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蛊族山寨
    打开门,看到父亲脸上醇和的笑意,萧米米鼻子一酸,再度落泪。

    “大牛,滚出去!”萧阳对狗下达了命令。

    狗狗可怜兮兮地看了眼女主人,女主人点头后,它才离开。

    “这狗东西,竟敢不听我的命令。”萧阳义愤填膺的样子。

    萧米米笑了,却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令萧阳一阵心疼。

    “米米啊,爸爸跟你商量件事呗。”萧阳一副商量的口吻。

    “什么?”见爸爸一本正经的样子,萧米米感觉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看咱们俩都是警察,上个班没完没了的,原本也没什么,现在却多了一只大牛,你看大牛饥一顿饱一顿,瘦得皮包骨头,这说明咱们家根本不具备饲养宠物的条件,你总不能给它请个保姆吧!”

    萧米米咬了咬唇皮:“爸,你什么意思?卖掉它?”

    “算个方案?”

    “送人?”

    “也行。”

    “你的方案是……”

    “不如炖汤。”

    萧米米倒抽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爸,你不是来真的吧!”

    萧阳恶狠狠道:“听见这个名字就来气,千刀万剐然后炖汤,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萧米米总算听明白了,爸爸不是真的想要杀狗炖汤,而是拐弯抹角的安慰自己呢!

    “爸……”萧米米喊了一声,轻轻地靠近了父亲的怀中。

    “傻丫头!”萧阳的抚摸着女儿柔顺的秀发,声音也有些哽咽。

    “他干嘛不告而别,难道我在他心中真的不重要,没有一点儿位置?那他为什么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一次又一次的拯救我!”

    萧阳长叹一声,怕是女儿跟大牛是纠缠不清了。曾经一度,这是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可是看到女儿这么痛苦,他有些动摇了。

    然而,他动摇不动摇实在无足轻重,因为,女儿不会动摇,他有能力让女儿舍弃这段感情吗?

    想明白这一点,萧阳只好正向劝慰女儿:“米米,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你问大牛了?还是大牛亲口承认的?”

    萧米米摇摇头,将音频事件,以及三人在派出所的碰撞告诉了父亲。

    听完后,萧阳哑然失笑:“王凯这小子为了爱情,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要是将这点劲头用到工作中,只怕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爸,人家都这样了,你还笑!”萧米米幽怨道。

    萧阳深吸一口气:“丫头,杨根硕那小子还不到二十岁,就是个半大孩子,可能性格上还不够成熟吧,你既然……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就得包容他。”

    “还有,那小子就是个顺毛驴,懂吗?你不能把他的驴脾气都逗起来。”

    萧米米微微点头。

    萧阳微微叹息。

    ……

    半天的飞机,半天的火车,半天的汽车,半天拖拉机,半天牛车,再步行半天,终于进入了南疆蛊族的地盘。

    当然,最后这半天的山路,是由人用竹轿抬的。

    原始森林,蛮夷之地,是眼前景象的最好诠释。

    比老家还原始还落后,当然,景色也更壮观。

    越是走近,杨根硕越是有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走到一道山崖旁,轿夫停下歇脚。

    杨根硕、百合双双下地,来到了崖边。

    放眼望去,呼吸顿窒。

    一道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一个山寨,竹楼绵延数百家。

    一道道梯田,一袅袅炊烟。

    开阔的视界,爽利的山风,湿润清新的空气中,沁人心脾,叫人心旷神怡。

    夕阳西下,暮霭沉沉,眼前的一切变得越发深沉浓郁,就像一幅静止的泼墨山水画,名叫山村晚景图。

    “美,好美。”杨根硕情不自禁,喃喃地说道。

    “是啊,真的很美,这是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很小的时候,阿……我就喜欢站在这里俯瞰整个山寨,那些日子……”

    那些轿夫都是蛊族的人,甚至可以说都是大长老呀买噶的人。

    他们都看着百合的神情有些异样。

    杨根硕发现了这一点,马上凑近了,将百合拥入怀中。

    百合一阵诧异,瞪圆眼眸看着他,诧异于他如此亲昵的举动。

    杨根硕眼珠子向后甩了甩,百合马上会意,本能的就有扭头去看,杨根硕一下子又吻住了她的嘴唇。

    百合娇躯巨震,脑袋轰鸣,这家伙怎么得寸进尺!本能的就要挣扎,却没想到杨根硕将她抱得死死的。

    当杨根硕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闯进她的口腔,她僵硬的身子软化下来,圆睁的双眸先是弯成月牙,接着又整个闭合起来。

    双臂吊在杨根硕的脖颈上,给人一种沉醉的无法自拔的表象。

    那些轿夫看到这一幕,纷纷转移了视线。

    百合知道杨根硕为什么要这么做,要知道,在整个蛊族人的心目中,杨根硕不但是蛊神,还是自己的男人。

    如果自己不配合,反而抗拒,一定会让人看出端倪,届时汇报给呀买噶。

    只是,杨根硕太过分了,为什么要使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为了表达自己的不忿,她轻轻的咬住杨根硕那条在她口腔里肆无忌惮搅动的舌头,不断加力。

    杨根硕有些意犹未尽的收了回去,一抹嘴巴,喃喃道:“真香。”

    百合原本就艳若桃李的脸蛋,因为他这句话,越发娇颜,双眸也是波光潋滟,仿佛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回头瞥了眼那些面无表情的轿夫,杨根硕咬着百合香喷喷如同透明的耳垂说:“这就有意见了?难道你们没过,晚上咱们还得同房。”

    百合吃惊地看着他。

    杨根硕微微皱眉,百合深吸一口气,轻轻挽住他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肩头。演戏而已,谁不会?

    “百合,这么美丽的地方,应该有名字吧!”杨根硕找了个话题。

    “当然。”百合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绪,说:“这里叫日月峡。脚下是青鸾峰。”

    “名字真美。”

    “是呢!”

    “跟你一样美。”

    百合白了他一眼,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有句民谚:望见山跑死马。

    杨根硕他们站在青鸾峰看到蛊族山寨并不远,然而,乘坐竹轿又走了半天。

    子夜时分,方才抵达了蛊族山寨寨口。

    一座高大的竹楼牌坊下,是密密匝匝的火把。

    他们没有迎出来。

    竹轿停在牌坊下面,杨根硕下地,走过去,挽着百合的手,这才面对蛊族众人。

    这些人穿着粗布衣衫,裹着头巾,高鼻梁深眼窝,大多身材瘦削,女人也是干巴巴的。

    杨根硕想起百合曾经的话,她说自己是整个蛊族最漂亮的女孩,倒是没吹牛。

    一个个头不高、约莫五十左右的男人,神情激动的上前几步,突然双膝一曲跪倒在地,纳头便拜。

    他就是蛊族大长老。杨根硕看过他的画像,是百合素描的。

    “恭迎蛊神大人回寨!”呀买噶高声唱道。

    这下不得了,他身后那些人也跟着跪倒,之前的轿夫也跪了,甚至,百合也挣脱了他的手,盈盈跪倒。

    呃……

    杨根硕愣住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种感觉真是不错,难怪古时候,那么多人拼了命要当皇帝。

    区区一个蛊族首领就这么爽,你执掌生杀予夺的大权,所有人见了你都要跪拜,你走到哪里吃到哪里,你看上谁就睡谁……

    他甩甩头,好像想多了。

    一来,打眼一看,整个蛊族,除了百合,他还找不出第二个想睡的女人。

    二来,王刑天临行交代,呀买噶就是个老狐狸、笑面虎,居心叵测,此行危机重重,还要虚与委蛇,实在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啊!

    “那个,你就是大长老吧!”杨根硕冲着呀买噶说道。

    “正是老奴!”呀买噶颤抖着说,若非有心理准备,杨根硕实在看不出他是假装的,这老匹夫也是演技派,不去角逐个奥斯卡小金人实在浪费。

    “请起来说话。”杨根硕上前,准备搀扶。

    呀买噶看着杨根硕目光热切,颤声说道:“请蛊神大人出示圣物。”

    “圣物?”杨根硕嘟囔一句。

    百合拉了拉他的裤腿,将他的视线吸引过去,然后葱指点了点她自己的胸口。

    大红裙装,胸口稍低,杨根硕居高临下,加上目力变态,于是就看到了两团白肉一道深沟。

    眼神和思想有些迷失。

    待小腿一痛,方才反应过来,尴尬一笑,摘下脖颈上的吊坠,缓缓举起。

    那九层妖塔形状的吊坠,是历代蛊神骨玉制作,同时里面住着万蛊慑服牛逼拉轰的蛊王,据说是一只金蝉。

    蝉不就是蟋蟀,不是有首歌叫做《秋蝉》,还有称之为秋娘的,蟋蟀的别名就多了去了,蝈蝈、蛐蛐、促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只蟋蟀能有多厉害?能力虽然不跟体型成正比,但也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吧!

    住在吊坠中,也就是普通蟋蟀那么大,就算他是斗蟀中的王者,又能如何。

    顶多,卖个几万块。

    他思绪信马由缰,却没想过,要是让这帮信徒知道他的想法,只怕会先杀了他,然后统统自杀。

    这个圣物也有些奇异,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变得流光溢彩起来,似乎里面蕴藏着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能量。

    这下不得了,族人拼命磕头,嘴里叽叽咕咕,说着杨根硕听不懂的话,但是看到一个个状若疯癫的模样,他也能够猜到一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