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美人恩重
    百合摇头。

    杨根硕一阵失望,那根东西硬撅撅的,今晚是没法睡了。

    突然眉头一拧,食指压在了百合的唇上。

    百合微微睁大眼睛,杨根硕开口道:“要不我们去屋顶看月亮?”

    百合看了眼屋顶,有些疑惑,还是轻快地答道:“好啊,反正睡不着。”

    一个黑影从屋顶离开,悄无声息,只是落地滑了一跤,然后嘀嘀咕咕骂道:“太不像话了,谁这么没有公德心,老丢香蕉皮,哎吆,我的老腰!”

    声音逐渐远去。

    两人相视而笑。

    只是杨根硕笑得欢畅,百合的笑容很快就变得苦涩了。

    “怎么了?”杨根硕心疼地问。

    “对不起,我不该爱上你。”百合含泪摇头,“我爱你,却不能给你……”

    “为什么?”杨根硕问,语气激动。

    一定另有隐情,如果只是发放好人卡,就应该换一种说法,比如:你很好,但我们不合适。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

    “你身边那么多女孩子,少我一个也不少。”

    “为什么?”杨根硕锲而不舍。

    “你有那么多喜欢的人,我不能跟你,我不能那么自私,只是一个人占为己有。”

    杨根硕终于捕捉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是情蛊。”跟杨根硕想的一样,百合痛楚的陈述了事实,“如果我们继续,你就会被种上情蛊,那样一来,你就不能去爱别人,否则你会遭到情蛊的折磨,这样对你不公平,对那些女孩子也不公平。”

    原来如此。

    杨根硕紧拥着百合的身体,被这个善良的女孩子感动了,原来她是爱自己的,爱得那么深沉,那么痛苦。

    良久之后。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问出这句话,杨根硕觉得自己很无耻。

    如果这样说:来吧,百合,我愿意放弃整片森林,只爱你一个。她应该会感动的吧!

    “暂时没有,所以我不能害你。”

    “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已经算是你的女人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够了。”

    “我就不信!”杨根硕恶狠狠道,“人定胜天。”

    “或许药族有办法。”百合突然说。

    “看来,我必须去药族走一趟。”

    “药族不是好去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两族只见有着不可调和的血海深仇,药族只怕是对你恨之入骨,恨不能诛之而后快。”

    “我不怕,也不是那么好诛的。”

    百合感动的抚摸着他的脸,动情地说:“大牛,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是我百合的男人。”

    杨根硕吻着女孩柔软冰腻的手:“我一定要让你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百合笑了,只是笑得凄惨落寞,叫杨根硕心碎。

    紧跟着,他眉头又是一皱,大拇指压在百合柔软的唇上,看着窗户说:“窗外的月色也不错喔。”

    又一个黑影迅速离去。

    扑通一跤,紧跟着一声痛呼,“天哪,香蕉皮加榴莲皮,绝杀啊,我的屁股!”

    声音渐远。

    噗嗤!

    这一次,两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想必这一夜,呀买噶也是难忘的吧!

    笑着笑着,两人脑袋慢慢凑近,嘴唇黏在了一起。

    百合翻身而上,占据主动,吻得异样热烈,直到两人都要断气的时候,方才分开,都贪婪的呼吸这新鲜的空气。

    杨根硕感觉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

    之前并未完全冷却的激情再次勃发,然后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是百合在落泪,泪水滑到他的唇边,是那么的苦涩。

    他的心隐隐作痛,他痛恨自己,更加痛恨自己的二弟,人家百合说了不能跟它合作,它还耀武扬威干什么,消停点啊。

    然而,不论是深呼吸,还是运转心法,它依然坚挺不倒,如同旗杆。

    百合不是不给你,实在是有苦衷,做人不能太无耻啊!

    混蛋,是你逼我的!杨根硕对亲密无间的二弟放着狠话,然后用手一掰。

    嘎嘣一声。

    他翻了白眼,倒抽凉气,疼痛在蔓延,灵魂在颤抖。

    “你在干嘛!”趴在他身上,百合哭笑不得。

    “它不听话。”杨根硕喘着粗气,恨恨地说。

    “你会受伤的。”百合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在网上看了,姿势不当,可能骨折,你……”

    杨根硕忍不住笑了,咬着她晶莹剔透的耳珠说:“你被误导了,我给你科普一下,男人这根东西是没有骨头的。”

    “啊?”百合的脸刷的红了。

    “不会骨折,但会撕裂。”杨根硕说。

    百合的脸更红,都要滴出血来,咬了咬唇皮,看着他问,“你很难受?”

    “不太疼了。”

    “书上说,男人会憋坏的。”

    “……”

    “书上说,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书,又是《小色医》?还是悠然钟声那个夯货?”

    一句话没说完,他就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百合下去了,因为有种冰冰凉的感觉。

    百合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却喃喃道:“手攥着,都能让我受伤,太恐怖了!”

    杨根硕无比自豪。

    下一刻屏住了呼吸,她竟然……

    杨根硕内心充满感动,眼眶瞬间湿润。

    美人恩重!她这么对待自己,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一定要想方设法,让她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一定。

    ……

    蛊族西南三十里,有一片石林,犬牙交错,野兽出没。

    在这石林中央,又是一群地穴。

    这儿便是狼族的聚集地。

    一群人围着一堆火。

    狼怕火,但他们号称狼族,却是人类,不但不怕,还善于使用。

    正中央,有石块堆成的椅子,一个男人高高在上的坐着,周围的人如同众星捧月。

    此人长相粗狂,一道蜈蚣形状的伤疤贯穿左眼。他便是狼族首领戎荻。

    一大群男人,个个虎背熊腰,身上披着完整的狼皮,腰上却缠着虎皮。

    狼族嗜血成性泯灭人性,他们攻击滋扰一切弱小的部族,尤其对药族垂涎已久。

    药族以女性为主,男性没有地位,可能懂得采药炼药,女性大多貌美。

    药材和美女,一直是所有部族梦寐以求的东西。

    只是,她们首领花小蛮一身功力相当不弱,而且,她组建了一支女子军团,弓箭和长矛的配合,令其他部族不敢轻易相与。

    此时,首领戎荻召集部族骨干开会。

    “大家听说了吗?蛊族来了一个年轻的新首领,他们那边动静很大。”

    作为首领,戎荻总有途径获得更多的情报,他抛出这个话题做开场白。

    “首领,我们听说了,据说这个首领一直流落在外,如今回来,他们会不会如虎添翼?”

    “就算这样,我们怕什么,我们居无定所,谁能拿我们怎么样?”

    “我看未必,蛊族大长老一直企图登上蛊神之位,只是圣物流落民间,名不正言不顺,此次,年轻的首领回来,毫无根基和威望,只怕两人是面和心不和。”

    “说到好,还是军师有见地。”狼狄肯定了最后一人的说法,“要我说,如今蛊族多了个年轻的首领,一旦乱起来,族人都不知道听谁的,所以,这才是他们最弱的时候。”

    “首领,你的意思是要突袭蛊族?”军师试探道。

    “不不。”狼狄摆手,“蛊族不是那么好打的,即便突袭拿下,我们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谁都知道,他们炼制了不少蛊虫毒虫。所以,吃得下,也消化不了啊。”

    “首领的意思是?”有人请教。

    戎荻深邃的目光投向正东方的丛林,“药族、蛊族,还有我们狼族,此三族乃是南疆百族最强的三个,我们三族的聚集地呈三角排列,鼎足之势,互为牵扯制衡。但是,这种情况就要打破了。”

    “为什么?”

    戎荻笑了笑,那条蜈蚣伤疤越发狰狞,“花小蛮那个小辣椒,从来不给我好脸,好啊,这次,我一定让你乖乖臣服。”

    “首领,原来您要对付药族?”

    “当然,只怕这南疆百族,都有拿下药族的心思,但只有我们狼族有这个实力。”戎荻傲然说道。

    “可是她们的首领花小蛮身手相当了得,而且她们的弓箭队长矛队也不是吃素的,几次交锋,我们输多赢少,只怕正面对敌,我们讨不到好处啊。”军师说道。

    “军师说的不错。”狼狄笑道,“所以,需要一个契机,攻其不备的契机。”

    “首领,您的意思是机会来了?属下不明白。”军师虚心地说。

    戎荻点头笑道:“你要是明白,这个首领的位置就是你的了。我们都知道,花小蛮的父母死在蛊族手中,我们能够看到蛊族出现了不安定因素,花小蛮也能看到,我想,她在准备之后,必然要展开行动,一旦她率人攻打蛊族,就是我们趁虚而入的时候。”

    “首领,高,实在是高。”

    众人一个劲儿恭维,眼中也冒出炙热的红芒,仿佛已经拿下药族,得到了药材,推倒了美女。

    戎荻霍然起身,竟然有两米的高度。

    他朗声道:“从现在开始,严密关注两族动向,枕戈达旦,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是!”属下们也全部起身,轰然一诺,声震山野。

    被百合压着,被百合吞没,不知身在何处的杨根硕,却不知道,他的到来,恰似在南疆这口沸腾的油锅中投入一点火星。

    南疆局势,一触即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