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现在可以继续了吗
    “尊敬的首领,那个人还拉着我女儿的小手跳舞呢!”

    山洞中药香浮动,他不禁深深吸了一口。

    而在他面前,高高的石椅子上,是个鬓发高挽的年轻女子。

    她脸蛋修长,气质凛然,乃是药族当代首领,是他不敢心生亵渎的存在。

    数百年来,部族间为了地盘和资源互有攻伐,死伤无数,积怨很深,不可调和。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部族之间也展开了间谍战。

    花小蛮毫不怀疑,自己的部下之中,也有他族奸细。

    花小蛮沉默着,这个信息比较重要,而且突如其来。

    蛊族都是用毒高手,而且男人较多,一旦开战,药族显然出于劣势。

    一个大长老就很难对付了,现在又迎接回来一个蛊神!

    “向左,他长什么样?”花小蛮问。

    “回首领,他长得虽然瘦,但很好看。不过,跟大长老的女儿百合感情很好。”

    “我问长什么样,要有特点。”花小蛮怒道,“还有,他跟谁感情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不好。”向左瑟瑟发抖。

    “你们族人对他什么态度?”

    “崇敬爱戴。”

    “呀买噶呢?”

    “也是的。”

    “他有什么能力,懂得蛊术还是功夫?”

    “不知。”向左摇头,“多点时间,或许就能多点发现……”

    花小蛮不耐烦的一摆手,旁边一个穿着粗布衣服,露着胳膊、小蛮腰和大腿的女人上前,将一包药交到他的手中。

    “谢谢,谢谢首领。”向左放在鼻子下面,贪婪的嗅着。

    “去吧,再探再报,我要了解他的全部行踪,以及他跟呀买噶和百合的所有互动。”

    “明白。”向左的视线被手中的药包吸住了,再也挪不开。

    向左走后,一个中年美妇来到她的面前进言:“首领,此人可靠吗?”

    花小蛮冷笑着说:“他已经离不开咱们的药物,已经是个废人,再说蛊族之中,这样的人也不止一个,所以,不怕他不可靠。”

    “首领圣明。”中年美妇鞠躬,“属下只是担心,他看到了我方布防,万一透露给他们大长老,后果不堪设想。”

    花小蛮依然冷笑:“他看到的,就是我们的真正的布防吗?即便是,你说呀买噶会相信一个被药物控制失去本性的人吗?”

    “是属下多虑了。”

    “云姨,你跟我不要客气,这些年若不是你像母亲一样陪在我的身边,我怕是撑不下去。”

    “云蓉为首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花小蛮挤出一丝笑容,在云蓉的肩头拍了拍,“不早了,休息吧。”

    云蓉点头:“首领也早些歇息。”

    目送云蓉离去,花小蛮转身,走进一个小一点的侧洞。

    一个香案,两块灵牌,还有一个默默流泪的女孩。

    “阿爹,阿娘,小蛮一定要为你们报仇,就用这个蛊族新首领的项上人头祭奠你们。”

    ……

    杨根硕正在拼命解决水果,若是让他听到这话,一定喊冤叫屈。

    自己刚来蛊族不到一天,屁都不晓得,还没正儿八经接任蛊神之位,就有人惦记自己的脑袋了?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冤的吗?

    然而还有更冤,更加毛骨悚然的。

    百合,竟然非礼他。

    早知如此,他何须千辛万苦,冒着肚皮撑爆的危险吃掉一排水果么?

    想想自己也真是死心眼,根本就是有更多的解决办法啊!

    如今肚大腰圆,战斗力大降,她要趁虚而入了。

    难道,这就是她的阴谋。

    百合拽他被子,他死死抓住。

    “干嘛,不要,别这样……好吧!”

    杨根硕眼含热泪,放弃了,屈从了。

    心里祈祷着对方怜惜自己的弱柳之姿。

    百合陷入了梦境,感觉自己成了书中的木清韵,在经历了对方无数次拒绝之后,为了这份苦涩的爱情,化身扑火的飞蛾,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献出了最宝贵的第一次,同时种下情蛊。

    和书中说的一样,真的好痛,还没来得及风摆杨柳,就痛得醒了过来。

    “啊!”

    透过泪水模糊的视线,可以看到,仰面躺着的杨根硕咬着双手,一脸委屈。

    而自己真的跨坐在他的身上,手里还抓着一根粗粗长长又热又硬的东西,有一点还放进了自己的身体,痛而且胀。

    没错,身体的痛楚就是因为这个动作这个东西带来的。

    没错,跟梦里一样,一切都是自己主动。

    天哪,自己都在干什么!

    “干嘛吗?要就快点,人家都屈服了。”杨根硕拖着哭腔,说道。

    反抗不了,刚刚调整好心情,准备享受,你却不来了。这是不人道滴。

    “啊?”百合这才反应过来,触电般撒手,翻身下马,钻进虎皮里,背对杨根硕的身子瑟瑟发抖:“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这……”杨根硕看看顶天立地的小兄弟,有些无语,自己都准备好了,她做到一半,竟然放弃,姑娘,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啊,这不上不下的,让自己咋办?

    怕痛是人之常情,看来要给她科普科普。

    “百合。”杨根硕挤过去,抱住了她颤抖的身子,柔声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是我主动的?”百合幽幽地问。

    “不怪你。”

    “你为什么不拒绝我?”

    “我有责任,拒绝的不够坚决,只推开你三次。”

    “三次,那么多!”百合翻了个身,对上了杨根硕点漆的眸子,“嘶”的吸了一口凉气,身体深处刚刚撕裂的伤口,痛彻心扉。

    “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你这么漂亮,我对你是有感觉的,你既然想要,如果我一味拒绝,岂不是太伤人了。”

    一脸真诚的说着,心里却有个声音在唾骂:杨根硕,你无耻,你不要脸!

    “我是……我是……”百合捂住脸,泪水还是从指缝中流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没想到你梦里那么疯狂,是不是做了什么春梦,有没有梦到我?”杨根硕兴奋的问道。

    “是,做了个梦。但梦到的不是你。”

    杨根硕有些失望,也有些嫉妒,但是,也有些快慰,虽然只做到一半,但很显然,百合是蓬门初始为他开。

    又紧又窄还流血,这应该算是证据吧。

    事实上,刚刚摘掉处男帽子的他也没什么经验。

    “那是谁呢?”

    “不重要。”

    “是啊,毕竟现在躺在你身边的人是我,进入你身体的人也是我。”

    “不要说了!”百合捂着耳朵,闭着眼睛,“也请你不要顶我。”

    “为什么不能说,我们都那么亲密了。”

    “这是个错误。”

    杨根硕脸色微变,血液就有些凉了,拿开了撩百合裙子撩到一半的手,平躺下来,吁出一口气。

    之前百合也一只穿着大红裙子,不过,里面是真空的,所以不碍事。

    见杨根硕脸色有异,百合幽幽一叹,“我没有母亲。”

    杨根硕眼皮一跳,扭头望向她。

    百合红着眼圈:“从来没人告诉我,女孩的成长会遇到什么,女孩变成女人又要经历什么。”

    杨根硕抿了抿嘴唇。

    百合继续幽幽地说:“去城里一个月,接触到了网络,我明白了,现在,我算是个女人了。”

    “不完全是。”杨根硕认真地纠正。

    百合缓慢却坚决的摇头:“对不起。”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妹子太客气了,这多不好意思,他心里过意不去,“你不用道歉的,都说了不怪你,毕竟受伤的是你。”

    百合痛楚的闭上了眼睛。

    杨根硕掀掉了虎皮,将大红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然后,光着身子抱紧了百合穿着长裙瑟瑟发抖的身子。

    “有句话叫做苦尽甘来,你都痛过了,接下来就该享受,你没能体会到那种欢愉和快慰,岂不是白痛一回。”说出这些话,杨根硕感觉自己就是伊甸园里蛊惑亚当夏娃的那条蛇。

    百合只是在他的怀里摇头。

    “我不会说什么负责的话,但是请你看我日后的表现。”

    嗯,日后的,没毛病。

    百合依然垂首不语。

    “有个老人家教导我们,做事要善始善终。百合,要不咱把做到一半的事情继续。”杨根硕腆着脸建议。

    “你不懂的。”百合凄楚地摇头,但也抬起头,同杨根硕坦然对视。

    “嗯?”杨根硕一愣,“你说。”

    “我做了个梦,但并没有梦到男人。在我心中,只有两个男人,一个阿爹,一个你。”

    百合这话不是等于表白?杨根硕呼吸急促,心理上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就差生理上了。

    “我做那个梦,是因为一部小说,是将自己代入成了一个傻女人,明知那个男人对自己没感觉,即便倒贴人家都拒绝,还不择手段的占为己有。”

    “有这样的小说吗?有这样的傻鸟么?美女倒贴都不要?百合,什么小说啊!没想到你入坑那么深。”

    “一本叫《混世小色医》的小说,作者是悠然钟声。”

    “靠,我知道他,那是个诲淫诲盗的老淫|棍。”

    “是,没想到我堂堂百合因为一本小说丢了身子。”百合自嘲,又白了杨根硕一眼,“也怪你。”

    “我都说了我是……”

    百合柔软地小手盖住了他的嘴唇,“我是说,你回来后一直撩我。”

    “那个啊,情不自禁的。”杨根硕有些汗颜,不过却厚着脸皮满怀希望地说,“现在可以继续了吗?”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