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人至贱则无敌
    半路上,百合就醒了。挣扎着要下地。杨根硕意思是不介意多抱一会儿,也让她不要介意。

    然而,百合的态度异常坚决。

    杨根硕只好将其放下了。

    俏生生立在那儿,气哼哼瞪着杨根硕。

    “你……怎么了?”杨根硕一阵心虚。

    “我记得刚才穿着衣服下水的,但现在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的。”

    “哈哈……那个,我怎么能让你穿着湿衣服上岸呢?”想了想,补充道:“要不是温泉,我都不让你下水。”

    “所以,你就脱了我的衣服,然后把我看光了,如果我没猜错,你还做了一些下流的事情。”

    百合羞于启齿,但是,胸肌上的确有一些不属于自己的物质。

    “我没有!”杨根硕低声嘟囔,“我才没有对着你的胸……那个呢。”

    “好啊,不打自招了吧!”百合冷笑,“杨根硕,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没有底线,给不了人一点儿安全感的人。”

    “你声音小点,你不怕穿帮吗?你要知道,我之所以跟你回来,都是因为你,是为了帮你弄清真相。”杨根硕毛了,“再说了,有什么呀!那天晚上在酒店,我还不是把你看光了,要不是老王及时赶到,生米都……”

    “够了!”百合红着眼圈,“你是不是不乐意,是不是很烦?好啊,那你走,你走!侮辱了我,你还有理了。”

    说到激动处,百合拿手推他。

    “唉!”杨根硕一摆手,“来容易,走就难喽!还有,你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怎么就能说是侮辱呢!我对你的身子有感觉,你对我感觉也不坏,你就当成爱人之间的小互动,等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彼此做任何事都不下流了吧!”

    他歪理太多,百合说不过他,只能期期艾艾地站在那儿。

    杨根硕有些过意不去,上前抱她,被她推开,拉她手,被她拍开,又搂住她的腰,她竭力挣扎,但杨根硕就是不放。

    她挣扎了一阵子,然后没劲儿了,就在杨根硕的胸口上拼命挥拳,红着眼睛发泄着愤懑。

    杨根硕只当挠痒痒,一只手掌滑过她的俏背,托着她的后脑勺,猛地拉近,吻住了她的嘴唇。

    百合没想到他来这一招,猝不及防,退无可退。但并不配合。

    杨根硕舌头伸过来,她打开牙床欣然接纳。

    杨根硕正觉得奇怪,看到百合嘴角勾起的小弧度,这么个小动作出卖了她的内心。

    于是杨根硕就留了心。

    果然,下一刻,百合牙齿猛然咬合,但杨根硕的舌头已逃之夭夭。

    几个来回之后,百合不但没有占到便宜,还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唇肉,不停吸凉气,疼得直掉泪。

    “没事吧,百合,我看看。”

    “都怪你,都怪你。”百合又捶他胸口。

    “是啊,怪我怪我。”杨根硕开启道歉模式。

    百合轻轻搂着他的脖子,轻轻靠在他的怀中,喃喃道:“我好累,这个月,我真的好累,我多希望没有下山,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杨根硕捧起百合的俏脸,擦去她眼角的泪痕,一脸疼惜道:“百合,听我说,这都是命,事已至此,我们没法逃避,只能面对。”

    百合满脸凄楚。

    杨根硕续道:“但是请你相信,无论任何事,我都会跟你共同面对。”

    “嗯嗯。”百合点点头,将杨根硕的手紧紧按在自己的脸蛋上,又伸手去摸杨根硕的脸,描画着他的五官。

    自己虽然跟他闹,但真的不讨厌他呢!

    若是没有他,自己真的撑不下去。

    杨根硕凑上来,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杨根硕抿了抿嘴唇,她闭上了眼睛。

    两人紧闭的双唇重叠在一起。这一次,杨根硕的舌头轻而易举顶开了女孩的牙床,滑进了温暖馨香湿润多汁的口腔。

    尽管百合的初吻早给了他,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

    尽管后来也被他突然袭击过。

    但是真正的,心甘情愿的吻还是第一次。

    起初,她的动作是那样的生涩,但这种事都可以无师自通,很快,两人纠缠,你进我退,百合也沉迷其中,乐此不彼。

    与此同时,身体深处也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全部力气,即便如此,依然不愿意松口。

    杨根硕感觉嘴唇发麻舌头发木,这才捧着百合的小脸,分开了两人纠缠的唇舌。

    百合俏脸如火,双眸如醉,娇喘微微,双瞳柔媚的几乎滴出水来,身体柔软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不由分说,杨根硕一个公主抱,将其拦腰抱起。

    这一次,百合没有抗拒。

    “百合,呀买噶有句话我并不反对。”杨根硕大步流星,边走边说。

    “哪句?”

    “他要抱孙子,我没意见。”

    百合将脑袋埋进他的胸口,良久才说:“可现在不是时候。”

    杨根硕眼睛一亮,“哪里可能一矢中的?这种事,需要多试几次积累一点经验。”

    “你想欺负人家,就直说,别拐弯抹角。”

    “怎么是欺负呢?”杨根硕摇头,“你不懂!上天为什么要创造男人和女人,她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的,她是完美的,没有缺陷的,但是,将一个完整的没有缺陷的神的模样一分为二,就成了男人女人,男人、女人都是不完整的,都存在天生的缺陷,只有彼此结合,才能达到完美,没有经历过那种事的男女,又哪里明白做人的滋味儿?”

    “歪理!”百合给了他一记白眼,“听你的口气,那种事女人也有乐趣?”

    “是快乐,是身心和灵魂的愉悦,只有你这种雏才会问出这种白痴的问题。”杨根硕一脸鄙视,“我是干什么的,我杨根硕就是为了给天底下美女带来乐趣而生的。”

    百合不住摇头,“水至清则无鱼,下一句。”

    “人至贱则无敌。”杨根硕随口回道,方才反应过来,“好啊,百合,你居然也会拐弯抹角骂人了?我要打屁屁!”

    “你敢!”

    “你屁屁都在我手心里,我有什么不敢?”说着,杨根硕就啪的拍了一下。

    “啊!你真打。”

    “那还能有假。”

    啪!杨根硕又来一下,并且加重了力道。

    百合娇躯一颤,死死咬住唇皮。

    杨根硕再打一下。

    “不-要!”百合拖着腔调,与其说抗议,更像是央求,给人一种“我还要”的感觉。

    杨根硕腿一软,差点跌倒。

    在这空寂无名的小道上,洒下了百合银铃般的笑声。

    这个夜晚,两人终将铭记。

    ……

    “回来了,怎么这么久,我还准备去找你们呢!”

    呀买噶看见二人,远远地迎上前来。

    百合慌忙从杨根硕怀里下地:“阿……阿爹。”

    杨根硕坦然答道:“百合给我讲了一些蛊族的情况,还有,你那个什么青梅女儿红劲儿挺大,我跟百合都上头了,在温泉池里睡了一觉。”

    杨根硕并没在意,自己都醉倒了,百合醉酒也是情理之中。

    但百合却捕捉到了这个小细节,感觉怪怪的。

    呀买噶哈哈大笑:“存了二十年,自然非同小可,不瞒你们说,我也睡了一觉,刚刚才醒。五毒怕是要醉到明天。”

    顿了顿,呀买噶看着百合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准备了房间,百合,伺候大人歇下吧。”

    “是,”百合轻轻应了声,冲杨根硕道:“走吧。”

    “呀买噶!”杨根硕不高兴道:“百合是我爱人,不是下人,我们是平等的。什么她伺候我,我也可以伺候她。我们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好,好,能够得到大人的善待,那是百合的福分。”呀买噶伸了个不大不小的懒腰,“老咯,不中用了,连熬夜都吃不消,你们休息吧,我也该睡了。”

    说完,呀买噶率先爬上竹楼。

    杨根硕跟着百合,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竹楼,也叫吊脚楼,主要材料是竹子。

    因为此地山高林密湿度较大,且蛇虫鼠蚁横行,所以,祖宗传下来一种特殊的居住方式。

    就像有山顶洞人,有穴居人,有人住在地下,也有人住在树上。

    走进房间。

    跟在后面的杨根硕随手关门。

    吱呀一声,门关上了。百合身子一震。

    啪嗒一声,门拴上了。百合身子又是一震。

    “你干嘛?”

    “锁门而已,你紧张什么?”

    “为什么要锁门,我们这里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应该说家徒四壁身无长物。”

    “我说不过你。”

    “好香啊!”杨根硕吸了下鼻子。

    “龙涎香。”

    百合瞪大了眼睛,看向杨根硕。杨根硕回望着,神情凝重。

    显然,两人都回想起那晚在四季酒店的意乱情迷。始作俑者,便是加了料的龙涎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倒不怕稀里糊涂就跟百合生米成熟饭,主要是讨厌这种感觉,两个人都讨厌。

    性是爱的升华,如若相爱,那么,那就是灵魂与**结合带来的双重快慰。

    百合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香炉前,拔出那根香,交给了迎面而来的杨根硕。

    杨根硕掐灭后,嗅了嗅,再掐一段,再闻,连续三次后,他摇摇头,“这没问题。”

    百合松了口气,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欣慰。

    杨根硕开始打量这个房间,墙壁都是毛竹钉起来的,床铺、家具,一水的毛竹。

    表面刷了桐油,防蛀防裂,而且油光发亮的很美观,看起来别有一份韵味。

    床上铺着一条大红棉被,一块虎皮。

    “啊,困了,睡觉。”杨根硕麻利脱了裤子,钻进被窝。

    百合“啊”的大叫,杨根硕竟然挂空档。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