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恩人哪
    尽管这点钱完全可以用来补偿苏灵珊受的委屈。

    可是此时此刻,杨根硕实在做不出来。

    “你以为我们的法律都是摆设?你以为有钱就可以办到一切?那么,坏人岂不是都可以逍遥法外?那么,正义公理又如何伸张?”

    杨根硕说的无比激动。

    徐彪母亲吓得面容惨淡。

    苏灵珊却是傻傻愣愣地看着他。

    这几句话字字铿锵,正义满满,她一个女孩子都是热血沸腾。一片湿润。

    “所以,这东西我不回收,请你拿回去。我不会助长某些人某些部门的歪风邪气。”杨根硕义正辞严。

    “既然答应你,我就会关注,至于达到什么效果,我没法向你保证,我还有事,先这样吧。”

    杨根硕上了楼梯。苏灵珊冲着房东太太点点头,赶紧跟了上去。

    楼梯上,苏红盖一阵窃笑。

    自己这女婿太牛逼了。

    以前,包租婆从来都是趾高气昂鼻孔朝天的一副嘴脸。

    现在,还不是一样跪下来求自己女婿。

    作为岳父,哪怕是准岳父,也是与有荣焉。

    苏红盖想着,估计以后的房租可以免单了吧!

    ……

    尚未进门,杨根硕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嗯,还真有些饿了。”

    “但愿你不要嫌弃粗茶淡饭才好。”苏灵珊笑着说。

    “珊珊,你应该知道我的出生,我是那种挑剔的人么?只要是人能吃的东西,我都能当饭吃。”

    “是啊是啊,你顶好养活了。”

    “要不要养养看?”杨根硕嬉笑着问道。

    “养不起。”苏灵珊大摇其头,“又是跑车,又是名表,姐姐我伤不起啊!”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开了。

    “大牛、珊珊回来啦。”苏红盖站在门口,系着围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你这是……”

    杨根硕想知道他又唱哪一出。只是,话说一半,苏灵珊就冲了上去。

    “怎么弄的?”眼眶红了,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说起来,他的样子的确有点惨,虽然涂了紫药水,肿胀消了一些,但伤处还是比较明显的。

    五官都变形了。

    苏灵珊看到亲爹这副模样,急红了眼。

    “没事,没事的,不哭。”苏红盖看到女儿就要落泪,赶忙阻止,“皮肉伤而已。”

    为了证明自己,苏红盖当着两人的面做了几个扩胸动作,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一连串咳嗽。

    苏灵珊怒道:“苏红盖,我问你怎么了,不是问你有没有事?”

    “我……”苏红盖看看女儿,又看看杨根硕,“我没事,饭菜都要凉了。”

    杨根硕朝着折叠桌看去,五个菜分别是西红柿炒蛋、韭菜炒蛋、黄瓜炒蛋、洋葱炒蛋、火腿炒蛋。

    看到这里,杨根硕很不厚道的笑了,这苏老头是跟蛋干上了么?

    连一盆汤,也是紫菜鸡蛋汤。

    苏灵珊连看都没看上一眼,迫切的想要知道苏红盖怎么搞的。

    苏红盖始终支支吾吾。

    苏灵珊立刻发挥想象,气愤地说:“不要告诉我你又去赌了,然后没钱,被人毒打一顿。”

    “没有没有!”苏红盖连连摆手,“我发过誓不再赌博,否则,就永远不再见你。我真没有,女儿,你要怎么相信我,要不我给你我同事的电话,我们一起发传单,我的一举一动她都清楚。”

    “可是,你分明是被人打了,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吗?要你一句话就这么难吗?我还是你最亲的人吗?”

    苏灵珊一口气说完,捂住嘴“呜呜”的哭了起来。

    “女儿不哭,哭了就不漂亮了。”苏红盖连连摆手,想让苏灵珊停止哭泣,“好,我说,我坦白。”

    苏红盖将下午从菜市场出来后的遭遇说了一遍。

    详细而且客观。

    听到是这样的结果,苏灵珊反而平静了下来。

    如同这顿打,就可以抵消之前欠下的赌债,那绝对值得,太划算了。

    从此以后,也无需提心吊胆。

    因为对方口中提到了杨根硕,所以,杨根硕认为,苏红盖的这番话也是可以相信的。

    凌操现在的情况,杨根硕很清楚。

    这种状况下,他居然还能调动外面的力量为其办事,说明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杨根硕觉得,多半也是这厮在里面受尽了欺侮屈辱,所以才找个由头出出气。

    同时,也是想着刺激自己一下,让自己做出反应。

    凌操一定明白,他的处境不可能更糟了,不论自己做出什么反应,对他都有利。

    要他命,或者,改善他的环境。

    透过这么一件小事,杨根硕就想明白了这么多,不禁有些沾沾自喜。

    同时,心中也有了决断。

    不是刚刚徐彪母亲还在哭哭啼啼的哀求自己,眼下就是一个机会,法律的尊严不容践踏,但监狱也是一个特殊的社会形态,暂且,让马如龙不要太欺负二人吧。

    等杨根硕想清楚了,这才发现,苏红盖父女二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脸上。

    他笑笑道:“你们看什么?”

    苏灵珊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分析你爸有没有说谎。”

    “女婿,我……”

    杨根硕摇摇头打断他:“我认为你没有。”

    “可是你明明在笑。”苏灵珊说。

    “有吗?”他摇摇头,将酒递给苏灵珊,“你开酒,拿两个杯子,我跟叔喝两口。”

    苏灵珊接过酒盒子,瞪着苏红盖:“你都这样了,还做什么饭啊!”

    “不矛盾,真没事。”苏红盖笑着说,然而,笑容显得很滑稽。

    “别开别开。”见苏灵珊准备开酒,苏红盖一听急了,一瘸一拐走到桌边,拿起一瓶红酒献宝似的说:“看,我给你们准备了这个。”

    若是开了白酒,自己的精心准备不全泡汤了?

    “我们,难道你不吃?”杨根硕一下子抓住了重点,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吃过了,一会儿还要出去发传单,你们懂得,只有天黑了,才能发得快。”

    杨根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好像不少传单都是挤在雨刷上,的确是天黑后好发一点。

    “你都这样,别去了。”苏灵珊蹙眉道。

    “没事没事,活动活动,才能更好的活血化瘀。”苏红盖说,忍不住朝着那瓶红酒多看了两眼。

    “那你等等,我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再抹点药。”苏灵珊说。

    苏红盖心里热乎乎的,“可是房子里没有。”

    “我去买点,你等着。”苏灵珊又冲杨根硕说,“大牛,你要是饿了,就先吃,我去去就来。”

    “珊珊,别忙活了。”苏红盖冲着苏灵珊的后背喊道,然而,女儿已经噔噔噔下了楼。

    “怎么样?感动吧!血浓于水,就是这样。”杨根硕来到苏红盖耳边说道。

    “是啊!”苏红盖红着眼眶,“珊珊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女孩,过去是我对不起她,我一定好好做人,以后尽量补偿她。”

    说到这里,苏红盖眼巴巴看着杨根硕,“大牛,希望你也能好好照顾珊珊,不要让她受委屈。”

    “八字还没一撇呢!”杨根硕笑了笑,“你在,我去打个电话。”

    幽深的楼道,不见天日,却能勾起人探索的**。

    男人总是对这些峰、沟、巷、道感兴趣,杨根硕也不例外,一路走到了尽头。

    苏红盖没跟过来,杨根硕拨了一个电话。

    待回到出租屋,看到苏灵珊已经回来了,正在给苏红盖清洗伤口,并涂抹消毒药水。

    只见苏红盖不是龇牙咧嘴,就是倒抽凉气。

    看着很滑稽,杨根硕再次不厚道的笑了。

    这个苏老汉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不着调儿,那印象实在难以磨灭,所以,哪怕日后,他真的成为自己的老丈人,自己只怕也难以对其表现一份尊敬。

    “珊珊,差不多就好了,你看,这么一折腾,菜彻底凉了,一会真得热。”

    苏灵珊瞥了眼桌子上五菜一汤,摇摇头:“没有荤菜怕什么!不过,你是不是跟蛋有仇?”

    “嘿嘿……”苏红盖尴尬一笑,“爸爸囊中羞涩嘛!”

    “不用你操心,这么些年,我一个人不是过得好好的。”苏灵珊回想起妈妈去世后,自己一个人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艰苦岁月,不由得就有些委屈。

    “珊珊……”苏红盖抬起手,要给闺女抹泪,但是被苏灵珊避开了,苏红盖痛心疾首,“过去爸爸是太混了,但是,从现在开始,爸爸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工作,尽可能的补偿对你的亏欠。”

    “好了,你去吧。”苏灵珊站起身,吸了吸鼻子说。

    “哦。”苏红盖站起身来,来回活动一下身子,骄傲地说:“有个护士女儿真幸福,果然舒服多了。”

    苏灵珊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他的话还有些排斥。

    杨根硕笑了笑:“叔,你不跟我们一起吃点喝点。”

    “我吃饱喝足了,今天耽误了不少时间,想必同事已经开始了,不能让人家等太久。”

    说罢,拿起外套,就朝外走。

    “恩人哪!”房东太太大叫一声,就推开苏红盖,冲了进来,屈膝跪倒,哭哭啼啼道:“儿子说终于吃了一顿有油水的饱饭,不用再喝臭水,还有烟抽,还可以向外打电话。”

    苏灵珊惊讶的看着杨根硕,震惊于他的效率,可是,两人几乎一直在一起,哦,也就是下楼买药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难道他就操作了,并且成功了?

    看到这一幕,苏红盖也不着急走了,想要看个究竟。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