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先付钱后治病
    楚飞云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长得也挺阳光,怎么笑容就怎么邪恶,简直就是魔鬼的微笑。

    楚霸天道:“杨先生,救人如救火,那就请吧,医药费方面,我们楚家绝不含糊。”

    杨根硕嘿嘿道:“楚家位列西京八大家,拥有自己的商业帝国,论钱多,你们家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所以,你们的格局应该比姜家高上那么一点点吧!”

    他挠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其实我要求不高,就一点点。”

    楚飞云实在受不了这厮惺惺作态了,“请你去给犬子治病,医药费,一分不少你。”他硬邦邦的说。

    既然对方见钱眼开,他说话也就无须客气了。

    “我都没具体说数,你怎么就那么爽快,我都不好意思提了。”

    楚飞云差点吐血,他都说了一条腿一亿,还说楚家要比姜家格局高,这还叫不好意思,脸皮厚也要有个限度啊!

    杨根硕一拍脑袋:“救人如救火,要不咱们走吧,路上细说。”

    “那敢情好!”楚霸天道,心里却腻歪的不行,话都被这厮说完了。

    楚霸天再次纡尊降贵,就要将杨根硕请上自己的红旗大轿子,杨根硕却回头看向了南门彩云,“彩云,要是没事麻烦你送我一程。”

    “为……”南门彩云突然看到爷爷投来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于是点点头:“好吧,我就充当一回杨神医的司机。”

    说罢,葱指勾了勾,“来呀,上车,还要我请你不成。”

    “慢着。”杨根硕目光投向了断掉一条腿无人过问的楚德,目光中有着淡淡的怜悯。

    恰巧这一幕被楚德捕捉到了,他读懂了杨根硕的目光。想到之前,自己用同样的目光看待人家,这是多么的讽刺啊!

    “杨先生,怎么了?”楚霸天问道。

    杨根硕指着楚德,“楚家就这么对待家奴吗?”

    楚霸天心头咯噔一下,不大清楚这小子又要生什么幺蛾子,“老夫不明白杨先生的意思?”

    “他们为你家勤勤恳恳做牛做马,稍有差池,就收到这样的对待,落得这样的下场,窃以为不可取。”

    此言一出,楚霸天老脸微红。

    楚德差点委屈的落下泪了。

    这话在一帮下人心中才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杨根硕淡笑摇头:“这一点上,姜家就做的不错。”

    楚霸天大骂无耻,这小子又要敲竹杠了,他不吭声,静静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耸耸肩:“姜家掏了三千万,我治好了他家家奴一条腿。”

    楚霸天一摆手:“我们家三千五百万。”

    杨根硕呵呵笑道:“楚家家主任侠豪迈,值得追随啊!”

    “杨小友,不要给我戴高帽,老头子吃不消啊!还有,老头子恳请你赶紧移步,不肖孙儿天阔岌岌可危呀。”

    杨根硕眉头微皱:“老先生危言耸听了吧,只是断了双腿,哦不,是三条腿而已,不至于危及生命啊,否则,宫里还有太监吗?”

    雷震不厚道的笑了。

    南门彩云掐了他一把。

    楚飞云咬人的心思都有,然而,这会儿依然不行,他眼含热泪道:“不知怎的,天阔突然血崩。”

    杨根硕面色一变,“上路。”

    下一刻,已经坐在了南门彩云的副驾上位上。

    其他人也纷纷上车。

    杨根硕落下玻璃。南门雄道:“大牛,我们就不去了,静候佳音。”

    “静候什么佳音啊,回去睡觉吧。”说完,又冲着一脸关切的查蓉挥挥手,“蓉姐,你也回去吧,没事的。”

    查蓉温柔地点头,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车子路过雷震面前时,他想起一件事,道:“雷震,那件事查清楚,跟我说一声,我真是警……”

    话没说完,玻璃升起来,车子开出去。

    杨根硕咂咂嘴,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南门彩云稳稳地跟着楚家车队,不时看他一眼。

    杨根硕也不睁眼,说道:“彩云,不要偷看我,虽然我更帅了。”

    南门彩云忍俊不禁,扑哧一笑,然后摇摇头,“你的心真大,废了楚天阔,还跟没事人似的。”

    “因为我能修好他。”杨根硕淡淡道。

    南门彩云摇摇头:“你会不会下手太重了?”

    “有点。”杨根硕睁开眼,含笑看着南门彩云,“心疼了?”

    “心疼。才怪!”南门彩云摇头,“你知道我很反感他的。”

    “那彩云对谁有好感呢?”杨根硕看着她的眼睛问。

    南门彩云马上避开他的目光,“别自作多情,反正不是你。”

    杨根硕笑了笑:“现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也觉得下手重了点。”

    “嗯?”南门彩云颇感惊讶。

    杨根硕摇摇头:“原本,打断他中腿就好。”

    “下流。”南门彩云推了他一把。

    “不过,我另外两脚,那可是要收费的,所以,也不亏。”

    南门彩云倒吸一口凉气,无比惊讶的看着他,心说难道这小子一早就能想到这一步,就算准了楚家不会发作,反而要回过头来求他。

    这也太恐怖了,他凭什么?

    还有,他刚刚说冲姜家赚了一亿三,今晚将要从楚家搞到两个多亿,这种吸金速度,只怕超过这世间任何一项暴利行业。

    于是,她开玩笑的说:“你这一脚的回报,超过世界最顶级足球运动员的一脚,也超过我公司一年的理论,不知道杨先生需要经纪人么?小女子给你打工得了?”

    杨根硕眉开眼笑,搓手道:“是秘书的意思?彩云,你是认真的吗?”

    “当……当然。”南门彩云当然是开玩笑的,但是,嘴上却不愿意服输,“但是我的薪金很贵,怕你请不起。”

    “大不了钱归你管呗。”杨根硕不以为然道,说着,就摸口袋,“哎呀抱歉,穿着睡衣,钱包不在身上。”

    “要钱包干嘛?”

    “卡在钱包里,里面又一亿多,准备交给你保管。”

    “你是认真的?”南门彩云眼波迷离道。

    “当然,钱算什么,你要是愿意,我的整个身心全都属于你。”

    “滚蛋。”南门彩云笑骂,尽管是开玩笑,她心里也蛮舒服的。

    “不过……”杨根硕露出一抹嬴荡的笑意,“你得履行秘书的义务。”

    “什……什么义务?”南门彩云知道这厮没什么好话了,猥琐都写在脸上呢。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

    “闭嘴!”南门彩云满面羞红,“继续污言秽语,就给我滚下去。”

    杨根硕拍着中控台哈哈大笑。

    “你还笑。”南门彩云气红了眼,一脚刹车,车子猛然停了下来。冰冷的眸子逼视着他。

    “走吧走吧,救人要紧。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的忠实追求者,爱一人,总没错吧!”

    “这还像句人话!”南门彩云冷哼一声,重新发动了车子。

    沉默了好一段,杨根硕终于忍不住了,“彩云,明天给你复诊。”

    说完,杨根硕就遮住脸,从指缝中偷看南门彩云的反应。

    半晌,南门彩云似乎没有过激的反应,他才放心的拿开手。

    “小样儿!”南门彩云一脸鄙视,从手套箱摸出一张金卡,“你随时过去,然后给我打电话。”

    杨根硕接过香喷喷的金卡,看到上的希尔顿vip字样,知道还是上次总统套的房卡,喜滋滋的揣进睡衣兜里,说:“没问题,我洗白白香喷喷的等你。”

    自然,又有两道杀人般的目光笼罩了他。

    ……

    进了楚家大宅,也顾不上寒暄,直奔楚天阔的房间。

    当看到一个狐媚的女子伺候奄奄一息的楚天阔时,杨根硕看了南门彩云一眼,“要不你先出去。”

    南门彩云正有此意,房间里血腥味太浓,而且,楚天阔伤得也太不是地方。

    二十出头的狐媚女人,见家主和大少爷进来,慌忙起身行礼。

    杨根硕得以仔细观察,网红脸,丹凤眼,丰乳肥臀腰细腿长。

    的确是个惹火的尤|物。

    若是南门彩云在,他没法如此细致的观察这个女人。

    若是南门彩云在,他也没法说出楚天阔血崩的原因。

    “要想楚天阔好,换个老妈子过来伺候。”杨根硕毫不拐弯抹角。

    杨根硕以为找到了确切的原因,其实不然。

    楚霸天自然无有不允,“飞云,让天阔的奶妈过来服侍。”

    杨根硕叹为观止,“大户人家果然不一般,这年头居然还有奶妈。”

    当房间里只有几个男人的时候,楚飞云搓着手,眼巴巴看着杨根硕,“杨先生,你……”

    杨根硕上前,一阵煞有介事的把脉,说道:“失血过多,需要补血。”

    楚飞云道:“我这就安排,我们有家庭医生。”

    “赶紧吧。”杨根硕道,“等挂上血袋,我就可以治腿了。”

    楚霸天道:“小友,要不先喝杯茶。”

    杨根硕摆摆手,“你分明言不由衷亟不可待,我完全可以理解,所以,等治完了再喝不迟,古有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今有杨根硕温茶治天阔。”

    杨根硕拽文嚼字,楚霸天心里却直冒酸水。

    “楚老先生,咱们人情归人情,不如趁着这个空档,将医药费结了。”

    “这你还没……好吧。”楚霸天哭笑不得,知道若是不先付钱,这小子也不会尽力。

    杨根硕立刻报出一个账号,笑问:“是海外户头,知道转多少吗?”

    楚霸天有些肉痛的竖起手:“两亿五千五百万。”

    “宾果,静候佳音。”杨根硕满面春风。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