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送药
    对方可是西京八大家中的楚家,庞嘟嘟居然这么说,难道她也有不凡的身份背景?

    “喂,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好了,我去洗澡。”说完,一头扎进房里。

    “大牛,必须走吗?”查蓉扯着他的衣摆,轻轻地问。

    “蓉姐,来日方长啊!”杨根硕把玩着人家的小手,真诚地的说。

    “大牛,你真坏!”查蓉脸蛋上浮现一抹羞红。

    “呃……”杨根硕哭笑不得,看来在查蓉心中,自己真是个油腔滑调的人,这么认真的说话,依然被误解。

    “嘟嘟说的对,楚家不可能没有反应,所以,我也要有所准备。”

    “你之所以离开,是怕连累我?”查蓉眸光切切。

    杨根硕无奈地笑了笑,抬手轻抚着查蓉的俏脸,自己都没想到,她却一厢情愿的这么想,或许这样会觉得幸福吧,所以,自己也无需认真的辩解了。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这个时候,不用言语。

    杨根硕来了一个法式吻别,然后,洒然而去。

    查蓉伫立在窗前,看着杨根硕上车驶离,幽幽一叹。不免自嘲,怎么刚变成女人,就成了怨妇了?

    回到床上坐定,却无论如何睡不着,于是,就在脑海里回想同杨根硕一直以来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是在回门宴上的相见。那时候的自己,还不知道前夫的性取向,只想认命,做个简简单单的小女人,对自己的婚姻和未来还有那么一点儿憧憬。

    只是个席间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自己就被那小子深深吸引了。

    第二次,是发现撞见了前夫出柜,痛不欲生,想要一个人倾诉,不知道为什么,就记住了他的那句话“姐姐不如意可以找我啊”的浑话,自己跟他不熟啊,鬼使神差的打过去,他居然第一时间赶来了。

    以为他是情圣,说要把身子给他,他竟然拒绝,说什么等他长大。查蓉当时那么说,多少还有点试探的意思。但不可否认,那时候,那小子已经在自己的心底生根发芽。

    第三次,撞破查楠阴谋,解救了艾悠悠母女,整个过程,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紧张刺激,同时,也看到那小子对待重视的人那种“拼命三郎”的架势。

    后来在星巴克被前夫撞见,他恶人先告状,杨根硕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将其出柜的事实揭露在世人面前,最终,两人成功离婚。

    那次之后,杨根硕那小子算是在自己心中根深叶茂了,否则,也不会突然将其带到父母的墓前。

    还好,那小子虽然平日里有些不着调儿,关键时候,并没有让人下不来台,还做出了承诺。

    最后就是今晚的阴错阳差……

    好美丽的阴错阳差啊!

    回想起在车上的疯狂,查蓉体内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情绪,闭上眼睛,咬住了唇皮,纤手掠过脸蛋拂过下巴,从脖颈一路向下,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突然让人环腰抱住,查蓉身子一震,扭头看去,原来是刚刚出浴的庞嘟嘟。

    身上带着湿度、热度和淡淡的苹果清香,小脸蛋吹弹可破。

    “干嘛!”查蓉拍着她的馒头手问道。

    “蓉姐,我恋爱了!”庞嘟嘟说。

    查蓉暗自松了口气,似乎嘟嘟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才的样子,不然就糗大了。

    “你跟第五旻?”查蓉笑问。

    “不许笑!”庞嘟嘟撅着小嘴,一脸不乐意,“当然,他长得没大牛好看,功夫也没大牛好,但是,我是一不小心被他吸引到的。”

    “哦,说来听听。”查蓉道。

    庞嘟嘟将第五旻一个人打败四名保镖,并且成功阻止楚天阔对查蓉用强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查蓉听到紧张处,不由自主抱紧了双臂,依然有些发抖。

    “蓉姐,别怕,都过去了。”庞嘟嘟双臂紧了紧。

    查蓉点点头,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就这样,他就俘获了你的芳心?”

    “我……”庞嘟嘟笑嘻嘻道,“起初,我只是想给他一点动力。后来想想,初吻都没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吧。”

    “你真可爱。”查蓉捏着庞嘟嘟的两边脸蛋,温柔地笑着,“不过,第五旻家世为人都不错的,也就是长得……不过,男人嘛!又不靠脸蛋吃饭。”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庞嘟嘟高兴的说,查蓉是她第一个分享的对象,能够得到对方的肯定,她相当满足。

    就在这时,门铃又响了。

    查蓉上前一看,杨根硕站在可视对讲系统里,正抬着头,傻傻地看着镜头。

    查蓉噗嗤一笑,随后,心脏就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起来。

    这小子不是走了么,又来干什么,难道是改变主意了,想留下来过夜?

    “蓉姐,谁?”庞嘟嘟凑过来问。

    “还能是谁?”查蓉开了入户电梯,“可能是忘了什么东西吧。”

    “大牛?”庞嘟嘟瞪大了眼睛,“好吧,我回房里,不打搅你们,如有需要,我可以出去住。”

    “滚蛋!”查蓉给了她一脚,她跑向了房间。

    与此同时,敲门声响起。

    查蓉打开门,只见一个药盒子递进来,然后才看到杨根硕的脸。

    “给你。”杨根硕说。

    “什么?”查蓉皱眉接过,还没反应过来,杨根硕又走了。

    来去如风。

    查蓉有些迷糊的闭上门,刚刚看清上面的字,脸就红了。

    突然,一只手将药盒夺走。

    庞嘟嘟一本正经念道:“毓婷。”马上就大笑起来。

    庞嘟嘟这么一笑,查蓉脸蛋更红了。

    “死丫头,再笑,看我不掐死你!”

    两人一阵打闹,气喘吁吁,双双倒在沙发上。

    庞嘟嘟幽幽道:“蓉姐,你说大牛是真的关心你,不想伤害你,还是不想负责任?”

    查蓉耸耸眉毛,温婉地笑道:“这个问题好尖锐。不过,我可以回答你。”

    庞嘟嘟侧身支起脑袋,“你说,我听着。”

    “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的事。站在他的立场,他还小,一切都没有定性,现在要孩子肯定不现实。”

    “你别光为他着想,你也想想自己啊!”

    “我挺好的。”想想两人奉献了彼此的第一次,感觉不要太好。只是,似乎那小子挺有经验,也挺持久,网上不是说初哥都很快吗?大牛不会骗自己吧!

    “可是……蓉姐?”

    “啊,什么?”

    “你在想什么?”

    “没,没有,你说。”查蓉笑道。

    “我想问,这个药你会用吗?”庞嘟嘟认真的问道。

    查蓉深吸一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才笑着摇摇头。

    “难道你想要宝宝?”庞嘟嘟很吃惊,“如果爸爸不承认,你这个单亲妈妈会很辛苦。”

    查蓉扑哧一笑,揉了揉庞嘟嘟的秀发,又捏了捏她的小脸,“安全期。”

    庞嘟嘟瞪大了眼睛,半天才推了查蓉一把:“你不早说!”

    “你不是也没问?”查蓉摇头,抿着嘴轻叹一声,“话又说回来,即便不安全,我也不会用,我很期待宝宝的样子。”

    庞嘟嘟目瞪口呆,想想有句话真对: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

    王田医馆。

    由昔日西京神医田青牛与大师王天林创建。

    因为杨根硕,这家医馆曾经一度门庭冷落。

    不过,活人没让尿憋死,两人跟杨根硕的恩怨化解之后,改变了经营理念,开始面对大众,然后,医馆又有了些生意。

    王天林让师父教训了一顿,勤学苦练之后,也有了些许突破,气功掌握一点点。

    如今,糊弄人,也有些资本了。

    田青牛的人品得到了师父王刑天的肯定,将《医经》传授给他,原本,他也有中医根基,如今朝夕研习,医术大有长进。

    医馆的业务可谓蒸蒸日上,日进斗金谈不上,不过,做大做强还是指日可待的。

    今夜,这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因为,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楚天阔。

    了解到病人的尊崇身份后,二人交流了意见,就想知道楚大少是如何受伤的。

    他们可不光好奇。

    因为,在这西京,八大家的威名谁人不知无人不晓,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将楚大少伤成这样,哦不,是彻底废了,是三条腿全废。

    楚大少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去正规医院,却来了他们的私人诊所,这一点,也耐人寻味。

    长子嫡孙受到这样的对待,无疑是在扇楚家的人,楚家应该展开雷霆万钧的报复手段啊!

    “知道两位满心好奇,但是,恕在下怀有苦衷,不能据实以告,楚德恳请二位尽力救治,钱不是问题。”青衣老者言辞恳切的说。

    王天林刚要表态,却别田青牛阻止了。

    田青牛摇摇头,“医者父母心,看到楚少爷如此,我们很痛心,但是,楚少爷伤的太重,我们只怕力有不逮啊!”

    楚德抱拳:“我乃习武之人,少爷的伤势,我跟二人一样清楚,是以,只求二人尽人事,我们听天命了。”

    “这是为何?”王天林忍不住问。

    楚德叹道:“大家族,有大家族的苦衷啊!”

    两人对视一眼,表示了然。

    “天阔!”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龙行虎步的进来,面容同楚天阔有着五分相似,进门后,不顾楚德三人,直扑楚天阔。

    与此同时,南门雄和第五家族的暂代家主第五定海走进了楚家大宅。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