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神出鬼没
    “好,好的。”苏红盖拿着钱抹着泪出去了。珊珊真是个好孩子啊!虽然没有拍到他们两个睡觉的照片,可是,父女俩的关系却一下次修复了好多,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苏红盖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爱,他决定了,再也不做那种荒唐事,万一破坏了好不容易修复的父女关系,那就是得不偿失。

    苏红盖屁颠屁颠的下楼,去给女儿买油条豆浆,他想好了,豆浆要买红枣的,给女儿补补血。

    出租屋里,苏灵珊细心的感受一下,除了头痛,浑身上下的确并无异样。

    作为一名护士,她对人体构造还是相当了解的,已然确认自己依然完璧。

    这个发现让她失望,甚至怒火中烧。又一次被大牛无情的拒绝了。

    反锁了门,拉严了窗帘,不死心的再次检查,想着眼见为实。

    她又能看到什么?

    然后,她看到了卫生巾。

    苏灵珊瞪大了眼睛,自己虽然喝多了,但还没到失忆的程度,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并没有垫。

    因为并非生理期,顶多垫一片护垫。

    难道是大牛?他又是为什么?

    打开包包,找到了那包刚刚拆封的七度空间,果不其然,开口的方式,也跟自己不同。

    拿出手机,点亮屏幕,看到了一条短信。

    珊珊,醒了吗?我们都喝多了,但是,我又一次把持住了,是不是很厉害?那东西是我垫的,因为你流量太大。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并非拒绝你,你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住的。因为那件事应该是甜蜜温馨的,应该是留下浪漫回忆的,所以我只想在我们都清醒理智的时候,做那件事。我们没必要用那件事确定关系,我们已经是了。

    看完短信,苏灵珊俏脸泛红,眼圈也红了:“臭小子,这算是表白吗?居然给人家换那个,真……可恶。”

    话虽如此,芳心却是无限甜蜜,当然,也是无尽羞涩。

    哪怕是一个人的出租屋,依然忍不住双手捂脸。

    这一次,是不光是外部结构,甚至是内部构造,对于大牛而言,也已经不再是秘密。

    ……

    苏红盖刚刚买了豆浆油条,兴冲冲的往回走,就被一辆巡逻车挡住了去路。

    巡逻车上,穿着警服的王凯下了车。然后挥挥手,车子走了。

    苏红盖顿时有些慌乱。

    “给谁买早餐呢?”王凯微笑着打招呼。

    “闺女。”苏红盖回道。

    “没有女婿的份儿?”王凯问。

    “女婿走了。”苏红盖说。

    “这么说你成功了?”王凯冲他伸出一只手。

    “什么?”

    “你知道的。”

    苏红盖从兜里摸出傻瓜机,递给王凯。

    王凯激动地打开,却发现里面一片空白,一张照片都没有。

    “怎么回事?”王凯更激动了,一句“你玩我呢”差点脱口而出。那样一来,自己的司马昭之心不就是昭然若揭。

    “没拍到。”

    “什么?怎么可能?”

    “我也纳闷。”苏红盖摇头,“我亲眼看到两人喝了红酒。”

    “然后呢?”

    “然后我一直在门口等动静,我明显感觉到两人上床了,准备等上十秒冲进去,结果三秒,大牛就出来了。”

    “啊?原来他这么没用!”王凯目瞪口呆。

    苏红盖点头道:“是啊,我现在有些犹豫了。”

    “什么?”

    “虽然大牛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要是三秒完事,这恐怕也不行啊!”苏红盖的言外之意,那样的婚姻生活也不会幸福,尤其是对女人而言。他这个当爹的,得对闺女负责,不能将闺女往火坑里推呀。

    王凯忍俊不禁,虽然没有拿到苏灵珊、杨根硕的床照,但是这个内幕也够劲爆的,要是隐晦地透露给萧米米,或许萧米米就能对杨根硕死心,转投自己的怀抱。

    王凯正在这儿浮想联翩,苏红盖道:“王队长,这件事到此为止吧,现在我们父女关系正在恢复中,我不想再做让她不开心的事,就这样吧,你忙。”

    “好,好。”王凯目送苏红盖离去,从怀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键,苏红盖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凯一阵乐不可支,这个是她准备送给萧米米的礼物,不过,得重新剪辑处理一下,将自己的声音部分剪掉,还有,只能匿名发送给萧米米。

    想到萧米米收到音频之后的模样,王凯乐了。

    ……

    翌日清晨,杨根硕离开公寓时,查蓉没能下床相送。

    只缘郎君征伐太猛。

    庞嘟嘟也没有起来,因为,昏睡穴尚未解开。

    林家姐妹和百合几个,对于杨根硕夜不归宿,早上突然出现在餐桌上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了。

    林芷君表现的比较平常,林晓萌却有些怨气。

    百合看到他,将他拉到一旁,“阿……打了电话,我定了一周后的机票,两张。”

    百合口中之人自然是呀买噶,如今,她已经喊不出“阿爹”两个字了。

    杨根硕点点头:“终于要去了吗?”

    “就这样吧,吃饭。”

    说着,去到了餐桌上。

    杨根硕摇摇头,百合的情绪好像不高。

    前两天的拜师酒会上,她好像也喝多了。

    杨根硕倒是能够想来,百合即将揭开一段尘封的往事,一个血淋淋的现实。

    无论真假对错,她都会受伤。

    但却又忍不住要做。

    饭后,就送她们上学。

    当三个女孩看到大路虎时,不免一阵疑问。

    杨根硕也不隐瞒,解释说是南门彩云的。

    于是乎,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就怪怪的,心说莫不是昨晚跟南门彩云在一起。

    但却没人主动发问。

    之后又去接上艾悠悠,将四个丫头送进学校。

    他是学生,却更像个专职司机。

    因为,他依然没进校门。

    将车靠路边停下,思考着在临走之前,能够将顶族拿下。

    这就需要几个女孩的配合。萧米米已经配合过来,还有林晓萌、苏灵珊、查蓉、姜瑶、苍雪野姬。

    正在斟酌下一个顶谁,苏灵珊的短信过来了。

    “臭坏蛋大牛,居然给人家那个,下次绝不放过你。”

    杨根硕笑着回道:“人家好怕怕哦。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要将人家就地正法。”

    苏灵珊:“给姐姐等着。”

    杨根硕:“为什么不打电话?”

    苏灵珊:“要忙了,先这样。”

    苏灵珊当然没勇气打电话,要是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倒也没啥,现在却还是处于一种极为暧昧阶段。

    这是一辆颠簸的公交,收起手机,突然又看到两个熟人。

    苏灵珊慌忙别过头去,只用眼角余光偷瞄。

    虽然女的穿着职业套装,男的穿着西装,两人还都戴着口罩,多了伪装,苏灵珊还是认出了两人。

    一个是贾正经,一个是同事小惠。

    贾正经又一次在小惠身后顶呀顶,还拿出手机摄像。

    小惠表现的欲拒还迎。

    这是苏灵珊的感觉,不知道二人变着花样搞什么?她突然想到了直播。

    时下直播行业那叫个火呀,啥都能直播,有粉丝就有回报,莫非贾正经和小惠在搞兼职。

    即便如此,苏灵珊也是无法接受两人这种有伤风化的表演。

    苏灵珊往车头移动了一些,避免被贾正经、小惠看见,那样一来,只会令彼此尴尬。

    ……

    天恩中学门口,路虎车上,杨根硕将苏灵珊暂时排除在外,两人的关系比较微妙,处于那种指头上沾了口水,就要往窗户纸上戳的阶段。

    因为林晓萌还要上学,如此通过排除法,只剩下姜瑶和苍雪野姬了。

    瞌睡遇见枕头,想什么来什么,因为,姜瑶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瑶瑶,你好,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呢?”杨根硕第一时间接通,声音里透着喜气。

    “咦,接电话挺快嘛!”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打的。”

    “大清早,嘴巴就很甜。”

    “尝一尝,你会发现更甜。”

    姜瑶一愣:“坏家伙,占我便宜吗?”

    “呵呵……只是无伤大雅的口头便宜而已。”杨根硕笑问,“瑶瑶给我打电话有何指教啊?”

    “本姑娘今天休息,某人不会忘了很久以前的承诺吧!”

    “当然没忘。”杨根硕道:“择日不如撞日。”

    “什么日不日的,难听不难听。”

    “啊?你居然想到那个!”杨根硕夸张的惊叹着。

    “滚蛋!”姜瑶啐骂,“嗯,现在八点半,你九点半来接我吧,逛街吃饭看电影,今天,你是属于我的。”

    “没问题。不过,为什么要一个小时那么久?”

    “女人出门很麻烦的,我还没起床呢!不对呀,你身边那么多女孩子,不应该不懂啊!”

    “了然了然。”

    “一会儿见。”姜瑶欢快地挂断了电话。

    握着手机,杨根硕就在想,自己要不要捯饬捯饬,感觉有点儿像第一次约会,还有点小紧张。

    下一刻,他身子猛地一僵,因为,车里温度突然下降十度。

    不过很快,他就松弛下来,因为这种气场他比较熟悉。

    不多时,王刑天便出现在副驾位上。而杨根硕根本没发现他有开门的动作。

    “老王,你就不能正常一点。”杨根硕忍不住抱怨。

    王刑天振振有词:“正常了,还好意思称作鬼谷门主么?”

    杨根硕瞪大眼睛,给呛得哑口无言。

    “别计较这个了,我有话跟你讲。”

    “你不讲我也知道。”杨根硕抢过他的话头,“就是让我照顾你闺女呗。”

    王刑天长叹一声:“孽债啊!”

    “鬼谷门主,你总算说了句人话。”杨根硕笑道。

    “你小子什么意思?”

    “当然若非你勾搭人|妻,又怎么会有这段孽债?”

    “我……”王刑天顿时脸红脖子粗,“每个人都有爱或被爱的权力,爱一个人是没有错误的,我和云绛那是两情相悦,至死不渝。”

    “你怎么不死?”杨根硕笑问。

    王刑天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揍人。”

    “来呀。”杨根硕扬起脖子,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小子鬼着呢,知道我有求于你,不敢把你怎么样,所以才这么猖狂,太气人了。”

    “哈哈……”杨根硕笑了几声,便一脸认真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百合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