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全寨同庆
    “大人,”五毒突然出现在身边,“大家期盼你回来这一天,期盼的太久了,他们激动的不能自已。”

    “你也是?”杨根硕抬起手,给五毒擦了把眼泪。

    “我是个感性的人。”

    “靠!”杨根硕骂道:“不要侮辱这两个字。”

    看来蛊族能够同他交流的也就五毒、百合、呀买噶这少数几个人,于是,杨根硕再次上前搀扶呀买噶,“大长老,下来如何处理?”

    呀买噶缓缓起身道:“你讲两句。”

    “呃……”呀买噶是让自己发表演讲呢,煽动的话谁不会讲?当然绝对比不上西特勒和那破轮,还有一点,自己讲了不是对牛弹琴?

    “大长老,我说没问题,可他们也听不懂啊!”杨根硕有些为难地说。

    呀买噶拿肩膀碰了碰杨根硕:“无妨,不是还有我么?”

    杨根硕点点头,整了衣服、发型,整肃面容,开口道:“各位,地上挺凉的,你们似乎身体也不好,要不都起来吧!”

    呀买噶诧异地看了这小子一眼,显然没想到他竟会说这个。

    杨根硕冲呀买噶挑挑下巴,意思是让他翻译,呀买噶苦笑着摇摇头,还是深吸一口气,对着族人一阵叽里咕噜。

    呀买噶一边说一边有力的挥手,族人貌似听得热血沸腾,最后一阵山呼海啸的回应,嘴里一直重复着几个字。

    然后,一帮青壮丢掉火把,一拥而上,将杨根硕抬了起来,浩浩荡荡走进山寨深处。

    两人一条腿,两人一条胳臂,一人托着脑袋,一人托着后腰。

    杨根硕仰面朝天,看着满天星斗,脑袋突然冒出一个电影镜头,《西游记》里天蓬元帅被贬下界时,就是这么个抬法。

    百合和五毒紧随左右。

    走了里把路,来到一处广场上,半个操场大小的广场,四角摘着石柱,石柱顶部放置铁锅,铁锅里不知是什么燃料,此时呼呼燃烧着。

    由此一来,广场倒是不显昏暗。

    众人小心翼翼,将杨根硕放下,放在一张椅子上。

    然后,一帮人再次跪倒。

    杨根硕这才打量起屁股下象征着蛊王和蛊族首领权柄的座椅。

    这张奇形怪状的椅子,用了不知道什么野兽的整副骨架做上面铺着虎皮。

    居然残害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真是一帮野蛮人啊!要是搁在文明社会,就这一条,也让他们将牢底坐穿。

    五毒和百合如同哼哈二将,站在自己旁边。

    依然是呀买噶带头跪倒。

    趁着族人跪拜磕头,杨根硕冲五毒勾勾手指,五毒将耳朵送过来,杨根硕问刚刚呀买噶说了什么,是不是按照自己的话直译过去的。

    五毒怪异地看了眼杨根硕,如此神圣的时候,大人居然在想那些无聊的问题。

    但是,既然大人问起,他就不能隐瞒。

    五毒笑着摇头:“大长老说,蛊神回来了,蛊族有希望了,蛊神大人一定会带领我们成为百族首领,重现昔日辉煌。”

    靠!这个欺上瞒下的老东西!杨根硕笑着摇头,又问族人说了什么,五毒回答,是“蛊神万岁”。

    原来如此,杨根硕摇摇头,心说搞个人崇拜真的好吗?好像,感觉还不错。

    这时候,一个老者,拄着拐杖,在别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走过来。

    走近了些,杨根硕方才看清,他脸上沟壑纵横,没有半分血色,腰身佝偻,白发和白须同样及腰。

    当杨根硕看向老者的眼睛时,不由一惊。

    老者颤声说:“像,真像,蛊神,蛊神真的回来了……嗬嗬……”

    说着最后,捂着心口抽了起来。

    左右连忙扶住,却不惊慌,在老者胸部一阵揉按,他就缓了过来。

    奇葩!杨根硕撇嘴,又一个睁眼说瞎话的老东西,在杨根硕看来,他分明有着严重的青光眼和白内障,能看见光就不错了,人和动物都分不清,还说自己像什么人,岂不是无稽之谈?

    呀买噶起身,来到杨根硕旁边站定,道:“大人,这位是我族大祭司,他已经二百五十岁高龄,陪伴过三位蛊神大人,您是第四个。”

    “二百五?”

    “正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有个小小的问题,大祭司今年才二百五的?”

    “是啊,正是。”呀买噶不明所以。

    杨根硕点点头:“大长老,接下来什么节目?”

    “请大人与民同乐。”呀买噶拱手,一脸虔诚。

    “好啊!为什么不?”杨根硕满面春风,“独乐众乐孰乐?”

    “啊?”呀买噶嘴巴半张,露出只剩下半口牙齿的牙床,便是这半口牙齿,那也是茶垢一般的褐黄色。

    杨根硕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些不舒服。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呀买噶没能听懂自己的话,明白自己的意思。

    不过,百合和五毒也不懂,从他们瞪大眼睛一脸懵逼的表情,就能判断一二。

    杨根硕一时间有种知音难觅的赶脚。

    更多的却是矫情。

    “大牛,用你的话说,我们都是山野蛮夷,不受教化,所以,你也不要卖弄文言文了,说点大白话就好。”百合说完撅起了小嘴,眼神有些嗔怪。

    杨根硕笑道:“与众乐乐,就是与民同乐的意思啦!”

    “好!”呀买噶突然朗声道:“大家起来,全寨同庆。”

    这话是说给杨根硕听得,接着,又用土语说了一遍,然后,广场就沸腾了。

    篝火熊熊,族人开始唱歌跳舞,当然,一些古老而简易的乐器也是不可缺少的。

    杨根硕一下子就入迷了,真有种回到几千年前,人类还是茹毛饮血的时代。

    “百合,我的女儿,你瘦了。”直到此时,呀买噶才释放自己对女儿的思念之情。

    “阿……爹!”百合叫了一声,轻轻靠在呀买噶的怀里,说道:“您也瘦了。”

    爷俩开始共叙别情。

    五毒对杨根硕附耳道:“大人,大长老公而忘私,令人敬佩啊!有他的襄助,您一定会很轻松。”

    杨根硕看了爷俩一眼,现在是依偎在一起,然而,杨根硕却认为二人是各怀鬼胎貌合神离。

    摇摇头,继续观看表演。

    突然,一阵雄浑激越的鼓声激荡开来,杨根硕也感到热血沸腾。

    雄壮激昂的鼓声中,一群穿着兽皮的男人缓步而出,手里拿着黑漆漆的刀剑。

    油彩的脸蛋,单薄的身材,陈旧的武器,刻板的动作,然而却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杀伐之气。

    剑舞之后,又是鼓舞。

    这次上来的都是女性,挎着腰鼓,随着鼓点踏出舞步。

    虽然长得不咋样,但却胜在野趣。

    杨根硕为自己想到这个词而沾沾自喜,的确,这个词再合适不过。

    再下来就是众乐了。

    马牛羊三牲架在火上,大家手拉手,开始围着篝火转圈,随着鼓点踢腿,唱歌吆喝。

    充满了节日的喜庆。

    杨根硕自己都有点信了,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就是蛊神,是蛊族首领,族人千方百计、千辛万苦、千山万水将自己接回来,就是为了让自己领导他们,让他们获得更好的生活。

    如果没有四季酒店那个夜晚,如果呀买噶腰上没伤。

    然而,这世上没有如果。

    四季酒店那一夜,还正好是艾大刚和悠悠的生日,自己差点失去了处男之身,却是跟百合。

    是王刑天阻止了一切,并且重伤了眼前的呀买噶。

    王刑天说自己踹了呀买噶的腰,杨根硕以专业的眼光来看,呀买噶腰上的确有伤,而且还是新伤。

    关于呀买噶的企图,老王也做过分析,自己若是不能打起十二分精神,说不定就为其控制,变成傀儡都算轻的,还可能成为行尸走肉。

    想到这里,杨根硕心头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百合演的那么好,自己绝不可以露出破绽。

    面带微笑,扭头看向呀买噶,呀买噶还轻轻拥着百合,这一刻,他就是个慈祥的、思念女儿的父亲。

    呀买噶也发现了他的目光,松开怀抱,拉着百合的小手,走近杨根硕,一脸诚恳:“大人,感谢你这段日子对小女的照顾。”

    “嘿嘿……”杨根硕笑了笑,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别人床上,之后还要感谢人家照顾,天下间这等好事,只能发生在不同等级和阶层之间。

    想到自己的身份,必须拿出一副领袖的威严,笑可以,但要含蓄,“大长老客气了,是百合照顾我的多,不过说起这个,我就要批评大长老两句。”

    “属下洗耳恭听。”

    “百合才多大,又是个女孩子,大长老你咋就不疼自己闺女呢?怎么就舍得让她下山找我,她吃亏了咋办。”

    呀买噶摇头笑笑,看看百合,又看看杨根硕,然后将两个年轻人的手合到一起。一副老丈人的表情。

    “吃亏是福啊!”呀买噶说,“大人是蛊神,小女跟着你,没有埋没她,她愿意跟着你,我也很欣慰,我们父女以后会为大人披肝沥胆,死而后已。”

    “谁让你死呀!”杨根硕叫道,“我跟百合已经那个了,所以,严格说起来,你还是我长辈,以后,咱们有酒一起喝,有钱一起花。”

    “哈哈……”呀买噶一阵大笑,“说得好,我去拿酒。”

    望着呀买噶离去的身影,杨根硕用力一拉,百合一声惊呼,跌坐在他腿上,倒在他怀中。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