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诗兴大发
    车外,雷震同老者旗鼓相当,打得难解难分。

    忙里偷闲,瞥了一眼剧烈摇晃的商务车,雷震愤然大骂:“杨根硕,你说什么十分钟,这都二十分钟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女人如泣如诉的尖叫。

    一声比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尖锐。

    雷震直翻白眼,连忙冲着青衣老者叫停,都这样了,还打个屁呀!

    楚天阔捶打地面,女人叫得太好听了。他御女无数,哪怕内服伟哥外抹神油,也从来没能将任何一个女人送到这样一副境地。

    这个女人,原本是属于他的呀。

    万爱科一下一下颤抖着,一只完好的手捂住双耳,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迄今为止听到的最最刺耳的声音。

    这声音绵长而持久,叫醒了庞嘟嘟、第五旻、三名装死的保镖,连那名断腿的保镖也忘了疼。

    查蓉长达五分钟的高亢颤音,突然如同琴弦崩断,戛然而止,随着奔驰商务车最大幅度的晃动了三次,一切归于平静。

    车外的人,都是长出一口气,捏了一把汗。

    庞嘟嘟咬着唇皮,目光切切的看着第五旻。

    老者冲雷震道:“现在可以继续了吗?”

    “当然。”雷震说,一抖竹杖,又打斗起来。

    “德叔,给我弄死他!”楚天阔感觉自己的人格和尊严都受到了无情的践踏,声音里饱含着无穷无尽的愤怒,歇斯底里道:“还有车上那个混球,我要他死,全死!”

    雷震一边出招,一边大笑:“你的老奴才也就跟我打个平手,而且,他还年纪大了,只怕不能满足你的期望,而你们的结局,就不乐观了。”

    楚天阔仔细一看,这才看清了形势。是啊!德叔年纪大了,只怕后继乏力,而这个叫花子显然年轻,而且战意高昂。

    若是单单如此,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对方还有一个杨根硕不是?

    但愿他办了一个老处,身体亏空,实力大降才好。

    楚天阔这么说是有一定理论根据和实践经验的。

    老鸭滋补,老处伤人。

    看到德叔开始败退,而叫花子越战越勇,楚天阔感觉形势不妙了。

    突然发现三个保镖睁着眼睛,却没有起身,顿时怒不可遏,“没死的都给老子起来。”

    三人哧溜一下起来,来到楚天阔周围,形成一道防线。

    楚天阔终于松了口气。

    庞嘟嘟爬到第五旻旁边,同他的脑袋挨在一起,互相看着彼此。

    “嘟嘟,你流血了?”第五旻关切的问。

    庞嘟嘟摇头:“不要紧,你呢?”

    “有师父在,没事。”第五旻并不担心自己的状况。

    “万一留下不可修复的伤害呢?”庞嘟嘟问。

    “那也是值得的,因为蓉姐得救了,我终于为师父做了点事,他对我恩重如山。”

    “第五,虽然你长得差强人意,但是,你的人品征服了我。”

    “真的?”

    “我决定了,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正牌男友。”

    第五旻倒抽一口凉气,连尾巴骨的疼痛都忘了。

    “喂,怎么不吭声了?哦,你不会觉得我胖吧!”

    第五旻笑出声来:“我赚到了。”

    “嗯?”庞嘟嘟不解。

    第五旻说:“嘟嘟,你已经比之前瘦多了,但是胸并没有。”

    “你也不是好东西,但是我喜欢。”庞嘟嘟笑道,露出一抹娇羞。

    “呵呵……因为有师父在,你一定会瘦到恰到好处,成为一个卡哇伊的大美女,你说我是不是赚到了。”

    “你师父真是挺厉害的。”庞嘟嘟说。

    “当然,能把奔驰商务车震成那样的,你能找到第二个。”

    “你……”庞嘟嘟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他立刻发出痛呼,庞嘟嘟吓得尖叫,“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逗你呢!不过,有人担心的感觉真好。”第五旻一脸真诚道:“嘟嘟,我记不得父母的样子,爷爷一手将我带大,除了堂姐,你是第一个为我落泪的女人,我发誓,会用一生去呵护你。”

    “这算表白么,你倒是会挑时候。”庞嘟嘟咬了咬肥嘟嘟的樱唇,“可是没有玫瑰,也没有……唔!”

    这次是第五旻主动。

    良久唇分,第五旻一脸歉意:“只有一个吻,剩下的浪漫,以后补偿。我想,爷爷一定会喜欢你的。”

    庞嘟嘟情不自禁,将第五旻拥入怀中。

    第五旻龇牙咧嘴,痛并快乐着。

    ……

    车里,杨根硕、查蓉两人并未分开。

    一个憋了十九年,一个更久。

    这一顿酣畅淋漓,两人都在回味。

    杨根硕竟然发觉修为隐隐有突破的迹象,难道老不死的一直欺骗自己?

    十九年的厚积薄发,的确不是盖的。

    只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姑姑,原本自己的第一次是想要留给她的。

    不过这次是为了救人,料想大度的姑姑应该可以理解和接受。

    今晚先是苏灵珊,再是查蓉,看来是上天注定,自己保留了十九年的的处|男之身,势必在今晚葬送。

    查蓉慵懒的说:“跟网上一样一样的,浑身上下,好像被大卡车碾过。”

    杨根硕汗颜:“蓉姐,主要是急着给你拔毒,下一次,小弟会温柔的。”

    查蓉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尖:“臭小子,是不是上瘾了,这还没拔出来,就惦记着下一次了?”

    “食色性也,这种事,当然会上瘾,大牛我也是第一次啊!”

    “咱俩都是第一次,不过真的很美,姐姐上瘾了怎么办?”

    “弟弟当效犬马之劳。”

    查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得花枝乱颤,然后,身体又有了点儿感觉,但因为自己毕竟是第一次,兼杨根硕征伐太猛,身子的确吃不消了。

    “别动,疼。”

    “是你在动。”杨根硕笑了笑:“我突然想作诗。”

    “嗯?”

    “神瑛侍者洒甘霖,绛珠仙草承雨露。”

    “淫诗。”查蓉轻轻地捶打他一下,“你还把自己比成贾宝玉了。不过,林黛玉怕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说罢,两人相视而笑。

    渐渐的,查蓉敛去笑意,动情地说:“终于等到了大牛,姐姐此生无憾了。”

    “大牛绝不辜负姐姐这份恩情。”杨根硕信誓旦旦。

    查蓉主动献吻,两人又一次抵死缠绵。

    “喂,杨根硕,你差不多点可以出来了吧!把兄弟我当什么了?”

    两人正有感觉,准备梅开二度的时候,雷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知道了,烦。”杨根硕抱怨一句,离开了查蓉的身子,麻利的套上衣服,说:“姐,你歇着,看我怎么给你报仇。”

    “大牛!”查蓉抓住他的手,“要不算了,姐不恨。”

    “但是我恨!”杨根硕拍拍查蓉的小手,“虽然结果是好的,但让我的蓉姐平白无故受了那么大的伤害,这个责任必须有人承担。”

    说罢,杨根硕就下了车,当然,还会随手将门关上了。

    查蓉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万一泄露了春光,岂不是他杨根硕的损失。

    杨根硕站在车外,拴上了皮带,没有一丝一毫事后的倦怠。

    痞里痞气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

    第五旻、庞嘟嘟一脸兴奋。

    楚天阔、万爱科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雷震和青衣老者停了下来。

    这一刻,杨根硕自然是目光的焦点。

    “喂,重色轻友的家伙,总算舍得出来了,怎么样,让人掏空了没有,还站得住?”雷震喋喋不休。

    杨根硕摇头:“第一,咱们不算朋友,你是在找我比试的;第二,我没有你那么弱,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不但能站住,还能杀人。”

    “你就吹吧!”

    “看招!”杨根硕清喝一声,身影已然消失。

    雷震面色一变,平移开去。

    如此,青衣老者便露出身形。他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已然被人扼住了喉咙。

    这才是真正的电光石火。

    青衣老者大惊失色,一双铁爪分而击之。一只抓向杨根硕的喉咙,一只抓向杨根硕的手腕。

    然而,半途便耷拉下来。

    因为杨根硕用上了力气,因为老者已经上不来气。

    他拼死一击,或许能给杨根硕带来些许伤害,但是,他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服不服?”杨根硕寒生问道。

    “服!”老者被迫说道。

    “我也服。”雷震跟老者酣战半天,不分胜负,杨根硕刚刚在车上震了一番,下车后,还能一招制敌,两人的差距还用说吗?雷震备受打击,嘴上却不饶人,“你就是个变态。”

    “我最讨厌没有原则底线助纣为虐的家奴,通常情况下,我都是见一个杀一个。”杨根硕冲青衣老者道。

    “我已老迈,别杀我。”青衣老者哀求道。

    “我不杀你。”说罢,杨根硕一脚踢出,正中对方心口,将其踢出十几米。

    轰的一声,老者后背撞上立柱,方才停下。

    青衣老者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发现一口气提不起来,这才骇然欲绝,匆忙自检,俄而,面色如霜,无比愤恨地看着杨根硕,“你竟然废了我的丹田,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杀人是犯法的。”杨根硕耸耸肩,“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人,犯法的事儿,我可不干。”

    噗!老者一口老血飚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