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既来之则安之
    第五轻柔牙根痒痒的,这个混混头子真滑头,她跟杨根硕连朋友都算不上吧,那小子怎么可能用自己的照片做屏保。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第五轻柔看着王锁虎说。

    王锁虎马上背过身去,汗如雨下,“嫂子想打,你就打吧。”说完这句话,真想倒地装死。

    第五轻柔果真打了一个,却被告知不在服务区。

    她摇摇头,“王锁虎。”

    “嫂子,小的在。”

    “大牛让你们惩恶扬善,你们有没有怨言?”

    “当然没有,我们感激还来不及。”

    “无偿的?”

    “硕哥给了一笔茶水费。”王锁虎有问必答。

    “嗯,我再给你们一笔。”

    “啊?嫂子,不用了吧,我不能,也不敢要啊。”

    “说说,大牛给多少?”

    “十万。”

    第五轻柔当即从香奈儿坤包里掏出支票本,刷刷几笔写就一张,刺啦一声撕下来,丢给王锁虎,头也不回的上车。

    车子发动后,她落下玻璃,葱指点了点:“这件事不要告诉大牛,还有,以后不可以骗我。”

    玛莎拉蒂缓缓离去,王锁虎看了眼支票,竟然是一个五后面五个零。

    王锁虎白眼一翻,瘫倒在地。

    ……

    百合用一张小嘴、一双柔荑,历尽艰辛,终于解决了杨根硕勃发的激情。

    两人虽算不上灵肉结合,但是,关系突飞猛进,却是不争的事实。

    百合接受杨根硕抱着睡,还将他的胳膊当成了枕头。

    这一点,杨根硕无比满足。

    但,也有郁闷的地方。

    他都裸睡了,她却坚持穿着裙子。

    不过,裙子里面却是真空,所以不怎么妨碍手感。

    杨根硕上下其手,摸了个心满意足,这才抱着佳人,进入了梦想。

    “不要!”他一声大叫,猛然坐起,大口大口喘气,额头全是冷汗。

    百合睁开惺忪的睡眼,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发噩梦?”

    杨根硕抹了把额头冷汗,闭上眼睛,梦境再次出现在脑海中,竟然是那么的清晰。

    熊熊的烈焰焚烧着竹楼,吞没了两个人。

    “大牛,你没事吧!”百合握着他的手,柔声说道。

    “没事。”他重新躺下,胳膊穿过百合丝滑的秀发,放在她脖颈下面,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真没事?”

    “没事,睡吧,还早。”杨根硕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百合温顺的点点头,依偎在他怀中,很快又睡熟了。

    而他再无睡意。

    清晨。

    第一遍鸡叫的时候,他就起身,简单洗漱后,站在露台上面向东方,缓缓吐纳。

    “业,精于勤荒于嬉。”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杨根硕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明明是个不受教化的蛮夷之人,却还在那里装逼。

    还有,他大半夜不睡觉,三番五次听床角,最精彩的部分却错过了。

    自己丢的香蕉皮、芒果皮、榴莲皮,让老东西吃尽了苦头,但是真遗憾,貌似没有伤筋动骨啊!

    “大长老,早啊。”杨根硕笑呵呵打招呼。

    “大人早。”呀买噶点点头,“大人年纪轻轻,就有非凡的成就,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不要再夸我了,自己人夸自己人,有意思嘛!”

    “自己人?哈哈,是啊,咱们是自己人。”呀买噶笑着点头,“不知大人昨夜睡得可好。”

    “抱着百合,能不好吗?只是百合受累了。”呀买噶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笑着说道:“年轻嘛!可以理解。”

    杨根硕笑了笑,问道:“大长老,不知道今天怎么安排,我多久才可以回去城里,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学生,我是要参加明年的高考的,而且,我还有份保镖的工作,拿人钱财,总不能啥都不干吧!”

    呀买噶并不买账:“大人,你是天定的蛊神,你的使命是带领族人走向辉煌,还有一点,就是让老头子抱上孙子。以上两条完成之后,我就没有强留大人的理由了。”

    “你……”

    “大人,稍安勿躁!”呀买噶笑道:“此处虽然原始落后,但风景还是不错的,气候条件也好,不干燥,也不大湿润,没有沙尘,也没有雾霾,大人,既来之则安之。”

    “我现在还不是蛊神。”

    呀买噶掐指一算:“嗯,十月初一便是黄道吉日,我跟大祭司商量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在那天,完成大人接任蛊神的仪式。”

    “十月初一竟然是黄道吉日?”杨根硕不敢苟同,在西京当地,十月初一分明是鬼节,这天,后人都会给过世的祖宗焚烧纸钱。

    “正是。”呀买噶问,“大人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哎,没有没有,你们定吧!”杨根硕有些烦躁的一摆手,“十月初一,还有一个星期呢!”

    “一个星期,眨眼即过。我让百合和五毒带大人四处走走,也可以参加我们的打猎,想来也不会太过寂寞。”

    “好吧。”

    天大亮后,百合方才起身。

    一个劲儿甩手,嘴唇肿着,走了的姿势也有些怪异,一脸幽怨地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忍不住发笑,她气得咬牙切齿。

    没人发现,呀买噶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怨毒。

    “阿爹,你们稍等,我这就做早饭。”

    “百合,我来帮你。”

    两人进了灶房,开始生火做饭。

    烧柴的灶虽然落后,但杨根硕也是见过的。

    中间放柴火,上面放口铁锅,柴火烧成的灰漏到下面去,而燃烧释放出来的烟则是从烟囱出去。

    麻利的生上火,架上干透的竹片,就爬了起来。

    “早上吃什么?”

    “白粥,肉干,咸菜,太简陋了,你这位爷也不知道吃不吃得惯。”

    “只要人能吃的,我都能当饭吃。”

    杨根硕上前,从背后抱住她,一只手覆上翘臀,一只手盖住樱唇,在她耳畔柔声道:“辛苦你了,还疼么?”

    百合呼吸有些急促,虽然杨根硕没能完全开放,但她发现,自己的身子敏感了许多。

    “下面还好点,不过亲戚来了。嘴巴你又不是没看到,都成香肠了,还有,手都断掉了。都怪你,干嘛那么久。”

    “我……”杨根硕挠挠头,“男人都爱大和久。”

    “大和久?”百合稍一回味,俏脸通红,啐道:“色狼。”

    “那我就再色一点。”杨根硕也有了感觉,年轻人嘛,大清早本来就容易产生激情。

    “别。阿爹在外面。”百合哀求,“松手,我淘米洗菜。”

    杨根硕还是熟悉了一番专属于自己的领地,弄得百合气喘吁吁,方才扶着她在一旁。

    “我来,你亲戚来了,怎么能动凉水,要注意的,不然老了要受罪。”

    杨根硕将粗米淘尽,放入锅中,然后又洗起肉干、木耳。

    百合看着他忙活的模样,心头一暖,仿佛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人生也可以很简单,就像这样,找一个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人,平日里,你给他洗衣做饭,等你身体不适时,他会主动给你洗衣做饭。

    就这样平平淡淡,直到老的哪也去不了……

    想到两个人头发白了,满脸皱纹,背靠着背,坐在住楼上晒太阳的画面,自己都被陶醉了。

    “这是什么肉?”杨根硕随口问道。

    “什么?”百合脸上一红,万一大牛知道她想的事儿,一定又要笑话她,“哦,不清楚,野猪肉、兔肉、狍子肉、鹿肉,什么都有吧,看不出来,但能吃出来。”

    “吃完饭,我给你抹点药,你好好休息,今天就让五毒陪着我。”

    “哦。”百合乖巧地点头。

    “你阿爹说了,十月初一,族里搞个仪式,让我接任蛊神。而这几天,他也做了安排。让你和五毒陪我四处走走,也可以参加打猎。”

    “哦。”

    “你怎么了?”杨根硕笑问。

    百合勾勾手,杨根硕将耳朵送到了她的唇边,她说:“你说阿爹到底有没有问题?”

    杨根硕摇摇头:“拭目以待吧!”

    早餐上桌后,听说是杨根硕亲自下厨,呀买噶大为诧异,并说百合好福气。

    百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却有羞红爬上了脖颈。

    五毒的鼻子比狗还灵,居然循着香味而来的。

    早餐是粥和两道菜,一个是肉干木耳,一个是炒咸菜。

    据百合说,蛊族也有自己的油坊,但更多的都是用动物油脂熬油做菜。

    这两道菜,也是用动物油炒的。

    三人吃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并且,他们众口一词,说肉干是野猪肉。

    五毒第二口就咬到了舌头,发出惨呼,生怕杨根硕不信,非将舌头伸出来,让他看上面的血泡。

    “干什么,老大不小的了,也不悠着点,怕人跟你抢吗?”杨根硕有些鄙视的说道。

    “大人,你的手艺是这个。”五毒翘起大拇指,“我恨不得把舌头吞进去。咸菜过油,没想到这么美味。而这道肉干木耳,唯一的遗憾就是用的肉干,要是新鲜的野猪肉,那还得了。”

    杨根硕点点头,“新鲜的野猪肉,的确是山珍野味中的极品。”

    “大人很懂得吃?又或者从小住在山里?”呀买噶随口问道。

    杨根硕心灵通透,跟呀买噶说话都留着心眼,“山里长大,条件比你们好不了多少。”

    呀买噶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还害怕大人不习惯呢!”

    “不习惯,你也不放我走。”杨根硕没好气地翻了下白眼。

    呀买噶笑呵呵道:“大人,你不是普通人,你有你的使命,必须责无旁贷的担负起来。”

    “少来,吃饭,食不言寝不语。”杨根硕端起木碗,拿出蛊神的威严。

    “遵命。”呀买噶说。

    “遵命。”五毒说。

    “遵命。”百合笑着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