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是摸是刺激
    电梯中,杨根硕依然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但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一个旗袍服务员啊!

    而且,对方还是背对着自己。

    身材真的很不错。

    跟他一般修长的大腿上,套着肉色丝袜,大红旗袍,叉叉开到腰间,稍稍侧身,可以看到腰上一根鞋带粗细的带子,不知道干啥用的。

    臀部浑圆高翘,腰部盈盈一握,胸部高耸突出,脖颈细长白皙,五官端正,妆容精致。

    按说,如此暧昧的场合,又面对一个气质姿色俱佳的女人,应该是轻松愉快的,应该是蠢蠢欲动的,应该情不自禁的幻想用什么样的体|位的。

    然而,杨根硕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感觉被人窥视,但仔细去寻找,又是一无所获。

    一如之前在大厅中一样。

    就在电梯快要停下的时候,杨根硕发现了。

    面前的旗袍女子,她虽然背对着自己,却从镜面一般的电梯门上观察自己。

    而当自己有所察觉,寻找视线的源头时,她又飞快的转移目光。

    杨根硕感到诧异,刚要发问,电梯叮的一声,到站了。

    旗袍女将杨根硕请了出去,招来两个素质同样不低的楼层服务员。

    她说了声“祝你愉快”,便离开了。

    服务员很年轻,穿着粉色工作服。

    杨根硕看着二人,二人看着杨根硕。

    然后,其中之一打破僵局,说:“先生,请跟我们来。”

    总统套房门口。

    一个服务员按响了门铃。没人应答,再按,还是如此。

    她摊摊手:“抱歉啊,先生,里面的客人可能在洗澡,也可能在休息,如果你能联系上,就联系试试,如果不能,就稍等片刻。”

    “没事,谢谢了,去忙吧。”杨根硕笑得煞是阳光灿烂。

    两人没走多远,就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说:“可惜了,这么秀气的小哥哥,竟然是做鸭的。”

    另一个惊呼:“你怎么知道?”

    前面那个说:“里面住着一个女人,长得挺漂亮,就是年纪大了点儿,没想到会有这方面的需要。”

    后面那个哀叹:“什么世道!小哥哥是专业人士,只怕要收费服务,你说如果咱们不给钱,他愿不愿意来一场友谊赛。”

    前面那个惊讶不已:“啊……不好说。”

    她们以为杨根硕听不到,孰料杨根硕听力变态,不但听到,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下子,他明白了,全明白了。

    就说前台、迎宾以及楼层服务员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同样复杂,他一直有用怪怪的感觉,原来她们都将自己当成了南门彩云招来的鸭。

    不过,这两丫头挺可爱的,想打友谊赛,还担心自己收费。

    杨根硕决定逗逗她们。

    然而,刚刚转身,楼道里就响起一声轻轻的咳嗽。

    咳嗽声在两名服务员背后响起。

    虽然声音不大,两人却如遭雷击。

    缓缓回身,看到了总统套的客人,也就是她们口中年纪稍大的有那方面需求的女人。

    南门彩云穿着雪白的浴袍,竟然没在房里,此刻面罩寒霜,杀气腾腾。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不过显然,即便没将二人的舌根全部听去,也听到了大半。

    在人家背后讲坏话,然后猛然发现,坏话的对象就站在自己背后。

    还有比这个来得尴尬窘迫么?

    除了难为情,还有害怕。

    两个小姑娘面红耳赤,瑟瑟发抖,立刻鞠躬道歉。

    “小姐,我们错了。”一个满脸焦急。

    “小姐,对不起。”一个楚楚可怜。

    “请你高抬贵手。”一个苦苦哀求。

    “放过我们。”一个打躬作揖。

    两人红着眼圈,巴巴看着南门彩云。

    能够入住总统套房,能是普通人么?

    南门彩云一句话,她们丢工作都是轻的。

    在她们的认知中,有钱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怪癖。

    若是南门彩云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那么等待二人的又会是怎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两人深知这种情况,必须让人家当面将怨气出掉,不然,等人家一番酝酿,就完蛋了。

    于是乎,二人竭尽全力的低声下气。

    见南门彩云依然满面怒容,二人交换一个眼色,手拉着手,就要跪下。

    “滚!”就在这一刻,南门彩云不胜其烦地摆摆手。

    “谢谢,谢谢小姐。”

    两名旗袍女如蒙大赦,一迭声称谢,跑向楼道尽头。

    “喂!”杨根硕冲着她们背后喊道,“说好的友谊赛呢,我不收钱的。”

    两人一听,跑得更凶了。

    南门彩云发觉自己犯了个错误。

    之所以让人送他上来,就是没有勇气面对路人的眼神。没想到,还是有人嚼舌根。早知如此,还不如自己下楼接他。

    这会儿看到杨根硕的嘚瑟样儿,南门彩云忍无可忍,骂了句“无耻”。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在她们心中,你才是个需索无度,无肉不欢的女人。”

    “住口!你说什么!”南门彩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不然,你招我来干嘛?”

    “我招……我什么招啊,你不是来给我看病的吗?”

    “你说的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你知我知。”杨根硕抿了抿嘴,“但是在她们眼中,咱俩就是一种买卖关系。”

    “你闭嘴!”

    “我说的是事实啊!”杨根硕摇摇头,“你不让我说,不代表就不存在。”

    杨根硕看着她的浴袍,脸上带着一抹戏谑:“不知道你做好了准备没有。”

    “进来。”南门彩云紧了紧领口,率先推开门走进去,她没有勇气站在这小子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浴袍明明很厚实,可就是有一种没穿衣服被他一览无遗的感觉。

    南门彩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他治疗,又鼓起勇气开了房,都到了这一步,都被人误会了,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哇,总统套,还真是非一般的豪华。不是人住的。”

    “什么!”

    看到南门彩云吃人的目光,杨根硕方才发觉自己口误。

    “哦哦,抱歉,我的意思是,不是一般人住的得起的,你们已经脱离了大众,变成了小众,你们就是人类金字塔的最顶层。”

    “别扯了。我不是让你来卖嘴的。”

    “我明白!”杨根硕猥琐地笑道,“身体力行嘛!否则,怎么对得起这良宵美景,这总统套房,这绝代佳人,这芸芸众生,这悠悠众口,这……”

    “住口!”南门彩云受不了了,“我已经洗过澡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要不我也洗个澡先?”杨根硕虚心地征求意见。

    “你……洗澡干嘛?”南门彩云吃惊地看着他,后退了一步,同时抓紧了领口。

    这一刻,南门彩云有些后悔了。

    自己真是太大胆,自己对这小子了解多少啊!他显然不是君子,能够做到坐怀不乱么?如果兽性大发,将自己x了o了,自己找谁哭去?

    女人为了自己的完美,的确可以牺牲很多,忍受很多。

    然而,让南门彩云因此而丢掉清白,她还做不到。心里有些打退堂鼓了。

    “是啊,我……其实我在家洗过了来的,很干净。”杨根硕自顾自说着,这才发现南门彩云的异样,“咦,你这是什么反应?呵呵,尽管在外人眼中,我是被你包了的小白脸,但你千万不要有那种妄想。”

    “我-妄-想?”南门彩云点着自己的鼻子,一字一顿,又一次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南门彩云是西京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怎么会对这小子有幻想。

    “因为,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你的不对称让我性趣全无。”

    “你……”南门彩云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好像就是那个没正常发育的一侧:“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开始吧。”

    说罢,往床上一躺,双手交叠置于小腹,做挺尸状。

    双眼紧闭,牙关紧咬,浑身紧绷,如同等待凌迟一般。

    至于吗?弄得好像要被人强上似的。

    杨根硕撇撇嘴,“其实呢,我比较喜欢地上,厨房、阳台、卫生间……那个也成。”

    “再不开始就滚蛋。”南门彩云睁开眼睛怒喝。

    “一个病人竟然对医生这么一个态度?叫人情何以堪!原本我想跟你谈感情,现在只能谈钱了。”

    南门彩云露出一抹讥笑,以及早知如此的表情,“放心,治好了,决不亏待你。但是,若是治不好,我会要你的命!”

    说到最后,语气森冷,如斩冰断玉。

    “你吓唬我,我还怎么治得好。”杨根硕佯装惊慌,“你知道太医为什么治不好皇帝的病?”

    “不知道。”南门彩云撇嘴,“而且,你是那种容易被吓到的人么?”

    杨根硕嘿嘿笑道:“还是彩云了解我。”

    南门彩云有些愠怒,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叫得这么亲热,当自己是他什么人么?

    “其实呢,我的一言一行,都是为了化解你的紧张。”

    “啊!”见杨根硕一只手抓向她的胸脯,南门彩云惊呼,双手护住,“你干嘛!”

    “你说呢?”杨根硕摇摇头,一脸正经,“从现在开始,你要牢固树立一个观念。我现在不是摸你,而是为了刺激你的乳腺。”

    说话间,杨根硕强行拿开了南门彩云的守护自己圣地的那只玉手,接着,掀开浴袍,果然,里面再无寸缕。

    南门彩云再一次双目紧闭,视死如归。

    但是,滴血的俏脸,颤动的睫毛,都表明了她不平静的内心。

    虽然不对称,但并没有杨根硕说的那么夸张,尽管小一号,然而形状依然完美,色泽依旧晶莹。

    白瓷碗倒扣,新剥鸡头肉。

    杨根硕眼睛像铜铃,呼吸如战鼓,原始本能在积聚。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