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屈膝低头
    萧米米没想到这个王凯如此无耻,找了一个冠冕堂皇叫大牛无法拒绝的理由,然后他们就可以不知廉耻的展开车轮战术。

    还有更过分的,三十几名刑警队的精英出尽全力,大牛却还不能伤到他们……

    太不公平了!这还怎么打?

    然而,杨根硕没让她说话,笑着接受了。

    “大刘同志,请。”杨根硕抱拳。

    大刘并没有见识过杨根硕的身手,在他眼中,杨根硕就是个半大孩子,而且瘦弱单薄,毫不夸张的说,把他都能装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样的身板,还能打架?

    看到这么一个对手,大刘并不重视。

    队长一味的吹捧这小子,大刘并不傻,那是因为这小子挖了队长的墙角,队长心里不痛快,正要趁此机会,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萧米米不只是队长王凯追求的对象,也是整个西京警察系统当之无愧的警花。

    警队之中,花花草草就这么几株,居然还有外人惦记。

    所以,杨根硕已经犯了众怒。

    大刘看到杨根硕似模似样的抱拳,还是不以为意。

    “小兄弟,你先来,我不会以大欺小。”

    杨根硕笑了笑:“武技跟年龄大小关系不大,请人指教,起码要虚心吧!”杨根硕瞥了眼台下,“王队,你说是么?”

    “没错!大刘,你也就是傻大个,你以为你个子大,就能碾压杨兄弟,别做梦了,虚心点,出全力,让老师看看你哪里不足。”王凯冲着大刘一阵挤眉弄眼,“到时候一针见血,省得你瞎琢磨。”

    萧米米握紧了拳头,气鼓鼓的不说话。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后悔的,没想到只是自己图一时之快,就将大牛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

    她倒是不担心杨根硕有什么危险,可怕他受委屈啊!毕竟,年龄上看,他还是个孩子。

    “好吧!”大刘显得有些为难,实在是两人年龄和身材悬殊太大,自己即便赢了,也胜之不武啊!而且,还是自己先出手的。

    “小心,我来了。”大刘扎起双手,扑向杨根硕。

    萧米米眯起眼眸。

    王凯一脸玩味。

    更多的人在议论。

    “大刘在摔跤吗?”

    “根本是人形推土机嘛!”

    “泰山压顶啊!”

    “那小身板,真叫人担忧。”

    “……”

    大家七嘴八舌。

    萧米米露出冷笑。

    王凯脸上玩味更浓。

    大刘双手如同蒲扇,直接抓向杨根硕的双肩。

    眼看着就要抓到了,杨根硕却是纹丝不动。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战自败?”

    “没办法,压力太大。”

    “大刘的确能给敌人一种压力,问题是,他还有着同身形相反的灵活机动性。”

    “做他的敌人,本身就是一种灾难。”

    全场警员,除了王凯,就没有看好杨根硕的。

    擂台上,大刘也露出一丝同情,甚至收回了几分力道。

    终于,双手按在了也是的肩头。

    “去!”大刘喝道。

    按照很多人的想法,杨根硕应该被搡出去,撞在围绳上,然后反弹回来,狼狈不堪的跌倒在地,然后被大刘踩在脚下。

    大刘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最后还是不要踩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咱是人民警察,又不是江湖人士。

    然而,令大刘诧异的是,自己五成力气,没能推动眼前的小个子。

    嗯?他发出一声轻咦。

    然后用上了八分,最后十分。

    眼中的小个子竟然稳如磐石,纹丝不动。

    大刘使出来吃奶的力气,脸红脖子粗,双脚脚后跟都抬了起来。

    终于,大家发现了这一点。

    终于,萧米米露出一抹微笑。

    终于,王凯变得自得。

    台上。

    大刘推、拉、摇,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撼不动巨石般杨根硕分毫。

    又羞又急,几欲抓狂。

    警员们终于看出点儿门道了。人不可貌相啊,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只怕还真让王队说中了,他可以指点指点在座的每一个人。

    “大刘,你就会推人吗?”杨根硕笑问。

    大刘脸色微变。

    台下立刻有人喊道:“大刘,攻他下盘。”

    大刘还是比较憨厚的,说了句得罪,方才踢出一腿。

    砰!

    两人的小腿撞在一起,实实在在的骨头碰撞。

    杨根硕纹丝不动,大刘的小腿弹开,面现痛苦,似乎右腿使不上力。

    “不是吧,铜皮铁骨!”有人惊呼。

    杨根硕摇摇头:“再抓我肩头试试。”

    大刘张牙舞爪,扑了上来。

    杨根硕主动出击,打出一路咏春拳,频率极高的打击,从大刘的双手手肘,一直延伸到他的脖子。

    大刘一步步后退,处于完全被动挨打的局面。

    直到后背被围绳拦住。

    杨根硕退到中央,冲他勾勾手,“再来!”

    大刘大喝一声,利用巨大的身高和体重优势,右脚踏地,身体跃起,一拳轰出。

    杨根硕左手背后,右手呈掌,侧身迎去,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拳掌相交。画面定格,时间停顿。大刘仿佛停滞在了空中。

    他没有寸进,杨根硕也没有稍退。

    只见杨根硕手掌转过一百八十度,然后口中吐出一个“去”字。

    大刘二百五十斤是身子倒飞二回,撞在围绳上,若非第一时间抓住,反弹回来,多半要来个狗啃泥的。

    即便如此,也是相当狼狈。

    “再来。”杨根硕勾勾手。

    “啊!”大刘一声吼,挥动双臂,再次去抓杨根硕的双肩。

    一众警员纷纷摇头,甚至有些人已经不忍去看,为什么心中就会生出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呢?

    叫人诧异的是,大刘居然抓住了。

    接下来的一幕,只有大刘看到,也只有首当其冲的他,才有无以伦比的震撼,终身难忘。

    当然,接下来的一幕,杨根硕给一众警员们带来的震撼,也不小。

    只见他的双肩一矮,大刘便脱手了。

    然后,他就在大刘的身上跑了上去。

    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都那么清晰。

    平步青云,如登天梯。

    五步之后,杨根硕踩着大刘的双肩,落在他的身后。

    回身,面容淡定,“来。”

    大刘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战力还在,只是勇气……

    大喝一声,他使出了自己擅长的军体拳,擒拿手。

    军体拳虎虎生风,威势赫赫,只可惜,杨根硕一味闪避,他连一片衣角都碰不到。

    擒拿手也是。大刘也不是没有抓住过杨根硕的手,甚至,有时候,杨根硕还主动将手臂送入他的手中。

    然而,大刘发现,这小子的细胳膊就如同铁铸一般,包括关节。

    自己可以掰弯碗口粗细的小树,却掰不弯杨根硕的胳膊。

    到了这时,大家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再也无人会讥笑杨根硕是缩头乌龟。

    大刘黔驴技穷,满头大汗,发起最后一次冲锋。

    杨根硕背靠围绳,一动不动。

    大刘如愿以偿抓住了杨根硕的双肩,但是,也仅此而已。哪怕是一脚踹向杨根硕的小腿,依然没有撼动他分毫。

    这一点,从围绳没有一点晃动,便能判断。

    然后,杨根硕再次缩肩,蹬步,双脚踏在了大刘的肩上。

    “呵呵,我现在是不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杨根硕淡淡说道。感觉视野真是不错。

    “下去,你给我下去。”大刘被杨根硕踩在脚下,感觉受到了侮辱。

    双手用力,却挪不开对方双脚分毫。

    那双脚跟他的双肩之间,仿佛有最强烈的胶水黏连。

    大刘左摇右晃,甚至左冲右突,甚至原地打转。

    杨根硕就像不倒翁,总是站在他的肩头。

    “杨兄弟,我服了。”大刘站在擂台中央,仰着头,无奈说道。

    “还不够。”

    “什么?”

    “放松。”

    大刘尚且不明所以,却听杨根硕舌绽春雷,吐出一个“下”字,一股巨力从天而降,让他身不由己屈膝跪地。

    这一幕,令人瞠目,令人动容。

    大刘也垂下了硕大的头颅。

    全场鸦雀无声。

    杨根硕轻轻地,落在擂台上。

    目光在萧米米、王凯和一众警员脸上一一扫过。

    萧米米微笑着,王凯阴郁着,警员们震撼着。

    “大牛,你不地道啊,就算大牛不是你对手,你也不能羞辱他呀!”

    王凯此言一出,萧米米就知道要遭,这厮分明是煽风点火。狠狠瞪了他一眼。

    果不其然,下来就是群情激愤。

    “就是的!怎么可以这样,大刘技不如人,都认输了,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到底是年轻,掌握不住分寸啊。”

    “我们是警察啊,这只是切磋而已,至于么?”

    “过分,太过分了!这分明是对人格和尊严的践踏。”

    “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人话刚落下,杨根硕就接住了,“你待如何?”

    “我……”他答不上来。

    杨根硕淡淡摇头,一指跪着的大牛:“口口声声请教,这就受不了了?我践踏的或许是你们的尊严,但若是遇到像我一样的犯罪分子,你们交代的只怕是生命了吧!”

    “大牛,你说说,我要取你性命,是不是易如反掌。”杨根硕看着大牛问道。

    只是,他的话立刻又被声浪淹没。

    “话不能这么说,哪有这样的犯罪分子。”

    “或许有,但是,你这样的恐怕得出动特种部队,我们刑警哪里遇得上。”

    “总之,你的行为不合适,你要道歉。”

    “对,道歉!你怎么能让保境安民的人民卫士跪下,怎么可以羞辱他们。”

    “道歉!”

    “道歉!”

    几十人仿佛训练过一般,声音相当整齐。

    萧米米都要气哭了。

    王凯则是露出一抹诡笑。小子,没想到你这么强,不过,打不过你又如何,今天看你怎么下台?

    “住口!”大刘突然吼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