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欲将心事付瑶琴
    一小时前。

    西京最着名的夜场——夜蒲国际,这里完全参照港城的钵兰街夜场设计。

    一到夜晚,这里就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哪怕实行了严格的会员制,这里依旧是一票难求。

    经常看到俊男靓女或者衣冠楚楚的大叔或者珠光宝气的富婆入场。

    入场的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当然,也有人在这里谈生意,也有人因为心情不好,过来喝几杯散散心,并不一定非要搞个一夜情什么的,还有就是纯粹觉得这里好玩。

    这里也并非普通工薪阶层能够消费的地方。

    哪怕在吧台小酌一下,也得一千多的消费。

    而西京上年度的社平工资是3141元,六千块以上就是白领。

    当然,工薪阶层和农民兄弟这一大部分人群消费不起,可人家这里依旧是门庭若市,场场爆满。

    门口停车场上的豪车也是一辆挨着一辆。

    再文明发达的地方,也有穷人。

    反之亦然。

    印度和非洲有钱人的穷奢极欲,还不是屡见报端。

    黄金时段,场内已经是人头攒动,喧闹不堪。

    场外,依然有人拼命的想要往里钻。

    万爱科,查蓉的前夫,那个不爱女人爱男人不喜攻只好受的家伙,性取向的问题,并没有妨碍他继承家族的生意,非但如此,似乎还干的风生水起。

    今晚,他约了一个人在这里谈生意。

    对方是西京八大家楚家的长子嫡孙,是他仰望的对象。

    这会儿,两人坐在卡座里,每人身边都有两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

    桌子上摆满了酒水。

    这里喝酒方式与众不同,盛酒器也是。

    各种颜色的酒水装在一只只玻璃试管中,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楚天阔似乎已经忘掉了日间的不快,左拥右抱,吃了一颗左边女孩喂的樱桃,然后一脸淫笑,“一会儿,让我品一品你的樱桃。”

    “老板,你真坏。”女孩咬着唇皮,推了他一把,一脸娇嗔。

    楚天阔哈哈大笑。

    万爱科陪笑着,努力的不让两个女人触碰自己。

    他畏畏缩缩的,谁都能看出来问题。

    一个女孩也学着给他喂樱桃,他接过去,“我自己来。”

    女孩摊摊手:“帅哥,你不是来玩的?”

    楚天阔一手揉按右边女孩高挺的胸肌,一手揉捏着左边女孩丰腴的大腿,又是哈哈大笑,“万老弟,不要告诉我你还是处吧!”

    “不是,不是。”万爱科尴尬的笑着,心里却说,自己本来就是。

    前面是,后面不是。

    前面没有处理过女人,后面被男人处理过。

    这事儿没法讲啊!

    他的爱人被检出hiv,他差点没吓死,两人是彻底断了。

    也让他对爱情心灰意冷。原来这世上不光女人靠不住,男人也是。

    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舍身回护,都是枉然,都是屁。

    每当午夜梦回,从睡梦中惊醒,看着惨白的月色,就会想起岳武穆的词: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是啊,自己没有妻子,没有女朋友,男盆友也没有了。

    于是乎,他将整个身心全部投入到家族生意里。

    为了不让自己同这个环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他决定喝酒。

    他不愿意让这些风尘女子触碰,但是喝酒总还是可以的。

    于是他提议喝酒。

    楚天阔很会玩儿,一会儿猜拳行令,一会儿交杯酒,一会儿用嘴互喂。

    为了让大客户满意,万爱科也是豁出去了,几杯酒下肚,对身边女性的触碰,也没那么排斥。

    旁边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心说这位帅哥真能装,几杯酒下肚,不是原形毕露了么?

    万爱科喝了不少,不胜酒力的他,已经有些晕乎了。

    突然惊呼一声,原来有人偷袭。

    他如同“垂死梦中惊坐起”一般,只是,脸上还有些茫然。

    而左右两个女人脸上却是浓的化不开的鄙视。

    刚刚就是她们偷袭了万爱科,没想到这家伙的资本跟小学生似的。

    就说他不动她们姐妹,原来是自卑啊。

    牙签一样的直径,怎好意思拿出来比划?

    万爱科喝多了,有些头疼,没有注意到二人的表情,只关心着自己的生意。

    “楚少,小弟不胜酒力,已经尽力了,你一定尽兴。”万爱科拱手说道。

    楚天阔爽快地说:“老弟,你就放心吧,我既然跟你出来,就表示咱们的合作没有问题。倒是你,不要紧吧。”

    “年轻,没事。”万爱科突然觉得有些反胃,“不行,我得去趟洗手间。”

    说着就起身走进人群。

    楚天阔笑着摇摇头,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并且,将双脚翘到了台子上。

    顿时,就感觉身上多了四只手。

    “嗯?”楚天阔笑了,冲着原本属于万爱科的两个美女说,“怎么,你们不喜欢帅哥?”

    “帅有个屁用啊!”一个美女说,“外强中干。”

    “呵呵,你说得太文雅了,通俗易懂点就是中看不中用呗。”另一个美女说。

    前面那个说:“牙签中看吗?”

    “啊?”楚天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是吧!”

    “怎么不是?”两美女异口同声,“我们用手比划过。”

    “牙签不至于吧!”楚天阔摇头,依然不信。

    “当然,比牙签略粗,但也就是小学三年级的水平。”

    “这样啊!”楚天阔倒也没有笑话人的心思,反而有些同情,万爱科那样的,得多自卑呀。

    “喂,你小学三年级就知道男生那东西多粗,真早熟啊!”楚天阔旁边的女孩找到一个新的话题。

    大家一阵哄笑。

    “切——”那女孩不以为然,“我弟弟是我一手带大的,小学的时候,都是我给他洗澡,我还能不知道这个。”

    这么一说,就没人笑了。

    只有极少数女孩子生来就是吃皮肉饭的,或许还有极个别的出身,跟韦小宝一样。

    少部分因为感情,心灰意冷,看破红尘,游戏人间。

    大部分却是因为家境不好,生活所迫,逼不得已走上了这条路,一段时间之后,再让她们从良,从事正经的行业,也不乐意了。

    你可以说她们卖肉卖笑,但其实,她们只是因为惰性。

    扪心自问,谁没有,若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大多都能有不凡的成就。

    ……

    万爱科并非做戏,他是真的想吐。

    然而,冲进男厕所,打开一个隔断,里面是一对鸳鸯,打开下一个,依然是,一口气打开四扇门,全满。

    每个里面都采用了不一样的姿势,站着坐着前面后面,最夸张的是,最后一扇门内,竟然是两男一女。

    这些人浑然忘我,对万爱科视而不见。

    忍无可忍,他“呃”的一声,吐进了小便池。

    他吐得晕头转向,却在想,这厕所难道不具备大解的功能,要是有人急着上大号,咋办?

    在外面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些,心绪也逐渐平静。

    一时间,却不想离开这卫生间。

    外面很热闹,却不属于自己。

    这会儿有些恼楚天阔,什么地方不好,非要选这么一个乌七八糟的地方。

    吵闹、混乱。

    只是,舞台上,穿着渔网袜的女人们大跳钢管舞,做出一个个诱惑性的动作。

    舞池里,素不相识的红男绿女大跳贴面舞。

    卡座了,男人女人喝酒笑闹。

    似乎,每个人都很尽兴。除了自己。

    无力的靠在门框上,同一个个进出洗手间的人摩肩接踵,他用双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突然,一股“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情绪油然而生。

    深吸一口气,想到了有始有终,无论如何,先将眼前的生意搞定。

    于是,走向记忆中的卡座。

    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是前妻查蓉。

    旁边是一个年轻一点有些婴儿肥的姑娘。

    在他眼中,查蓉依然那么美,笑靥如花。

    就这么一会儿,她已经拒绝了好几拨想要坐过来的男人。她从来都不是个随便的女人。

    看到查蓉,让他想到了很多往事。

    自始至终,他都不恨查蓉,可是查蓉身边那小子给他乃至他的家族都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耻辱。

    他恨那个叫杨根硕的家伙,这份恨意,一直深埋在心底,看到查蓉的一刻,便如同魔豆一般,疯狂的生长起来。

    他心头一动,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一雪前耻的机会。

    他杨根硕是有点背景,可又怎么能跟楚天阔相比?

    他杨根硕是比较能打,可又怎么是楚天阔身边这些保镖的对手?

    于是,一个小小的借刀杀人的妙计就成型了。

    “waiter,”他打了个响指。

    ……

    “蓉姐,没来过吧,是不是很疯狂的地方,大开眼界吧!”庞嘟嘟咬着查蓉的耳朵说,“要不是我一个姐妹在这里做事,我们根本进不来。”

    查蓉摇摇头:“我不喜欢这里,太吵,荷尔蒙太浓烈。我想,以后我是不会再来了。”

    “那我进去跳舞了,我好不容易瘦了一点,必须把自己的美展示出来。”

    “嘟嘟!”看到庞嘟嘟进了舞池,查蓉一阵自苦,留下自己一个人,只怕就要应付更多的狂蜂浪蝶。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就是换着花样拒绝一个又一个男人的邀请或者搭讪。

    一名服务生收拾桌子上的空酒瓶,巧妙的换了一瓶,然后冲着远处的万爱科打了个“欧了”的手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