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少帮主
    “原来是家奴老先生,你亲自带队,我真是受宠若惊呢!”

    “少耍嘴皮子,给我上!”楚德催促。

    一帮黑衣人,手里拿着稀奇古怪的兵器,将杨根硕围在中间。

    “喂,你家少爷怎么样,不要紧吧!”杨根硕问道。

    “过分,太过分啦!”楚德大骂。

    一个男人,三条腿都断了,还能不要紧?

    除此之外,他还破了自己丹田,毁了自己武功,这几十载的修炼,一朝尽丧。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给我拿下!”楚德歇斯底里。

    杨根硕就这么慵懒的站在包围圈中,一帮黑衣人围而不攻,只是绕着他转圈。

    杨根硕笑了笑:“要不咱们走远点,不要惊动了别墅的保安,他们可都是合法持枪的。”

    黑衣人中,一个脸上涂着油彩看不起真面目的说:“小子,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佩服佩服。就依你。”

    杨根硕笑道:“我这个人经不起夸,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所以呢,在这里奉劝各位丐帮的朋友不要因为一点儿蝇头小利,就做了炮灰。”

    此言一出,黑衣人和楚德都震惊了。

    楚德惊惧,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黑衣人们则是有些打退堂鼓了,因为他们是单独接私活的,要是被帮里发现,帮规可是极其严厉的。

    楚德这才想起,这小子的朋友可是丐帮高层,自己也是病急乱投医,都干了什么?

    果不其然,杨根硕淡淡一笑:“雷震那小子每年挑战我一次,每次都被打得屁滚尿流,那混蛋还受虐成瘾了,屡败屡战,就在今晚,我们刚刚练过。”

    “你……你果真认识我们少帮主?”黑衣人中,一个首领模样的说。

    杨根硕耸耸肩:“若非看出你们的身份,我早就下重手了,若是刚才那些石子不是冲着吊索而去,结果你们可想而知。”

    黑衣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眼中都能看出退意。

    人家并非危言耸听,人家神出鬼没,十几枚石子同时击出,如同子弹般打断韧性极强的吊索,这份功力已然骇人听闻。

    只怕跟少帮主连年比试,也并非妄言。

    少帮主年纪轻轻,但尽得帮主真传,在帮派高手之中,武力值可以排到前三。

    那是他们仰望的存在。

    这小子看上去被少帮主还年轻,然而,武力值却是更加变态。

    一边是楚家那样的熏天家族,一边是武力值高绝的神秘年轻人,这件事还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掺和的。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神仙打架殃及凡人,这种级别的争斗,他们真是炮灰一般的没有价值。

    “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雷震那小子。”杨根硕摇摇头,“通常情况下,都是他来烦我,我绝不会主动找他。”

    话音未落,一辆敞篷车疾驰而来,冲向杨根硕。

    雪亮的车灯,轰向的引擎,令人作鸟兽散,但,杨根硕一动不动,脸上却又淡淡的笑意。

    待跑车冲到身前,他才一个鱼跃,轻松写意地落在副驾上。

    然后,标致3008一个猛烈的甩尾,在一阵浓烈的橡胶味道中,横在了别墅门前。

    驾驶位上,雷震一甩油腻腻乱糟糟的头发,气呼呼瞪视他。

    杨根硕跳下车,围着车子转了两圈,心疼坏了,“人家说车和老婆绝不外借,果然是有道理的,你可这劲儿操,你根本不知道心疼,我的爱车,我才小情人啊!”

    杨根硕扑在引擎盖上,就差声泪俱下了。

    雷震因为听到他背后说自己坏话,原本是很气愤的,但这会儿,却被他的表演给破了功。

    “少帮主。”一帮黑衣人齐齐低下了头。

    雷震霍然起身:“你们是哪个堂口的?”

    “渭阳分堂副堂主毕德金率领帮众叩见副帮主。”黑衣人首领拱手道。

    “毕德金?”雷震摇摇头,“没听说过。”

    “自然入不得睡不着的金耳。”

    雷震冷笑:“你可知罪。”

    “小的甘愿领罪。”毕德金说。

    “副堂主!”黑衣人群情激动,异口同声:“少帮主,我们共罪。”

    “住口!若是你们还认我这个副堂主的话,就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毕德金抽出一张湿巾,擦净脸庞,冲着雷震道:“少帮主,所有罪责,毕德金一力承担。”

    “少来这一套!”雷震摆手。

    “我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我们揭不开锅已经很久了,我们这么做,总好过堂主他们那种灭绝人性的行为。”一名属下没忍住说道。

    “住口!”毕德金冷喝。

    “什么灭绝人性?”雷震皱眉。

    “少帮主,别听下面人不负责任的道听途说。”毕德金劝道。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给我闭嘴。你来说。”雷震绿玉杖指着之前说话那人。

    “禀告少帮主,分堂因为没有收入来源,大家生活拮据,于是,大家都在想办法,堂主和副堂主分成两派,堂主觉得只要弄到钱,手段无所谓,副堂主认为,我们是名门正派,即便一时间为生活所迫,也得有原则有底线。”

    杨根硕嘿嘿一笑:“好一个有原则有底线,你们一帮人过来夜袭我一个,还说什么原则底线。”

    毕德金道:“小兄弟,其中有误会呀!”

    杨根硕接口道:“当然有误会,若是你们一早知道我跟雷震的关系,只怕借你们俩胆,你们也不敢吧!”

    毕德金摇头,指着一辆黑色迈腾上坐着的楚德,“他是我朋友,功夫跟我不分伯仲,他将你的身手告诉了我,我们并不认为能够将你如何,只是给你带来一点不自在而已。”

    “说的轻巧。”杨根硕耸耸肩,一脸不信。

    雷震绿玉杖一挥,杨根硕一把握住,雷震摇摇头:“我现在想要知道你们的堂主在干什么?”

    “少帮主,我……”那名属下看了眼副堂主。

    毕德金闭上了眼睛。

    那名属下说道:“我对那种行为感到不齿。堂主他们刚开始只是冲人贩子手中买来神志不清的残疾人,利用他们行乞,这一点还勉强可以接受,可是到了后来,他们开始制造残疾人,毒手更是毫无人性的伸向了孩子。”

    “什么!”雷震身子巨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丧尽天良的丐帮?”

    杨根硕眯起了眼睛,看着那人:“你叫什么名字?”

    “回先生,小的秦俊生。”

    杨根硕问:“你能对自己的话负责吗?”

    “能!”秦俊生仰起头。

    “擦擦脸。”杨根硕说。

    秦俊生也从身上摸出一张湿巾,将黑脸擦干净了。

    “岂有此理!”杨根硕尖叫,“居然比我还帅那么一点点。”

    秦俊生一愣,拱手低头:“小的不敢。”

    毕德金等人也是一愣,心说这家伙怎么乱跳频道。

    雷震推了他一把,“别捣乱。”

    杨根硕点点头:“秦俊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这事儿我还真的管。”

    “这是我们帮内的事,你管什么呀!你以为你是大侠还是警察。”

    杨根硕笑了笑:“我不但是大侠,我还是……”一摸口袋,笑容凝固,“那个证件没带。”

    雷震自然不信,“车还给你,人都跟我走,我先忙正事,迟些时候,给你一个交代。”

    杨根硕并未阻拦,说道:“我的交代无所谓,但若是你处理不好那件事,我可是要拘捕你这个法人代表的。”

    “法人代表?”雷震没整明白。

    “属下犯错,帮主受过,这些明白了吧!我们警方要追究责任,帮主逃不掉的。”

    “我明白了。”雷震点点头,紧跟着面露不屑,“不过,你别装了,就你这样的,要是真混入警察队伍,那简直是……”

    “是什么?”

    “一泡鸡屎坏缸酱。”

    “靠。”杨根硕笑骂:“信不信我让你满地找牙?”

    “别烦,现在没空跟你打。”

    就在这时,一辆红旗大轿子,在四辆长江七五零的护卫下,缓缓而来。

    明亮的车灯,让所有人眯上了眼睛。

    杨根硕的眼中,也多了一丝玩味。

    只见楚德第一个迎了上去。

    车队停下了。

    红旗大轿子一边车门打开,一个方面大耳,五官同楚天阔有着五分相似的中年男子首先下来,无视楚德,小跑来到另一边,拉开门,护住门框,然后,车上下来一个须发皆白却满面红光的老者。

    与此同时,偏三轮上的人相继下来,也有十几个人。

    “大少爷,老奴办事不力,请责罚。”楚德冲着楚飞云拱手,不过,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却多了一丝怜悯,他戗指杨根硕道:“大少爷,家主,就是这个狠毒的家伙,就是他在少爷没有还手之力的情况下,依然痛下杀手……”

    说到这里,楚德竟然失声痛哭。他没法提自己丹田被破的事,同楚天阔的伤势相比,自己根本微不足道。

    但是,那份憋屈,总算找到了宣泄点。

    此时此刻,家主、大少爷率领家族精英齐至,看他还怎么蹦跶!

    想到这儿,楚德擦干了眼泪,脸上露出一抹恶毒的笑意。

    杨根硕看的分明,那是大仇得报的快慰。

    刚刚准备离开的雷震悄然移步,缓缓地就出现在他的旁边。

    “喂,听说楚家家主楚霸天是玄级高手,你扛不扛得住?”

    杨根硕看着他,脸上凝固着暖暖的笑意。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