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车子是无辜的
    “什么?”杨根硕面无表情,却心如波涛,那个声音别人听不出,他岂能听不出,那分明是苏红盖的声音,坑爹呀,老匹夫竟然这么埋汰自己,太气人了。

    “不要告诉我这个大牛不是你?”萧米米冷笑。

    “当然不是我。”杨根硕义正辞严,“谁会这么议论我,又会给你发这个音频?还用你们系统内部的邮箱?”

    萧米米陷入沉默。

    杨根硕暗地里咬牙切齿,一会儿就去找苏红盖,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这个“三秒男”的帽子,必须摘掉,太侮辱人了,三十分钟,才是大牛哥的最低水平。

    “大牛,别不承认了,我坚信音频中的大牛,指的就是你。”萧米米摇头,心里有些不舒服,一方面因为杨根硕跟别的女人上床,另一方面,她隐隐猜到给她发送音频的人。

    “怎么可能!我多长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我怎么知道。”萧米米又羞又急,红了脸。

    “那次在病房床上,我们不是……”

    萧米米羞红了脸:“那怎么能算。”

    “也对,穿着衣服不能证明我的实力,要不咱们不穿衣服试一次。”

    “你休想!休想转移话题。”

    杨根硕摇头道:“米米,就算是我,但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个给你发东西的人才是其心可诛。”

    “走吧!先办正事。”萧米米一言不发,走出了办公室。

    杨根硕将音频转发给了自己,关掉电脑,走了出去。

    派出所门口,萧米米站在车旁等着,面无表情,仿佛一个冷面警花。

    杨根硕耸耸肩,这误会闹的,自己都没跟苏灵珊怎么样,君子到柳下惠的程度,还被冤枉,且是双重冤枉。

    是可忍孰不可忍。

    按了下钥匙,车子怪叫一声,萧米米钻进了副驾上,杨根硕走过去,上车后,看到了走过来的老宋。

    发动车子,降下车窗,老宋问:“大牛,这就走啊!”

    “是啊,有点事。”杨根硕微笑着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老宋,给所长说一声,我去趟局里。”

    “好的,去吧,路上开慢点。”

    车子缓缓离去,老宋摇头喃喃道:“年轻真好。”然后眉头微皱,好像米米的情绪不对。

    车上,萧米米依然一言不发,让杨根硕感觉很压抑。

    在一个等红灯的路口,他说:“米米,你是不是介意?”

    萧米米怒目相向,沉默以对。

    “哈哈,我就知道你介意,”杨根硕笑道,“好吧,我会努力,将时间延长。”

    萧米米瞪圆了美眸。

    杨根硕喋喋不休:“长到包你满意。三分钟怎么样?三十分钟呢!不是要三个小时吧!那我真不……嘶——”

    大腿根被掐住,连皮带肉,好像还牵扯到了毛发。

    疼。杨根硕疼出了眼泪。

    萧米米同样红了眼圈。

    前面就是市局,杨根硕一把方向,车子停在路边。

    拉手刹,熄火,打双闪,然后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别碰我!”萧米米抖开了。

    “好吧,这样也好,反正我的双手,不可能只碰你一个。”

    “你……”萧米米瞪大眼睛,不断摇头,这家伙这么迟钝吗?难道看不出来自己想听解释?

    杨根硕显得意兴阑珊,“走吧,去找萧局汇报案子。”

    说完,下车径直走去。

    那个牛逼人的曾经说过:牛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杨根硕于是就不打算解释了。

    走进市局大门的刹那,身后不远处响起“轰”的一声关门声。

    大姐,关个车门都这么用力,那是自己的爱车啊!

    这一刻,杨根硕真的心疼,车子是无辜的。

    萧阳刚刚开完例会,最近事业爱情双丰收,心情很不错。

    对于杨根硕的造访很意外,待闺女气鼓鼓地走进来后,就更加意外了。

    “你们这是……”萧阳不解的问道。心想,两冤家莫不是吵架了?

    男秘书一看领导要处理家事,忙不迭给两人泡了茶,就出去了,并且带上了门。

    刚出去,就碰到了王凯。

    “罗秘书,米米是不是来了?”王凯笑问。

    “王队,你的鼻子可真灵啊,不过,不只是萧局的女儿,还有杨根硕。”罗秘书笑着回答。

    王凯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不见了。

    刚刚只是听人说萧米米来了市局,于是就想着过来看看,他坚信一点,日久生情,若是长期不见面又没有互动,即便是再浓烈的感情,也会变淡。

    “他来干什么?”王凯气呼呼地问。

    整个市局,谁不知道王凯是萧米米的追求者,可是大家更知道,这个追求者基本是宣告失败了,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家伙,即将抱得美人归。

    杨根硕在市局训练场一战成名,现场的人无比震动,没能到现场的人更是道听途说,凭空捏造,越传越神。

    总之,除了王凯,大家都认为杨根硕是靠真本事赢得了萧米米的青睐的。

    对于王凯,罗秘书还是有点同情的,他也知道,王凯的怨气是冲着谁的,“好像说是汇报案子。”

    “啊,哈哈……”王凯顿时失笑,“案子?他也会?他以为他谁呀,给他发个证,就真当自己是警察了吗?”

    罗秘书摇摇头,爱情容易让人智商变低,王凯就是个例子,他也没工夫跟这种状态的他唠嗑,听得都是怨气,于是说:“我还有事,你先忙。”

    罗秘书进了他的秘书间。

    王凯远远看着萧阳的办公室,却没有勇气走过去。但也不会走,邮件发出去了,萧米米应该接受到了,不可能没有反应啊!

    他要在这里等着,等着看萧米米的表情。

    局长办公室。

    萧米米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萧阳听着杨根硕的汇报,频频点头,同时也忍不住看来女儿几眼。

    知女莫若父,女儿这个样子,显然是生气了。

    可为什么会生气?萧阳将杨根硕的汇报回味了一遍,立刻自以为抓住了关键。

    他就女儿的感情问过女儿,女儿也坦诚了对大牛的感觉,两人的感情,因为米米被疑似艾滋患者咬了一口,突飞猛进。

    想来,米米是受不了杨根硕在这个案子过程中,连续顶了那么多的女孩子吧!是吃醋。

    想到这里,萧阳忍不住在心底一声叹息,看来,得跟女儿好好聊聊了。

    “大牛,案子办的不错,你花的钱,只要有所依据,等结案后,我都能给你报销,还有,你说的酒店,我建议就去八一酒店。”

    “八一酒店?那里不是……”杨根硕一脸惊讶。

    “就是。”萧阳笑道,“作为群主,你自然要为你的成员负责,这个酒店,应该比较合适吧。”

    “是挺合适。”杨根硕面露喜色,想了想,冲着萧阳搓动手指,“萧局长,酒店需要定金的吧,给赞助点儿。”

    “我很穷的,你别打我主意。”萧阳摇头,“谁不知道你有钱,先垫付吧。”

    “好吧。”

    “还有事吗?”萧阳问。

    杨根硕看看萧阳,又看看萧米米,感觉人家是下逐客令了,似乎父女俩有些悄悄话要说,于是拍拍屁股,“那我先告辞了。”

    杨根硕走出局长办公室,王凯一个回避的动作做到一半,显得分外尴尬。

    “王队长,你这是……”

    “哦,大牛啊,我准备找萧局汇报点儿情况。”

    “只怕现在不方便,米米在里面。”

    “哦,那就再等等。”

    杨根硕点点头,路过的时候,在王凯的肩头拍了两下,王凯身子一震,回头看去,哪里还有杨根硕的身影。

    杨根硕上车后,立刻一阵咬牙切齿:苏红盖,给我等着。

    局长办公室。

    萧阳拉一张凳子,在女儿的对面坐下,捏捏她的脸蛋,又将她双手包在手心,这才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米米,现在你知道跟大牛不合适了吧!你会很辛苦。听爸爸的话,趁陷得不深,断掉。”

    “爸……”萧米米叫了一声,轻轻倒在父亲的怀里,潸然泪下,哭哭啼啼道:“他连跟我解释一声都懒得。”

    萧阳说:“这个案子,他有没有对你隐瞒?”

    “没有,我还本色出演了呢!”萧米米边抹泪边说。

    “那你怎么就受不了呢!虽然过程有些那个,但却是为了办案啊,而且,结果也是好的。”

    “我……”萧米米看了眼爸爸,心中轻叹,原来爸爸搞错了,以为自己因为大牛假公济私顶了那么多女人而生气,那个音频的事情,该不该告诉爸爸呢?

    萧阳摇摇头:“这儿我得为大牛说句公道话,他之所以介入这个案子,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你,他要给你报仇。”

    “我知道。”萧米米红着眼圈和鼻头,吸了吸鼻子嘟囔道:“爸,你到底是啥意思,劝和还是劝分呀!”

    “儿大不由爹!”萧阳又是一声叹息,作为西京市政界最有权力的三五个人之一,他办不到的事情实在不多,然而,对于女儿的感情问题,他却是束手无策。

    但是,女儿既然问起,不管有没有用,他还是得表明一个父亲的态度,毕竟自己是过来人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