日理万机毫不夸张,但是自己入院后,自己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人家自始至终大事小事都是亲力亲为,还不是因为自己情况特殊,考虑自己的感受么。

    柳承恩明白她的意思,笑笑道:“客气了,都说了,老柳敬佩你。何况还有大牛的关系。”

    柳承恩呵呵笑着。

    萧米米也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柳承恩没有说因为自己老爸的关系,而说出了大牛,显然,他认为自己是大牛的女人,而大牛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比萧局长重要多了。

    “按五分钟。”柳承恩抽了两管子血,就要离去。

    “柳院长,请留步。”萧米米喊道。

    柳承恩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回头问道:“米米,怎么了?”

    “我有个请求。”萧米米恳切地说。

    “你讲。”

    “多长时间出结果?”

    “十分钟吧。”

    “无论结果如何,请让我第一个知道。”

    “哈哈。”柳承恩摇头,“你还是不放心啊,好吧,我答应你。”

    柳承恩摇摇头走了出去。萧米米抓紧了被子,身心被一种莫名的紧张包裹。

    ……

    “大牛,我没事啦,陪我庆祝!”萧米米激动地喊道。

    杨根硕刚刚取了车,还没买到凤爪鸭脖,就接到了萧米米的电话。

    电话里,杨根硕还听到萧米米喜极而泣的声音。

    “本来就没事,都是你自己吓自己。”

    “我当然害怕,这么漂亮,还是警花,都没拍过拖,死了岂不是可惜。”

    “就算感染,也没那么容易死的。”

    “怎么会?那可是世纪绝症。”

    “只要治疗得当,很多人不用隔离,可以正常生活,包括夫妻生活。”

    “啊?”

    “曾经有国外机构做过调查,配偶中有一方确诊感染的情况下,坚持戴套过性生活,几乎没有感染。”

    “大牛,你成天都研究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嘿嘿,曹翁说过,世事洞明皆学问。”

    “那些配偶的心里都很强大,还有,人家绝对是真爱。”

    “你要是感染了,我也跟你做,我也不戴。”

    “你滚!”

    “哈哈……”

    “大牛,谢谢你在我人生最灰暗无助的时候陪着我,现在,我重见光明,我要你陪我庆祝。”

    “好啊,你说,怎么庆祝都行,大战三百回合都行。”

    “行,就怕你不敢。”

    “可是我还没买到你要吃的东西。”

    “现在谁还吃那玩意啊,我要吃大餐,来医院接我。”

    ……

    分局训练场的擂台上。

    两人果然大战了三百回合。

    萧米米攻,杨根硕守。

    最终,两人都躺在擂台上,大汗淋漓。

    萧局的女儿,身穿紧身吊带,短裤,同人搏斗,怎么可能没有看客。

    不少人是认识杨根硕的,他们也只有站在台下默默羡慕的份儿。

    自己想要送上去让萧米米打,人家都不给机会。

    擂台上,两人相视而笑。

    杨根硕低头一瞥,拉过她的右臂道:“看,让你悠着点,出血了吧。”

    之前被人咬伤的手臂,刚刚结痂,一番剧烈的运动,伤口裂开了。

    “不疼。”

    “那也得处理,否则,留下一道疤,难看不难看。”

    杨根硕的注意力都在伤口上。

    看到这一幕,萧米米开心极了,也不过台下几十双同事的眼睛,小嘴慢慢凑到了杨根硕的唇边。

    她的想法是,只要杨根硕一抬头,就会擦碰到自己的嘴唇。

    现在自己并非岌岌可危的病人,所以,女性的矜持又回来了,她怎么好意思主动。

    “米米!”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外围响起。

    所有的目光看向了发声的那个人,包括杨根硕、萧米米。

    原来来人是刑警队长王凯。

    看到台上的情况,王凯脸色猛然一变。

    这里是训练擂台,他们将这里当成什么了?

    王凯只是听说萧米米过来了,所以,非常的激动的过来看看,为什么没人告诉他,阴魂不散的杨根硕也来了呢!

    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常态,笑嘻嘻上前,道:“米米,你过来,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

    “为什么要打?”萧米米爬起来,笑问,“是不是使用场地,需要经过王队长您的审批?”

    “当然不是。”王凯老脸一红,一眼看到了萧米米流血的手臂,“你受伤了!”

    王凯直接钻过绳子,来到擂台上,同时抓起了萧米米的手臂。

    萧米米挣脱了,“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我一不小心咬的。”杨根硕突然说道。

    “什么!”王凯的脸上顿时变得很难看。

    萧米米瞪了杨根硕一眼,俏脸微红,却没有反驳。

    台下那些人,脸上先是一阵迷惑,慢慢的就变成愤慨。

    居然咬出血,那得玩得多嗨呀!

    过分,太过分了。

    居然泡走他们系统屈指可数的警花,杨根硕顿时成了众矢之的。

    王凯发现军心可用,顿时心生一计。

    面带微笑,上前揽住了杨根硕的肩膀,亲热地说道:“大牛,我们大家都知道身手不凡,今天机会难得,你给我们大家指点一二好不好?”

    王凯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台下的人都能听见。

    “就是啊,杨兄弟,你虽然年纪不大,但功夫真的不错,那次在金花酒店……还请你赐教一二。”

    “请杨兄弟不吝赐教。”

    杨根硕看看一脸和煦的王凯,又看看闹哄哄的台下,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萧米米眉头微皱,王凯分明在针对大牛,下面都是警员,大牛轻不得重不得,怎么赐教啊!

    “不好意思,大牛还有事,我们走。”

    想到这里,萧米米直接上前,挽住了杨根硕的胳膊,就要离开擂台。

    “哎!”王凯拦住杨根硕,满脸堆笑:“大牛,就算哥哥恳求你行么?我们这些人整天跟犯罪分子打交道,常常还是便衣出动,并不是一直带枪的,如果一个个个人能力都不错,那就可以减少不少的损伤,你看,这件事多么有意义多么伟大呀!”

    萧米米冷笑,压低声音道:“王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如意算盘。大牛也没得罪你们呀,你们为什么想要车轮战打他?”

    “米米,瞧你说的,我怎么会有这么样的想法,我们都是公安干警,是维护公共安全的卫士,怎么可能以多欺少。”王凯看着杨根硕笑道,“再说了,大牛是什么都欺负得了的么?”

    “可是大牛现在没空!”萧米米还是想要带走杨根硕。

    “哎!”杨根硕笑了笑,拍了拍萧米米的小手,“王队长说的没错,这件事意义重大,就怕我年轻识浅,指点不了各位人民的卫士。”

    “哎……”

    王凯以为杨根硕要拒绝,就要开口再劝,却被杨根硕打断了。

    杨根硕面对台下几十双眼睛笑道:“但是,哪怕我能给帮到你们一点点,也是我的荣幸,所以,我愿意和你们切磋一下。”

    “看看,这胸襟,这气魄。”王凯一边给杨根硕戴高帽子,心说,小屁孩跟我斗,几句奉承话,你就找不着北了吧!一边将萧米米请下台去,让人带去包扎。

    王凯想的是,萧米米不在,他就可以放手施为,狠狠搞一搞杨根硕。

    萧米米似乎看透了他的意图,死活不走。

    不走也要打。

    “兄弟,你要不要准备一下,或者热热身什么的?”王凯亲热的问杨根硕,任何外人都感觉两人感情很好的样子。

    “不用。”杨根硕笑着摇头。

    “少年英雄,气度非凡。”王凯竖起大拇指,“大刘,你来,让杨兄弟称称你的斤两。”

    “是的队长。”一个铁塔般的大汉走出来,身高两米,目测体重不低于二百五十斤。

    “杨兄弟,我来领教。”几步助跑,一个飞窜上台,就地一滚,站了起来。

    双手抱拳,拉开了架势。

    台下顿时一片轰天价的叫好声。

    杨根硕审视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庞然大物。

    高大的动物,比如大象、狗熊,总给人一种蠢笨的表象。

    人也是如此。

    但从大刘一气呵成的上台动作来看,他相当灵活,柔韧性也非常好。

    “第一局,大刘对大牛!”一名警员兼职裁判,将二人召集到擂台中央,并且将二人的手放在一起,“头部和下|阴不可以攻击。”

    说罢,他退到了一角。

    “王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萧米米质问王凯。

    王凯挠挠头:“米米,我真的是想让伙计们学点东西,这不是艺多不压身么?”

    “口是心非!”萧米米咬牙道,“你就是个搬弄是非的小人。”

    “米米……”王凯急欲争辩。

    萧米米抬手阻止他,“王凯,你是我学长也是师兄,我爸很器重你。不可否认,你是一名优秀的警员,你有你的荣誉和骄傲,不要因为我而犯傻做了错事,那样会毁了你。”

    说完,萧米米目光直勾勾看着台上,不再吭声,但她的眸光却是王凯从未见过的温柔。

    王凯握紧了拳头,心脏抽搐着,恰好这时候,简直裁判和大刘同时朝他看来。

    他明白,这是下属在向他请示。

    于是,王凯大步上前,在擂台边沿站定,说:“杨兄弟身手超强,高深莫测,今天这是个极其难得的学习机会,希望大家不要错过。”

    “明白!”众人齐声应诺。

    王凯点点头,又扭头看向台上,微笑道:“大牛,受累了。为了让你看到他们的不足,我要求他们使尽浑身解数。还有,看看我的这些兄弟们,一个个求知若渴,只怕你要轮上一圈。”

    “大牛。”萧米米上前一步,想要替他回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