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潜在岳父
    王刑天点点头:“若不是想让百合亲眼看到真相,我早就除掉呀买噶那个祸害了。事实上,那晚我只是出奇制胜,如今放虎归山,只怕后患无穷啊!”

    “你意思是,那个呀买噶不好对付?”

    “功夫跟我不分伯仲,用蛊更是出神入化……”

    话没说完,杨根硕便倒在了他的腿上,王刑天大惑不解:“大牛,你这是咋了?”

    “老王,这事儿我干不了,你另请高明吧!”

    看到这小子一脸愁苦的模样,王刑天哭笑不得,揶揄道:“大牛,别这样,在我印象中,你是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年轻人啊!还记得在虹口道场,你明明不是我对手却还用金针刺穴提升功力跟我一战。”

    杨根硕摇头:“那是不一样的,那不可避免,而现在完全没有必要。我打不过你,那肯定也不是呀买噶的对手,何况人家还有蛊虫,我还不是只剩下挨虐的份儿了吗?”

    “大牛!”王刑天摇摇头,语重心长道:“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蛊王在你身上,你是蛊神,万蛊慑服啊!所以……”

    “是啊,蛊王,万蛊慑服,哈哈……”杨根硕直起身子,眼睛雪亮,只是须臾间又黯淡下去,“所以,动起手来,我还是受虐的对象。”

    王刑天摸着他的头,温声细语地哄道:“所以呀,尽量不要撕破脸动手,不然,你孤军深入,肯定没有胜算。”

    “可不可以不去?”杨根硕眼巴巴道。

    “不可以!”王刑天叹道:“我们一起编织的谎言欺骗了呀买噶一个月,要是你不跟百合回去,谎言立刻被戳穿,而我也不可能让百合一个回去。百合那么信任你依赖你,你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吗?”

    “别这样说!”杨根硕捂住耳朵,“我的缺点就是心软。嗯,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我再劝劝百合,咱们取消这个行程。打不过咱还躲不过么?我就不信,在这繁华的都市,他能奈我何。”

    王刑天叹息一声:“大牛,你觉得躲着一名用蛊高手,明智吗?就算你躲得过,你难道没有亲近之人?你觉得五毒要是为祸一方,破坏力如何?”

    杨根硕沉默了。五毒的破坏力,他是记忆犹新的,那真是防不胜防,恐怖至极。

    “大牛!”王刑天在他肩头拍了拍,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单独涉险,五毒是我的内应,截至目前,这段恩怨他依然蒙在鼓里,而我会在外围策应。”

    “尽管如此,还是拜托了。”王刑天恳切地说。

    “好吧,反正我已经答应了百合,我从来不会对女人出尔反尔的。”

    “那你还让我说了一箩筐的话。”王刑天露出一副怪怪的表情。

    “何况你还说了一箩筐的话。”杨根硕摇摇头,“老王啊,你说这么一箩筐的话除了增加我的心理负担,没有一毛钱的用。”

    王刑天笑了笑,“我知道,但我还是要说。必须让你了解到敌人的强大,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咱们可以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必须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滚!你以为你是谁呀!”

    “大牛,你应该对我客气点!”王刑天说,“毕竟,你跟百合现在是那种关系。”

    “那是假的,是糊弄呀买噶的。”

    “万一弄假成真呢!”

    “你是赞成还是反对?”杨根硕眯着眼问。

    “百合喜欢我就赞成,她不喜欢我就反对。”王刑天答得干脆。

    “你的屁放完了吗?”杨根硕不客气道。

    “我……好吧,我的屁放完了。”王刑天姿态放得很低,也不跟这小子一般计较。

    杨根硕拍着王刑天的肩膀笑了笑:“那该我了。”

    “嗯,呃……你有什么好说的。”

    “我此行危机重重,完全是因为你闺女,不对,应该说完全是老王你种下的祸根,你堂堂一代宗师,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

    王刑天笑了。居然还知道讨要好处,那就好办,就怕他无欲无求啊。

    “钱我是没你多,其它的,说来听听。”王刑天实事求是道。

    “一代宗师,谈钱多俗,有什么值钱的宝贝,拿出来鉴赏鉴赏。”

    “那还是钱!”王刑天摇头,“没有。”

    “好吧好吧,老王,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的,所以,你怎么着也应主动表现出一点儿诚意。”

    “应该的。”王刑天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两本小册子,“我门中绝学有三,医经、毒经、鬼功**,毒经传给了五毒,医经传给了田青牛……”

    “鬼功**传给了宫本菊腚。”杨根硕抢着说。

    “错。”他摇头,“宫本菊腚资质甚高,然而,品行太差,兼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于是,我没有传他任何绝技。目前依然处于考察阶段,若是不理想,我就考虑将其逐出师门。”

    王刑天巴拉巴拉的工夫,两本小册子已经到了杨根硕的手上,扉页上分别写着医经、鬼功**。

    杨根硕面露疑惑:“老王,医经不是传给了田青牛?”

    “没错,这是备份。”

    “啥?”杨根硕翻了个白眼,“你倒是与时俱进。”

    “唉……”王刑天长叹一声,“这些都是我亲手书就,这本医经跟老二手中的一模一样,但是,老二资质所限,必定领悟不多,所以我才决定传授于你。至于这鬼功**,你是唯一传人。”

    杨根硕翻开鬼功**,再也挪不开眼睛。

    “大牛,说来惭愧,我穷极半生,也只是掌握了身法篇,这本鬼功**艰深晦涩,但若是全部练成,必将鬼神惧天地惊。”

    “别吵。”

    “什么?”

    “我让你别吵。”杨根硕依然头也不抬,飞快的翻页。

    王刑天傻眼了。

    鬼功**他研习过无数遍,有图有文字,图形都是寥寥数笔勾勒,极其简洁,他都能照猫画虎。

    文字却有很多甲骨文,以及先秦文字,很难辨认,遣词造句更是不合今人习惯。

    他每一次翻开,都是字斟句酌,字字推敲。

    那真是头大如斗的痛苦过程。

    每一次,他只能坚持研究一页,这是他的极限,即便如此,他都担心自己的脑袋爆掉。

    可这小子不一样。

    也不知是不是装模作样,一目十行,甘之如饴。

    就像某个外国大作家说的:我扑在面包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书籍上。

    王刑天看不懂,却也不便打搅他。

    当一个个先秦文字,一幅幅人形图案闯入杨根硕的眼睛,他心头的震动,无人知晓。

    他居然都看得懂,因为,这竟然是乾坤造化诀缺失的后半部分。

    打个比方,乾坤造化诀就是九阳神功,修炼精妙之后,也只能获得更大的力气更深的内功,遇到同级高手,一样歇菜。

    鬼功**却是在乾坤造化诀基础上衍生出来的身法、杀招,甚至还有更加变态的东西。

    杨根硕如何能够不激动。

    在这即便去往前途未卜的南疆绝地,这本功法真是太及时了。

    当杨根硕一口气翻到最后一页,忍不住就在王刑天的脸上亲了一口,王刑天发出惊呼。与此同时,他的手机响了。

    “鬼叫什么?”杨根硕瞪了王刑天一眼,摸了下鼻子,接着掏出手机,“咦,哪来的血?”

    他这才看到自己手上有血。

    王刑天道:“大牛,我叫是因为两件事,第一你干嘛亲我,第二你流鼻血,不是看功法看的吧!”

    “呸!”杨根硕抽纸擦了嘴唇,然后沉默了三秒,却依然想不通,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刚才看的太过入神。

    金大侠笔下,桃花岛主夫人是个过目成诵的奇女子,有孕在身的时候,因为强行记忆九阴真经,最终不是难产死掉了?

    电话是姜瑶打来的,杨根硕接通了,里头传出姜瑶的抱怨,“大牛,你看看现在几点啦!”

    杨根硕一看时间,大惊,马上道歉:“对不起啊瑶瑶,刚刚路上捡了一个找不着家的老年痴呆,我这种秉承着日行一善的人,只好把他送回家,所以耽误了时间,你再等二十分钟,保证到。”

    说罢,冲拧眉攒目的王刑天投去一抹歉意的目光。

    “真的假的呀!”姜瑶表示怀疑,“要是学雷锋做好事,我就原谅你了。”

    “当然,我从来不骗漂亮的女孩儿,好了,不说了,我这就把老年痴……人送下车,立刻赶过去。”

    “嗯,不急,慢点开,安全第一。”

    “瑶瑶,真会心疼人,将来谁要是娶到你,那还不得幸福死。”

    “不跟你说了!”

    “脸皮真薄啊!哈哈……”

    姜瑶娇羞地结束了通话,杨根硕笑着评价一句。

    “臭小子,为了讨好女孩子,竟敢说我老年痴呆,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你的潜在岳父?”

    “哈哈,江湖救急,别太在意。”杨根硕笑了笑,突然正色道:“老王,我看了多久。”

    “一个多钟头。”王刑天摇摇头,“我也很惊讶。”

    杨根硕抽一张纸,对着后视镜仔细擦净鼻血,说道:“你下车吧,我还有事。”

    然后顺手将鬼功**和医经放进了储物箱。

    王刑天没下车,反而眼神怪怪地看着他。

    “干嘛?下车啊,真痴呆了?”

    “又是个女的?你是去约会?”王刑天一脸鄙夷,“不要太花心!”

    杨根硕笑笑道:“看来,你这是进入角色了?”

    “什么角色?”

    “潜在岳父的角色呗。”

    “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见。”

    话音未落,王刑天已然下车,身影连闪,转瞬不见了。

    杨根硕一阵目眩。

    这速度太变态了,简直如同鬼影,只怕所谓的天眼系统,都拿老王没辙。

    杨根硕憧憬着自己练成之后的样子,不由联想到一部叫做《透明人》的外国电影。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