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男人的向往女人的追求
    “这个背影会不会有点熟悉?”

    “没有。”

    “这个呢?”

    “没有。”

    “这个……”

    “还是没有。”

    “你都没仔细看。”

    “你都问了十八遍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是你逼我的,”杨根硕从顶族群中又找了一部群主的“作品”,女猪脚身穿职业套装。

    “我饿了,吃完饭再看行不行……”苏灵珊求饶,只是话说一半,突然卡壳了,无比吃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转移到杨根硕的脸上。

    杨根硕露出欣慰的神情。

    “之前那几个再让我看看。”苏灵珊忙不迭说。

    杨根硕马上调出之前几个视频,都是群主上传的。

    “就说这个穿护士服的背影这么熟悉,原来竟然是小惠吗?”苏灵珊喃喃道。

    “什么?刚才我问了你很多遍,你分明说不眼熟的。”

    “人家哪里想得到?啊!”苏灵珊猛地捂住嘴,“你的意思是,这个群主就是贾……”

    “嘘!”杨根硕摇头,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看来错不了,还真是个衣冠禽兽、职业流氓。”

    “人家只是顶自己的女朋友,算不上流氓吧,顶多是有伤风化,你不是也……”说起这个,她就脸红。

    要说姓贾的是流氓,他姓杨的也不是好东西。

    杨根硕笑了笑:“那是你没有看过他的其它作品,被他骚扰过的女孩子不在少数。”

    苏灵珊看过贾正经的战绩之后,严肃起来:“既然如此,还不抓他?”

    杨根硕摇头:“不可以打草惊蛇,我要的是彻底扑灭,斩草除根。”

    苏灵珊认真地点点头。

    下午,趁着林芷君有事去了公司,杨根硕从校园里将林晓萌拐走了。

    那丫头虽然坐在课堂上,却是一个劲儿打瞌睡。

    杨根硕清楚,尽管有着春困秋乏的因素在,主要还是她的嗜睡症复发了。

    或许不是全部学生都知道林家姐妹的身份背景,以及同这所天恩中学的关系,但是,杨根硕毫不怀疑,每一个教职员工都是知道的。

    是以,林芷君的请假、林晓萌的打盹,老师都不会过问。

    不是在上课的时候拖走的,那不是抢人么?

    杨根硕不想搞得那么惊世骇俗,她是趁着林晓萌从厕所出来,四下无人的时候,将她带走了。

    门卫一路挥手礼送。

    之前跟林晓萌打过招呼,所以,小丫头时刻准备着,一身水手服,加上胸前一对是人都想征服的珠峰,杨根硕也是一阵血脉贲张。

    匆匆地上了杨根硕的标致,林晓萌气喘吁吁,胸前更是波澜壮阔。

    “大牛,这么急?”

    “是啊,很急。”杨根硕几乎挪不开眼睛,其实,哪怕下半生一直对着眼前宝马车头灯一般晃悠的玩意儿,也不会乏味吧!

    但是,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尽管很诱人,可是自己不能太自私,大丫二丫肿么办,其它几个女孩子肿么办?自己要是守着一个人,要造就多少怨妇。

    都怪自己长得太帅!

    桃花运多了,就要欠下桃花债。

    突然想起老王那句“孽债啊……”,他就有些忍俊不禁。

    林晓萌早就注意到了杨根硕的眼神,并不排斥,也不回避,反而很欢喜,希望他的目光能够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会儿,不管用什么方式。

    “你怎么了?”杨根硕发现林晓萌静静地看着自己,像一株兰花,目光如秋潭,笑容似冬日。

    “你不是很急?”林晓萌笑问。

    “是啊,很急,我都准备好了,选个地方吧,公交还是地铁?”

    林晓萌咬住了葱指,这是小丫头想问题时常有的姿态。

    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恨不能化身为那根短而细的指头,这样就可以让林晓萌噙在口中,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自己又何时何日能够得偿所愿?

    尽管自己最骄傲的部分,比那根葱指粗了几倍,也长了几倍。

    人总是得陇望蜀。

    这会儿还在央求人家牺牲色相,配合自己演出,却又想着……忍不住在心底骂自己一句“禽兽”。

    最终,林晓萌选择了地铁。

    当然也做了伪装。棒球帽、墨镜、口罩。

    杨根硕自导自演自拍自摄时,内心是充满负疚感的。

    尤其是看到小丫头扶着立柱那发白的指节,脸上的痛苦表情,以及通红的耳朵和脖颈。

    但是,生理上的反应却不受控制,背叛了他的意志,很投入很卖力的表演着。

    下一站出口,林晓萌是被杨根硕扶出地铁的,不然她根本站不住。

    然后,杨根硕将其直接送回了别墅,并且在她的闺房里,同其套好口供,万一她姐姐问起,就说不舒服所以提前回来休息。

    “不舒服是真的,但罪魁祸首是你。”林晓萌咬着手指,水汪汪地大眼看着她。

    目睹这一幕,翘了老半天刚刚臣服下去没多久的东西又抬头了。

    “小萌,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以及任何一个男人面前吃手指,除非我允许。”

    “大牛好霸道哦。”林晓萌嘻嘻笑着,靠了过来,抱着他的腰身,靠在他的胸膛上,“不过小萌喜欢。”

    “喜欢吃,可以吃我的。”杨根硕随口说道。

    林晓萌仰起头看向他,眼神很无辜。

    “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杨根硕赶紧道歉。

    孰料,林晓萌竟然抓起他的中指,缓缓而坚定地送进自己的口腔。

    杨根硕目瞪口呆,做不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自己又粗又长功能齐全的中指进入了那花瓣一样红润的樱唇,然后被一股湿润温暖紧紧包裹。

    她还拿着中指进来出去,她还用那种怪怪地眼神看自己。

    受不鸟!

    杨根硕抽出中指,落荒而逃。

    身后,传来林晓萌的娇笑。

    小妖精!

    杨根硕暗骂一句,然后又狠狠地鄙视自己一番。

    男人不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床下端庄贤淑,像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床上放浪形骸,变成毫无顾忌的淫|娃|荡|妇?

    自己真是矫情。

    刚刚好危险,要是就那样缴械了,只怕日后永远都无法在小萌跟前抬起头来。

    倒不是自己如何君子,只是小萌实在还小,身体还有病,第一次不能是这样的。

    否则,哪怕打着治病的名义,林芷君也会跟自己拼命。

    冲到卫生间挤出一泡尿,又往自己的脸上泼了半天凉水,丹田的火焰依旧在燃烧。

    坐在车上,心里依然毛躁到不行。

    这几天,连续不停换着人顶,的确太难为他了,他也只是个初哥,摘掉处男帽子没两天啊!

    今天被林晓萌这一阵撩拨,再也压制不住。

    难道要像曹翁说的那样,去寻求五指姑娘的帮忙,用指头儿告了消乏,再自渎一回?

    这时,一张俏脸闯入脑海。

    “蓉姐,我想你。”拨通电话,杨根硕嘶哑着说道。

    敲开查蓉的门,两人便拥吻一处,然后,倒在实木地板上,翻滚起来。

    查蓉做了充足的准备,洗白白香喷喷,只穿一件真丝浴袍,紧闭着窗帘打开了空调。

    等待的过程中,身体也湿润了,做好了接纳大牛的准备。

    一阵拥吻翻滚过后,杨根硕闯了进去,过程还是没那么顺利,但却是令彼此身心愉悦的。

    男人向往的就是紧箍,女人追求的就是充实。

    若是男人有种化身宇宙飞船徜徉太空的感觉,那就悲剧了。

    有个段子:说是一个老男人始终讨不到老婆,最终接纳了一个从良的老妓,洞房花烛夜,欢好已毕,新娘问新郎滋味如何,新郎就说了上面那段话。

    杨根硕憋了一肚子邪火,也顾不上章法,一顿纵横驰骋,查蓉死过两次,他才趴在她丰腴的胸脯不动了。

    查蓉拥着他的身子,抚摸着他被汗水湿透的脊背,问:“怎么了?”

    杨根硕想了想,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在她的唇上吻了一口,才说:“受了一些刺激,让你受累了。”

    查蓉风情万种地横了他一眼,咬了咬唇皮,说:“姐也很美。”

    杨根硕一拍脑袋:“哎呀,我只顾着自己,又是没有考虑防护措施,那个毓婷也不能总吃……”

    说到这里,嘴唇被查蓉捂住,她含笑问道:“姐要是有了咋办?”

    杨根硕犹豫了一下,回答:“我会负责的。”

    尽管知道不该这么问,也知道大牛会这么回答,可是,他那片刻的犹豫,还是让查蓉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她笑着摇摇头:“前两天安全,现在依然安全。”

    杨根硕翻身下马,查蓉扯过浴袍盖住两人,杨根硕这才将事情缘由说了个清楚明白。

    包括被林晓萌那个呆萌小妖精吮手指的过程,他也没有忽略。

    突然,他的中指又进了一个温暖的口腔,看到媚眼如丝的查蓉那如花绽放的娇颜,他刚刚卸货的部分又有了精神。

    然后,在林晓萌那里没有实现的向往,在查蓉这儿变成了现实。

    这是种不一样的感觉,指尖在战栗,灵魂在跳舞。

    查蓉的动作还有些生涩。这正说明了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让杨根硕身心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又突然,查蓉抬起头来,美眸亮亮的,说:“要不,姐姐也牺牲一下,给你出点力。”

    查蓉明明未着寸缕,跪在他的大腿中间,杨根硕眼前却浮现出她穿着ol装的样子,这不又是一个御姐,抚掌道:“好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