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赌约
    “嗯?为什么?”苏灵珊疑惑地看着她

    “你想啊,你这么漂亮,再穿上护士服,病人看到你心情就好,病就好的很快。这就跟医院的利益发生了冲突。”

    萧米米变着法的夸自己,苏灵珊有些不好意思,“你过奖了。警界之花,也是实至名归。”

    “呵呵,要我说,大牛一定很喜欢看你穿着护士服的样子。”

    一听这话,苏灵珊俏脸更红了,那个大坏蛋,何止是喜欢看,手也很不规矩呢!

    不过,她也看到杨根硕顶萧米米穿着制服的视频,摇头笑笑:“彼此彼此吧!”

    “没想到我们会一起喜欢上一个小男人。”萧米米说。

    “没想到我们能够这么和谐平静。”苏灵珊说。

    萧米米哈哈笑道:“因为,对手太多,所以,就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彼此彼此。”苏灵珊也笑容满面。

    “你把他拿下没?”萧米米突然发问。

    “什么?”苏灵珊瞪大了眼睛。

    “什么什么呀!不要跟我装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且,你还是学医的,对于那种事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哪有!”苏灵珊俏脸滴血,“没错,我是学医的,而且懂得人体解剖,对人体外部结构内部构造也有所了解了,但那些都是冰冷的尸体,怎么会一样,人是有感情的,也是有感觉的。”

    “你扯那么多干嘛!”萧米米一只脚踩着椅子,一只手叉着小蛮腰,麻辣警花本色尽显,“我就问你,跟他上床没有?”

    “没……没有。”萧米米问得如此直白,苏灵珊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灵珊虽然有个极品闺蜜,但她却依然是个保守含蓄的姑娘,一次次鼓起勇气,依然没能将自己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贞操送出去。说起来,听失败的。

    听了苏灵珊的回答,萧米米心里竟然舒服了很多,但也有些失落:“我也没有。”

    萧米米如此直率,敢爱敢恨,苏灵珊自愧不如。

    萧米米眼睛一亮:“珊珊,要不咱们比赛。”

    “比什么赛呀?”苏灵珊有些迷糊,也有种不大妙的感觉。

    “等大牛回来,看咱们先把他睡了。”

    “啊?”苏灵珊瞠目结舌,这个比赛,好像无论输赢,自己都占不了什么便宜吧,只是便宜了大牛那个花心大萝卜,“为什么?”

    “一把年纪了,还是处,很丢人耶!你不觉得吗?”萧米米一本正经的说。

    “那个,还好吧!”苏灵珊艰难地措辞。

    “好什么好?本警花又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第一次随随便便交给一个男人。但是,闺蜜每次都拿这事儿取笑我,还说什么现在高中女生里,我这种情况都凤毛麟角了。”

    “哦,可能吧!”苏灵珊勉强附和着。

    “所以,就这么决定了。”萧米米小脸上战意正浓,“等他回来,咱们各显神通,谁赢了,请对方十顿海底捞。”

    苏灵珊根本不知道如何接话。

    “喂!”萧米米在她肩膀上推了一把,“你不是不敢应战吧!那就当你败了,所以,你请客。”

    “好吧。”

    “什么好吧。”

    “我应战。”

    萧米米扑哧一笑,“感谢我吧,你根本就是想跟大牛睡,还不好意思承认,现在,我给你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苏灵珊满脸通红,接着眼圈一红,掉下泪来。

    萧米米小吃一惊:“珊珊,你怎么了?”

    “是,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跟他睡,把我自以为很珍贵,而人家却未必稀罕的第一次送给他。”

    萧米米收敛了笑容,将一包抽纸放在她手里,然后放下脚,认真地听着。

    苏灵珊用纸擦了把眼泪,又擤了一把鼻涕,这才继续说:“我们都是平凡的女人,普通人走过的路,我们都要一步步去走,将来也都会结婚生子。”

    “但是,这第一次,却应该在最好的年华,送给自己心爱的人。不管日后有没有缘分,总会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美好回忆。”

    “我跟大牛的相遇很奇妙,没想到,他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他一次次的帮我,拯救我,我的心已经被他填满。他的坏笑,他色色的模样,他身上的味道,一点一滴都让我魂牵梦萦。很多时候,我都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

    “可是,我又好气,好气馁,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消失,我居然不知道,不知道他去干什么。我都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这句话之前,萧米米的心灵是无比震动的。自己跟苏灵珊的心路历程,其实是一样一样的,那小子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占据了她们两个女孩子的整个内心。

    当听到苏灵珊最后一句,萧米米心里一下子们平衡了许多,原来知道的女人就那么三两个,跟自己一样不知道的,却有很多。

    萧米米反过来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跟他闹别扭,那小子驴脾气犯了,所以就不跟自己讲,但是,却又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毫无疑问,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还是蛮重要的嘛!

    “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干什么?”萧米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这个谎,好像知道的人,就有多大的优越感似的。

    “真的?”苏灵珊不信,“可是你刚刚明明说了好些个‘等他回来’。”

    “啊?有吗?”萧米米一阵慌乱,然后将头发揉成一团糟,“好吧,好吧,说起来真是气人,这小子出远门,也瞒着我。”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又是去了哪里?”苏灵珊抓住萧米米的手问。

    萧米米笑着说:“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吧!”

    “是。”苏灵珊直言不讳,热切的目光没有一丝回避。

    “我去问的艾悠悠,想必林家姐妹也是知道的。这关系终究有亲疏,咱们跟那些朝夕相处,还是不能同日而语。”

    语气中不免有些幽怨。

    萧米米不知道的是,还有个女人与众不同,因为她破了杨根硕的童子身,杨根硕对她也没有隐瞒。

    炮火连天的感情,那也不能同日而语。

    “大牛去哪了?”

    “百合的老家。”

    “哦。”苏灵珊点点头,起身道:“萧警官,耽误你太久了,非常抱歉,想问的我也知道了,那我就走了。”

    “珊珊,咱们应该年龄相仿吧!不要跟我客气,我叫你珊珊,你就叫我米米。”

    “好,谢谢。”

    “还跟我客气。”萧米米亲热地勾着苏灵珊的肩头,将她送出派出所,“记住,咱们现在是盟友,还有,别忘了咱俩的赌约。”

    “嗯。”苏灵珊轻轻应了一声,想起那个赌约,脸上就是一阵发烫。

    ……

    杨根硕身处万里之遥的南疆,又哪里能够想到,有两个女人竟然为了他打赌,赌谁先推到他,而输家只需要请赢家吃十顿火锅。

    他只值十顿火锅的价。

    此时,一个人坐在月牙泉里,还有点小郁闷。

    百合身上还没走,不能下水,他就只能一个人来。

    几天下来,他对蛊族周围,已经比较熟悉了。

    靠在石壁上,坐在温泉里,水汽氤氲,夜色迷蒙。

    静下心来的一刻,他方能体会到“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两句诗中的意境。

    就像此刻,山泉落入水潭,叮叮咚咚,越发显得山林清幽。

    若非物质太过匮乏,交通太过不便,这里倒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下一刻,他就摇头笑了。若是交通便利,这么原始的地方又怎么会存在,只怕早就被过渡开发,成为城里人休闲娱乐和度假的地方了吧。

    闭上眼睛,鬼功**、乾坤造化诀,以及百合教的蛊术,一一在脑海中回放。

    然后想到一个问题,这地方没有移动信号,不知道西京的那些姑娘们打不通电话,会不会着急。

    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霍然起身,水花四溅。

    黑暗里的大树上,一个纤细的身影,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暴露了,但是,下一刻,她却再也挪不开眼睛。

    水潭最深处不过及胸,浅的地方刚没过腰。

    所以,杨根硕是不用担心走光的,想要偷看的女人,自然也只能望洋兴叹。

    并非杨根硕自作多情。

    尽管审美观不同,但若是蛊族搞一个评选,他绝对是最帅气的男人,百合也绝对是最漂亮的女人。

    其他蛊族男人,包括呀买噶在内,只有五毒除外,全都是干巴巴的牛粪。

    而五毒呢,五官不大协调,而且动不动用肚皮说话,直接排除。

    当然,蛊族除了百合之外,也没一朵鲜花。

    所以,杨根硕在蛊族女人眼中可吃香了。

    她们那种眼神是贪婪的,是赤|裸裸的。

    有一点值得一提,原始社会有原始社会的好处,女人也是有择偶的自由。

    只是这些女人,杨根硕哪怕想要本着人道主义,略尽绵力,也实在是故不起勇气。

    然后,杨根硕走到哪儿,都会被蛊族女人的目光追随,来月牙泉泡温泉那都是悄悄的,即便如此,也不敢脱成光腚下水,害怕走光被人占了便宜。

    这会儿,见四下无人,他便运转乾坤造化诀,利用鬼功**的身法诀的走位,在水潭之中腾挪起来。

    众所周知,水是有浮力的,而在及胸的水中,有过经历的人都知道,那绝对是蹒跚前行,想跑起来,根本没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