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别玩我
    发传单而已,弄得煞有介事的。看着苏红盖出去,苏灵珊摇头笑笑,拿起了筷子。

    门外,幽深的过道尽头。

    苏红盖接通了电话。

    “苏红盖,你怎么回事,还不接我电话了?”王凯的声音里带着火气。

    “不是的,王队长,女儿就在我旁边,我总得背着她啊,差点都露馅了,吓死我了。”苏红盖抚着胸口说。

    “嗯?”王凯皱起眉头,“什么情况?”

    “刚刚我给她盛饭,她随口来一句:你不会给我下药吧!我的心脏差点没出来。”

    “这么说,你还没有开始行动?”

    “是啊,不然我怕什么?”苏红盖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王凯比他还着急,“哦,我让珊珊约了,大牛说就这两天。”

    “你再耽误,你的宝贝女婿就被人家撬走了,我可是不止一次看到,他跟其他漂亮的女孩在一起,眉来眼去,谈笑风生。”

    “我明白我明白。”苏红盖咽了口唾沫,“王队,那个药真的没副作用?还有,怎么说,我也是珊珊的亲爹,让我拍女儿跟女婿的床照,我这心里……总是有些负担。”

    “女婿?你叫得倒是顺口,不过,只怕是你一厢情愿吧!大牛那么优秀,你再不抓紧,到嘴的鸭……乘龙快婿就飞走了。你自己掂量吧!”

    说完,王凯直接挂断了电话。

    “哎,王队长,喂喂。”苏红盖喂了几声,才发现王凯已经挂断了,正准备再拨一个过去,身后响起苏灵珊的声音。

    “还没打完?我都吃好了,饭菜都要凉了。”苏灵珊挎着小包包,“给你放锅里热上了,我也走了。”

    说罢,径自离去。

    虽然还是没叫一声“爸”,但是却知道将凉了的饭菜热上,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啊!苏红盖的心头暖暖的。

    望着女儿一蹦一跳那美丽的身影,苏红盖的眼中充满了柔情,也有了一丝犹豫,但很快被坚决替代。

    “女儿,不要怪爸爸,爸爸都是为了你好。”

    ……

    马格西姆西餐厅。

    杨根硕、萧米米是第二次来。

    不过这次,只是他们两个,没有萧阳那个电灯泡。

    上次还是骄阳似火,这一回,已然落木萧萧。

    外面夜灯璀璨,餐厅也是灯如白昼。

    两人坐下的一刻,同时笑了。

    侍者走过来,让二人点餐。

    杨根硕接过平板,按照记忆,点了上一次萧米米让他大出血的菜目,其中包括一只三斤重的澳洲龙虾。

    “大牛,别。”萧米米阻止了他。

    杨根硕有些诧异:“干嘛!又不差钱。”

    萧米米笑着摇头:“现在是自己人,又不是吃大户。”

    “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客气,为你庆祝,也顺便为我庆祝。”

    “够吃就好。”萧米米夺过平板,点了牛排、沙拉、空心粉、烤肠和一支干红。

    待侍者离开后。

    杨根硕笑了笑:“怎么,现在就开始给我省钱了么?”

    “哪有!”萧米米的俏脸爬上一抹羞红。前所未有的。

    洁白的台布,明亮的水晶吊灯,白里透红的俏脸宛如朝霞映雪,明艳不可方物。

    杨根硕目眩神迷。

    发现杨根硕的状态,萧米米俏脸上的红晕愈发艳丽。

    “你刚刚笑什么?”她找了个一个话题,化解这份尴尬。

    “你呢?”杨根硕不答反问。

    “不告诉你。”萧米米娇哼道。

    依然是第一次,杨根硕看到了大咧咧的萧米米也有小女儿娇憨的一面,他的心头顿时柔情无限,微笑道:“咱们应该是想到一块去了。”

    “什么?”萧米米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

    “我钱包里掉出来的东西呀,还被你爸爸看见了。”杨根硕笑着说。

    “你真是极品。”萧米米指着他笑。

    “我说我活了十九年,都不认识,更没用过那玩意儿,你信么?”杨根硕也是忍俊不禁,“那还是珊珊发放的计生用品。”

    “原来是珊珊的,你们还真是有缘。”

    “可不是么?”

    “那算是你们的定情信物吧!”萧米米掩口浅笑。

    “不能算吧!”杨根硕摇头,“现在想想,你当时够彪悍。”

    “几个意思?”萧米米佯装黑着脸。

    “你爸爸以为是我给咱俩准备的,你漫不经心的回答:那个不是为我准备的。”

    “哈哈……”萧米米豪放的大笑,然后马上想起这是吃西餐的地方,于是,变成格格的轻笑。

    食物陆陆续续上来,看着满满一桌,萧米米耸肩,叹息一声:“还是点多了,我的小肚腩,不想浪费,下来就要减肥,真是矛盾啊!”

    杨根硕摇头微笑,将打开好红酒倒上两杯,其中一杯送到萧米米的面前。

    “契尔氏。”杨根硕举杯邀饮。

    就在这时,侍者抱着一瓶酒过来,笑容可掬道:“二位是今天的第九十九位顾客,本店特地赠送一瓶开胃酒,感谢您的惠顾。”

    说着,将一瓶芝华士打开了。

    目送侍者离去,两人相视而笑。

    杨根硕给两人又倒了一杯芝华士,说道:“今天还真是个好日子,双喜临门,好事连连,来,先喝一杯开胃酒,然后放开吃,不吃完不准走。”

    “谁怕谁!”

    咣当!

    两只酒杯撞在了一起。

    当萧米米吃下一块牛排和一份蔬菜沙拉后,就打饱嗝了。

    看着剩下的一大半东西,只能望洋兴叹。

    杨根硕拍了拍胸膛,“放心,这份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嗯嗯,你多吃点。”萧米米笑道,“凭什么,你的身材比姐姐我还好。”

    “你的也很好了,做人不能太贪心。”杨根硕娴熟的切开牛排,有的切片,有的切丁,不停的往嘴里送,几乎不怎么咀嚼,便吞咽了下去。

    萧米米摇晃着半杯红酒,眸光有些迷离:“大牛,晚上住哪?”

    杨根硕拿着刀叉,停下了,目光从烤肠上转移到萧米米的脸上,“你的意思是……今晚还一起?”

    “你呢?”

    “还是不要了。”杨根硕大摇其头,“我可不敢跟你开房,否则,萧局一定可以第一时间找到我们。”

    萧米米扑哧一笑,说:“要不咱们去公园,或者河边,再不然,车上也成。”

    杨根硕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说道:“米米,你……这样太草率了,对你不公平,我不能这么做。”

    “哈哈……”萧米米连忙掩口,“呵呵,逗你玩呢,你还当真了。”

    杨根硕苦着脸:“米米,你别玩我了,我都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现在是真的啦!”萧米米抓过他一只手,又捏捏他的脸,跟哄孩子似的说道,“人家亲戚没打招呼突然来了,等过了之后就给你,耐心等几天啊!”

    杨根硕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有点儿头痛,几天之后,又该找什么样的借口呢?

    哎,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米米,你被人咬了,虽然有惊无险,但是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杨根硕说。

    萧米米没事了,是时候对那个“顶族”展开毁灭行动了。

    “是啊,我爸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居然没有抓到人。”萧米米很是不忿。

    杨根硕发现,话题成功得到了转换。

    杨根硕摇头笑笑:“这事儿你不要怪你爸爸,是我主动揽过来的。”

    “你……”

    杨根硕点头道:“警方大规模行动,势必打草惊蛇,到时候,或许能够抓到一两个典型,那也只是杀鸡儆猴,只能在短期内起到震慑作用,时间不长,必定死灰复燃。”

    “嗯,你继续。”萧米米道,“我跟了这么久,也不能草草收兵,何况,我还被咬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杨根硕笑道:“是啊,竟然敢咬你,还能逍遥法外,我当然不能让他好过,我要将这个猥琐的组织斩草除根。”

    “大牛,你真好!”萧米米目光一阵迷离,继而又转为清明,“你有什么计划?”

    杨根硕笑笑说:“你爸爸也不说什么都没做,他在暗中调查,已经掌握了咬你那个人的全部信息,他叫雷政富,是一名诊所的医生。之所以没有对其展开抓捕,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嗯嗯。”

    “我的计划是,跟踪这个雷政富,通过他,加入顶族群,然后将这个组织一锅端。”

    正说话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杨根硕笑了笑:“这个雷政富憋了两天,又出来了。”

    “那你……”

    “我去跟他做个伴儿。”

    “我跟你一起。”萧米米直接起身,收拾东西,并喊着埋单。

    “我怕你见了仇人分外眼红,控制不住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坏事。”

    “那一起吧!”

    末班的地铁,人依然不少,杨根硕按照手机上的导航,不断接近目标。

    萧米米穿着风衣,戴着墨镜,同杨根硕若即若离,即便站在雷政富面前,也不担心他认出来。

    终于看到了。

    那厮也做了伪装,穿着灰色夹克,戴着口罩和茶色眼镜。

    他的前面是一个穿着丝袜和皮裤的女人,腿细屁股翘,身材修长,从后面看,让人想犯罪的那种。

    雷政富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下身紧挨着人家屁股,一下一下晃动着。

    杨根硕咬了咬牙,当即就想上前阻止对方的恶行。

    但还是忍住了,自己也要忍耐啊。

    回头看来眼萧米米,戴着墨镜的她阻挡了眼神,但杨根硕依然看到她攥紧的粉拳、起伏不定的胸脯,以及高高鼓起来的咀嚼肌。

    杨根硕拍拍她的手臂,咬着耳朵的说:“那个女孩受点苦,但却是值得的,牺牲一个人,幸福千万家。”

    “快去啊,别管我。”萧米米催促着。

    杨根硕点点头,挤到了雷政富的身后。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