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为谁而容
    萧米米摇头,面露失望,“对方很狡猾,只能查到这个号在一家网吧上线过,而对方并没有实名制。”

    说话间,萧米米收到一条短信,是市局信息科的同学发来的。

    她将手机送到了杨根硕眼皮子底下。

    对方竟然将刚才同杨根硕聊天的号码注销了。

    杨根硕摇摇头:“这么狡猾,比地下工作者还要谨慎。”

    萧米米冷笑:“咱们的目标是一网打尽。不然,哪里需要如此周折。”

    “就是。”

    “啊——”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困了,咱们坐回去吧!”

    杨根硕点点头。

    坐回去得一个钟头,每个车厢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乘客躺下来都没问题。

    半路上,萧米米就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杨根硕让她侧躺下来,枕在他大腿上。

    萧米米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躺下。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杨根硕不说还好,此言一出,原本面朝过道的萧米米,直接翻了个身,面朝他了。

    然后,他就杯具了。

    萧米米灼热的呼吸喷打在他幸福的根源,他心里一直默念“柳下惠”,身体还是背叛了意志。

    萧米米可能被什么东西搁到了,双掌交叠垫在脸下,然后噗嗤一笑。

    杨根硕有些发窘,“你笑什么?”

    “还真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杨根硕除了翻白眼,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

    ……

    萧米米家门口。

    杨根硕将其叫醒,“米米,看,你爸爸翘首以盼呢!”

    萧米米坐起来,果然看到了门廊灯下的父亲,洁白的灯光下,父亲头发仿佛也全白了。

    她眼眶一热,来不及跟杨根硕道别,便冲了出去,扑入萧阳怀中,“爸爸……”

    “怎么了,丫头?”萧阳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一脸慈爱。

    “没,就想抱抱你。”萧米米含泪看了眼萧阳一眼,再次将父亲抱得紧紧的。

    萧阳眼中也泛起泪光:“是啊,孩子一个个都长大了,咱们东方人的感情一向比较含蓄,若是爸爸还像小时候那样抱抱你们,亲亲你们,你们一定会觉得爸爸矫情。”

    萧米米摇头,摇成拨浪鼓。

    看到父慈女孝的一幕,杨根硕的胸膛里也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只是,很快,他就调整好了。

    笑着来到萧阳面前:“萧局,我就说吧,你一定对我严防死守,得亏没有跟米米在外面过夜,现在完璧归赵,你放心了吧!”

    话没说完,萧米米就是一脚飞踹。

    杨根硕笑着躲开,“我先走了,明天见。”

    说吧,就朝着车子方向退去。

    “等等。”萧阳叫住他,然后回身进屋,很快又出来,手里多了一只黑色手包。

    见手包上有个警徽标志,杨根硕眼睛顿时亮了。

    果不其然,萧阳拉开手包的一刹那,一目了然。

    九二式手枪,两个满弹夹,一本工作证,一份聘书。

    杨根硕喜滋滋的接过,这东西装逼简直就是装逼神器。

    萧阳含笑看着杨根硕的反应,说道:“大牛啊,还有春秋和夏季的两套常服,到时候让米米带给你。”

    “谢谢,谢谢。”杨根硕两眼放光,一脸兴奋,注意力全在手枪和工作证上,翻来覆去的看,其激动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窥视姑姑成熟的娇躯,以及大丫二丫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酮体。

    “大牛啊,不至于吧!”萧阳笑呵呵道:“我看你怎么比娶了新媳妇还要兴奋。”

    “没娶过,不懂。”杨根硕头也不抬,“不过真是很开心,小时候,我也做过警察梦军人梦。”

    “那么现在算是梦想成真了。”

    “算是吧。”杨根硕点点头,摩挲着冰凉粗糙的枪身,闭着眼睛,一脸陶醉。

    萧阳正色道:“大牛,我还要再次强调两点。”

    “萧局你说。”杨根硕突然敬了个礼。

    萧阳眉头微皱,心下诧异,这小子的敬礼倒是似模似样,相当标准。

    “第一,你虽然没有从警经历,但现在的身份,就等同于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知法犯法,必然罪加一等。”萧阳严肃的说,“第二,这两个弹夹都是满的,子弹没有编号,但哪怕是少了一颗,你也要书面说明它的去处。”

    “明白。”这会儿,杨根硕还处于兴奋之中,当然是无有不允。

    就好像正要洞房,有人提醒注意这注意那的,哪里有功夫理会,只是满口敷衍呗。

    “我要讲的也就这么多,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领导告辞。”杨根硕一手拿包,一手敬礼。

    萧阳也回了一个。

    “大牛,我送送你。”萧米米紧追几步,抱着杨根硕的胳膊,“没想到咱们还成为同事了,真好。”

    “是啊,人生真是奇妙呢!”

    “真向往跟你一起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你当是英雄侠侣啊!走啦!”杨根硕拍拍她的小手,上了车。

    “明天来接我。”萧米米喊道。

    杨根硕伸出手去摆了摆,一骑绝尘。

    二楼上,窗帘拉开,萧丁丁有些疑惑地看着楼下,好像自己错过了什么。

    “走啦,尾灯都看不见了,还不进屋?”萧阳揽着女儿的肩头,走向门口,“饿不饿,爸爸熬了汤。”

    萧米米歪着头笑了笑:“你不用这样啊,我又不反对你再婚。”

    “臭丫头,爸爸没那意思,就是你不是被吓到了,所以爸爸多关心你一点,给你压压惊。”

    “好。”

    “坐啊,爸爸给你盛。”萧阳让萧米米坐在餐桌上,然后就跑进厨房,不一会儿,一碗银耳莲子羹就端了出来。

    “尝尝看。”萧阳弯着腰,搓着手,面带笑意催促道。

    萧米米拿起汤匙喝了一小口,眼圈又红了。

    “怎么,不合胃口,是不是太甜了?”萧阳焦急的问道。

    萧米米摇头:“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萧阳笑了,揉了揉萧米米的头发:“傻丫头,都过去了。”

    “你也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别理会那小子。”萧米米气呼呼地说。

    “那么我的宝贝女儿呢?”萧阳含笑问道。

    “什么?”面对父亲灼灼的目光,她神情有着一丝闪烁。

    “你真的只钟意大牛一个?”

    “是!”萧米米坦然面对父亲,“每一次我遇到危险,都是他将我解救出来,跟他在一起,我有种特殊的感觉,从未有过的。”

    “可是,大牛那么小,还没有定性,而且,他好像不止一个女朋友。”

    “这些我都明白。”

    “难道你不介意?”

    “我当然介意,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做不到娥皇女英那样。”萧米米实事求是道,“可是,我也没办法,不知道爸爸有没有过那种感觉。”

    “什么感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萧阳笑着摇头:“从没有过。”

    “大牛给我就是这种感觉,他好像无所不能,比其他男性都优秀,跟他在一起,其他人又如何入得我的法眼。”萧米米摇摇头,“哪怕我得不到他,也不会随便找个人凑合着,我宁缺毋滥。”

    “米米……”

    “当然,爸爸你不是说了,大牛的一切都没有定,我也会努力争取,争取成为跟他踏着红地毯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一个。”

    萧阳轻叹一声:“不早了,洗洗睡吧。”

    萧阳之所以叹息,是对女儿的感情不看好,能够成为一群中的一个,就不错了。

    ……

    杨根硕回到别墅,保安感到有些诧异,因为太晚了。

    为了不惊动几个丫头,他将车子停在了外面。

    别墅里几个房间都亮着昏暗的睡眠灯,杨根硕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黑灯瞎火的洗了把澡,就上床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大叫一声坐起,被一个噩梦惊醒。

    而且,梦境依稀有些熟悉。

    熊熊烈火之中,高大的竹楼缓缓倾塌,高大的身影被火焰吞没。

    猛烈的甩头,方才将梦魇甩出去。

    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大口喘气。

    并不知道,这个梦代表或者暗示着什么。

    盘腿坐好,按照乾坤造化诀的口诀进行行功,依然没有发现身体存在任何问题。

    起身,冲了个澡,再次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三个女孩下楼,看到坐在餐桌旁的杨根硕,都是一脸诧异。

    “大牛,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林晓萌欢快地下楼,一路小跑来到他的面前。

    “昨天晚上,比较晚,所以你们不知道。”杨根硕口里塞着一个包子,含混不清的说道。

    “某人不是专程赶回来混饭的吧!”百合揶揄道。

    “既然如此,我吃完就走。”杨根硕作势起身。

    “吓唬谁呀?”林芷君轻飘飘地说。

    “就是。”百合附和。

    杨根硕看着林晓萌,林晓萌也是无奈地耸耸肩。

    杨根硕有些尴尬,小萌也是,都不知道配合一下自己,不过,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等我吃饱再说。”

    几个女孩子用半小时吃饭,一小时化妆。

    一小时后,凯迪拉克行驶在上学的路上。

    杨根硕时不时看看副驾上的百合,“你也会化妆啦?”

    “师父说了,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师父?”

    “就是本尊啦!”林芷君接过话头。

    杨根硕摇头笑笑:“干嘛不教她一点有意义的东西。”

    林芷君反驳道:“化妆是一门学问,还是一门艺术,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是没意义的东西?你不懂什么叫女为悦己者容吧!你没听过化腐朽为神奇吧!”

    “呵呵,化腐朽为神奇,原来指的是化妆啊,我还真是长见识了。”杨根硕笑着摇头,“小君,那么你为谁而容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