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血腥惩戒
    杨根硕并不理会目光怨毒的青衣老者。目光又杀不了人。

    他一步步走向楚天阔。

    尽管有三名保镖的拱卫,他依然一边咽吐沫,一边向后挪。

    “别……别过来,你知道我是楚家大少,长子嫡孙,将来是要继承楚家的,你不能伤害我,否则,后果……”

    话没说完,三名保镖纷飞出去。

    虽要受点皮肉之苦,但保镖们心里却是一阵轻松,没有丝毫的负担,对装死,那也是驾轻就熟。

    哼哧哼哧三声响,三名保镖落地。

    楚天阔面前再无防线,看着杨根硕嬉皮笑脸,他瞪大的眼睛写满了惊恐,光洁的脑门上挂满了汗珠。

    因为腿上穴道被制,只能坐在地上向后挪动。

    “德叔,德叔救我!”楚天阔病急乱投医,却求了个泥菩萨。

    “少爷!老奴无能,如今成了一个废人。”青衣老者沉痛的说,接着又安慰楚天阔:“少爷勿怕,他不敢杀你。”

    嘎巴!

    一声脆响。

    楚天阔先是一愣,脸上露出不敢相信,下一刻,锥心之痛汹涌而来。

    “啊!”他抱着小腿,发出杀猪般的嚎啕。

    剧痛让他红了眼睛,气喘吁吁,浑身抽搐,再看杨根硕的目光如同魔鬼。

    “远远不够。”杨根硕说完,又是一声“嘎巴”。

    第二次,痛感没那么强烈了。

    但跟女人的第二次不同,绝对不会爽。

    楚天阔浑身是汗,几近虚脱。

    他侧身摊在地上,望着杨根硕。

    第五旻再一次仰望杨根硕,对方可是楚家大少,就这么废了,整个西京,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他第五旻的师父。

    庞嘟嘟也是目眩神迷。大牛因为自己的女人,才这么做的。若是有个男人愿意为了自己,冲冠一怒,也……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第五旻不错的,除了长相锉点。刚刚答应跟人家处朋友,就三心二意的,有点不地道啊。

    断了手的万爱科目瞪口呆,堂堂楚家大少是草包么?哦不,是沙包。

    自己真是看错了他,居然在杨根硕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万爱科觉得自己对杨根硕这小子了解还是太过粗浅啊,不得不重新审视。

    雷震五指成梳,梳理一下自己乱糟糟且油腻的头发,看着双膝已碎的楚天阔,露出一丝淡淡的怜悯,轻飘飘道:“连我都不敢招惹的变态,你去惹,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

    青衣老者沉声道:“年轻人!这件事是楚少不对,但,他已经付出了代价,适可而止吧,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闭嘴!”杨根硕指着他说:“日后,我们不会相见,楚天阔见了我,也只能绕着走。”

    “口出狂言!”青衣老者冷笑,“在你眼中,八大家都是土鸡瓦狗?”

    杨根硕冷笑摇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但凡惹到我的头上,我就要让他变成死狗。”

    说罢,又朝楚天阔走了一步。

    “啊!”楚天阔吓得大叫,泪涕俱下,“你还干嘛!”

    楚天阔楚楚可怜,如同受尽凌辱的小媳妇,想着自己都这么惨了,他还不放过自己,说不过去啊。

    看到楚天阔这样,第五旻不禁生出一丝同情。

    杨根硕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让你以后不再犯错。”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我知道错了。”

    “再长点记性。”杨根硕一脚落在他的大腿之间,微笑着碾动一下。

    啪啪!

    两声“爆蛋”的轻响。

    “嗷!”楚天阔眼睛一瞪,一口气没能上来,身子直挺挺向后倒去。

    胯间淌出一大片污血。

    看到这一幕,四名保镖,还有万爱科同时夹紧了双腿,即便如此,也依然能够感到胯间强烈的不适。

    万爱科那玩意虽然只有水龙头的功能,但不可否认也很脆弱,万一杨根硕来上一脚,依然会很痛。

    看到这一幕,青衣老者彻底绝望了。

    作为家奴,他伺候守护楚天阔,楚天阔能成功上位,他就能安享晚年。

    刚刚楚天阔只是断了腿,如今的医学发达,或许能够治愈,可是现在,已然不能人道,家族会允许一个不能人道留不下子嗣的继承家族吗?家里又不是没人,相反的,年轻一辈中,反而人才济济。

    少爷真是作死,害人害己呀!

    青衣老者这会儿对楚天阔有了一丝怨念。

    杨根硕丢下了晕死过去的楚天阔,扭头走向万爱科。

    万爱科大口喘息着,眼睛也瞪大到了极限。

    当杨根硕停下脚步的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心跳也慢了一拍。

    “手断了?以后怎么给你的男朋友手服呢?”杨根硕一脸关切。

    “她的身体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我拿回来天经地义,我愿意送谁也是。”万爱科知道自己难以幸免,反而硬气起来,缓缓起身,梗着脖子说:“要杀要剐给个痛快。”

    杨根硕摇摇手指:“你想要借刀杀人,现在你成功了。”

    楚天阔昏过去一会儿就疼醒了,这种情况下,昏迷竟然成了一种奢侈。

    痛不欲生的楚天阔听到这话,顿时恨意滔天,原来自己落得这番田地,都是这个姓万的二尾子干的好事。

    也只有落得这副惨状,他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现场几个人都听明白了,于是齐齐看向万爱科。

    万爱科成了目光的焦点。

    “姓万的,我跟你无冤无仇,我还想着在生意上照顾你,你居然这么整我!”楚天阔忍受着整个下身的剧痛,咬牙切齿道。

    万爱科知道到了这个地步,狡辩也没了意义。

    杨根硕能那样对待楚天阔,只怕会用更加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于是乎,索性也不隐瞒了。

    “楚天阔,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万爱科抱着断手,一脸不屑。

    “你……”楚天阔一激动,就疼的嗷嗷叫。

    “什么狗屁楚家大少,一个没有背景的年轻人都搞不定,我真是错看你了。”万爱科摇头不已。

    楚天阔看向杨根硕的背影,他不相信,杨根硕没有丝毫的背景,若是没有,凭什么征服第五旻,第五旻又怎么会为其拼命。

    青衣老者也不相信,因为,他已经大致猜出年轻叫花子的身份,那根竹杖不是普通之物,如果他没老眼昏花,必定是绿玉杖无疑,那么,这个年轻叫花子的身份还不是昭然若揭?

    年轻叫花子竟然也愿意为杨根硕而战,两人关系还用说么?杨根硕能没有身份背景?

    万爱科继续说道:“楚天阔,你落到这个下场,只能怪你贪恋美色,却又没有本事,与人无尤。你想一下,若是杨根硕不堪一击,你如今是不是又得了美人,又装了逼,你还会在意我对你的利用么?”

    楚天阔张口结舌。

    “说白了,你就是个废物,没有保镖没有家奴的保护,没有你楚家这张虎皮,你就是跟我一样一样的废物!”

    万爱科歇斯底里的骂着,楚天阔白眼一翻,气晕了。

    “少爷!”青衣老者手脚并用,爬向楚天阔。当然,也不忘用憎恨的目光看一眼万爱科。

    不过,青衣老者活了大把岁数,也能看出来一点,那就是万爱科自知难以幸免,于是乎就破罐子破摔呗。

    “杨根硕,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来吧……”万爱科突然不吭声了,目光定定地望着商务车。

    杨根硕回头看去。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车门打开着,查蓉俏丽在门口,弱柳扶风一般。

    鬓发有着些许的凌乱,几缕湿漉漉的粘在脸侧。

    明净的脸上浅红残留,眼中满是春意,小巧挺直的鼻梁上沁着香汗。

    过来人都能想来,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万爱科喃喃道:“蓉蓉,你真美。”他闭上了眼睛,“可是,你的这份美不属于我。对不起。”

    查蓉倚在门上,嘴巴动了动,却没说话。

    杨根硕回身一个下勾拳。咚的一声,万爱科倒飞出去。

    与此同时,一页纸片在空中飞舞。

    雷霆身子一闪,一把抓住,皱眉:“hiv?”扭头看向杨根硕,“什么东西?”

    杨根硕面色微变。因为萧米米被人咬,他知道了这个英文缩写的含义。

    查蓉身子一震,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万爱科哼哧一声,后背结结实实的落地,还弹了两弹。

    他感觉骨头跌散了,五脏移位了,痛的喘不过气。

    下巴也是迅速肿胀起来。

    杨根硕拿着那张化验单,俯下身子,凑近他问:“这是你的?”

    因为上面没有署名。

    “我有艾滋,迟早一死。”万爱科视死如归,叫嚣:“弄死我吧!”

    “大牛,算了。”查蓉说道。

    杨根硕瞳孔缩了缩。手指一松,化验单落在了万爱科的脸上。

    “这是你的护身符,好好收着。”

    说罢,扭转身子,大步走向查蓉,一个公主抱,将其打横抱起。

    查蓉双臂缠住他的脖颈,含笑靠在他的胸口。

    这一刻,待在杨根硕温暖的怀抱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一切世俗都跟自己无关。

    自己终于成了大牛的女人,听大牛的意思,彼此都是第一次,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儿啊,两人必都刻骨铭心。

    这一刻,大牛只属于她一个。

    想到这儿,她的双臂情不自禁地又紧了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