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萧米米被父亲拥住的一刻,也是一愣,下一秒眼圈红了。

    萧阳冲着杨根硕的眼眶也是一红,在女儿耳边说道:“臭丫头,我还是你爹么?没事了也不跟爸爸说一声,就知道跟大牛分享!”

    “爸……”萧米米含泪望着父亲。

    萧阳笑着抬起手,捏了捏她吹弹可破的面颊,这才放手,“没事就好了。”

    这个只存在于记忆里的亲昵动作,让父女俩再次泪湿眼眶。

    萧阳猛然扭头,瞪了王凯一眼,然后目光扫视一圈,朗声说道:“你们觉得大牛的身手怎么样?”

    “高!”

    “实在是高!”

    “高手!”

    “高深莫测。”

    “世外高人!”

    大家伙一致认同。然后刘震霆做以总结,“只怕在军区,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萧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那么,你们服不服?”

    “服。”

    “心服口服。”大家一起回答。

    萧阳又问:“如果我特聘大牛做你们的武术教官,你们有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

    “太好了。”

    “太棒了。”

    “只要学到杨教官三分之一,哦不,十分之一,我就可以脱单了。”

    “靠,你是学功夫,还是泡妞绝技?”

    “都学,不行么?”

    警员们七嘴八舌,都是一脸兴奋。训练场里嘈杂一片。

    “萧局,您这个决定真是太明智了,杨教官那是众望所归呀!”刘震霆高兴地说道。

    萧阳用手压下:“你们别忙高兴,只怕有人未必高兴呢!”

    说罢,萧阳若是无意地看了王凯一眼。

    王凯马上表态:“萧局,我怎么会有意见呢?”

    “说的不是你,你激动什么,是不是做贼心虚啊?”

    “我……萧局何出此言啊!”王凯尴尬的笑道。

    王凯还要解释,萧阳已然转移了视线,看着杨根硕道:“大牛,你是不是不愿意?”

    “我何德何能……”看到大家伙热切的眼神,他挠头憨笑,“其实我平时挺忙的,只怕时间不多。”

    萧阳笑道:“我让你每天打卡上班了么?你只要保证一个月两个课时,就可以了!等你成了他们的教官,他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单独向你请教的嘛!”

    “萧局,你真是……”

    “大牛,别忙着拒绝,这也是你向这个社会贡献的一份力量。而且……”萧阳笑道,“你成了警队教官,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一个编制,有本也有档案,这个身份还是可以唬人的嘛!”

    “咳咳。”萧米米马上清了清嗓子。

    “哦,当然,若是借此身份作奸犯科,那就是知法犯法,一定严惩不贷。”萧阳含笑望着杨根硕,“大牛,这样你还不答应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杨根硕笑了笑说道。

    他对那个公安编制真是动心了,若是穿一身警服,再将手枪和工作证亮在大丫二丫的面前,两丫头还不爱死自己?

    杨根硕偷着乐的工夫,突然被人哄笑着抬了起来,抛上了半空。

    “杨教官。”

    “杨教官。”

    “杨教官。”

    几十个人声音和动作整齐划一,一次次将杨根硕抛起、接住,再抛起。

    杨根硕很郁闷,屁屁和大牛都遭到了“猥亵”。

    甚至还看到对方震惊的面容,以及讨论的声音,当然是被“大牛”的庞然身姿惊呆了。

    看到这个结果,萧米米笑了。

    萧阳看到女儿的目光,心中微微一叹。

    王凯发现脸上挂着淡笑,却是握紧了双拳,咬紧了牙关。自己似乎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为他人作嫁衣裳啊!

    终于,不知道让抛了多少下,杨根硕都晕头转向,就要吐出来的时候,被人放下了。

    萧米米挤到人群中,抓住他的领口,口中说道:“大牛,去庆祝。”就像牵小狗一样,将其牵了出来。

    有人打口哨,有人“哦哦”叫着,但这会儿都变成了善意的起哄。

    萧米米倒也没有什么难为情的,冷笑着扫视大家,然后说道:“注意你们的态度,否则,让杨教官单练。”

    众人很配合,露出一副怕怕样子。

    “等等。”杨根硕拿掉萧米米的手,问萧阳,“萧局,这教官,多少有点儿薪水吧。”

    “那是自然,要不你报个数。”萧阳挑了挑眉毛,面带微笑。

    杨根硕眼睛一亮,笑着说:“我一直有个梦想,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萧局大气,你让我随便开,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牛,你别吓我。”萧阳夸张地抹了一把额头。

    杨根硕呵呵笑道:“我要求并不高,跟大家一个水平就成。”

    萧阳摇摇头:“大牛你也在乎这一点?”

    “蚊子腿也是肉嘛!老家一大家子要吃饭呢!”

    萧阳一愣。

    萧米米一愣。

    王凯和一众警员都是一愣。

    杨根硕又冲着王凯道:“王队,抱歉啊,一不小心,弄坏了你的擂台。”

    王凯挤出笑脸,“我也有责任,不怪你。再说了,以后都是同事,说这话就见外了。”

    心里却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难道你道个歉,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

    “公共财产,毁坏赔偿,这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我会主动赔偿的。”杨根硕一脸真诚。

    王凯有些愣神,心说这小子这么好说话?

    杨根硕嘿嘿一笑:“就让萧局长从我的工资里扣吧!”

    噗嗤!萧米米第一个笑出声来。

    然后,哄堂大笑。

    王凯脸上保持笑意,又是一阵咬牙切齿:原来如此呀,这小子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爸,我们走啦。”萧米米牵着杨根硕的手臂,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而杨根硕,是被生拉硬拽走的。他还心心念念那本工作证,或者再来一把九二式。

    萧阳有些无语,宝贝女儿这个样子,即便大牛不以女婿自居,这里几十号人也会那么认为吧!

    “去吧去吧,我正好没空。”

    众目睽睽之下,二人挽臂离去。

    萧阳脸上笑意全无,“王凯,让人收拾一下。”

    “是。”

    “你跟我来。”

    “哦。”

    窗台边,萧阳摸出烟盒,自己咬出一根,然后将烟盒丢给王凯。

    王凯慌忙接住,捏出一根,夹在指间。

    萧阳摸出打火机,要给他先点。

    “不敢,领导您先。”

    萧阳也没坚持,自己点了,这才将火机给了属下。

    深深吸了一口,鼻孔喷出两道烟柱。

    天黑了,昏黄的路灯一盏盏亮起,伸向远方。

    有枯黄的树叶在风中回旋。

    停车场上,杨根硕脱下外套,拥着萧米米上了车。车子开了出去。

    萧阳再次深吸一口,说:“凯子,你有学历,有能力,你是我的得力部下,而且你是苦孩子出身,知道几天的一切来之不易,你长得也很精神……”

    “萧局,我……”王凯眼眶泛红,嘴唇颤抖,指间的烟灰不断抖落,领导从来没有这么跟他说话,他没想到,领导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

    萧阳摆摆手,“原本,我对你很满意,希望你成为我的女婿。可是女大不由爹,感情的事,我这个当局长的爸爸,也没法左右。”

    “感谢领导错爱,我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完美。”王凯终于哽咽着说出来一句。

    “你当然不够完美!”萧阳语态一变,“从今天的事情来看,你就很不成熟。”

    “我……”

    “听我说完。”萧阳冷冷看着王凯,“你追求米米我知道,这一点无可厚非,但现在她的心根本没有在你身上,只怕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别再做傻事,男儿大丈夫,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等着你去做,不要因为男女感情而犯傻,做了不该做的事,那样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毁了你。”

    王凯抬起手,面前哪里还有萧阳的影子。

    他脑袋嗡嗡作响,都不知道领导何时离开的。

    只有地上那个被踩扁的烟蒂,一如此刻蔫不拉几的自己。

    “王队,收拾好……”

    王凯猛然扭头,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一把推开话说一半的刘震霆,大步走到了曾经的擂台位置。

    在一帮队员诧异的目光中,他大声吼道:“来呀,陪我打,我要八个!”

    最终,王凯小宇宙“爆发”,以一敌八,大获全胜。

    在公共浴池冲完澡,王凯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了自己的单间宿舍。

    将身子撂在硬板床上,心里哇凉哇凉的。

    自己原本设想着车轮战群殴情敌杨根硕的,没想到,他一跃成为教官。

    自己的在下属心目中的地位已然岌岌可危。

    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凯不能容忍这样的情况出现,一下子坐起身子。

    黑暗中,手机屏幕亮了,找到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拨打过去。

    ……

    出租屋内,菜香四溢。

    系着围裙的苏红盖将一盘盘菜端了出来。

    苏灵珊没有帮忙的意思,就这么看着。

    眼前的父亲,似乎同记忆深处那个慈爱的父亲重合了。

    最近,苏红盖三天两头喊她过来吃饭,做的都是她爱吃的。

    到底是血浓于水的父女亲情,苏灵珊发觉,自己就要被感化了。

    只是,言语上依然不客气。

    因为,心中的怨气尚未完全散去。

    四菜一汤摆在折叠的小方桌上,苏红盖搓着手,笑道:“珊珊,开饭啦!”

    “苏红盖,你最近真的转性了?”

    “那是,爸爸我一下子找到了生活的真谛。”

    “我怎么总感觉有阴谋,你是给我灌汤还是下药呢?”

    “哪能啊!”苏红盖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女儿,你总要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呀。”

    这还没下药呢,她一定是随口胡说的,自己并没露出什么破绽啊。

    就在这时,苏红盖手机响了,一看,是王凯打来的,马上抱着电话走了出去,边走边说,“女儿,我接个电话,工作上的事儿,你自己先吃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