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夜访
    “……”楚飞云一屁股坐在地上,对于南门雄的话,他毫不怀疑。

    按照楚德所说,自己儿子完全是仗势欺人,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只怕已经被南门雄掌握,那就是如山铁证啊!

    “呵呵……”第五定海笑道,“那样一来,我们家第五旻岂不是能落得个英雄侠义的名头,因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说不定还有奖状和奖金。”

    楚霸天差点气晕了,二人对自己的遭遇没有一点儿同情,他们虽然没有落井下石,却是没少说风凉话。

    “两位家主,若是没什么事,老朽还有一些家事需要处理,就不奉陪了。”楚霸天说。

    “楚兄准备如何处理?”南门雄问。

    “这个……”楚霸天摇摇头,“兄弟我也在斟酌,二位的意见是……”

    南门雄道:“楚兄,你一定认为我来是为那小子求情,那么你错了,我是在给你指点一条明路。”

    “南门老弟,你未免将一个小人物看得太重了吧!”

    “你是这样的态度,我们就无话可说了。”南门雄起身就走,第五定海紧紧跟随。

    “两位留步,我送送二位。”楚霸天忙不迭道。

    南门雄停下脚步,笑着摇头:“楚兄留步,看看你的孙子去。另外,老夫愚见,彼此还是化干戈为玉帛好一点。那小子医术相当精湛,冲着华回春、孙九针、李素问心甘情愿跟着他学习,便可略见一斑。”

    “什么?”楚飞云仿佛又受三道天雷。

    南门雄道:“若能握手言和化解前嫌,那么,那小子未必不能妙手回春。”

    楚霸天有些心动,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还是送走了两人。

    “爸,怎么办?”楚飞云彻底没了主意。

    “孽障!”楚霸天一个耳光,将儿子扇出八丈远,身形一动,又在儿子落地处出现,手臂又一次高高举起。

    楚飞云红着眼圈,扬起头,等待父亲的教训。

    楚霸天终究下不去手,放下手臂,一声叹息,“滚!”

    楚飞云哪里能滚?“父亲,天阔的伤……”

    “会死吗?”楚霸天问,不带丝毫感情。

    楚飞云摇头。

    “能治好吗?”楚霸天再问。语气越发森冷。

    “很难。”楚飞云实事求是回答,满面愁容。

    “那不结了。”楚霸天挺直的腰身微微佝偻下来,显得疲惫不堪,“去吧,让我思量思量。”

    可怜的楚天阔被拉回来之后,只有慈祥的父亲和风骚的秘书伺候着,家里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

    秘书平日里是一专多能,全身心为老板服务着。

    如今看到楚天阔第三条腿废了,她竟然有些开心,觉得只要自己殷勤的伺候,说不准就成了楚家大少奶奶。

    然而,刚刚将痛苦不堪、心力憔悴的楚天阔伺候的睡过去,香汗淋漓的她准备洗个澡来着,楚飞云红着眼进来,问道,“天阔怎么样?”

    “刚睡着。”

    楚飞云不由分说,将其顶在了墙上。

    “啊!楚先生……”

    当被强行闯入的一刻,秘书并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但却紧紧抱住了对方的虎背熊腰,装出不堪承欢的模样。

    心里却说这爷俩果然是亲生的,让上女人都是一个模式。

    另外,她又产生了一点儿野望,那就是,是否可能一步登天,成为老板的后妈呢?

    楚天阔哪里睡得熟,很快就被房间里那种压抑着的声音吵醒了,眼睛睁开一道缝,模糊的视线里,竟然看到父亲楚飞云正在自己战斗过的地方,挥汗如雨战斗着。

    愤怒、痛苦、憋屈,种种情绪涌上了心头,他咬住了手指,这才没有哭出来。

    因为情绪激动,身体越发疼痛,疼得他晕死了过去。

    “不好,老板大出血。”还是秘书首先发现了不对劲儿。原本楚天阔身上盖着雪白蚕丝被,没有分量的那种,他三条腿都废了,害怕他被压痛。

    这会儿,雪白的蚕丝被已然被鲜血浸透,触目惊心。

    秘书只听说女人大出血,却没见过男人也会这样,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楚飞云赶紧冲刺了两下,抽身而出,顾不得擦拭,提起裤子扑向儿子,“天阔,天阔,不要吓爸爸。”

    这次是真的昏死了过去,又哪里叫得醒。

    楚飞云惊慌失措,霍然起身,“你看着天阔,我去请示父亲。”

    说罢,就冲到了门口。

    回头烦躁的吼道:“别擦了,看着天阔。”

    秘书鞠了一躬,见楚飞云离去,这才漫不经心地继续擦拭。

    没人知道楚天阔这次雪崩的确切原因。

    “父亲,父亲!”楚飞云来到内宅,在楚霸天就寝的门外呼喊着。

    一名面容僵硬的老者说:“大少爷,家主刚刚歇下,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不行,邦叔,十万火急人命关天啊!”楚飞云急出了眼泪。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你还是我大儿子,还是楚家大少爷吗?”

    楚霸天吹胡子瞪眼走了出来。

    “爸,天阔血崩。”楚飞云含泪道。

    “什么!”楚霸天一个踉跄,然后质问道:“你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吗?”

    “田神医处理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也不知道……”楚飞云哪里知道,儿子血崩完全是因为他。

    楚天阔想着自己都那样了,父亲居然在自己面前临幸属于他楚天阔的秘书,这让楚天阔情何以堪。

    楚天阔是独苗,楚飞云担心,难道自己也要经历中年丧子的人生大苦?

    “罢了罢了。”楚霸天长叹,“定邦,备车,登门请人吧。”

    “什么?爸!”楚飞云不敢相信,“那小子将您孙儿伤成这样,您不但不追究,还要向其低头!”

    “难道你以为你你老子我愿意?难道你不顾自己儿子的死活?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爸……”楚飞云无话可说。

    楚家以武立家,高手众多,向来医武不分,功夫高手,都懂点医术,楚天阔的情况,楚飞云和楚霸天都看过,很严重,很绝望,送到医院也无补于事。

    南门雄的话,的确为他们点亮了一盏指路的明灯。

    “解铃还须系铃人,南门老匹夫说那小子医术精湛,不会无的放矢。”楚霸天幽幽道:“同子孙辈的性命相比,我这张老脸算不得什么。”

    “爸……”楚飞云跪倒在地,泪涕横流。

    “定邦,备车。”楚霸天又吩咐一句。

    “是。”面容僵硬的老者走了出去。

    “爸,可是……”

    “可是什么?有话快说!”楚霸天今天是没有一点儿耐性,差点就爆粗,让儿子“有屁快放了”。

    “可是我让阿德去……”

    “立刻阻止!”楚霸天不待儿子说完,便打断了他,知子莫若父,楚飞云想什么,他还能不知道?

    “阿德电话打不通啊!”楚飞云抱着手机,都快哭了。

    “没出息!”楚霸天怒吼一声,无力的说:“立刻赶过去。”

    ……

    废了楚天阔,杨根硕并没当做一回事,更不知道两大家族无数势力正在为自己或者楚家奔走。

    他很没觉悟的正在顶族群里聊天,观看视频交流心得。

    一登录,就引起围观。

    顶爷小雷雷号召大家欢迎。

    正经的绅士请他点评自己的作品。

    裤裆有杀气、夜踹寡妇门、坐墙等红杏、唐宋元明清、辰机唐红豆等等群友纷纷要求他尽快拿出好的作品。

    他说感谢众群友厚爱,为了表示感谢,一方面对正经绅士的作品给了自己的“真知灼见”,另一方面郑重承诺,必定尽快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他再次丢出一个千元百份的随机大红包。

    接着就是群里面此起彼伏的尖叫。

    而他则是果断下线。

    这才是土豪,这才有个性。

    当然,这都是他刻意营造的群友的假象。

    这会儿正心疼着呢!心说自己图什么呀!出钱出力的,不行,等案子结了,必须让萧阳给自己报销。

    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出现了同查蓉在商务车里的一幕。

    场面如同过电影,加上自己的脑补,比真实场景更加丰富刺激。

    让他激情勃发,差点儿忍不住起身去找查蓉。

    冲进淋浴间,当冰凉的水线倾泻而下,那种邪火方才熄灭。

    重新坐到床上,默念心诀,炼精化气,练气还神。

    不一会儿又走神了,这次想起来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下一步作品的地点以及女猪脚。

    其实,杨根硕早已经想好了四个女主,分别是御姐查蓉、银行职员姜瑶、女护士苏灵珊、女学生林晓萌。

    当自己将完成这三部作品,铁定在群里引起轰动。然后,“顶爷里的战斗机”这个名号自然也是实至名归。

    杨根硕想着只有变成群主,方才有最大的号召力。

    想必利用丰富且高质量的作品,以及频繁的红包攻势,拿下群主,也是指日可待水到渠成的事儿吧!

    一想到要在短期内连续顶查蓉、苏灵珊、姜瑶、林晓萌,他的血液再次急速奔流。

    “该死!”他甩甩头,骂了自己一句,然后深吸欢呼,总算入定了。

    半夜时分,院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铜铃声,第一时间,杨根硕的耳朵便抖了抖,他穿着睡衣,就冲了出去。

    院外,一帮身着短打的黑衣人刚刚丢出飞爪,准备攀爬,绳索却“啪啪啪”相继断裂。

    “谁!”众人齐呼。

    杨根硕穿着宽松的睡衣,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找我吗?你们来的太晚,让我等得都睡着了。”杨根硕嬉笑着说。

    他的话让黑衣人们一阵骚动,怎么有种送羊入虎口自投罗网的感觉。

    “上,给他点颜色。”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浓烈的仇恨说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