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越长大越烦恼
    呀买噶大笑之后,又哭了一阵,这才喃喃道:“云绛,你个贱人,竟然背叛我,王刑天,你个混蛋,竟然玩弄我的女人。你们都死了,都是死有余辜。”

    “但是,这笔账还没有完,你们的女儿现在在我手上,她会成为我的奴隶,替你们还债。”

    “你们也许想不到,我还能控制情蛊,而且是控制一对,这个计划,我二十年前就开始准备,只是没想到,可以进行的如此顺利。”

    “蛊神算什么,不过是我手中的傀儡,蛊神夫人算什么,不过是我的奴隶,哈哈,哈哈哈……”

    杨根硕一下子全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讲得通了,可惜这会儿没法录音,百合还是没能看清呀买噶的真面目。

    “杨根硕,百合听令。”呀买噶突然说道。

    “主人请讲。”

    “主人请说。”杨根硕因为分神,慢了一拍,而且说的话跟百合不完全相同,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紧张的要命。

    呀买噶只是略感奇怪,却并没深究。

    “进屋,上床,躺下。”呀买噶发出三个指令。

    “遵命。”这一次,两人异口同声。

    同百合走到床边,目不斜视,上床躺下,行尸走肉一般。

    然后,低沉晦涩的笛声再次响起。

    见百合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平静绵长起来,杨根硕也闭上了眼睛。

    用心谛听,呀买噶走了。

    杨根硕又睁开眼睛。

    呀买噶真了不起,一个复仇计划了二十年,当然,也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

    用百合接近自己,就是美人计。

    自己抵抗力太差,中招了。

    呀买噶的蛊术太恐怖了,不但可以控制百合,还能控制被百合种下情蛊的男人。

    得亏百合对自己的爱是无私的,所以两人只是进行到一半,所以没能成功种下情蛊。

    也多亏了自己多了个心眼,兵行险招,在呀买噶面前演了这么一出戏,让他误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呀买噶接下来的计划,杨根硕也能够想到,等自己成为蛊神,他再控制自己。

    那个禽兽,居然要对百合下手,怎么说,百合也是他的养女啊!

    尽管一开始就是居心不良。

    现在还不是跟他摊牌的时候,因为百合体内的蛊虫,只能继续装下去,等解决了百合体内的情蛊,再跟那老匹夫算账。

    居然让百合打自己的脸,是觉得自己长得太帅吗?

    居然让自己打百合的屁股,那个老变态怎么知道自己想打百合的屁股?

    还有如此诡异的蛊术,他很有兴趣。

    ……

    “哎呀,好累。”天亮了,百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杨根硕却是松了口气,百合恢复了本性和常态。

    然后,一双冰冷的眼睛看过来。

    “怎么了?”杨根硕笑问。

    百合咬牙切齿,杨根硕有点心虚。

    “你干嘛打我,还打得那么狠。”她都不敢碰自己屁股,一碰就痛。

    “情不自禁,就打了两下,真的,只是两下,手稍稍重了点,要不给你揉揉?”杨根硕苦着脸,不停道歉。

    “不要,别碰我,你个变态,我看错了你,你只想满足自己的**,却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百合越说越激动,眼圈都红了。

    是有变态,但不是我!

    杨根硕心里那个委屈就甭提了,但也得将这个责任承担下来。

    “百合,我错了,有时候,人是会被**控制,这样,你打我,狠狠的打。”他翻了个身,撅起屁股。

    “我没那么变态。”百合不打。

    杨根硕又回过身来:“这样,你咬我,什么地方都行。”想了想,补充一句,“咬断了都行。”

    噗嗤……她笑出声来:“想得美,我才不咬你那里,但是……”

    下一刻,杨根硕倒吸凉气,肩头上出现两个月牙形牙印。

    “怎么,很疼?”百合眯起美眸,笑问。

    “不疼。”杨根硕咬着牙说。

    “我没你狠心,下手那么黑。”

    百合坐起身,开始穿衣服。

    晨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百合未着寸缕的身上,如同羊脂白玉。

    杨根硕看痴了。

    百合穿好衣服,揉着屁股幽怨地看他一眼,这才出去。

    杨根硕心里说道:百合,我也舍不得啊,这事儿真不赖我。

    ……

    红日国。

    京都。

    苍雪家族老宅。

    今年的冬天来得更早一些。

    院子里的几株樱花树早已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远处,馒头形状的圣山上已有皑皑白雪。

    正午时分,屋外依然是阴风怒号,一轮冬日,也在天雾霾的空中时隐时现。

    屋子里倒是温和如初春。

    红泥小火炉上温着清酒。

    苍雪野牛陪爷爷苍雪镇雄用膳。

    贴身管家乌纳常侍立在侧。

    苍雪镇雄一直看不过眼这个孙子,可是,除了他,也没得选择了。

    这个时候,不由想起远在西京的孙女。

    她虽是女儿身,但真的是能文能武,善解人意,聪慧过人,深得自己的欢心。

    只是,她曾背叛了家族。

    苍雪镇雄最近一直在思量,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还是……

    想起来,就唉声叹气。

    加上今冬来得早。加上身体好像也大不如前。

    “爷爷,你好像很疲惫。”苍雪野牛问道。

    “还好。”苍雪镇雄说。

    “敬您一杯。”苍雪野牛给两人满上,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种清酒,他一顿可以干掉十斤。

    苍雪镇雄只是拿杯子碰了下嘴唇,就放下了,叉起一块炭烤三文鱼,食不知味的吃了起来。

    苍雪野牛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都没怎么掩饰。

    苍雪镇雄看到孙子的模样,立刻沉声问道:“野牛,你是何意?”

    苍雪野牛拿起酒壶,大大的干了一口。

    “放肆!”苍雪镇雄一拍桌子,“我问你是何意?”

    苍雪野牛放下酒壶,一把掀翻了面前的小几。

    苍雪镇雄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以为他是谁,竟敢在自己面前掀桌子!

    于是他也起身,一脚踢翻了小几。

    “老爷,少爷,你们消消气……”乌纳常劝解。

    “一边去。”苍雪镇雄喝道。

    “滚!”苍雪野牛更加干脆。

    苍雪镇雄眼睛已经瞪大到了极限,这小子今天处处都要压自己一头吗?

    “讲。”苍雪镇雄身子打颤,已经做了决定,不管这个孽障有什么理由,自己都不能将家族交到他的手上,自己还没死呢!他就如此目无尊长。

    这样也好,总算帮自己下定了决心,让野姬回来主持家族的决心。

    “老不死的,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苍雪野牛又是一脚,将小泥炉踢翻。

    “你……”苍雪镇雄抓住心口,他还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已经被气得半死。

    “野姬已经背叛了家族,你给她个几百上千万,算是恩断义绝,我也不说什么。可是,你为什么让她操作公司的股票,是不是在你心目中,她永远都比我优秀?”

    最后一句,他是吼出来的。

    苍雪镇雄怒极反笑,“臭小子,以前不是只知道一味练武,不关心家族的生意吗?怎么,现在开始关心了?可以呀,连这个都能发现?”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一心只为家族,你却不信任我,你还是信任一个背叛过家族的人!我决不允许家族他姓,我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放肆!”苍雪镇雄怒不可遏,“老夫做事,不用你这个晚辈置喙!”

    “我为什么不能说,你还有别的继承人吗?”

    “你……我还没死呢!”苍雪镇雄一时气急,他不住点头,“是谁给了你勇气,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好啊,我现在就给你妹妹打电话,让她回来接掌家族。”

    “你可以打,但是,你会害死她。”

    “什么?你竟然可以对你妹妹下手?”苍雪镇雄后退一步。

    “她任务失败,还维护一个家族的敌人,她不再是我妹妹,而是令家族蒙羞的人,这份羞辱,你可以当成没发生过,但我不行,我发誓,必定为家族洗刷耻辱。”

    “你不是最疼野姬的吗?你怎么可以……”

    “你曾经也是最疼我的……”

    苍雪野牛脸上浮现一抹柔情。

    小时候,他是第一个孩子,得到了苍雪镇雄全部的宠爱。

    后来有了野彘和野姬。不久之后,父母双双离世。

    爷爷苍雪镇雄成了他们唯一的亲人。

    他是大哥,并没有因为弟弟妹妹摊薄爷爷的爱而怀恨在心,反而非常懂事的肩负起兄长的责任。

    教弟弟练武,陪妹妹嬉戏。

    弟弟妹妹都不止一次骑在他的脖子上,驾马马……

    那些甜蜜的回忆,都变成了一幅幅泛黄的画面。

    “野彘死了,野姬也不再是原来的野姬。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苍雪野牛泪如泉涌,“人啊,真的是越长大越烦恼!”

    “野牛……”今天,苍雪镇雄仿佛重新认识这个长孙。

    外表粗犷,一介武夫,一直是他的标签,也是他给外人的印象。

    苍雪镇雄没想到,他的心居然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

    “别说了。”苍雪野牛深吸一口气,“爷爷,家族必须是我的,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惜大开杀戒。”

    苍雪镇雄目不转睛,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

    果不其然,苍雪野牛接着说道:“野姬,我下得去手,你,也可以。”

    苍雪镇雄一个踉跄,心口紧的要命,然后,噗的一声,喷出大口血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