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殡葬科长
    “第一,”看到周围一双双充满八卦热情的眼睛,方雅静显得越发兴奋,“自然是我的瑶瑶攀上高枝了呗。”

    不少人大为认同。看向姜瑶的目光,也带上了这层意思。同时心里不平衡,大白菜都被猪拱了。

    “我才没有!”姜瑶忍不住反驳,眼圈都红了。

    杨根硕按着她的手,安抚她稍安勿躁。

    随即看向方雅静的目光,就带上了强烈的冷意。

    方雅静高兴坏了,在部门里,自己在姜瑶面前就从来没有占过一次上风,没想到在这大庭广众的西餐厅,居然把她弄哭了。

    姜瑶越是下不来台,她自然越开心。

    “不过不像耶。你俩这么暧昧,难道说你的高枝就是这小白脸。”

    一瞬间,杨根硕成了目光的焦点。

    大家伙评头论足,有的点头,有的摇头。

    方雅静深深看了杨根硕一眼,道:“瑶瑶,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哪一口啊?”旁边一个肥妹忍不住问。

    “老牛吃嫩草呗。”说罢,捂嘴窃笑。

    “不吃了,大牛,我们走。”姜瑶勃然起身,气出了眼泪。

    “瑶瑶,”杨根硕起身,一手拉胳臂,一手按肩头,淡笑道:“有人蹬鼻子上脸,不打回去,对不起人家啊!”

    “我好怕怕哦。”方雅静笑着抖了抖肩膀,“既然都不是有钱人,却穿着奢侈品牌,那么,只能是第二个解释,是a货。”

    “哦!”一帮女性顾客露出恍然和鄙视的复杂表情,不过,她们鄙夷的同时,却悄悄藏起了自己的a货。

    话说到这里,姜瑶却是坦然了。

    清者自清,她爱怎么说,让她说去吧。

    可怜之人,也有她可悲的地方。因为在生活中,总也得不到认可。

    姜瑶的坦然,方雅静却认为是妥协,是破罐子破摔,于是她更来劲了。

    “瑶瑶,作为你的同事,我不得不说你两句,小白脸靠得住吗?这小子只怕高中还没毕业吧!”

    “没错,正在进行中。”杨根硕笑答。

    有个中年妇女忍不住道:“太过分了,连读高中的小弟弟也不放过。”心里却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在高中生里踅摸一个。十七十八,球毛齐发,血气方刚啊!

    “老牛吃嫩草也没啥,但是要有那个资本啊!卖a货也是一笔投入,应该留给你的小弟弟。话又说回来,小弟弟,你一次多少钱啊?”

    听了这话,杨根硕再次被目光包围。

    而且他发现,不少女人的目光是炙热的,是赤果果的。

    不由得一阵自怨自艾:红颜祸水呀!长得太帅,都是自己的错。

    “小弟弟?”方雅静紧追不放。

    杨根硕从一帮女人脸上收回目光,看着方雅静道:“你出多少?”

    “我……”方雅静差点儿噎住了,“我干嘛要出啊,我对你这样的小弟弟没兴趣,何况,我自己又不是没有男盆友。”

    “来嘛姐姐,家花哪有野花香啊!我给你打八折,五折也行。”

    “你……你住口!”方雅静戗指道,大家都在看她笑话呢!

    “静静。”就在这时,楼梯处响起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

    然后,大家就看到了一个衣冠楚楚的成熟男人。

    利郎商务夹克、西裤,森达皮鞋,这些都透露出男人的成熟内敛,但金光闪闪的爱马仕皮带扣以及劳力士腕表,显示了这个男人不菲的身家。

    男人一出现,方雅静便起身迎上去,小鸟依人的抱住他的胳膊,“老公,你怎么才来?”

    “局里临时开了个小会,耽误了一会儿,宝贝,对不起呀!”

    “没事没事,当然是工作重要,我愿意等。”说完,在男人脸颊上亲了一口,又柔顺的依偎在他的肩头。

    “还是静静最乖了。”男人揽着方雅静柔软的腰肢,身心得到巨大的满足。心想,有钱就是好啊!男人辛苦赚钱,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姐姐,这是伯父吧!”杨根硕挡住两人去路,鞠躬道:“伯父好。”

    伯父?大家听到这个称谓,忍不住爆笑开来。

    刚刚,方雅静喊“老公”,不少人都听到了。

    但是,单单从年龄上,这个男人的确足够做方雅静的父亲了。

    姜瑶扑哧一笑,心说大牛真是太坏了,不过真的好解气。

    男人冷下脸:“你是……”

    “胡说什么?你给我滚开!”方雅静恼羞成怒。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咱们刚刚不是言谈甚欢的,哦伯父,我是姐姐同事的表弟。”

    男人冷肃的目光在方雅静、杨根硕脸上来回扫视。

    “什么表弟呀,不过是个幌子,小白脸而已。”方雅静鄙视道。

    杨根硕笑着说:“伯父,你教女无方啊,刚刚姐姐以为我是服务行业的,还跟我议价来着,不过没谈拢。”说完,还一脸失望。

    男人疑惑地目光看向方雅静,方雅静急了:“老公,别听他胡说。他跟我同事是一起的,就是她。”

    男人顺着方雅静的指向看过去,一下子挪不开眼睛了。

    要说面前的女人比方雅静漂亮多少,也不尽然。

    可是,气质上,一个酷似九天仙女,一个好像九世娼|妓。

    这女孩是方雅静的同事吗?必须认识一下。

    打定主意,抓住方雅静的胳膊,笑着上前:“静静,还不给我介绍?”

    方雅静看到了男人痴迷的眼神,也明白了他那是发现了新猎物的意思,尽管不情愿,还是硬邦邦地开口道:“姜瑶,我同事。”

    “人美,名字也好听。”男人露出一抹自认为绅士的微笑,同时伸出了戴着金劳的右手,“认识一下?”

    姜瑶螓首微偏,目光游移到了窗外。

    男人的脸挂不住,一片涨红。

    男人吃瘪,几乎所有人都开心。

    方雅静暗暗松了口气,“姜瑶,你太没风度了吧,这点面子也不给?”然后摇晃着男人的胳膊,同时,高耸的上围也不同磨蹭着对方,“老公,人家喜欢小屁孩,对成熟稳重的男人不感兴趣。”

    方雅静这么一说,男人总算找了个台阶,他将目光转向了他假想的情敌——杨根硕身上。

    万把块的手表,千把块的衣服,撑死也就个中产家庭的娃儿,花的都是父母的钱,跟自己这个实权肥缺怎么比得。

    倒是这个叫姜瑶的女人,衣着光鲜,衣服鞋子上都有金色镶钻的香奈儿标志,若是正品,这个女人只怕不好养。

    男人自然不相信方雅静说的鬼话,人家那样的姿色,那样的年轻,需要找小白脸么?

    只有年华老去青春不再的大婶,比如昔日的武瞾,才会却寻觅身强力壮器大活好的小白脸吧。

    “静静,怎么说话呢!”男人责怪道,然后笑着说:“那个,姜瑶女士,你别介意,都是我平日宠坏了。”

    姜瑶依旧不动声色,仿佛耳朵屏蔽了一般。

    方雅静心里腻歪的不行,这男人怎么回事,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却也不便反驳,谁让人家是她的金主呢!而且,自己的公务员名额,还得靠人家出力。

    方雅静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色,自己在床上出多大力,他给你办事也出多大力。

    方雅静不方便,但杨根硕方便,而且方便的很。

    “这位大叔,你絮絮叨叨烦不烦,滚一边去,不然我叫服务员了。”

    “你……乳臭未干的小子,一点家教也没有,喊你爸妈过来,我要跟他们理论。”

    “我爸妈在天上。”杨根硕指着头顶虚空,冷笑说:“他们来不了,但是,我不介意送你去。”

    男人呼吸一窒,那小子的笑容冰冷彻骨,竟然让他产生了心悸。

    “我……”男人避开了杨根硕凌厉的目光,心说居然是个孤儿,难怪生了一双狼眼睛,他转移话题,冲着姜瑶道:“美女,相逢就是缘分,不介意我们同桌进餐吧!”

    “介意。”姜瑶摇摇头,“大牛,不吃了,我们走。”

    “走吧走吧,这里吃一顿,怎么着也要一个月工资吧!奉劝你一句,以后三思而行,挣俩钱不容易。”

    听了方雅静的话,姜瑶不走了。

    尽管她生性淡薄,可是正如杨根硕所说,有人蹬鼻子上脸,不依不饶,这个脸必须打回去。

    “方雅静,你很有钱吗?”

    姜瑶回过身来,叉腰冷笑。

    “我是没有,但是我的老公有啊,他可是民政局的领导……”男人瞪了一眼,方雅静立刻捂住小嘴,红着眼圈道:“对不起啊老公,人家以你为荣嘛!”

    “没事没事。”看到女人可怜巴巴的模样,男人心生怜意,“又不是见不得人。”

    “现在当官很赚吗?”杨根硕不禁问道。

    姜瑶冷笑:“遵纪守法的官员只能保证衣食无忧,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方雅静,如果我没猜错,这位就是你一直挂在口边引以为豪的殡葬科长吧!”

    “殡葬科长很有权吗?很来钱吗?”杨根硕紧跟着问道。

    姜瑶笑了笑,未置可否。

    “原来是殡葬科长,肥差啊!”

    “那是当然,那地方生意兴隆,来钱不比医院少。”

    “医院明令禁止不让收红包了吧,可是你去火葬场看看,不准备红包,给你烧人么?”

    “也没人管管,死人钱也要赚,缺德呀!”

    客人们七嘴八舌,男人脸色阵青阵白……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