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祸水东引
    “楚少,我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万爱科平静地说。

    “哦?”一时间,楚天阔和四个女人都有了兴趣。

    “那算是家里的安排。我曾经的妻子很美,可我却是个男同,双方家长和她都不知道。”

    一男四女同时目瞪口呆。

    万爱科自顾自说道:“我对女人没兴趣,哪怕如她那样漂亮的女人,哪怕是我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我都没有碰过她。”

    “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我们早已解除了法律关系,但我相信,她还是个原装货。”

    楚天阔心头顿时一热。

    “你们看。”万爱科指了指查蓉的方向。

    独立的卡座,她如同一株清荷,跟周围格格不入。

    楚天阔心中又是一热。在他眼中,查蓉有种特殊的味道。

    男同的妻子,又是恪守妇道的女人,楚天阔盯着查蓉的视线,再也挪不开了。

    万爱科凑到楚天阔旁边,一阵耳语。

    楚天阔瞠目结舌,有些为难,“这个,朋友妻不可欺啊!”

    万爱科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冷笑,这家伙差点就迫不及待了,还在这里装。

    “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哦,对了,也就是见面点个头的交情。”

    为了证明这一点,万爱科起身,装着路过查蓉的旁边,然后惊呼:“你怎么也在这里?”

    查蓉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前夫,一阵尴尬后很快释然了,那些恩怨情仇随着两人的关系解除,都成为了过去,微笑道:“跟朋友来玩,你呢?”

    “谈生意。”万爱科提议,“要不过去一起坐?”

    然后目光投向楚天阔方向。

    查蓉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楚天阔立刻兴奋地直挥手。

    查蓉摇头:“不了,我还有朋友,其实我是第一次来,这个环境,我不适应。”

    “你是个好女人,可惜……”万爱科闭上眼摇摇头。

    “你……跟他怎么样?”查蓉随口关心一下前夫的感情问题。

    万爱科露出一抹苦笑,拿起两瓶酒,一瓶递给查蓉,然后拿起一瓶跟她碰了碰。

    “喝一个,祭奠我们的过去。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我还能遇到你,我一定珍惜。”

    万爱科仰起头吹了一瓶鸡尾酒。

    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查蓉还怎么拒绝,眼眶微微一红,也喝了小半瓶。

    甜甜的,啤酒一般的度数,也不是不能接受。

    “谢谢。对不起。”说罢,万爱科转身离去。

    对于万爱科的道歉,查蓉并没多想,冲着他背后喊道:“没事,我们只是有缘无分。”

    万爱科回过身点点头,走了。

    庞嘟嘟尽管依然是膀大腰圆,却比以前瘦多了。

    有点婴儿肥的脸蛋,汹涌澎湃的胸脯,也吸引了一些帅哥型男,簇拥在她的周围,跳着贴面舞。

    庞嘟嘟终于有了点自信、骄傲。

    “嘟嘟,咱们出去,快。”突然,她的手臂被人拉住。

    “哇!又一个美女耶。”男人们惊呼。

    庞嘟嘟跟查蓉,自然不是一个级别,于是,纷纷贴上了查蓉。

    “滚开!”查蓉怒喝。

    “美女,你进来舞池,还不让人碰,你是金鱼吗?那就坐鱼缸里去啊!”

    查蓉甩甩头,手上用力:“嘟嘟,快带我走。”

    庞嘟嘟也发现了一点问题,查蓉的身上很热,呼吸很快。

    “蓉姐,你没事吧,不要吓我。”

    “我被人下药了,快走。”

    “啊!好,好。”庞嘟嘟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在这样混乱的地方,甚至很多男女走进这个场合,就是为了发生一夜情的。

    所以,发生了才正常,不发生反而不正常。

    你要是声称别人给你下药,然后你被发生了,说出去,都会被人笑话。

    你不想发生,进入这种地方干什么?

    庞嘟嘟都是来看帅哥的呢!

    但现在也没那份心情了。

    查蓉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这一次,查蓉是被强拉着过来陪她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庞嘟嘟第一个良心难安。

    庞嘟嘟搀扶着查蓉,两人来到室外,冷风一吹,冷雨一拍,并没让查蓉清醒分毫。

    近距离看去,庞嘟嘟才吓了一跳。

    只见查蓉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片赤红滚烫,如同烧着的炭火。

    非但如此,脸上、手上、脖子上,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起了一层痱子。

    一大片一大片,看得人头皮发麻。

    “蓉姐,咋……咋办。”庞嘟嘟哭了出来。

    “走,快离开这儿。”查蓉流下眼泪。

    身上又痛又痒,又不敢去挠,身体里难耐的渴望,真怕自己失去理智,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要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身影,阳光的笑脸,在混乱不堪的脑海里浮现。

    他说:蓉姐,等大牛长大。

    大牛,蓉姐等不及了,现在就要,你在哪里?

    “嘟嘟,上车就给大牛打电话。”查蓉一句话说的气喘吁吁。

    “哦哦。”庞嘟嘟半扶半抱着查蓉,艰难的向着停车场行去。

    突然,撞上一堵墙。

    庞嘟嘟抬起头,只见是两个铁塔般的黑西装墨镜大汉。

    一回头,又是两个。

    四人将两人包围其中,僵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你们要干什么?”庞嘟嘟怯怯地道。

    “不用说,他们就是给我下药的人。”查蓉咽了口唾沫,混乱的思绪,依然能够做出这样的分析。

    “啊?”庞嘟嘟顿时红了眼圈,因为气愤,反而不怎么害怕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跟他们无关,是我。”一个瘦削但帅气的男人来到了庞嘟嘟的面前。

    “万爱科,你……”查蓉一下子无比激动。

    “什么?蓉姐,你认识他?”庞嘟嘟惊呼。

    “肥妹,这是我前妻,洞房花烛夜,我们什么也没做,整个婚姻期间,我都没有碰她,虽然现在离婚了,但我后悔了,她的身子本该属于我,我现在只是拿回本应属于我的东西。”万爱科振振有词。

    “啊?什么跟什么?”庞嘟嘟惊得合不拢嘴,“蓉姐,他说的都是真的?”

    查蓉浑身发抖,一边抵抗着渴望,一边却是无法遏制的怒火。

    她涌出泪来:“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万爱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我道过歉了。”万爱科很光棍的说。

    “……”查蓉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下一刻,又一股强烈的渴望,如同钱江大潮汹涌而来,她再也无法忍受。

    “啊!”她咬着唇皮,嘶吼出声,“好痛苦,我要死了。大牛,救我。”

    “大牛?”万爱科一阵冷笑,“我给你找了个男人,希望你一直恪守着妇道,保留着童贞。”

    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楚天阔缓缓而出。

    看到查蓉的模样,他瞳孔缩了缩,“老弟,这个样子,我怎么下手啊!”

    “这是药性发作,楚少你现在是助人为乐,之前的样子,你也不是没有见过,绝对干净,比那些庸脂俗粉风尘女郎,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要不是见过她之前的样子,我都要扭头走了。我楚天阔是那种缺女人的人吗?”

    “就当是助人为乐,救人要紧啊,万一她急不可耐找了个街头醉汉,岂不是暴殄天物。”

    “那……好吧!”楚天阔勉为其难地说,然后摆摆手,“把她送上我的车。”

    “不可以。”庞嘟嘟虽然害怕,因为高大的保镖给她带来了无穷的压力,然而,这一刻,她却将意志迷乱的查蓉护在身后。她知道,若是失却了自己这一道防线,自己的好朋友蓉姐不知道要被这些禽兽糟蹋成什么样子。

    “肥妹,滚开。”万爱科道,“不然,我出钱,给你找十个男服务员。”

    “不走,你个牙签!”庞嘟嘟驳斥道。

    庞嘟嘟说的是万爱科的体型,却不知道触动了他的逆鳞。

    楚天阔不厚道的笑了。

    万爱科的眼睛一分一分变红,突然一甩手,车库里响起一声响亮的耳光。

    庞嘟嘟那胖嘟嘟的小脸,立刻就浮现出五个手指印。

    “啊!”庞嘟嘟气得眼泪飙射,“你竟敢打我,本姑娘跟你拼了!”

    只是,准备扑向万爱科的她,一下子就被一名高大的保镖抱住,只能徒劳的扑腾着。

    “美女,我就是你的上帝。”楚天阔来到查蓉身边,刚刚挨近一点,查蓉就缠了过来,手脚如同八爪鱼一般上了楚天阔的身子,喉咙里更是发出“嗬嗬”声。

    楚天阔笑道:“美女,不着急,放心,我会救你,但是,这幕天席地我做不到。”

    说罢,抱起查蓉,就朝着一辆奔驰商务车走去。

    “站住,放开蓉姐,你们这是犯法的!”庞嘟嘟徒劳的叫唤着。

    “叫,我让你再叫,肥婆,给你来个对称的。”万爱科又是一巴掌。

    “啊!啊!”庞嘟嘟激烈挣扎,拼命大哭。

    “再哭,再哭我就破费点,给你叫服务啦!”

    这话果然有效,庞嘟嘟只是含泪怨憎地瞪着他。

    这时,一辆卡宴疾驰而来。

    万爱科慌乱让过,那名抱着庞嘟嘟的保镖也丢开了庞嘟嘟。

    见车一个急刹停下,有人下来,万爱科就上前理论。

    “怎么开……”

    啪!

    脖颈受击,万爱科直愣愣倒下。

    “第五旻!”庞嘟嘟认出来人,大叫一声。

    然后冲过来抱住他,一阵发抖。

    “怎么回事?”第五旻问,冷酷的眼神看着面前四个男人。

    庞嘟嘟突然发现,这一刻第五旻好友男人味儿。

    “喂!”第五旻低喝一声。

    “啊!蓉姐,快救蓉姐。”

    “怎么回事?”

    “他们给蓉姐下药,现在把蓉姐弄上了车。”

    “什么!”第五旻头皮一麻,顿时红了眼,“师父的女人也有人敢动,找死!”

    第五旻握紧拳头,大步上前,同时说道,“快,给师父打电话。”

    “哦哦。”庞嘟嘟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