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更加风骚
    宾利车上,楚天阔再无半分笑容。

    车子里,气氛压抑。

    司机突然说道:“少爷,这台车本月的按揭还没着落。”

    楚天阔顿时浑身发抖,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眼力劲儿,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哦,自己刚刚打赏人家五十万,他跟自己提这台车的按揭。

    自己堂堂楚家大少,长子嫡孙,将来可是要继承整个家族的。

    可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自己近来手头着实不宽裕!

    深吸一口气,楚天阔冷冷地说:“这些事不用你们操心,我会处理,做好你们的本分。”

    几家欢喜几家愁。

    此时的湖滨楼中,拜师仪式已然结束。

    大家伙来到前厅,这里准备了酒水甜品,算是一个小型答谢酒会。

    杨根硕满面红光,端着红酒杯同每一个人碰杯。

    包括萧米米在内的六个徒弟,紧紧地团结在他的周围。

    场面相当融洽。

    “老伙计,这次回来,还出去野么?”柳承恩笑问。

    林中天目光一阵跟随着杨根硕的身影,面上始终是淡淡的微笑,听了柳承恩的话,扭头看了他一眼,“当然。这次是因为大牛收徒弟专程回来的,明天再次出发。”

    “真是羡慕你。”柳承恩轻叹,“人生就应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哈哈,说的没错,我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世界那么大,我要趁着没闭眼,赶紧去看看。”

    “不过说起来,中天实业的业务也算是遍布全球了,你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吧!”柳承恩问。

    林中天摇头:“那不一样的,以前都是处理公务,心里有负担,来去匆匆,再美的风景,也大跌颜色。”

    柳承恩微微点头:“是啊,风景同心境息息相关。”

    “别羡慕我了,你也可以呀!”林中天看着老伙计,“不过,我想你也就是羡慕一下,不会付诸行动。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在你心目中,这世上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救死扶伤了。”

    “呵呵……”柳承恩微笑道:“是啊,看到病人在自己手中恢复健康,看到家人绽开笑颜,那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林中天抓住柳承恩的手,“老伙计,我敬佩你。你的境界让我感到汗颜。”

    “去你的,我没看出来。再说了,你为国家创造了那么多税收,又解决了那么多人的就业问题,说起来,对于这个社会的贡献,你比我大多了。”

    林中天哈哈大笑,“不说了不说了,咱们两个老头子在这里互相吹捧,真是老不知羞。”

    柳承恩跟着笑了笑:“你就打算做个甩手掌柜,将家里交给大牛?”

    “公司有自己的运行机制,我不管在哪儿,也会关注,小君也慢慢可以独当一面了。至于家里,我想大牛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老伙计,你就是人生赢家啊,说到这里,我又要羡慕你了。”

    “羡慕什么,玉致不是很快就要学成回国了,届时,你也可以当个甩手掌柜。”

    “是啊是啊!”柳承恩眼中浮现一抹慈爱,“以后得像你一样,将孩子留在身边。”

    “没出息。”林中天笑骂一句,目光投向了孙女林晓萌。

    林晓萌嘴里塞着糕点,不时喝一口红酒,小脸通红,越发可爱。

    林中天发现,自己的心,从没有一刻像这般的平静。

    慢慢的,年轻人聚到了一起。

    现场竟然只两个男生,女生多达数十个。

    如此一来,自然形成了女生包围男生的格局。

    但是,第五旻知道,自己只是绿叶。

    如此多个顶个漂亮的女生,却没有一个是属于自己的。

    同样,萧阳和南门雄默默看着这一幕。

    萧阳同老领导碰了一下杯子,浅浅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什么,说:“领导,有个事跟你汇报一下。”

    于是,他将萧米米前几天的遭遇,以及两个年轻人正在秘密进行的事情说了一遍。

    “岂有此理!”南门雄一听就炸,“这些人简直就是社会渣滓,就该有一个抓一个,严惩不贷。”

    萧阳点头笑道:“我也是这么个想法,可惜咱们国家没有宫刑。原本我想着展开通缉,是大牛阻止了我,他跟我说要除恶务尽、一网成擒。”

    南门雄点点头:“年轻人脑子活,就交给他们吧,如果办成了,该奖励就奖励。”

    “我承诺过了。”萧阳说。

    欢宴终有时。好多人都是日理万机的,一个个提出离场。

    杨根硕带着新收的徒弟们,先将萧阳、南门雄、柳承恩、林中天、姜诚、龙慕云、第五轻柔等人一一送走。

    前面都是握手送别,并无多话。

    到了第五轻柔时,他拉着人家的绵软的小手,另一只手就落在了人家的头发上。

    第五轻柔慌忙向后一蹦,红着俏脸质问,“杨根硕,众目睽睽的你要干什么?”

    当众摸头,那得多亲密的关系啊。

    杨根硕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就是看看你头上的伤好了没有,有没有留疤?”

    第五轻柔心中一动,亏这小子还记得。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无所谓呀,都在头发里,谁能看到。”

    “女孩子嘛,哪有不爱美的,而且,你已经是这么完美了,自然不应该留下一星半点的缺憾。”

    “行啦,你到底想说什么?”第五轻柔笑着摇头,对这小子有些无语。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对女孩子很有一套。之前见过的那些漂亮女孩,就是他辉煌战绩的最好明证。

    “我今天刚收了三名老中医当学生,我手里有除疤良药,不知道……”

    第五轻柔含笑上前,大大方方伸出一只小手。

    杨根硕捏住小手,翻转,抬高,然后按在唇上。

    这是欧洲绅士的吻手礼。

    但第五轻柔还是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蛇,一下子蹦开来,满脸通红问道:“你干什么!”

    “你又在干什么?”杨根硕笑问,“难道不是送过来让我亲吻的。”

    “我……”第五轻柔将小手放在身后擦拭着,“才不是,你不是有药,给我呀!”

    “那个啊?”杨根硕促狭的笑道,“你自己上了,效果是要大打折扣的,不如咱们约个时间,开个房间,我亲自去……”

    “那还是免了吧!”第五轻柔娇嗔,仿佛识破了杨根硕的阴谋诡计。

    “没意思。”杨根硕上前一步,抓住对方的小手。

    “还……”刚要挣扎,手心里多了一个东西,打眼看去,原来是一个小瓶子,有点像盛放香水的那种。

    打开木塞,一股如兰如麝沁人心脾的异香扑鼻而来。

    香味高雅不俗,尤甚香奈儿五号。

    第五轻柔瞪圆了美眸:“真好闻,这都什么成分,这绿油油水晶泥一样的东西,真能除疤。”

    “不信就还回来。”

    “才不!”第五轻柔藏在背后,巧笑嫣然,“送人的东西,怎么好意思收回呢!”

    “还不是因你质疑在先,那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你言重了吧!”第五轻柔笑着摇头,“怎么看,你都不像是那么脆弱的人啊!嘻嘻,说说成分。”

    “有麝香的成分,所以,若是近期想要受孕,最好不用。”

    “你……”第五轻柔退后一步,瞪大眼眸,“你说什么!”

    “我说麝香的药性,你应该知道的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古代宫廷之中,就有用麝香避孕的例子,这点常识第五轻柔还是懂得的,然而,她吃惊的还是杨根硕的上一句话,“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好不好?”

    杨根硕狡黠一笑:“多谢第五姑娘告知。”

    “你……”第五轻柔接不上话来。

    杨根硕说:“第五姑娘,但愿你今天过得愉快,里面还有很多人,咱们就此作别吧!”

    “哦,你赶紧进去招呼别人。”第五轻柔摆摆手,不知不觉,跟这小子拉呱了好久好久。

    突然,第五轻柔呼吸停顿,却是因为被杨根硕突如其来的抱在怀中。

    又一次被强抱了,他还在自己脸庞上轻啄了一口,说了声“再见”,便洒然而去。

    他来到快,去的更快。

    怕是没几个人发现。

    若是自己发作,才闹的人尽皆知。

    只是普通的礼节性的吻别,只是这样。

    第五轻柔如是安慰自己。

    默立良久,看着杨根硕离去的背影,一种感觉油然而生,这小子,比上次见面更加风骚。

    一扭头,对上了堂弟嬉笑的目光。

    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

    ……

    回到酒会现场,孙、华、李、孙四个老年学生还在等着杨老师示下。

    杨根硕挥挥手,赶走了他们。

    都是年轻人,他们在这儿格格不入,大家都不自在。

    但他们都坚决果断的带走了自己的孙女。

    这个行为让杨根硕直翻白眼,鄙视他们。

    这些老东西,当初为了拜师,居然投孙女问路,现在拜师成功,立刻就变成了好爷爷,再也不愿将孙女往火坑里推。

    杨根硕再怎么优秀,看看身边一个个出类拔萃的女孩子,就足以说明他的特质——后宫种马型。

    ……

    等到散场时,有人吃多了,比如林晓萌,有人喝多了,比如百合。

    杨根硕让第五旻送了一批,南门彩云叫来司机拉走一批。

    最后,只剩下杨根硕、苏灵珊、林芷君、百合、艾悠悠。

    苏灵珊将他拉到一旁:“大牛,晚上有没有时间?”

    “干嘛!”杨根硕心中惴惴,没办法,谁让苏灵珊惦记过自己的童子鸡呢!

    苏灵珊笑着推了他一把,“怎么这副表情,你怕我?”

    “才……才没有。”

    “好吧,不逗你了,晚上有空吗?跟我回去一趟。”

    “去你家?”杨根硕艰难的问道。

    “你怎么啦?”苏灵珊忍不住笑道,“是去我爸……苏红盖租的房子。”

    “哦?”

    “他总是让我带你回去吃饭,天天念叨,我都被他烦死了,你就去一次,就一次,了了他的心愿就好。”

    “我怎么感觉是鸿门宴呢!”杨根硕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