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那根,刚刚好
    在学校游泳课上,杨根硕见过一个娱乐项目,就是在泳池里拔河。

    现在想想,那跟个人力气无关,吨位够了准能赢。

    然而,现在的杨根硕无比震惊。鬼功**加上它内功心法乾坤造化诀,居然有着摆脱浮力违背自然规律的效果。

    这不是太恐怖了?

    牛顿和爱因斯坦不得一起从坟墓里跳起来。

    杨根硕的走位毫无规律,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如同浪里白条。

    树丫上,那道纤细的身影只觉得看到了一条上下翻腾的大白鱼,也是云里雾里。

    唯一一点有些遗憾,杨根硕在水面上的时间太短,加上离的较远,水雾蒸腾,看不到她想看的地方。

    然而,只是惊鸿一瞥,那黑乎乎的一大坨、一长根,也让她暗暗心惊。

    不过,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弯弓搭箭,同上搭上三根箭,乌金箭头闪烁着幽光,显然还涂上了剧毒。

    “蛊族新首领,只是个笑话,今晚,就由我花小蛮送你上路。”

    她目光坚定,双手沉稳,纹丝不动。

    没人知道杨根硕此时的感觉,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鱼得水,极其欢畅,他在水中动作越来越快,体内真气流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这种感觉爽透了,竟然可以同在查蓉身上失去第一次的感觉相媲美。

    丹田处一股气流横冲直闯,游走四肢百骸,之前有些经脉穴位始终无法打通,现在也有隐隐打通的迹象。

    鬼功**身法诀共有一百零八个走位,暗合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他一气呵成将方位走完,突然站在原地,仰天长啸。

    惊得宿鸟“嘎嘎”飞起。

    与此同时,身体发出一连串的闷响。

    不是屁,而是经脉被真气打通发出的声响。

    终于,他的乾坤造化诀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这个境界的提升,内在体现是真气越发浑厚,外在体现,便是眼睛更明,耳朵更灵。

    乾坤造化诀上说,修炼大成,就有千里眼、顺风耳,原本杨根硕认为纯粹瞎扯淡,现在竟然有些信了。

    因为这一刻,因为功法的突破,他竟然听到了蜘蛛吐丝的声音、竹笋破土的声音,还有一个女人极其低沉而绵长的呼吸声。

    双眼暴睁,如同两道闪电。

    “谁!”

    杨根硕一声暴喝,回答他的,却是三支毒箭。

    三支箭同时射出,却呈品字形排列,足见射手高超的技艺。

    若是杨根硕突破之前,应付起来,或许有些棘手。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杨根硕现在很强的。

    凝水成冰,激射而出,叮叮叮三声脆鸣,三支毒箭全部失了准头,落入潭中。

    射手等着战果,被他这一手惊呆了,尤其看到凭空跃起,身无寸缕的样子。

    当然,杨根硕也依稀看到了对方,身上只有三块布,脸上、胸上和腰间。

    是个女人,身材高挑,有些地方丰腴,有些地方苗条,只是一双眼冰冷无情,好像自己跟她有什么杀父之仇似的。

    女射手见杨根硕直扑过来,并不见慌乱,在胸口一抹,杨根硕诧异之际,耳朵捕捉到一记轻微的机簧声。

    不好!

    他心生警兆,立刻一个硬生生的后仰硬桥,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上百根黑针。

    扑通一声,他仰面跌进了水潭之中,激起冲天水花。

    躺在水中,载沉载浮。

    那个女人逃了。

    她的计划很周祥。

    她身轻如燕,在树杈间借力时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她功夫不错,对自己也是下了杀手。

    她身材真好,面纱下的脸蛋,也绝不会难看。

    杨根硕听力有所突破,可以听得到女人离去的声响,但不代表能够追上。

    那个女人浑身武器,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贸贸然追过去,不但讨不到好处,还可能惹得一身骚。

    杨根硕没想追。

    她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

    一个名字闯进脑海,药族首领花小蛮。

    嗨!还真是杀父母之仇啊!

    问题是自己很冤,得亏没事,要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岂不是更冤。

    只是这儿是蛊族领地,她怎么敢来,又怎么知道自己会来,而且能如此准备万全,连逃跑路线都计划好了?

    奸细。杨根硕想到了这个同人类战争史一样悠久的名词。现在叫间谍。

    自己在蛊族这几天,来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月牙泉,这不算什么秘密,所以,这个奸细也没那么好抓。

    长出一口气,身子沉入水中,五分钟后,猛然出水,手里多了三支箭。

    花小蛮一口气疾行二十里,回到山寨,被云蓉接住,几近晕厥。

    一碗百年人参汤喝下,她才缓了过来,出了一身冷汗,手脚冰凉。

    “小蛮,你没事吧,吓死我了,你是首领,怎么可以以身犯险!”云蓉心疼地责怪道。

    “强,太强了!我已经使尽浑身解数,却不能伤他分毫,如今打草惊蛇……”花小蛮泪水迸出,“阿爹阿妈,小蛮没用,不能给你们报仇。”

    云蓉斥退了左右,方才坐在塌旁,拉起小蛮一只小手,抚摸着问:“给姨娘说说。”

    花小蛮将今晚见到的,自己所做的,以及对方的反应,全都说了一遍。

    “在水潭中又蹦又跳,能够于夜色下五十米外发现你的藏身之处,能够躲过你的三支毒箭,还能避过暴雨梨花针……”

    云蓉闭上眼睛,默然良久:“如果是这样,他真的太强了。蛊族怎么会有这样的新首领,真是天佑蛊族!”

    花小蛮心有余悸,还有些气馁,在这百族之中,她不惧任何人,哪怕是狼族首领戎荻,两人单打独斗,她也不惧。

    可是今天面对这个蛊族新首领,她心中只有绝望,他那如电的目光,他那诡异的身法,他不穿衣服的样子……这样的敌人,绝对是梦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印象最深的,却是他光着身子吊着硕大凶器的样子。

    药族女性为尊,男人承担着种猪一样的职能。

    种猪,就是用来配种用的。

    药族女人一旦生出女孩,便着力培养,而生出的男孩,待遇比狼族好点,起码不会被吃,只是要从事最卑贱的工作。

    作为首领,花小蛮也算是阅鸟无数的女人,但也只是看看。

    一来,族内的“种猪”,她看不上一个。

    二来,云蓉说她天赋异禀,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石女,族内这些羸弱的男人根本无法打开她的身体,让她受孕。

    花小蛮研究过,自己的下面跟其它女人的确有些不同,也找了族内最强壮的男人尝试,一个个徒劳无功,根本挤不进分毫,反而在门口纷纷缴械。

    花小蛮气恼不过,将几个没有的男人统统处决。

    之后,她彻底相信了云蓉的话,自己是石女,要想像其他女人一样怀孕生小孩,除非石头开花。

    花小蛮也死心了,再也不想那事儿,专心发展药族,筹划复仇大计。

    当然,作为成年女性,她也是需要感情的慰藉的。

    这个时候,颇有经验的云蓉以另一种角色,成了她的导师。

    “云姨,我好怕!”花小蛮钻进了云蓉的怀里。

    “不怕,云姨在,云姨会陪着你。”

    一大一小两个漂亮无比的女人,急切的亲吻着彼此,解除彼此的一切束缚,然后紧紧拥抱,在床榻上翻滚起来。

    一阵疾风骤雨,两个女人同时抵达了极乐之境。

    那凤鸣一般清越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盘丝洞内。

    大汗淋漓的花小蛮脑袋里一片空白,这一次不同以往,仿佛身体更加空虚,需要一个粗壮来填充,就像之前见到杨根硕吊着的那一根,刚刚好。

    “小蛮,想什么呢?”

    “云姨,没什么。”

    “你累了,睡吧。”

    “嗯。”

    ……

    百合看到杨根硕进房,手里拿着三根箭,吓了一跳,从被子里支起身子,问:“哪来的?发生了什么事?”

    大红被子有些下滑,露出一双精致的美人骨,可以想见,下面也没有衣物。

    杨根硕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都忘记了回话。

    第一宿,百合是穿着裙子的。

    第二宿,穿戴整齐,被杨根硕剥光了。

    第三晚,穿戴整齐,依然被剥光。

    今晚,她也懒得做无用功了。

    杨根硕却很有成就感。

    来到床边坐下,手就探进被子,摸到一片温润滑腻,爱不释手。

    “干嘛!”百合打了他一下,然后抓住他搞怪的手,“问你话呢!”

    “先看看再说。”杨根硕拿着箭矢的手停在了半路上,“不要碰尖部,煨了毒。”

    为了避免被子完全滑落,身子完全暴露在杨根硕面前,百合躺下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趴在那儿,然后笑着接过了其中一根。

    “好精致的箭。”百合感叹。

    “应该是秀气。”杨根硕说。

    “你知道对方是谁?”百合扭头看他。

    “你看,箭头上有螺纹,这个小小的改进,可以让箭射得更远,转得更快,杀伤力更大。”

    “真的耶!”百合一脸兴奋,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这是诸子百家墨家的知识。这个女人不但功夫高,而且颇有学识。”

    百合瞪圆了眼眸看向他,然后两人异口同声说出一个名字——花小蛮。

    “太狠了!大牛,她是要置你与死地呀!”百合拉着他的手贴在脸上,“还好你没事。”

    “不是你说的,她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可我多冤枉啊!”

    “是呢是呢。”

    “不过,她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她,这一次,想必给她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杨根硕微笑着说道。

    “她受伤了?”

    “人没受伤,胆吓破了。”

    杨根硕没有鄙视的意思,反而很欣赏花小蛮。

    一个女人,竟然身手那么好。

    身材也相当不错。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