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是流氓我怕谁
    范仁超因为在秦岭监狱冲撞了大人物,被解雇后,找人托关系,方才在一家小型报社找到一份八卦娱记的工作。

    八卦娱记是文雅的说法,说得更浅显易懂一些,也更难听一些,那就是狗仔。

    这年头狗仔也难当,明星都精明的很,都有反狗仔的经验。

    甚至还有人闲着没事出书,叫什么《反狗仔四十八法》。

    范仁超嗤之以鼻,他只知道并研究过红日国出品的《姓爱四十八法》。

    抓到的新闻跟收入直接成正比,抓不到新闻,只能吃土。

    范仁超很郁闷。

    入不敷出后,忍痛将一辆撑门面的奇瑞转让了,如今上下班只能挤公交坐地铁。

    对于将他弄到这副田地的那对狗男女,他是恨之入骨,然而,在了解到人家的恐怖身份之后,只剩下气馁,没有半分报复之心。

    人得接受现实,胳膊你拧不过大腿呀!

    一路既往的下班路上,挤上摩肩接踵的地铁13号线,从没想过有一个而属于他的座位,只是抓着横杆,翻看手机。

    一条新闻闯入眼帘:智勇警花全歼猥琐顶族群。

    底下是一大片案情经过。看过了之后,范仁超嗤之以鼻。

    警方这么大的行动,他都没听说,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顶族”对他而言,也是个新词。

    百度之后,方才明白。同时,心中一动。

    地铁停了又开。

    不知何时,面前多了个ol装美女,身材修长,看了背影想犯罪。

    范仁超刚刚明白了顶族的意思,就多了这么一个尤物,不顶一下,天理难容啊。

    生活的压抑,让他更加想要通过这种刺激的手段稍加纾解。

    于是他往前靠了靠。

    制服美女眉头微皱,朝前挪了挪,不过,空间实在有限。

    范仁超得寸进尺,跟着往前。

    下身几乎贴在美女穿着制服裤的浑圆屁股上。

    美女回头一瞪,他仰着头,吹起口哨,若无其事。

    若是杨根硕在此,一定会发出惊呼,因为这个美女不是旁人,她是第五旻的姐姐第五轻柔。

    没错,又是第五轻柔。为什么要用又呢?

    谁让她长得这么祸国殃民,还非要乘坐地铁,被顶也不能全赖别人。

    世上就是有一种女人,天生尤物,魅惑天成,祸国殃民,得道高僧见了都想破戒。

    《道士下山》里,道观主持只是见了志玲姐一面,说一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便毅然还俗了。

    第五轻柔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知道警方办了一件大案,想着地铁上的环境能好一些,谁知道又遇上人渣败类了。不过,这一次她有所准备。

    眯起眼睛,嘴角挂着冷笑,从包包里摸出一罐喷雾。

    通过身体的触感,能够明显感受到色狼狰狞的下身,回头一瞥,他正闭着眼睛,一脸陶醉。

    第五轻柔怒不可遏,再不迟疑,扬起了防狼喷雾就要按下去。

    就在这时,猥琐男竟然飞了出去。

    她一下子愣住了。

    目光落在一条抬着的腿上,顺着腿往上看,只见这个仗义出手的男人五短身材,凶神恶煞。

    范仁超捂着肚子爬起来,脸色煞白,“你什么人,干嘛踢我?”

    “王八蛋,我盯了你一路了,在干什么,你心里清楚!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锁虎是也。”

    然而,知道他的人并不多。这一点让王锁虎相当遗憾。

    如今他所做的事,正是杨根硕交代的,算是扫尾工程。

    王锁虎从没想过,自己一介混混,有一天也有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时候。

    将手底下的人全部散出去,公交上,地铁里,到处都是。

    杨根硕的原话是有杀错没放过,杀一儆百,制造一个风声鹤唳的氛围。

    王锁虎他们做这种大快人心的事,还有人发工资,何乐不为。

    只有一个担忧,就是这种行为,会不会洗白自己的身份。

    每每想到这个,王锁虎就乐得呵呵直笑。

    大牛,硕哥,您就是俺王锁虎的指路明灯啊!

    事实上,警方刚刚办了一个大案,媒体也给力,长篇累牍连续报道,很多人知道这件事,知道警方正在花费大力气整顿这个现象,所以,近两天,这种现象几乎绝迹了。

    范仁超属于顶风作案的个例,偏偏运气不好,恰好被王锁虎撞见。

    范仁超哪里听过王锁虎的威名,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自恃无冕之王的身份,倒也夷然不惧。

    “王锁虎?我不认识你,但是,你无缘无故的打我,我必须要个说法。”

    “哈哈,要说法是吗?”王锁虎打开手机,“美女请看,大家请看。”

    第五轻柔看了一眼,满脸通红。其实,她早就知道。

    周围群众看到这个证据,也对范仁超恨之入骨。

    范仁超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做出这种举动,就被人拍了,还留了证据。

    心慌意乱,口不择言:“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有什么执法权?你们随意拍别人,这是侵犯**和肖像权,我要告你们!”

    “好啊,兄弟们,再给这人渣一点理由。”王锁虎说。

    “好勒,虎哥,你瞧好吧!”

    两个衣着前卫,发型异类的年轻人摇晃着上前。

    “你……你们要干什么,不能公然伤害他人身体,这是犯法的。”

    一个膝撞,他躬身成了龙虾。一个下勾拳,他仰面跌倒。

    而后,两人一阵拳打脚踢,嘴里也骂骂咧咧。

    范仁超抱着脑壳满地打滚。

    周围没人同情,都觉得大快人心,恶人就要恶人磨,这种猥琐的人渣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待两名小混混停手,范仁超他妈已经不认识他了。有人进入带头鼓掌。

    “虎哥,还满意吧!”一名小混混笑问。

    “虎哥,这狗日的一身排骨,手都打肿了。”另一名小混混说。

    “打肿了,给你辛苦费,至于满不满意,要问这位仁兄。”

    范仁超双手抱着栏杆,挣扎着起来,脑袋肿胀酷似猪头,血丝和口涎不住从破裂的嘴角滴落,喘着粗气说着狠话:“我是记者,你们这么对我,我要告你们,我要曝光你们!”

    “记者?空口无凭吧!”王锁虎激将道,他就是想要弄清对方的真实身份,虽然,扭送到派出所,一样可以知道。

    “哼!怕了吧,不见棺材不掉泪。”范仁超抹了把嘴角,从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张记者证。

    第五轻柔一把夺过去,“西京商报娱乐版范仁超。”

    “正是,怎……怎么了?”范仁超惊叹于这个女人的高贵气质,说话有些磕巴了。

    第五轻柔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我记住你了。”

    范仁超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被这个气质高贵的美女记住,绝非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儿。

    “我看看。”王锁虎也夺了过去,“还真是,不是假证吧!”

    第五轻柔摇摇头,“我问问,”接着,电话就通了,她说:“贾主编,你好,我是轻柔……”

    贾主编?范仁超脑袋轰然作响,一手扶着立柱,一手塞进嘴里死死咬住。

    天哪,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难道悲剧又要重演?

    他这副凄楚的模样,若是换上丝袜或者渔网,倒是有些像夜场那些钢管舞娘。

    第五轻柔拿着手机,微微一笑:“这个人没有撒谎,真的是记者呢!”

    这个女人说出这番话,范仁超找不到一点点自豪感,反而心里惴惴不安。

    “哦,无冕之王啊!”

    “斯文败类吧!”

    “有文化的流氓。”

    周围群众七嘴八舌。

    第五轻柔魅惑众生的一笑:“很抱歉,现在开始,你不再是了。”

    果然如此!范仁超只觉得一道天雷劈在头顶,小腿一软,瘫倒在地。

    地铁开到终点站,车厢里的人所剩无几。

    范仁超心如死灰的站起身来。

    发现,打他的王锁虎还在,让他丢掉工作的女人也在。

    “狠毒的女人!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本事,为什么要坐地铁!”范仁超控诉着。

    有种人,从来不从自身找问题。

    第五轻柔没有理会,只是冷冷看着他。

    王锁虎也是,身后两个小混混却是一脸玩味。

    “我都这样了,你们就行行好,放过我吧!”范仁超哭了。

    地铁停靠在终点站,范仁超跌跌撞撞下车,发现后面跟着三男一女。

    他加快速度,他摔倒了又爬起来,他慌不择路,出了地铁站,冲进了一条死胡同。

    刚要回头,王锁虎和两个小混混站在面前。

    “跑啊,继续跑!”王锁虎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狗日的真能跑!”一名小混混说,“老子我是市田径队的,都跑不过你。”

    “你们还要干嘛!”范仁超抓狂了,抱着头喊道。

    王锁虎冲两跟班努努嘴:“这小子都消肿了,再给上点色。”

    “好嘞。”两小混混再次扑上去。

    “我让你猥琐,让你人渣。”

    “让你告,让你曝光。”

    两人说一句打一拳,或者踢一脚。

    “啊——饶命!你们……你们是犯法的!”范仁超抱住头,蜷起身,满地打滚的同时,还在普法,“即便我是嫌犯,在没有定罪之前,都是有人|权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警察一定会抓你们的。”

    听得这话,王锁虎背过身去,摆了个极其骚包的造型。

    两盏路灯交叉打在他的身上,他翘起大拇指点着鼻梁,说道:“我是流氓,我怕谁。”

    “呜呜……啊……”范仁超嚎啕大哭。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