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指桑骂槐
    孙道林缓缓收功,漫不经心道:“楚少爷,你说呢?”

    “我?”楚天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冷着脸回答:“楚某不明白。”

    孙道林淡淡一笑:“楚大少就这么闯进来,难道也没问问这里是谁包场的么?”

    “呃,这个……”楚天阔目光投向秃顶经理。

    秃顶经理战战兢兢:“回楚少,是孙掌门和华院长。”

    孙道林冷笑:“楚少,既然是我的事,您又没被邀请,您的人却要在这里行凶伤人,你说这件事,我能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楚天阔被老孙反诘的哑口无言。

    “敢问孙掌门和华院长今天在这里做什么?”楚天阔嘴角咧了咧,勉强挤出一丝笑纹。

    “无可奉告。”孙道林尚未回话,华回春了当干脆。

    “你……”楚天阔眯起了狭长的眼眸,放射出道道冷冽的寒光。

    虽然说大家族通常都会礼遇这些中医世家,人生在世,哪有不生病的,偏偏这些大家族里的老人又都信奉中医。

    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华家有实力跟楚家当面锣对面鼓。

    但是想一想,不只是华家啊!

    孙家、李家、华家齐聚在此,仿佛抱成了团。

    这就难对付,整个西京,论起中医水平,又有谁敢说自己比这三个人强,哪怕在全国,三人也是中医泰斗级别的存在。

    哦哦,楚天阔眼睛猛然亮了,他觉得自己想到了今天湖滨楼包场的目的,应该是三个老中医要发起一个什么联合的组织,所以在这里又是敬神又是敬祖师爷的。

    就在楚天阔准备开口求证的时候,又有人走进来。

    其中一个矮胖年轻人托了托眼镜,满脸堆笑道:“师父,你搞这个收徒仪式,怎么不顺带上我?”

    第五旻!师父?

    南门彩云、楚天阔都震撼了。同为大家族的子弟,他们自然也是知道这位第五家族失势的长子嫡孙的。

    然而,再怎样,家族中也有其一席之地,他又怎么会认了杨根硕这个师父,他难道是病急乱投医?

    南门彩云托着优雅光洁的下颌,心说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呢?

    同样,楚天阔也露出一抹审视,对杨根硕的审视。

    他认为,自己一开始就小看了这个情敌,这个对手。

    若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丝毫背景,又如何同时得到南门、第五两大家族的认可?

    南门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同旁边的萧阳耳语:“这小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五旻?你小子怎么来了?哪儿听来的风声?”杨根硕摇头苦笑,“当然没法带上你,你看看怎么带你呀!你这么年轻,让我其他学生情何以堪,难道,让他们跟孙子年龄相仿的人称兄道弟?认真算起来,你入门最早,他们还得喊你一声大师兄。”

    几个人老头都笑了,现场因为楚天阔而有些凝重压抑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我觉得无妨!”一个如珠落玉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一名时尚丽人缓步进来,笑靥如花:“他们能喊你师父,怎么就不能喊我弟弟一声师弟?你的年龄,只怕比我弟弟还小吧。”

    “第五轻柔!”楚天阔惊诧莫名,“你怎么会来?还有,你刚刚说了些什么,我为什么听不明白。”

    第五轻柔淡淡摇头,没有解释的打算,径直走向杨根硕。

    杨根硕的眼睛一直紧盯着她。

    今天的第五轻柔可谓火力全开,魅力四射,将“白富美”几个字诠释到了极致。

    范思哲小西服,古驰铅笔裤,爱马仕腰带,香奈儿包包,脚上也踩着香奈儿限量版坡跟小皮鞋。

    衣裤鞋包统统都是一线奢侈品牌。

    浑身上下这套行头,就得几十万。

    却看不出丝毫的珠光宝气。

    “杨师傅,第五轻柔不请自来,还请海涵。”第五轻柔微微拱手,妩媚一笑。

    那一刻的风情,令百花羞惭,叫明月退隐,也让杨根硕菊花一紧。

    杨根硕哈哈大笑:“什么海涵啊,第五家族的大美女芳驾亲临,我欢迎还来不及呢!简直就是蓬荜生辉。你放心,朋友来了有好酒,禽兽来了有猎枪,我会区别对待的。”

    噗嗤!

    第五轻柔笑了。

    院子里仿佛明亮了几许。

    很多女孩也跟着笑了。

    没有一个庸脂俗粉,纷纷展颜,顿如百花绽放。

    明明是凄冷萧瑟的暮秋时节,却给人一种春暖花开的温和明丽。

    然而,楚天阔却无心欣赏这份美,感受这份明丽。

    “你……”楚天阔当然听得出杨根硕口中的指桑骂槐,他竟然骂自己是禽兽,太过分了,偏偏自己还没法发作,差点气得吐血。

    “大牛,人都到齐了,耽误了太多时间,开始吧!无关人等,即刻退散。”

    听到这个熟悉的雄浑的声音,楚天阔身子巨震,竟然是南门家族柱石般的人物——南门雄。

    楚天阔缓缓扭头看去,首先就看到了南门雄,他的身边还有萧阳、柳承恩、林中天……

    即便一个南门雄都给了他莫大的压力,其余的人,也一个个不容小觑。

    而且,第五轻柔虽然不是长房出身,但年纪轻轻,却在家族企业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以说,第五轻柔不论在容貌、学识、能力和商业天赋上,都可以同南门彩云一较长短。

    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五兄妹一起出现,不得不给人一种遐想,仿佛代表着家族的意思,那么,两个家族的合力,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楚天阔呼吸有些急促。

    第五轻柔观察到楚天阔神情变化,大致猜到他心中所想,笑了笑,说:“楚少,你再不走,若是让人丢出去,丢得可不是你自己的脸。”

    “谁……敢……”楚天阔开始声音很高,到了后面却越来越低,低不可闻,他自己也没了底气。

    打心底里不想离开,想要看看这些人齐聚一堂,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可是很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不是往日的万众瞩目,却像是看小丑。

    楚天阔待不下去,冷冷看了杨根硕一眼,冲着南门雄一鞠躬,扭身离去。

    气愤归气愤,礼节不可废。

    路过南门彩云时,依旧面带微笑,表现的如同谦谦君子,但最后投向杨根硕的目光,却充满了怨毒。

    秃头经理自然看出楚大少受了窝囊气,战战兢兢将其送到门口。

    刚刚出门,楚天阔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其顶在了墙上。

    “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哺婴儿,楚少饶命!”秃头经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滚蛋!”楚天阔手上紧了紧,秃头经理的脸色顿时酱紫起来,楚天阔恶狠狠道:“别跟老子背台词。”

    “不是,真……咳咳……不是!”

    楚天阔松了手,对方又是一阵咳嗽。

    待他呼吸均匀了,楚天阔这才心平气和的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他们这么多人今天在这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他们搞得挺神秘,也不让我进去,不过,我看着好像是拜师。”

    楚天阔倒吸一口凉气。

    拜师?嗯,有点像,难道说那个叫杨根硕的小子要拜师学中医?一下子拜三位名师,那绝对是大手笔啊!

    如此说来,那小子的身世愈发的不平凡。

    难道是杨家的人?

    杨家素来低调,但两家偶尔也有交往,楚天阔实在没听过有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小子。

    要说是杨家人,又有些讲不通。因为现场没有一个杨家的长辈,甚至,一个姓杨的都没有。

    要说拜师,也有些讲不通。阵仗有点大,美女有点多,还有,孙道林凑什么热闹?

    突然,第五轻柔那句话在耳边响起:他们能喊你师父,为什么就不能喊我弟弟一声师兄?你的年龄,似乎还没有我弟弟大吧!

    第五旻一进门就喊那小子“师父”,还有孙道林、华回春等人对那小子的维护,难道说……

    楚天阔猛地一个踉跄。

    若非保镖及时扶住,就跌倒了。

    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上一次,在三粒伟哥的帮助下夜御十女,第二天一起床后,就有这样的感觉。

    “少爷,你没事吧!”保镖关切的问。

    楚天阔摆摆手,敲了敲脑袋,“没事,只是一时间处理的信息量太大,没事,走吧。”

    楚天阔长出一口气,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在保镖搀扶下,上了一辆蓝色宾利。

    保镖发动了车子,他落下车窗,冲着秃头经理勾勾手。

    经理今天吓坏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走向楚天阔,哭丧着脸,“楚少还有什么吩咐?”

    楚天阔掏出支票簿,先写了一张十万的,想了想,觉得不符合自己大少的身份,于是撕掉了,重新写了一张五十万的,然后递给秃头经理。

    旁边的保镖一阵眼热。

    秃头经理一看这么大手笔,哪敢轻易收下。

    目光紧盯着那张支票,却是连连摆手,嘴上也拒绝着:“楚少,无功不受禄啊!”

    楚天阔面带微笑,显得分外可亲,拉过他的胖手,将支票塞入他的手中。

    “今天是我的人有些冲动,给经理你添麻烦了,这点心意,一来给你压压惊,二来,我想知道尽可能多的东西。”

    秃头经理权衡一番,认为这钱赚起来没什么风险,但是,丑话还要说在前头,“楚少,只怕我不能给你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哈哈……”楚天阔爽朗的笑了,“你就放心拿着吧,我还能在乎这一点,另外,就当交个朋友啦!”

    说罢,命人开车。

    车子缓缓驶出。

    秃头经理先是狠狠地在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眼泪直流,原来自己不是做梦。

    然后狠狠亲了一口手中的支票,今天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楚少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出手就是阔绰,一言不合打赏五十万。

    秃头经理摇摇头,翻了个白眼,喃喃自语:“天哪,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无法理解。”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