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特殊的问候
    苏灵珊扑哧一笑:“鸿门宴?图你什么,财还是色?”

    “不知道。”杨根硕摇头,“财色双全的我,实在是太容易成为青春美少女狩猎的对象了。”

    “噗!你要不要再自恋一点!”苏灵珊捂着胸口,努力使自己严肃一点,显露出一点气愤的样子,“别婆婆妈妈的,像个男人,去不去,给句痛快话。”

    “那……好吧。”杨根硕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我去上班,等我电话。”苏灵珊抛了个媚眼,几根葱指如兰舒展,走远了。

    “大牛,你们聊什么?”艾悠悠走过来问。

    “嗨,还不是上次救了珊珊,就被她那废柴老爹惦记上了。”杨根硕摇头叹气,“走,送你回家,咱车上说。”

    ……

    苏红盖提着满满当当的菜篮子,从市场出来。

    咬牙买了一瓶张裕干红赤霞珠,花了一百多块,那可是他发传单一个星期的收入。

    今天买了几个素菜,即便如此,他也是身无分文弹尽粮绝了。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在红酒里加了药。

    让女儿蜕变成女人,让准女婿变成女婿的药。

    “女儿,别怪爸爸,爸都是为了你好。”苏红盖一边低头走,一边絮絮叨叨。

    突然眼前一黑,抬头看去,原来是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遮住了光亮。

    高大男子左右,还有两个中等身材,相当健壮的男人。

    深秋时节,三人都穿着短袖t恤,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是刺龙画虎。

    这就好像是商标铭牌,直接表明了三人的身份。

    “你们是……”苏红盖咽了口唾沫,立刻扭头跑去,然后,顿住了脚步,因为他的前方,也有人不怀好意的走来。

    苏红盖一脸惶恐,扭头对着三人苦苦哀求:“你们找错人啦,我没钱,要不你们搜身,别打我。”

    “孬种!”高大男子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苏红盖?”

    “不是!”苏红盖梗着脖子,“就说你们认错人了。”

    突然,屁股一松,却是放在屁兜里的钱包和手机被人抢走了。

    “我真没钱,只是一些证件……唔!”苏红盖慌忙捂住嘴。

    “靠,你还真穷,就剩两块五了,连一张银行卡都没有,手机又是老人机,估计也没法用微信或者支付宝转账了。”

    “是啊,我真是没钱,你们找错人啦,放过我吧,欺负了我,你们也没啥成就感不是?”苏红盖不停地展开语言攻势,感觉自己脱困有望。

    但是,下一刻,他就绝望了。

    “老不死的,你还不老实?”那人手里拿着一张身份证,“不要告诉我是捡的。”

    说罢,一脚踹来。

    “啊!”苏红盖往旁边一蹦,险之又险的避过,“就是就是,我真是捡的。”

    “还敢躲!还敢狡辩,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高大男人牛眼一瞪,恶狠狠道:“叉起来。”

    两名壮汉扑向苏红盖,如狼似虎。

    苏红盖年龄不小,身子骨羸弱,性格怯懦,这会儿根本无从反抗,立刻就被叉起来,摁在墙上。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我要喊人啦!”苏红盖色厉内荏道。

    高大男人一脸冷笑,“你喊一句试试?”

    “我不!”苏红盖脑袋摇成拨浪鼓,“你们既然不求财,我也不认识几位好汉,我想知道原因,死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呀!”

    “这几句话说的有水平。”高大男子说:“告诉你也无妨,操哥让我问候你。”

    “操……操哥在里面还好吗?”苏红盖顿时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原以为凌操徐彪进去了,自己那笔赌债就烂掉了,没想到这事儿还没完没了。

    “很好!这不,还惦记着你。”

    “我都没有去看看操哥,内疚得慌。”

    “是吗?呵呵……”高大男子摇头发笑。

    “是啊,操哥人不错的。”苏红盖急切地说道。

    “苏红盖,别演戏了,那天我虽然不在场,可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反骨仔。”

    “我都一把岁数我,还什么反骨仔呀!”

    “操哥说了,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怨天不尤人,唯独你让他气不顺,就是你这棵墙头草,之前乖得的像条哈巴狗,后来就成了一条疯狗。”

    “我……我……”苏红盖哭丧着脸,张口结舌。

    “没话说了吧。那么,我现在就给你带来操哥的慰问。”

    苏红盖犹记得,当日他“咬”凌操徐彪有多狠,自己今天自然是难以幸免。

    于是,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深深吸气,大喊:“救……呃……”

    刚刚喊出一个字,腹部中拳,胃部痉挛,扭头狂吐。

    叉着他的二人连忙躲开,这才避免了被吐到的幸运。

    四人纷纷掩鼻。

    苏红盖摊在地上,直翻白眼。

    “靠!你吃了多少韭菜!”高大男子说。

    “饶……饶命。”只是中了一拳,苏红盖说话就不利索了,突然看到一个大妈闯进来,他大喊“救命”。

    大妈眼睛一瞪,看到几个壮汉在欺负一个人,顿时咽了口唾沫,倒退三步。

    “大妈,这王八蛋欠了高利贷,奉劝你不要多事。”高大男子嬉皮笑脸。

    “我不多事,我这就走,我什么都没看见,几位好汉请继续。”

    说着,就一步步向后退去。

    “大妈走好。”为首的壮汉躬身送行。

    大妈跑得比兔子还快。

    苏红盖绝望了。

    更让他绝望的是,壮汉踩碎了他的西红柿、豆腐和鸡蛋。

    “呀!”苏红盖不知哪来一股勇气,爬起冲过来,一把抱住为首大汉的腰,推着他退了几步。只是几步而已。

    “嗬!还有几分血性。”说着,一记重肘砸下去。

    “啊——”苏红盖松开了手,倒在了地上,痛的发不出声,痛的几近晕厥。

    剧痛让他直翻白眼,浑身抽搐。

    “坤哥,没事吧!”一名壮汉问为首的大汉。

    “没事,我下手有分寸。”

    约莫过了三分钟,苏红盖出了一身虚汗,缓了过来。

    “看吧,拉起来。”

    苏红盖再次被人叉起来,他身子不自禁的抖颤着,嘴唇也不受控制的磕巴着:“好汉,饶……饶命。”

    “还差点儿火候。”大汉说,“揍他,别打死,别打残,怎么都行。”

    “嗬,坤哥,这可是个技术活。”跟班笑了。

    “可不是。”叫“坤哥”的大汉说,“苏红盖,多亏了你有个好女婿,你只是挨顿揍。”

    然后,壮汉松了手,他倒了下来。

    尽管拼命的护住头脸,密集的拳头,依然叫他防不胜防。

    一记封眼捶,让他失去了防守能力。

    接下来,鼻梁骨、腮帮子、眼角、嘴角,纷纷中拳,身上也挨了一顿拳脚。

    起初,他还发出惨呼,到了后来,也没力气了。

    只是努力的蜷起身子,曲起双臂,尽量避开要害部位,留给对方下手的面积也尽量的小。

    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力气在一点一点流逝。

    想着这样睡过去也没什么,只是有些不甘心,女儿刚刚给自己找了个好女婿,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我要挺住,不能睡着,美好新生活正在向我招……我先睡会儿。”

    这个念头转过,他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

    承恩医院。

    苏灵珊找贾正经有点事。

    她知道贾正经对自己有意思,贾正经的条件,也还算不错,但自从杨根硕出现之后,她跟贾正经是无论如何是没可能了。

    有时候单独相处,苏灵珊都觉得尴尬。

    所以,若是没事,她会刻意地避免出现在他的面前。

    可这次,是一个贾正经的病人出了点儿状况,她去告知一下。

    来到贾正经的办公室,刚刚抬起手臂,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贾大夫,别这样。”一个略显熟悉的女声娇嗔着。

    “小惠,我一直很欣赏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么?”贾正经说。

    苏灵珊很震惊,就说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原来,是自己科室的同事小惠。

    小惠背影还不错,尤其是穿上护士服的时候,很吸引制服控的男淫。

    只是,她的脸蛋就差强人意了,五官仅仅是周正而已,根本谈不上精致。

    这个贾正经也真是饥不择食了,医院里除了护士还有医生啊,以他的条件,应该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当然,或许人家是真爱也说不定,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呗,自己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一瞬间转过不少念头。

    小惠发出低低的喘息,轻声哀求:“正经,这里是医院,不可以。而且,这几天不方便。”

    “小惠,你终于答应我了吗?太好了,我喜欢你。”

    “正经,我也喜欢你,没想到你也喜欢我,我真是太幸福了。”

    幸福?苏灵珊并不觉得,她只是觉得有些突然。

    接着,不知道贾正经说了什么,小惠发出“啊”的惊呼,然后犹豫着:“正经,为什么要这样,不好吧。”

    “小惠,男人总是有些癖好,你就满足我一下好不好,我们是恋人,不能说是猥|亵吧!”

    “恋人吗?”小惠喃喃自语,“正经,谢谢你喜欢我,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贾正经说。

    “这么急?”小惠惊讶道。

    “是啊!迫不及待。”贾正经说。

    听到有人开门,苏灵珊连忙闪到一旁。

    然后看到穿着护士服的小惠探出头来,一阵东张西望,朝着急诊室方向走去。

    苏灵珊发现,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红晕。

    苏灵珊正要离去,突然有听到贾正经说话:“群友们,期待着群主的精彩演出吧。”

    苏灵珊听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正百思不解,然后,门响了,她又躲了起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