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警界之花
    群成员喝了不少,玩得正嗨,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贾正经也有些茫然地看向门口,竟然是现任群主打开了大门,并放进来一伙人。

    贾正经脸蛋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瞪着醉眼,笑问:“群主,顶爷小企鹅,你又搞什么新花样?”

    坐墙等红杏道:“哈哈,群主就是鬼点子多。”

    雷政富道:“又是警察又是枪,群主,这应该叫乐极生悲吧!哈哈哈……”

    “大刘,控制所有人。”杨根硕叹息一声,抬手撕掉人皮面具,露出庐山真面目,“衣冠禽兽贾医生,幸会呀!”

    “你……”贾正经惊出一身冷汗,酒立马醒了,“杨根硕,竟然是你!”

    “其实,我是一名警察。”杨根硕将摸鼻子的手对着众人画了一个圆弧,“现在,要逮捕你们。”

    众人全傻眼了。

    雷政富狠狠捋着屈指可数的头发,顿足捶胸:“群主,亏我这么崇拜你,你竟然是卧底,跟我们玩无间道!”

    坐墙等红杏、裤裆有杀气、夜踹寡妇门三人对视一眼,还是不大相信,异口同声道:“群主,别开玩笑了,一点儿也不好玩。”

    “还玩个屁呀!”贾正经用力拍打大腿,“我不知道这个叛徒是不是警察,但我知道,他跟警察有一腿。”

    坐墙等红杏咽了口吐沫,缓缓走近刘震霆,看到他彪悍的体型,铁筑的面庞,小心翼翼地在他手枪上摸了一把。

    “冰冷的,是铁的!”坐墙等红杏后退一步,怪叫道。

    刘震霆面无表情,卸了弹夹,抠出一颗黄铜子弹,丢给坐墙等红杏。

    他接住了,用手死命捏了捏,没能捏动,又用牙咬,硌的牙疼。

    “是不是真的?”刘震霆笑问。

    “是真的……”坐墙等红杏哭了出来,突然大喝一声,“跑啊,咱们人多。”

    这话很有效果。

    近百人中,只有极个别喝高了,其他人刚刚好,这会儿是酒壮怂人胆,大家伙无视持枪警察,奋力向前冲。

    这些人罪不至死!刘震霆哪能开枪?抓住一个跑掉十个,满头黑线,都快哭了。

    教官第一次给自己派活,十几个人带着枪,还让人跑了,无地自容!

    其他刑警顶多抓住两个人,有个同志比较倒霉,没抓住人,还被咬了一口。

    他们跟刘震霆一个想法,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差不多有九十个人如潮水般涌向门口。

    杨根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刘震霆等人目瞪口呆。

    杨教官是厉害,可也架不住人多啊,而且这些人哪能下重手,一不小心就打残了吧!

    眼看着跑得最快的就到了杨根硕的面前,刘震霆他们都屏住了呼吸,心中大叫:杨教官快让开,危险!

    这些人妄图逃出生天,此时是慌不择路,万一一拥而上,把杨教官踩死了咋办?

    杨根硕依然没有让,如同一棵松、一座山,擎天一柱。

    “滚开!”首当其冲的坐墙等红杏大叫。同时,挥拳砸向杨根硕。

    杨根硕仰头一声吼,如同熊大咆哮,双掌齐挥,掀起一道飓风,将众人吹的人仰马翻。

    这还是人吗?

    刑警一个个目瞪口呆。

    顶族群成员也是瞠目结舌。

    “拿下。”杨根硕看了眼刘震霆,淡淡地说。

    刘震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双脚一磕,朗声敬礼:“是!”

    刘震霆和他的小伙伴们一样激动,难以自已,杨教官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他们拥有这样的教官,还不是三生有幸?以后跟着学个一招半式,也够受用一生了。

    杨根硕走出去,将门带上了。

    ……

    萧米米同老宋在门口汇合,带着五个民警两支枪,冲到了二楼多功能厅门口,先是双手举枪附耳倾听,然后退后一脚踹去……

    竟然没踹上,因为门开了,刘震霆笑容满面,“萧队,你来的正好,所有犯罪分子已经伏法。”

    两扇门打开,萧米米和老宋等人看清了厅里的一幕,黑压压一片人,看得人头皮发麻。

    但是,她放眼四顾,却找不到那个想要看到的身影。

    “大刘,大牛呢?”萧米米蹙眉道。

    “嗯?”刘震霆东张西望后,也皱起了眉头,“杨教官刚刚还在呢,不是去找你了吧。”

    派出所的民警,包括老宋在内,依然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搞的这么紧张,是来干嘛的。

    说实话,刘震霆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萧米米略一思量,便要去找,这时候,一帮媒体涌过来。

    有正规电视台的,也有一些商业报社的,足有二十几号人将萧米米和派出所的民警堵在了门口。

    十几杆长枪短炮同时戳到了萧米米的面前,争先恐后,生怕离得不够近。

    “我是西京电视台七套法制栏目的主播,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我是西京商报的,请问这次针对顶族的行动策划了多久?”

    “我是晚报记者,您如此年轻,竟能领导派出所几个民警破获这样的大案,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虎父无犬女!”一帮身穿警察制服的人大步走来,同样有人拿着话筒有人扛着摄像机,刚才说话的那位女警英姿飒爽,她拿着话筒,并没有采访萧米米的意思,而是说道:“各位媒体朋友,我们是市局宣传科的,没想到你们得到消息比我们还快,是我们失职啊。”

    说到这里,一双会说话的美眸看了眼萧米米,“米米,这么大的行动为什么不上报?知不知道搞得我们很被动耶?”

    萧米米横了好闺蜜舒雅一眼,摇头想笑,却是笑不出来。

    法制栏目的主播惊呼:“难道这位就是萧局长的女儿,这么漂亮还这么能干,真是当之无愧的警花啊!”

    晚报记者说:“萧局长的基因太强大的,这个案子太漂亮了,作为一名女孩,我对这些猥琐的男人深恶痛绝。”

    商报记者说:“我们非常好奇,警方是如何才将这帮社会败类聚到一起并且一网成擒的呢?”

    萧米米一言不发,舒雅却很开心:“各位媒体朋友,介于案情的复杂和敏感性,我们暂时不方便透露,稍后,市局会召开案情发布会,我们的官方微博也会实时公布案情的最新进展情况,请大家关注。”

    “现在,”舒雅笑容可掬,“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媒体让开一条道,舒雅冲着萧米米使了使眼色,萧米米会意,带领晕头巴脑的派出所民警进入大厅,同市局刑警一起,将犯人押出来。

    摄像机照相机同时工作,闪光灯噼里啪啦,记录下一个个精彩瞬间,包括萧米米的很多特写。

    ……

    当晚,各大媒体头版头条纷纷登载了市局年度最大行动,电视台更是长篇累牍的报道。

    背景是长长的押送队伍,行动的领导者是年仅二十二岁的派出所民警萧米米。

    照片上,萧米米唇红齿白,螓首蛾眉,英气逼人,美的叫人窒息。

    一时间,警界之花的名头家喻户晓。

    落霞西路派出所挂上了红灯笼,跟过年似的,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喜庆,尽管稀里糊涂,可是谁愿意深究,荣誉砸到头上,就欣然接受呗。

    上了报纸,上了电视,终于可以在亲戚朋友父母妻儿面前露一次脸,也让他们与有荣焉了。

    有人往派出所送锦旗送花篮,更有甚者,不少适龄青年居然过来给萧米米送花,还是大红的玫瑰,一把一把的,这种情况,自然进不了门。

    办公室里,萧米米看着面前的十几份报纸,看到上面自己局促的笑容,苦笑不已。

    这算什么?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干啊!

    然而,看着同事们从没有过的开心,又有些不忍心。

    杨根硕不见了,手机打不通,她准备找机会去问问艾悠悠或者去趟林家别墅。

    然而这时候显然不可能。人红是非多,门口竟然聚集了不少粉丝。

    “舒雅,你个小妮子,把人家拍得丑死啦!”萧米米在电话里抱怨好闺蜜。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专业摄影师,说起来还真是羡慕你呢!”

    “羡慕我什么,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警界之花,多如雷贯耳啊,而且,你是实至名归。”

    “我才不在乎那点虚名,如果不是我爸,谁认识我啊!”

    “你错了。”

    “我错了?”

    “所有媒体,包括我在内,都是一个人组织的。嘻嘻……不用我明说了吧!米米,我先挂了啊,你消化消化。”

    舒雅挂断了电话,萧米米拿着手机,默不作声,良久轻轻一叹:大牛,你做这些干什么?难道,你觉得我在乎这些虚名吗?

    “萧局,您怎么来了!”

    听到门外说话声,萧米米知道自己的老爸,同时也是西京市警务系统的最高领导莅临指导工作了。

    她走出去,所长、副所长,指导员,几乎所有成员都在,并且站成了一排。

    她怏怏地站在了队尾。

    市局宣传科的同志将话筒和摄像机准备就位。

    萧阳笑容可掬:“各位,你们这一仗打得漂亮,我既震惊又欣慰,我代表市局慰问你们,代表西京市九百万人感谢你们,案子正在突击审讯,等结案后,会有相应的表彰。”

    说着,同每个人一一握手。

    萧阳显得那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每个人都受宠若惊。

    除了萧米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