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顶姜瑶
    方雅静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心里有些委屈,因为男人说的不完全对,比如他看到姜瑶的美貌后,还不是魂不守舍的?刻意的表现,还不是想让人家关注?

    但是,这一刻真是没法计较了,若是同男人撕破脸,自己一直以来的付出就全都白费,付之东流。

    “老公,对不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方雅静梨花带雨地上前,扑进男人怀里,双手抱着男人的腰身,丰硕的胸肌在男人的胸膛上磨啊蹭啊,幽幽道:“人家是因为你而骄傲啊,以后,人家将这份骄傲深埋心底。”

    一日夫妻百日恩,日久生情,这些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方雅静很会演戏,男人怒气渐消,双手捉住她的肩头,慢慢将其推离自己。

    抬手抹去其眼角的泪珠,又抚摸着她肿胀的面颊,大拇指停在了方雅静的红软丰润的唇边,问道:“还疼吗?”

    “疼。”方雅静再度落泪。

    男人却将手指伸进了她的口里,方雅静很乖巧的用唇舌包裹住,吮吸着。

    男人倒吸一口凉气,方雅静也露出媚眼如丝的模样。

    男人抽出大拇指,拉着她的胳膊,几步上了路边的帕萨特,喘着粗气,拉开拉链,然后,将方雅静的螓首按在了自己的胯间。

    方雅静首先闻到一股恶臭,天晓得这死人的家伙事上面沾染了几个女人的汤水,又有多久没洗过,抬起头幽怨的看了男人一眼,还是强忍着膈应,张开了红唇。

    当**被一股温热濡湿吞没的刹那,男人舒爽的翻了白眼。

    这时,一辆白色路虎从旁边掠过,驾车的正是杨根硕。

    那路虎明显是高配版,可以买十台帕萨特。

    手持超级黑卡,驾驶顶配路虎,自己一小公务员还在人家面前装逼,简直可笑至极。

    想到这里,男人顿时兴致全无。

    “怎么了?”方雅静松开嘴,抬起头,讶然道,没有东西喷出来,怎么就软了呢!

    男人一言不发。从此以后,落下了不举的毛病。

    杨根硕并不知道,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居然造就了一名萎哥。

    方雅静永远不知道原因,永远也想不通,自己这位殡葬科长的临时男人,竟然就在她口中萎掉了。

    方雅静一直寻找自身原因,也因此惴惴不安了好一阵子,好在殡葬科长并没有因此迁怒于她。

    因为不久,两人便彻底断了。

    ……

    饭后,杨根硕、姜瑶两人赶到电影院。

    买了票发现还有大半个小时,姜瑶提议在广场上走走,杨根硕欣然接受。

    秋天的午后,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有种微醺的感觉。

    春困秋乏,由此而来。

    六棱砖铺设的偌大广场上,有花坛、喷泉、汽车停车场、共享单车停车场等等,还有一些商家搞售卖活动。

    两人慢慢走着,并没勾肩搭背,也没十指相扣。

    这一刻,他的心从没有过的平静。她却不时偷偷看他。

    “瑶瑶,虽然我长得帅,你也不要偷偷看我,你要看,我会让你看的,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死唐僧!”

    “吃不吃烤肠?”杨根硕突然说。

    姜瑶一愣,这就是传说中的神转折么?然后,美眸一转,看到了卖烤肠的地方。

    “好啊,一根烤肠,两颗鱼丸。”大家闺秀平日里没机会吃这种乱七八糟的不健康食品,对这个还真没有一点儿免疫力。

    “你倒是会要。等着。”杨根硕小跑过去。

    看着杨根硕的背影,回味他的那句“你倒是会要”,想通的一刻,俏脸通红咬牙切齿:“杨根硕!”

    杨根硕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烤肠四颗鱼丸,“两根够不……嘶——”

    他话没说完,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脚背上有一个细细的鞋跟。

    姜瑶仰着脖子,碾着脚跟,从他手中拿走一半。

    “瑶瑶,好好的干嘛你?”杨根硕哭丧着脸。

    姜瑶回头,笑颜如花,一口咬掉半截烤肠。杨根硕顿觉胯下一凉。

    买了一大堆零食饮料,提前十分钟入场。

    两场电影,四个多小时呢!

    第一部是《蜜|桃女孩》,红日国出产的一部新电影,青春纯爱系列。

    杨根硕感觉自己被这个片名骗了,还以为跟《蜜|桃成熟》一个系列。

    顿感索然无味。

    想想也释然了。

    大白天哪能看到那种限制级的东西,午夜场或者情侣专场才有的吧。

    电影里有帅哥美女,有老好人也有白莲花,剧情还可以,适合情侣观看。

    姜瑶看得津津有味,每当白莲花女配利用阴谋诡计勾搭女主男人时,就咬牙切齿,当女主一次又一次原谅女配,姜瑶又怒其不争。

    杨根硕主要是伺候姜瑶,给她剥桔子皮,接桔子籽儿,接瓜子皮,接板栗皮,还有给她捧着妙脆角、呀土豆、薯片,并提醒她喝东西。

    忙里偷闲,杨根硕也会喝一口啤酒。

    一场电影下来,两人都没什么语言交流。

    姜瑶揉着小肚子,“你干嘛一直喂我,都吃饱喝足了。”

    “都是我的错。要不你去下洗手间。”

    姜瑶笑着去了。

    杨根硕摇摇头,难怪有个作家在其作品中写道:在男女关系尚未确立的时候,看电影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因为浪费时间,还少了交流互动的机会。

    不过,杨根硕想,午夜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今天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必须殷勤地伺候着,将姜瑶伺候舒坦了,方才有脸提要求。

    第二部电影依然是外国引进的,《天才枪手》,一部青春电影,考场成了战场,作弊仿佛谍战,杨根硕都被剧情给吸引了,不得不佩服电影的主创,能有这样的奇思妙想,能够拍出这样的神作。

    片花都放完了,大家还在回味。

    杨根硕提着两袋子垃圾,跟在姜瑶屁股后头,随着人流走出放映厅,再走出影城。

    丢掉两人共同制造的垃圾,杨根硕看了眼时间,刚刚五点。

    一轮红日渐渐西沉,灿烂的晚霞铺满西天,偶尔一架飞机悠悠飞过。

    耳边响起姜瑶的声音:“现在干什么去?”

    杨根硕从浩渺无尽的天空收回目光,捉住她的双手,看着她的双眼,“瑶瑶,我有话跟你讲。”

    “什……什么。”姜瑶咽了口吐沫,目光有些闪躲,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吓到了。难道是要趁着夕阳西下表白?

    “坐。”

    被杨根硕按在椅子上,听他说完,姜瑶目瞪口呆,匪夷所思,觉得这个计划简直是简直是……除了疯狂,还有猥琐。

    杨根硕为了证明自己,掏出了警官证和手枪,声称他是“公安备案的顶”。

    “根本是在为你的不要脸找借口。”姜瑶并不轻易就范。

    “算你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杨根硕全盘接受。

    “不可以拍我的脸。”姜瑶说。

    “好。”

    “不可以拍你的脸。”

    “好。”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好吧,本姑娘作为一个新社会的大好青年,为了配合警方抓捕犯罪分子,就牺牲一下。”

    “你可以表现的抗拒,也可以表现的屈从,唯独不能爆发,否则,我的戏就没法唱了。”

    “明白了,你给我悠着点。”姜瑶瞄了眼他的大腿根。

    “我尽量。”杨根硕瞥了眼她的翘臀,“车里换行头。”

    ……

    晚上去了趟希尔顿,在总统套房将南门彩云的上半身摸了个遍,顺便将车子还给人家。

    回到家里,忙不迭登录顶族群,将顶了身着银行职员制服的姜瑶的视频上传。

    顿时惹来一阵热议。

    杨根硕并没有参加议论,只是发了个千元随机红包,并下一期的预报,便果断下线。

    下一期,是护士。

    夜深人静,他打开了《鬼功**》。

    单单一个身法篇,便是奥妙无穷。

    王刑天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这些文字、图像,也是极好的诠释。

    身法跟步伐走位、呼吸节奏、天时地利都有着紧密联系,契合先秦道家思想,讲究天地人三者和谐统一。

    杨根硕尝试将乾坤造化诀同鬼功**结合,按照星宿方位走步。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尝试,速度就了巨大提升,令其不敢相信。

    人们常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一个连狗都明白的道理。

    而杨根硕却发现,最短的直线却并非是最快的。

    好像比老王还要慢一点,要不试试看看监控能不能抓住?

    想到这里,他穿着跨栏背心大裤衩就出去了。

    过道里装有摄像头,监控终端在保安室和他的房间。

    一出房门,他便将身法展开到了极致。

    一口气在二层转了一个来回,回到自己房间,靠在门上,才感觉膝盖发酸,气喘如牛。

    突破极限,消耗同样是巨大的。

    监控里只有虚影,这让他相当满足。

    洗澡的时候,手机响了。

    裹着浴巾出来一看,竟然是姜瑶打来的。

    晚上从公交车下来的时候,她一言不发,甚至拒绝自己相送,打车急匆匆走了。

    杨根硕心里不踏实,还以为自己表演太投入,“顶”得过分,惹她生气了。

    电话接通的一刻,依然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姜瑶提出了一个令他瞠目结舌的要求。

    尽管姜瑶语气冰冷,杨根硕依然忍不住浮想联翩。

    这边刚刚把视频传给姜瑶,就有人敲门。

    杨根硕向来没有锁门的习惯。下一刻门开了,林晓萌走了进来。

    看到只是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的杨根硕,林晓萌迟疑了一下,还是关上了门。

    “小萌啊,你稍等,我穿上衣服。”

    不由分说,杨根硕便套上了t恤衫大裤衩。

    林晓萌咬了咬丰润的唇皮,心说这人真小气,看两眼也不会掉块肉。

    “小萌,有事吗?”杨根硕笑问。

    “大牛,你是不是有事,最近都在忙什么?”

    “我……”杨根硕眼睛一亮,她来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预约一下。

    想到这里,上前拉着她的手,“小萌,咱床上说。”

    林晓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