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迟来的约会
    风和日丽,室外气温十五度。

    秋高气爽,不冷不热的好天气。

    杨根硕心情也不错。

    不只是因为凭空得到两本绝学,还有眼前袅袅婷婷的姑娘。

    制式西装,女款,黑色坡跟皮鞋,细长白皙的脖颈上还扎着一条色彩艳丽的丝巾。

    圆圆的俏脸上只是略施粉黛。

    但是,两个腮帮子却是圆鼓鼓的。

    杨根硕当然明白其中的原因。

    姜瑶将这一次当成了约会,原本是准备了好几套衣服,可杨根硕偏偏要求她穿工服。

    如此过分的要求,她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谁让杨根硕说他自己是个制服控,还说什么姜瑶穿上制服,就能让他回想起他们的初次见面。

    然而,杨根硕还有更加过分的要求。

    居然让姜瑶佩戴工牌,姜瑶断然拒绝了。

    这会儿,姜瑶款款地走向路虎,杨根硕目不转睛。

    他真的想起了两人的初见初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他下车,将她迎上车。

    车子缓缓离开了姜家。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怎么,换车了?”姜瑶吸了吸鼻子,“不对,一股脂粉味道。”

    “你的小鼻子真灵。”杨根硕的手虽然被拍开了,却成功刮到了姜瑶的琼鼻,“这车是借的。”

    “谁?”

    “南门家族大小姐。”

    “南门彩云?”姜瑶淡淡地说。

    “是啊,你见过的。”

    “车都肯借,你们关系不一般哦。”

    “也没啥,我给她治病不收钱,用两天车,实在是小小不言的事情。”

    “她有病?”

    杨根硕面色凝重,点点头:“很严重的妇科病。”

    姜瑶捂住小嘴,脸上有了一丝同情。

    “不提她了,多扫兴!”杨根硕说,“旁边坐着一位美貌佳人,话题好像不对哦。说说吧,下一站去哪?”

    姜瑶抬腕看了眼手表,“十点半,商场都开门了应该,去逛逛吧,饿了顺便吃饭。”

    杨根硕耸耸肩,没有异议。

    姜瑶瞥了他一眼,问道:“今天的一切,你来埋单。”

    “当然,包括开房。”

    “想得美。”姜瑶啐了一口,扭过头去,俏脸却攀上了红晕。

    片刻后,姜瑶忍不住问:“干嘛让非让人家穿制服,一会儿买了衣服,我就换下来。”

    “在我要求的时段穿上就行。”

    姜瑶瞪大了美眸:难道他说的开房是真的,他要在酒店的客房里看着自己展示制|服诱|惑?不行,坚决不行。虽然自己年纪不小,对他也不反感,可这毕竟是第一次约会,应该是浪漫的美好的,留下回忆的,绝对不能在若干年后回忆起来,第一次同他的约会变成了约|炮。

    “波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杨根硕喃喃吟诵着。姜瑶痴痴凝望着。

    “瑶瑶,说的就是你呀,你穿什么都很美,穿着制服也一样……不穿衣服更美。”

    “滚!”她红着脸恶狠狠地说:“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大出血。”

    “为什么?”杨根硕难得一次没有胡搅蛮缠往黄段子上扯。

    “你想想从我们家骗走了多少钱,所以,我可以花的心安理得。”

    “我那可都是凭的真本事。”

    “想一想,你赚钱真是太容易了。”

    “是啊。”杨根硕笑着点头,一不小心,自己就成了亿万富翁了,这还不算林中天承诺的部分。

    上午,万达广场人并不多。

    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闲。恰恰相反,很多人都在为生计而奔波。

    杨根硕依然穿着阿迪达斯,但已经没有刚出店那样雪白了。

    而姜瑶却穿着制服,虽然没戴工牌,但一眼看出不是大致的职业。

    不是金融保险,就是通讯公司的。总不至于是空姐,空姐都是行李箱不离手啊。

    虽然气质不错,但是看上去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而且这对组合有些奇怪。

    几乎在每一家名品服饰店,两人都感到对面怪怪的眼神。

    说鄙视谈不上,或者说对方掩饰的比较好。

    等到两人一阵疯狂的扫货,离开时,所有店员都是九十度弯腰、露沟恭送。可谓诚意满满。

    两人并非用这种行动打脸。杨根硕就是陪姜瑶购物的。姜瑶不过意的时候,又给杨根硕选了几套。

    当两人走出步行街,杨根硕已经被几十个购物袋掩埋了。

    而姜瑶穿着一身世界一线品牌的衣服鞋子,手里拿着一个甜筒,边走边舔,好不惬意。

    杨根硕倒是任劳任怨,只是从购物袋的缝隙里看到姜瑶伸出小舌头舔甜筒的时候,有些蠢动。

    恨不得自己变成甜筒,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好,比如……

    同时,杨根硕也发现,有好事者拿着手机拍照摄像,估计这个会移动的购物袋小山要上头条了。

    还好还好,自己没有露脸。

    得亏开了大路虎,堆积如上的购物袋全都塞了进去,只剩下前面两个位置。

    这个过程,姜瑶一直是袖手旁观,当然,口头上的指点还是有的。

    待杨根硕忙活完,姜瑶手里的甜筒也不见了,正在舔手指。

    突然,杨根硕凑上来。

    姜瑶呼吸一窒,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感觉下巴让人舔了一下。

    “大牛,你干嘛!”睁开眼睛的姜瑶满脸通红。

    杨根硕没有说话,只是将舌尖上的一块甜筒皮亮了出来。

    “过分!”姜瑶跺跺香奈儿的限量版高跟鞋,“去吃饭。”

    步行街除了没有医院,其它你能想到的基本都有。

    二楼一家不具名的西餐厅,装修的很有格调。

    大白天开灯,这是必须的。

    洁白的台布、个性的饰品,彬彬有礼的服务员,让粗鲁的人进来后都不好意思粗鲁。

    两人选了靠窗台的位置,杨根硕如数家珍的点餐,姜瑶诧异连连,“大牛,你经常来吃?”

    “我不常吃西餐的。”说罢,将平板递给姜瑶,“看看自己有什么喜好。”

    姜瑶摆摆手:“太多了,根本吃不完,就这些吧!谢谢。”

    服务员鞠躬离去。

    “瑶瑶!”就在这时,过道一侧,响起一个女声的惊呼。

    “方雅静,真巧。”姜瑶脸上挂着那种保持距离的微笑。说完,就将视线转移到了窗外。

    就这么一个动作,杨根硕已经明白了两人的关系。

    杨根硕看了眼这个方雅静,丹凤眼,吊梢眉,高颧骨,颊无肉,是刻薄无福的面相。

    不过穿着很隆重,外罩咖啡色皮草,里面是深v豹纹包臀衫。

    那深深的沟壑,杨根硕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多看了两眼,然后,大腿根就挨了一脚。

    “嘶——”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冲姜瑶尴尬地笑了笑。

    “咦!”方雅静眼珠一转,“瑶瑶,这小帅哥谁呀!”

    “你猜?”杨根硕满脸笑意地说。姜瑶不愿意打理,她却没话找话说,八成居心叵测。

    “我猜是表弟。”方雅静打了个脆脆的响指。

    “恭喜你答对了。”杨根硕笑得阳光灿烂。

    “……”方雅静一时接不上话,原本,按照她的想法,应该出现姜瑶竭力否认的局面。然而姜瑶只是看了对面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顿了顿,方雅静又是嫣然一笑,丹凤眼微微眯起,“瑶瑶,我看你们绝不是纯粹的表姐弟关系。”

    “为什么?”姜瑶、杨根硕同时问道。

    姜瑶原本就不想搭理这个势利轻浮善妒的女人,两人在一个部门都不怎么交流,在外面见面,她居然喋喋不休。

    刚刚她认为自己跟大牛是表姐弟关系,其实也行,至少不用自己再白费唇舌。

    谁知她还没完没了了。

    方雅静就等着二人开口呢!

    “我可是听过一句话,”她意味深长的一笑,“表姐表弟,床上黏似蜜。”

    “你……”姜瑶是大家闺秀,自小就接受了儒家礼仪的熏陶,骂人都不带脏字,如何听得了这等污言秽语。

    杨根硕却是淡淡一笑,“姐姐真知灼见,恐怕是过来人的切身感受吧!不过,请不要以己度人。”

    杨根硕抻着脖子,骄傲的像只孔雀。但也显得特幼稚。

    姜瑶因为杨根硕的神态举止,忍俊不禁,噗嗤笑了。

    “你……”方雅静原本的攻击对象是姜瑶。没想到,旁边的小白脸居然如此伶牙俐齿。

    姜瑶不但长得端庄大气,学历也高,什么事儿都不争,人员特好,哪怕她方雅静用身体攻克的部门主管,也对姜瑶印象特好,客客气气。

    她凭什么!

    女人的妒忌是很可怕的,因为妒忌,她可以不惜代价。

    方雅静怒极反笑,“瑶瑶,你今天的穿着很漂亮啊!哇,居然全身都是香奈儿!”

    方雅静这么一声惊呼,西餐厅不少人的目光转移过来。

    姜瑶顿时感到不自在了,脸蛋红红的,感觉自己成了动物园的猴子。

    杨根硕看不过眼道:“香奈儿怎么了?”

    “瑶瑶,咱们的收入,咱们自己清楚,白领都算不上吧,所以呢!能够穿上这样的品牌,只有两个解释。”

    姜瑶调整好了自己,静静看着方雅静,看她还能放出什么屁来。

    周围一些食客也都竖起了耳朵。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