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也是嫂子?
    范仁超最终还是给扭送去了派出所,就是萧米米所在的落霞西路派出所。

    近来,落霞西路派出所名声大噪,业务量极其饱满,但民警一个个喜上眉梢,没一个叫苦叫累的。

    上百个顶族成员都在这里受审,而且,每天还有新来的。

    绝大部分人正常人的心理防线都非常脆弱,本来只是因为顶族犯事,却带出一系列案子。

    这些都是个人业绩呀!

    不过也有比较搞笑的,比如一个家伙交代了小时候偷村民地里的萝卜,一个镇府小科员交代收受过一张二百块的购物卡。

    这些小小不言的事儿,民警同志都是付之一笑。同志们很忙的。

    相对而言,雷政富和贾正经就比较严重了。

    他们都交代,曾经在检查过程中,猥亵过女病人。

    两个职业流氓。

    虽然同事们没有怨言,心甘情愿超负荷工作,萧米米还是过意不去,就跟同事们排了班,二十四小时覆盖。

    这不,又来人了。

    “萧警官,又抓着一个。”

    王锁虎将范仁超往前面一搡,喜滋滋的说。

    昔时,他们见了警察,就像老鼠见猫。

    现在居然在帮警察做事,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这两天,王锁虎一直跟萧米米打交道,两人已经比较熟了,王锁虎也能随便了一点。

    王锁虎做的事,萧米米是知道的,更加知道,那是杨根硕授意的。

    点点头,有些疲惫的笑道:“说说。”

    王锁虎将范仁超的犯事过程以及身份说了一遍,同时,将手机录下的证据和范仁超的记者证递了过去。

    萧米米看了手机上的视频证据,又看看范仁超的工作证,摇头道:“范大记者,斯文败类,有文化的流氓!你知不知道你这叫顶风作案,你赶上好时候了知道不,罪加一等知道不?”

    范仁超一直低着的脑壳突然抬起来,“别以为我不懂法律,你们警察居然雇佣这些地痞流氓,对无辜公民进行人身攻击,我要验伤,我要揭发你们!”

    萧米米深吸一口气,好整以暇:“虎哥,这其中是不是什么误会呀。”

    “啥?”王锁虎和范仁超同时愣住了。

    “我们这里地方小,容不下太多嫌犯,要不虎哥你把他放了吧。”萧米米笑着建议。

    “呃……”王锁虎又是一愣,旋即冲着范仁超傻笑,并且将双手指节捏的啪啪响:“好啊,大记者,跟我走吧。”

    说着,冲两名跟班努努嘴。

    “啊!不要啊!”范仁超从王锁虎三人的笑容里看到了不怀好意,一下子扑到萧米米面前,“警官,我有罪,求你拘捕我,求求你!”

    萧米米忍俊不禁:“既然你良心发现,那就成全你。”

    看着范仁超被人带走,王锁虎也忍不住笑了,然后看到萧米米脸上的疲惫,忍不住说:“萧警官,案子重要,身体也很重要,注意休息啊!”

    萧米米微微点头,不由对这个昔日声名狼藉的虎哥刮目相看。心说,大牛真是厉害,这样的人都被他导向了良善。

    突然心头一紧,仿佛心脏被一只手用力攥了一下。

    “萧警官,你没事吧!”王锁虎发现了萧米米苍白的脸色。

    “没有,可能是没休息好,不早了,虎哥你们回去休息吧。”

    “多保重。”王锁虎抱拳鞠躬。

    出了派出所,红毛小弟马上说:“虎哥,眼光不错嘛,那警花条顺盘正,配得上虎哥。”

    绿毛小弟不甘人后:“虎哥,小弟佩服,那警花好像对虎哥感觉不错,很有希望!”

    “说完了?”王锁虎怪眼一翻,语气不善。

    两人懵懵懂懂,点了点头。

    啪啪两个后脑勺,二人一脸懵逼。

    王锁虎骂道:“知道人家是什么身份吗?那是市局萧局长的女儿,我王锁虎给人家提鞋都不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吗?是我老大硕哥的女人!以后再口无遮拦,让尔等满地找牙。”

    两人心惊胆战,一阵后怕。

    竟然传说中的硕哥,老大的老大的老大的女儿,这马屁拍的。

    红毛诚恳地说:“虎哥,我们错了,再也不敢胡说了。”

    绿毛挑起大拇指:“虎哥,您一句话两成语,出口成章啊,我对你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犹如长江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这句马屁相当受用,王锁虎欣然接受了,笑呵呵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这个嘛,时代不同了,混混也得有文化。”

    红毛皱眉道:“虎哥,请教一个问题,你刚刚说的‘尔等’是啥意思?”

    “尔等,尔等就是……就是那个,嗨,就在嘴边,怎么就说不出来呢!”王锁虎急的满脸通红。

    “你们,尔等就是你们。”

    白色的玛莎拉蒂总裁侧门打开,一双光可鉴人的红色高跟鞋先后落地,紧跟着是穿着紧身肉色羊毛裤的大长腿,接着是雪白的百褶裙,最后是黑色小夹克。

    在三人目瞪口呆中,第五轻柔莲步轻移,走到了面前。

    三人如同中了定身法,纹丝不动。

    豪车加美女,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带来了无以伦比的心灵震撼。

    “是你。”半晌,三人同时喊道。

    第五轻柔浅浅一笑,微微躬身,“谢三位在地铁上仗义出手,替小女子解围。”

    王锁虎尴尬的摸头:“这位小姐过谦了,以您的身份地位,不用我们出手,也能轻而易举的解决问题。”

    第五轻柔笑了笑,不说话。

    三人还是傻乎乎地看她。

    毕竟是一方大佬,王锁虎第一个反应过来,问道:“这位小姐,哦不,是女士,您来派出所有事?”

    “我是跟着你们来的。”第五轻柔直言不讳。

    王锁虎倒下一口凉气,“为……为什么?”

    红毛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绿毛磕巴着说道:“那……那还用说,一定是为报大恩,以身相许呗,虎哥,你今天桃花运爆棚啊!”

    绿毛越说越顺溜,只是还没说完,后脑勺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女士,平日里管教不严,口无遮拦,您甭介意。”王锁虎真诚地笑道。

    第五轻柔莞尔一笑:“我只是好奇,你们看起来不像……哦,抱歉,我不该以貌取人,但是,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你们为什么要管这件事?”

    王锁虎大度的笑了:“女士,您说的没错,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们本来就是混混,他们身上‘不良少年’的标签不是明摆着吗?至于我们为什么要管,因为,我们是跟硕哥的。”

    说到最后,一脸骄傲。

    必须骄傲啊,硕哥实力惊人,医术超群,道上吃得开,还有警察的身份。

    这样的人不跟,还跟着谁?

    “硕哥?”第五轻柔黛眉轻蹙,不确定道:“杨根硕?”

    “啊!”王锁虎一声惊呼后,心直口快道:“你认识硕哥?你也是嫂子?”

    “嫂子?也是?”第五轻柔笑了,“那家伙有很多女人?”

    第五轻柔巧笑嫣然,王锁虎心头却是一阵突突,有种不妙的感觉。

    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是不是在冷笑,谁知道会不会回头去找硕哥算账。

    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必须首先维护硕哥用情专一的光辉形象。

    “那个,嫂子误会了,口误,纯属口误,硕哥心里只有嫂子一个人,经常在兄弟们跟前提起嫂子你呢!”

    说出这句话后,王锁虎悔得肠子都青了,眼前美丽端庄的女子,一看就不是花瓶,而是那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存在,是好混弄的吗?

    有句话说得好,撒一个谎,却要用无数个谎来圆。自己只能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果不其然,第五轻柔笑靥如花道:“真的?大牛都是怎么说我的。”她捂着俏脸,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

    美女可爱的样子,三人都看傻了。王锁虎能强一些,了,两个小跟班一个劲儿傻笑,一个劲儿流口水。

    “喂!”第五轻柔嗔怒。

    “怎么了?”王锁虎问。

    “你不是说大牛经常跟你们提起我,他都是怎么说我的?”

    “哦,硕哥说嫂子你天生丽质,冰雪聪明,贤良淑德,就是贤妻良母的最好人选。”王锁虎抹了把额头,挤出这些东西,耗费了三十五年的积累,差点虚脱。

    “真哒!”第五轻柔满脸欢喜,“他提过我的名字么?”

    “提过。”王锁虎脱口而出,然后,撇过脸,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他说我叫什么?”第五轻柔眯着美眸问道。

    “叫,叫什么来着,红毛,绿毛,你们记得不记得?”王锁虎一个劲儿对着二人使眼色。

    “叫,没记住。”

    “没敢记。”

    两人苦着脸,先后说道。

    王锁虎眼睛一亮:“是啊,硕哥是我老大,我对他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第五轻柔冷笑着说道。

    “嫂……嫂子,你怎么也会。”王锁虎磕巴着说。

    “说完你的话。”

    “硕哥是我们敬仰的人,嫂子也是,所以您的名讳,我们不敢提,也没去记,但是,我在硕哥的手机上见过您,真的,是屏保,屏保。”

    王锁虎激动的脸红脖子粗,就差赌咒发誓了。他之所以敢这样兵行险招,就是知道杨根硕出远门了,眼前的女人想要证实,也没那么容易。

    不禁为自己的急智一阵窃喜。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