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回生两回熟
    杨根硕是未经人事的少男,南门彩云也是未经处理的女子。

    此情此景,两人都感到紧张而且刺激。

    所以,当杨根硕一只手覆盖上一侧温润娇软的时候,两人的脑海都轰然作响。身体深处,都有什么东西涌出。

    南门彩云面红如霞,胸脯起伏。杨根硕也好不到哪儿去。

    刹那间,他想到了安禄山那个死胖子,一介莽夫,也能出口成章:嫩滑犹如塞上酥。真是太特么贴切了。

    突然,南门彩云想到了什么,美眸一瞪,啪的打开杨根硕那只把玩的手,眼圈通红,羞愤交加:“你怎么可以占我便宜!”

    杨根硕努力的吸着鼻子,生怕有什么东西喷出来,分辩道:“我哪有?”

    “还说没有!”南门彩云这会儿气愤多过羞涩,也不遮掩,指着自己的胸脯,“你明明搞错了,是这只!”

    我去,还真是!杨根硕暗叹自己大意,不过,也证明了自己对于美好的事物的自然向往。

    南门彩云气红了眼睛,杨根硕却不见慌乱,漫不经心一脸鄙视道:“你懂什么?”

    “我……”南门彩云差点气哭了,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还鄙视自己?是鄙视自己的智商,还是觉得自己大惊小怪?

    杨根硕再次伸出魔爪,南门彩云伸手来挡,杨根硕巧妙的避开,但却给她掩上了胸怀。

    南门彩云略感诧异。

    杨根硕摇摇头,一脸真诚:“你选择了我,就要无条件的信任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去丰胸,还能不让人家摸?”

    “人家是专业人士。”南门彩云红着眼圈,气哼哼的。心里却有些动摇了。

    “看吧,你依然不信任我,那我就没办法了。”杨根硕叹了口气,站起身子,作势欲走。

    “麻烦你快一点。”南门彩云说道。

    杨根硕回过头,看到她再次闭上了眼睛,而眼角有晶莹的泪滴滚落。

    杨根硕心中一叹。

    想来,天之骄女的她,怕是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的羞辱。

    杨根硕看到她落泪,想起她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只是同爷爷相依为伴,两人身世竟然如此相似,顿时有种同病相怜休戚与共的感觉。

    他不忍心再心生亵渎。但,摸还是要摸的。

    心淫则行淫,心正则行正。

    想到这里,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慢慢打开对方的浴袍,一只手再次落在较大的那一只。

    这一次,杨根硕感觉好多了。

    这一次,南门彩云只是身子一震,起了一层粉色的冷痱子,没有更多激烈的反应。

    “彩云,你是高级知识分子,应该懂得,两只之间,是有血管相通筋脉相连的,而我,绝不是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庸医。”

    “彩云,除了用指法刺激,一会儿还要针灸,可能有点刺痛,但一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你忍忍。”

    “我有一双神奇的手,确切的说,是神奇的中指,一会儿,还会刺激你的乳|中穴,你想叫,完全可以叫出来。”

    “为什么太医医术精湛却治不好皇帝的病?那是不敢下重手。对方是九五之尊,是龙体,不敢丝毫闪失,于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该用十分的药,只用三分,结果小病拖成顽疾。所以,你不能吓我。”

    “我治胸已有成功的病例,比如林家大小姐林芷君。刚见面那就是一块钱仨的小笼包,我摸了……哦不,是刺激了一次,现在最起码一块钱一个。”

    噗嗤!

    南门彩云终于笑出了声。

    杨根硕也笑了,那只手终于如南门彩云所愿,落在了发育不良的那一只上。

    杨根硕是那样的用力,南门彩云痛呼出声,她能够想象,自己都舍不得抓揉的东西,正在杨根硕的五指间变换着各种形状。

    想到这个,她的身体深处传来一股莫名的感觉,忙不迭夹紧了双腿,并且咬紧了樱唇。

    “啊!”又是一声压抑的娇呼。

    却是因为刺痛。

    她眼睛睁开一道缝,却看到自己发育不够充分的一只上布满了颤颤巍巍的银针,少说也有十根。

    看着挺瘆人。

    奇怪的是,只是疼了一下,怎么会就有十根?

    难道他同时刺入十根,即便是那样,自己也不应疼一下。

    到了这个地步,她认为杨根硕还是有些门道的。

    而此时,他很君子的闭着眼睛,额头是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看到这里,南门彩云有了一丝内疚。

    心说这小子虽然有些不着调儿,而且满口污言秽语,但是干起正事儿,还是有模有样的。

    “闭上眼睛。”杨根硕说。

    南门彩云马上紧紧闭上。

    紧跟着,胸上一阵空虚,她偷瞄了一眼,原来就是眨眼间,数十根银针竟然不见了。

    而此时的杨根硕扎起一对中指,一寸一寸接近她从没被男人触碰过的地方。

    南门彩云赶紧闭上双目,一想不对,就在今晚,就在几分钟前,不是已经有一个男人触碰过。

    南门彩云发现,自己竟然不怎么排斥,想到一句老话,果然一回生两回熟,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怎么在乎了。

    突然,她就感觉到了杨根硕的手指,指尖略略有些粗糙,将她的娇软按进了胸膛。

    下一刻,奇妙的感觉出现了。

    南门彩云有种错觉,左右两只真的联通了起来,因为杨根硕的两根手指,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两只之间形成了一个回路,一个闭环。

    胸口热、涨、麻。

    脑袋昏昏然,熏熏然。

    不知过了多久,竟然睡了过去。

    ……

    “啊!”南门彩云猛然坐起身,发现外面晨光微熹,脑门上满是汗珠,下身一片泥泞。

    放眼四顾,杨根硕没在。

    细心感知,除了胸口有些发热发胀,身体有些疲惫,并无其他不适。

    也就是说,自己的清白还在。

    南门彩云庆幸的同时,竟有淡淡的失落。

    然后,手机响了。接通后,传出爷爷的声音。

    “彩云,你在公司?别忘了一会儿回来接我,我们一起去湖滨楼。”

    “好的爷爷。”南门彩云尽量平静的说道。

    下床走进淋浴间,当温热的水线倾泻而下,南门彩云笑了。

    自己竟然做了一个那么不堪的梦。而梦里的男猪脚竟然是……

    揉搓胸前的时候,脑海里自然而然出现杨根硕触碰时的异样感觉,身子没来由一阵酥麻。

    该死,自己的身体怎会如此敏感?

    南门彩云啊南门彩云,你难道思春了吗?

    待会儿见面,会不会尴尬?

    深吸一口气,南门彩云心平气和的去想,始终还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将杨根硕那小子当成医生,自己则是一名病人。

    在心中将这样一种医患关系建立起来,还会尴尬么?

    南门彩云苦笑,想法是好的,只怕自己一见到那小子一脸坏笑,就忍不住脸红尴尬了。

    不过,今天这也算是西京中医界的一桩盛事。

    不,还不光是中医界,还有孙道林,堂堂一气宗掌门,竟然也扑着喊着要拜那小子为师。

    若非那小子一再要求低调,今天的湖滨楼,应该会汇聚整个西京的所有目光。

    自己若是不出现,岂不是让小子看扁了。

    这一刻,她不服输的个性起作用了。

    胸口依然又热又涨,这当然是喜人的现象,说明它在生长发育。

    “杨根硕,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带给我多少意外。”

    ……

    周日上午。

    天朗气清,秋风习习。

    上午十点,湖滨楼依然门庭冷落。

    倒不是他家生意不行。

    周日嘛!大人小孩都累了一个星期,周末睡个懒觉什么的,即便要出来吃饭,也得到中午。

    酒店饭馆很多也是十点方才开门的,正式营业都要十一点之后。

    平时周末,湖滨楼大厅的位置都是一座难求。

    然而这个周日,却早早被人包场了。

    于是乎,来往的路人都会看到一个告示牌,上面写着全天包场,暂停对外营业,敬请新老客户谅解。

    湖滨楼只有三层,却是三进院子。

    此时,在中间的院子里,正举行着一场极其传统的拜师仪式。

    两张供桌,分别摆着三清祖师像、医圣药圣像,这些塑像脚下摆着三牲、香炉。炉中香烟袅袅。

    杨根硕一袭月白长衫,颀长的身形,配上白皙瘦长的脸蛋,寸许短发,儒雅中透着精干,双眸如星,令人无法直视。

    华回春、孙九针、李素问、孙道林都是一身清爽的藏青色长袍,看向杨根硕的眼中,充满了崇敬和憧憬。

    其他人也都身着整洁鲜亮的衣物。

    南门雄、柳承恩、林中天、姜诚、萧阳都是一脸欣赏。

    林晓萌、艾悠悠、苏灵珊、姜瑶、萧米米、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孙宜书、李师师一双双美眸目不转睛,全是杨根硕的挺拔飘逸的身影。

    林芷君、南门彩云、华紫萱就含蓄多了。

    值得一提的是,杨根硕今天很正常,除了感谢她的光临,甚至没有跟她说第二句话,让南门彩云大大的松了口气。

    龙慕云坐在林中天的旁边,一脸沉默。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看了看时间,南门雄起身,环顾众人,朗声说道:“各位,今天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是大牛……杨根硕师傅收入的大日子。承蒙大牛贤侄看得起,今天就由我南门雄主持,在座各位都是见证。”

    大家都自发鼓掌,就连不苟言笑的龙校长兼龙同志也拍了几下。

    但南门彩云不高兴了。心说爷爷怎么搞的,居然称呼杨根硕为贤侄,那么岂不是比自己高处一辈。

    岂有此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