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赴约
    杨根硕看着萧米米,“聊得还不错,这是个好的开始。不过,你干嘛气鼓鼓的?”

    “你说呢?”萧米米不答反问。

    “我不明白呀!你看我已经成功打入犯罪组的内部,眼看着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成擒,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萧米米娇哼一声,“你是高兴了。可是那么恶心的视频,却还要忍受那些猥琐的男人分析点评。”

    “哈哈,原来如此,有得必有失嘛!你这也算是为了案子牺牲一下,脸都没露,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啊!”杨根硕不以为然,“想想那些卧底,在想想我党那些女性地下工作者。”

    “行了!”萧米米烦躁的一摆手,“总而言之,你尽快搞定。”

    “要不要来杯雪顶咖啡。”

    “干嘛!”萧米米怪异地看着他,“这么冷的天。”

    “降降燥。”杨根硕笑着摇头,“还是不要了,女人每个月的这几天,还是不要动凉的。”

    “滚蛋!”萧米米一脚踢过去。

    杨根硕大腿夹住,心中就是一荡。

    萧米米没能收回来,俏脸通红:“放手。”

    杨根硕笑道:“你这哪里是让我滚蛋,你分明是踹……”

    最后一个“蛋”字尚未出口,就被萧米米打断。

    “住口,不要讲粗话。”萧米米捂住耳朵。

    “好吧!”杨根硕又说,“不是放手,你应该让我打开大腿。”

    萧米米踢他的时候,没穿鞋子,丝|足在杨根硕大腿上磨蹭着,好像在给他服务。

    想到这个,又听着杨根硕满口的污言秽语,萧米米差点无地自容。

    忍无可忍之下,另一只脚也踢了过去,想的是制造混乱然后全线撤退,结果却是双足沦陷。

    萧米米为了保持身体平衡,不得不双手抓住椅子边沿。

    “放开啊!算我求你了,被人看去多难为情,咱们不是还要商量正事儿。”萧米米压低声音,一脸焦急的恳求道。

    “你用力。”杨根硕闭上眼睛,一脸陶醉。

    岂有此理!萧米米一阵咬牙切齿,双腿猛然往回一收,紧跟着往前一送。

    “哦!”杨根硕忙不迭将一声惨呼捂在嘴里,脸都绿了。

    萧米米成功逃脱,咯咯直笑。

    “你好狠毒。”

    “咎由自取。”

    “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什么?”

    “它表面刚强,实则脆弱。”

    “杨根硕,你再不正经,我可走了。”萧米米一边穿鞋子,一边整理包包。

    “好好,”杨根硕马上换了一副表情,“今天地铁上的事情到时候可以操作一下,比如你们警方放出风去,就说正在调查,这正好也能成为我入群的投名状。并且可以增加我的可信度和牛逼程度。”

    杨根硕说的时候,萧米米一直默不作声。待他说完,马上反对:“不行不行,我丢不起那人。”

    杨根硕想了想道:“也罢,那就让王锁虎他们扩大宣传吧!”

    ……

    承恩医院。

    贾正经拥有一间独立办公室。

    私立医院就有这样的好处,只要经营的好,工作环境和收入待遇比公立医院好很多。

    贾正经也并非一无是处,慢慢的,他已经可以在手术室独当一面了。

    柳承恩对他还是比较器重的。

    这会儿,贾正经将门反锁,忙不迭打开了手机,登录qq,进群,点开一个群视频文件。

    地铁上,一个戴着墨镜口罩的男青年,用自己的下身反复顶戳前面一名女警的屁股。

    不到五分钟的视频,他已经看过三次,这是第四次。

    每一次,都要耗费半包抽纸,这次也不例外。

    一声叹息后。贾正经再次看了看视频中的女警背影,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将一大推揉成团的抽纸收拾起来,又拿起空气清新剂喷了喷,确定房间里闻不到那种特殊的气味,然后,提起裤子,人模狗样的走了出去。

    ……

    晚上,杨根硕早早吃完饭,就回到了自己房里。

    趴在床上,上线进群。

    他那顶爷小企鹅的头像刚刚点亮,就有人发话。

    顶爷小雷雷:神人来了,鼓掌欢迎。

    正经的绅士:兄弟,我们都听说了,你居然搞出那么大的阵仗,佩服佩服。

    裤裆有杀气:不服不行,人跟人是有差距的。

    夜踹寡妇门:楼上,你多久没有作品了,应该改名了,杀气没有,只有骚|气。

    裤裆有杀气:你倒是踹一个我试试。

    正经的绅士:大家不要互相争执攻击,友谊第一,和谐第一。第一百号兄弟,你堪称顶爷中的战斗机,不过,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低调些,恐怕警方不会放过你。

    杨根硕:群主放心,我自己会小心。

    正经的绅士:期待你更新更火的作品。

    顶爷小雷雷:加一。

    裤裆有杀气:同上。

    夜踹寡妇门:加一。

    杨根硕:感谢群友抬举,大家晚安。

    然后想了想,发出一个五百块一百份的随机红包。

    这下子,直接在群众炸开了锅。

    正经的绅士:五十块!明天的饭钱有了。谢谢,谢谢小企鹅。

    顶爷小雷雷:三十块!兄弟,你一定是个大款。膜拜小企鹅。

    裤裆有杀气:一百!天哪,我要晕了。小企鹅,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做一次小受。

    夜踹寡妇门: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有三块八!但还是要谢谢我的亲亲小企鹅。

    我爱一条柴:哇,来新人了,还这么酷。汗,才一块,感觉错过一个亿。

    我是擎天柱:唉,我也是一块。不过,还是谢谢小企鹅。

    杨根硕的手机上不停出现群成员领取红包的提示消息。

    群友也在不断发言,不断感谢。

    若非他们有种特殊的、建立在别人痛苦上、又为社会世俗所不容的癖好,这些人也没什么毛病,这个群,也没什么毛病。

    但没有如果。

    杨根硕现在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麻痹他们,一步步赢得他们的信任,最后组织一次尽可能规模大成员多的线下聚会。

    红包依然没有领完,杨根硕收到一条信息,他告罪,说自己有事,要下线了。

    正经的绅士:兄弟,你很大气,大家都感谢你。但是,这种风气不要助长,否则整天互发红包,就本末倒置了。

    杨根硕回了句“我懂”,就果断下线。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事儿,也不是一两天能够搞定的,杨根硕初步计划一个星期,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杨根硕是真有事,此时,有个气质绝佳的美貌佳人在等着自己,良辰美景,正好干一些羞羞的事情。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他悄悄的出门,将他那辆曾经淋雨的敞篷车开出了别墅。

    杨根硕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当然,保安除外。

    却不知道,黑暗中两双眼睛滴溜溜盯着他离去的方向。

    ……

    按图索骥,杨根硕走进希尔顿酒店大堂。

    顿时为它的金碧辉煌所震撼。

    五星级酒店,并非浪得虚名。

    华丽复杂的水晶吊灯,折射出光怪陆离的迷人光芒。

    厚实松软的羊毛地毯,踩在上面,如行云端。

    别致华贵而个性的装饰,到处光可鉴人一尘不染。

    迎宾和前台可以用“三高”形容:素质高、个子高、旗袍开叉高。

    其实还可以加上一高,胸脯也很高。

    杨根硕之所以没加上,那是因为这年头假货太多,这东西又特别容易造假。

    不是有句话?奶,挤一挤,总是有的。

    迎宾很热情的鞠躬,露了一下沟沟,显得相当真诚。

    在杨根硕道明来意之后,就笑容满面的领着他来到前台。

    前台同样先鞠躬,再开口。

    杨根硕只好将之前的话复述一遍:“是南门女士让我过来的,她说有过交代。”

    “哦,您稍等。”前台马上在电脑上查找起来,很快就抬起头,“没错的,先生。南门小姐入住的是我们的八号总统套,我这就安排人送您上去。”

    杨根硕摇摇头,暗自腹诽,这娘们真是有钱烧的,什么房间不能住,非要住什么总统套。

    杨根硕想好了,这次诊金翻倍。

    只是自始至终,都没跟人家提过诊金的事,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开口。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看来需要一个契机。

    “先生,请跟我来。先生?”

    一名旗袍女喊了两声,杨根硕才“哦”的一声,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走向电梯。

    总感觉背后的目光有些怪异。

    猛然回头。只见三名姿色出众的前台都是笑容可掬,眸中却带着探询。

    杨根硕眉头皱了皱,走到电梯口,再次闪电转身。

    三人还是笑靥如花的看着他,俏脸上的疑问更浓。

    杨根硕眯了眯眼睛。肯定有问题,否则,自己转身的第一时间,她们的目光不可能恰好汇聚到自己身上。

    可惜,自己又没有证据。

    看到旗袍女站在电梯里,并且用玉手挡住门,满脸含笑,等待他的进入。

    杨根硕摇摇头,一步跨进去。明亮如镜的电梯门在身后合拢。

    “喂,那小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前台三个女孩中,鹅蛋脸低声说道。

    “也可能做贼心虚,毕竟那一行也不光彩啊!”锥子脸前台说。

    满月脸的女孩摇头叹息:“挺秀气的一个大男孩,真是可惜了,干什么不好,非要干那一行。”

    锥子脸不以为然:“你懂什么?又能享受,又有钱赚,何乐不为。”

    满月脸惊讶的看着她:“小薇,你不会也……”

    “住口,我才没有。”锥子脸恼羞成怒。

    鹅蛋脸摇头笑道:“咱们谈论那个鸭子,你们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要我说啊,点他的女人真是没眼光,他身材那么瘦弱,能行吗?”

    锥子脸笑道:“原来你懂这个啊!”

    鹅蛋脸俏脸一红:“懂得没你多。”

    锥子脸说:“我只是有些理论知识。比如男胖阳短,比如瘦人能干。”

    鹅蛋脸、满月脸倒吸凉气,瞪大美眸,齐齐竖起大拇指,异口同声:“小薇啊,你真是砖家叫兽。”

    “切,什么砖家叫兽啊!”锥子脸摇头谦虚。

    “性学的呗。”两女孩又是一起说道。

    “滚!”锥子脸啐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