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浴
    “五毒,抬头,张嘴。”杨根硕说。

    五毒有些迷惑地抬起头,却没张嘴。

    杨根硕一把捏住他的颌骨,将羊眼珠子丢进去,在下巴一拍,五毒喉头一咕噜,下去了。

    “唉——乱弹琴!”呀买噶气呼呼地说道。

    “五毒,好吃吗?”杨根硕笑问。

    “好吃。”五毒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

    “啥滋味?”

    “咽的太快没品出来。”

    “靠!以后叫你猪五毒。”

    呀买噶摇摇头,端起青铜酒盏,“大人,我敬你。”

    杨根硕皱眉笑了笑,“五毒、百合,一起吧。”

    拿着酒瓶给二人添了些。

    “大人,欢迎你回来,从今天开始,整个蛊族都是你的,请你带领我们开疆拓土,走向辉煌!”

    “去去!”杨根硕摆手,“都什么年代了,还开疆拓土,搞圈地运动吗?我可告诉你,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大力发展经济。”

    “这不矛盾,有了地盘,就有了资源,我们的经济自然就发展上去了。”呀买噶笑着说。

    “可是还有一条你是没想到的,现在全人类都围绕一个主题,那就是和谐共存。你吃肉,也要让人喝汤,你明白吗?”

    “呀买噶说不过大人,总之……”呀买噶身子一歪,跪倒在杨根硕面前:“请大人善待族人,善待百合。”

    “起来,”杨根硕哭笑不得地看了百合一眼,“起来说话。你口口声声喊我大人,可我的话好像不怎么好使。”

    “不是。”呀买噶抬起头,同杨根硕对视着,“我只是担心大人你不久之后又要抛弃我们。”

    “什么意思?”杨根硕不解,“该我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卸。”

    “成为新一任蛊神,这是您的宿命,外面虽是花花世界,可是,请大人不要恋栈。”

    “你什么意思?”

    “改变族人的生活现状后,才能离开。”

    “什么?”

    “还有,得让老朽抱上孙子。”

    杨根硕瞪大眼睛,扭头看向百合的方向,百合将脑袋埋进胸沟里。

    “你要软禁我?”杨根硕语气里带了点寒气。

    “不敢!大人怎么可以这么认为?听五毒汇报,大人对蛊免疫,同时身手也相当不错,老朽又哪有那个能力?蛊族能够有您这么一位英明神武的领导者,那是多么的不易,老朽是在这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啊!”

    杨根硕冷笑:“可是五毒也说了,大长老蛊术独步天下,功夫也相当高深,我想,你有留下我的实力。”

    “老朽不愿意尝试,您是蛊神,你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没觉得,已经有人违背我的意志了。”

    “大人,请息怒,喝点酒吃点肉,一会儿让小女带去去个好地方,旅途劳顿,好好休息一晚。”

    这句话不但中听,而且令人想入非非。

    百合的脸上红霞攀升,不知是酒意,还是羞意。

    二十年的女儿红,加入了青梅,酒香浓郁,后劲十足。

    杨根硕感觉自己只是喝了二两,就有些上头了,看人都有了重影儿。

    呀买噶也好不到哪儿去,五毒更干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百合,带大人去月牙泉。”

    杨根硕心头一颤,酒醒了大半。

    月牙泉应该是一道泉水,让百合带自己过去,那应该是个洗澡的地方,难道共浴?

    他蠢蠢欲动。

    “跟我来,我去准备东西。”百合轻轻地说。

    ……

    百合一手端着木盆,一手搀扶杨根硕,走在石头铺成的小径上。

    头顶是皎洁的月,两边是浓绿的树,身边是明丽芬芳的佳人。

    刚刚清醒点的杨根硕又有些醉了,身子距离百合越来越近。不时将鼻子凑过去,去嗅人家女孩身上的馨香。

    “大牛,”百合回头看了一眼,“你这样,我很累的。”

    “但是我很享受啊,我是大人,你得满足我。”

    百合又是飞快地看了眼身后,这才在他腰肉上掐了一把。

    杨根硕吃痛,将靠在女孩肩头的脑袋移开,抱怨道:“干嘛又掐我,晚上脱光了让你看看,看你心疼不心疼!”

    “呸,我才不看。更不会心疼。”百合红着脸笑道,“不过,你怎么敢喝那个酒呢,还让我喝?”

    “咱们刚到,他不至于就动手脚吧!”

    “大牛,我又想动摇了,好像他没问题。”

    “那你就当成没问题吧,这样也好,不会让他看出破绽。”

    “你认为他肯定有问题?”

    “起码目前为止,老王说的话都证实了。”

    “好吧。”百合幽幽一叹。

    前方林子变密了,温度变高了,还能听到哗哗的水声。

    “前面就是月牙泉了吗?”

    “是啊,快了。”

    “是温泉?”

    “你怎么知道?”

    “对白没一点儿深度。”杨根硕摇摇头,“你跟我一起洗?”

    “只是陪你,别多想。”百合追述道:“在我们这儿,共浴是一件正常的事件,也没人会干出伤风败俗的事情。”

    “怎么叫伤风败俗呢!应该是追求本性返璞归真啊!有机会,陪你看一部叫做《本能》的电影,探讨一下人性。”

    “到了。”百合瞪他一眼,停下了脚步。

    氤氲的水汽,让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蛛网上挂着的水珠如同一颗颗水晶。

    或许因为特殊的气候条件,竟然还有翩翩飞舞的萤火虫。

    月牙泉是个月牙形状的水潭,旁边的石壁上一口泉眼喷出带热气的水。

    整个水潭云遮雾罩。

    迷迷蒙蒙的月色,郁郁葱葱的树林,影影绰绰的山峰,雾气蒸腾的月牙泉,倒挂的蛛网,翩飞的萤火虫……

    一切的一切,组成这片光怪陆离的世界,如梦似幻。

    随着百合一句话,整个意境都被破坏掉了。

    “脱吧!”她说。

    说完,背过身去,轻解罗衫。

    我去,这么直接?

    杨根硕咽了口吐沫,人家女孩子这么大方,自己也不好太小家子气。

    朦胧月色下,百合身上很快就只剩一件裹胸,一条亵裤。

    她飞快地看了只剩下四角裤的杨根硕一眼,杨根硕下意识的双手交叉,遮住裆部。

    百合嘴角噙着笑意,剜了他一眼,径自下了水潭。

    下一刻,脖子下面再不可见。

    杨根硕拿开双手,并非他害羞,一个叉开腿撒尿的老爷们有啥害羞的?他是害怕吓着百合。

    为什么不脱光光下去呢?多不舒服?

    百合不脱光,他也不好意思吧!

    不由回想起那次在四季酒店的对话,还真是有种游泳的感觉。不是裸泳。

    月牙泉约莫十米长,最宽的地方也就是五米。

    百合占据了一头,用泉水浣洗秀发。

    画面唯美的,让杨根硕沉醉。

    他目力再变态,也穿不透重重水汽。真遗憾。

    “干嘛,还不下水?”百合发现杨根硕失神的目光,含羞问道。

    “就来。”杨根硕急切地走向她。

    “站住!”百合娇喝,小手指向另一头,笑着说:“那是你的位置。”

    “啊?”杨根硕苦着脸,“好吧。”

    扑通!

    杨根硕抓住裤腰,撅着嘴,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从属于他的位置入水。

    水并不深,差不多到他胸口处,靠边部分还有台阶,坐下来后,脑袋刚好露出水面。

    要求不要太高啦!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女人也不是一天推倒的,人家都愿意跟你共浴了,离推倒还远吗?

    杨根硕如是安慰自己。

    露天里的共浴,应该叫做天浴。

    惬意的靠在石壁上,看着美人洗澡,也是一种享受呢!

    夜幕下的月牙泉,一切显得那么静谧,唯有泉水落入水潭,发出“汩汩”脆鸣,就像一首催眠曲。

    不知不觉,杨根硕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然后,就沉沉睡去了。

    百合的内心充满了羞涩。

    以前的混浴,那是男女老少一帮人一起,而且基本是光天化日。

    今晚,这代表着美丽传说的月牙泉里,却只有他们两个。

    自从来到蛊族,大牛言行举止越发没规矩。他会不会对自己……

    如果那样,自己是接受还是拒绝?

    呀买噶显然是赞成的,还声称要抱孙子,不然就不放杨根硕走,好羞人!

    难道为了看清呀买噶的真面目,弄清事情的真相,就真的要跟大牛那个,还要怀上孩子?

    太多的问题让她感到一阵头痛,同时,也有些晕。

    瞥了眼对面,不禁哑然失笑,让她担心的人居然睡着了。

    百合也被一股困意包裹,靠在石壁上,进入了梦乡。

    两人就在这月牙泉中相对而坐,睡了过去。

    约莫一炷香后,呀买噶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竖起耳朵听了听,这才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只有装戒指的盒子那么大小,打开后,飞出两只萤火虫。

    它们震动着翅膀,悬停在呀买噶面前,尾部的发光器映得呀买噶脸色一片惨绿。

    “宝贝儿,去吧。”呀买噶说。

    两只萤火虫仿佛听懂了他的话,飞到了月牙泉的上空,分了开来,一只飞向杨根硕,一只飞向百合。

    啪!

    杨根硕感觉什么东西落在脑门上,一巴掌拍过去,人也跟着醒了。

    呀买噶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子如此警醒,喝了自己的佳酿,又在月牙泉里泡了半天,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果然是个棘手的对手啊。

    他隐藏着身形,却因为杨根硕的一句话,差点笑出来,暴露自己。

    杨根硕看着手里的被拍扁的萤火虫,挺郁闷的,“罪过罪过,主要是你只会发绿光,又落在我的头顶,男人的头顶不能绿啊!”

    “还有,我怎么就困成这样呢!”打眼一看,百合也睡着了,杨根硕眼珠一转,笑了。

    百合清醒着觉得害羞,一定是故意睡着的,她主动给自己这个一亲芳泽的机会呢!

    不能辜负美人哪!想到这里,杨根硕站起身来,提了提四角裤的裤腰,喜滋滋地走向对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