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山雨欲来
    “老爷!”乌纳常扑过去,跪在人事不省的苍雪镇雄身边,声泪俱下,“老奴有罪,老奴该死。”

    苍雪野牛眼圈通红,声音发颤:“池边次郎。”

    一个身影幽灵般现身,抽出长刀,高高举起。

    乌纳常扭头看着苍雪野牛:“少爷,老奴自知必死,只是看在这些年做牛做马的份上,放过我的孙女贞子。”

    “哦,你怎知必死?”苍雪野牛问。

    “狡兔死走狗烹,何况老爷因我而死,即便你不动手,我也不会苟活。”

    “嗯!”苍雪野牛点头,“世道凶险,贞子年幼,活着举目无亲,只会孤苦伶仃,所以,还是跟你去吧。”

    “少爷,你好狠毒!”乌纳常戗指怒吼,“早知我一家无论如何都难以幸免,我绝不会为虎作伥。”

    乌纳常无比激动,苍雪野牛却异常平静,“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是棋子,是可以随意牺牲的,而下棋的只有那么几个。”

    “你没人性,你不得好死,即便化为厉鬼,我也要找你索命——”

    寒光一闪,脖颈一痛。

    温热的血液便扇弧形向外喷|射,他用双手去捂,却发现怎么也捂不住。

    很快,生机断绝的他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

    晚些时候。

    苍雪镇雄的房间,一名极有名望的医生,正在给苍雪镇雄做全面检查。

    此人姓塔矢名亮,同宫本菊腚齐名,被称为红日国医学界国宝。

    平日里游走于达官显贵之间,国王和首相生病,也都找他。

    在古代,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御医,还必须是太医院首席。

    塔矢亮给爷爷做检查,苍雪野牛就在一旁看着。

    “阁下,初步判断是食物中毒和激怒攻心。”

    “嗯,那我爷爷病情如何?多久可以醒过来?或者说,还能不能醒不过来?”

    塔矢亮看了看苍雪镇雄那张覆盖着青气的脸,又看看苍雪野牛着急的模样,方才说道:“阁下稍安勿躁,待我从老先生的胃里提取一点东西,检测了再说。”

    不得不说,塔矢亮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直接插了胃管,提取出一些尚未消化的食物残渣。

    “三氧化二砷,果然没错。”塔矢亮身子一震脱口而出。

    “什么?我爷爷还有康复的希望吗?”

    “希望渺茫。”塔矢亮摇头,“但是,这种毒要想起作用,并非一朝一夕,阁下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负责老爷子生活起居的人。”

    “你是说我爷爷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毒素侵入脏腑,破坏了器官,存在大量积液,可谓病入膏肓。”

    “宫本菊腚,你怎么来了?”

    塔矢亮正说着话,宫本菊腚走了进来,苍雪野牛上前打招呼。

    “塔矢亮?”宫本菊腚有些诧异。

    “宫本君。”塔矢亮打了声招呼,继续低头分析食物残渣。

    “苍雪家主他……”宫本菊腚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苍雪野牛无比沉痛道:“塔矢说是砷中毒。”

    宫本菊腚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抽出腰刀,毫不犹豫捅进塔矢亮的后心。

    “啊!宫本,你……”塔矢亮疼得直哆嗦,嘴角淌下一道血线。

    “国宝,一个足矣。”宫本冷酷的说。

    “我好糊涂啊!”

    塔矢亮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以他的医术,一眼就能看出苍雪镇雄是中了毒,而且是砷中毒。

    砷,砒霜也。在西方,有着“继承药粉”的美名。

    自己应该能够想到是谁下的手啊!

    自己是被苍雪野牛的表演蒙蔽了吗?又或者自视甚高,以为人家不敢把他怎么样?

    可能,两者都有吧。

    看到塔矢亮脸上的纠结后悔慢慢变成释然,宫本菊腚说:“想明白了?”

    苍雪野牛说:“塔矢,你很聪明,你让我怀疑的那个人,已经伏诛。”

    “明白了,明白了。”塔矢亮惨笑。

    “明白了就好,朝闻道夕死可矣。”说话时,手上用力拧转刀柄,搅碎了塔矢亮的心脏。

    噗!塔矢亮再喷一口血,软软倒地,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痛苦和不甘。

    “宫本……”宫本菊腚的做法,令苍雪野牛多少有些意外。

    “野牛公子,我现在登上了您的战车,请不要让我失望。”

    言罢,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苍雪野牛释然,邪气一笑,点了点头,跟聪明人合作,总是可以少说很多废话。

    苍雪镇雄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苍雪野牛决定将计划做以调整,命令池边太郎依然严密监视苍雪野姬,不可轻举妄动。

    然而,池边太郎却从弟弟回馈的信息中,知道他们最终的结局,只会跟乌纳常一模一样,乌纳常惨遭灭门的下场,就是他们池边家族的前车之鉴。

    身在异国他乡,他寝食难安,无比煎熬。

    而这个时候,苍雪野姬并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每天除了研究股市,就是研究菜谱。

    因为不知道从哪儿听来一句话,要抓住一个人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她自然想要抓住杨根硕的心。还好,有个志同道合的盟友,她并不寂寞。

    ……

    农历十月初一。

    呀买噶和大祭司口中的黄道吉日。

    正午时分,矗立着祭坛的广场上人头攒动,族人都在忙着布置,大家都是满脸欢欣。

    这算是蛊族的大事了,所以,大长老呀买噶都亲临现场指挥,五毒也成了监工。

    连二百五十岁的大祭司也无比艰辛的走出山洞,看着族人忙活。

    向左是蛊族的酿酒师,他挑着担子,出现在广场上,远远的,不少人就闻到了酒香。

    向左笑道:“为了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我自己掏腰包,请大家喝酒,大家润润嗓子,然后一鼓作气,把广场布置好。”

    向左还没说完,带来的酒就被族人哄抢一空。

    还好,人人有份,所以,也不用担心出现争抢的场面。

    “五毒,你的。”向左笑着送上一壶,“你可是大人跟前的红人,以后多多照顾。”

    “好说好说。”五毒举起来就喝,忍不住赞道:“好酒好酒。”

    “大长老,请。”向左又给呀买噶献酒。

    呀买噶摇头:“我就不喝了,害怕耽误事。”

    向左心中失望,脸上却始终是平和的微笑。

    杨根硕就是个甩手掌柜,根本懒得去看一眼,在他看来,蛊族人那贫瘠的审美观,又能装点出什么花来?

    百合想去看热闹,杨根硕却想拖她上床。

    百合羞得满脸通红,对他又掐又咬,还用一句话怼他,白日宣淫,禽兽不如。

    然后,杨根硕赌咒发誓,说只是床上说说话,软磨硬泡之下,还是将百合骗上了床。

    百合都没反驳,为什么要床上说话。

    于是乎,又被剥了个精光,惨遭魔掌屠戮,领土尽失。

    心满意足后,杨根硕平躺下来,轻声说道:“怎样才能有信号呢,百合?”

    “想家了?”百合趴着,双手支着下巴问道。

    “嗯。”

    “是想那些女孩子吧!”

    “我说不想,你一定说我虚伪。”

    “你怎么说,也改变不了虚伪。”

    “好啊,屁股不疼了吧!”

    五毒闯进来,然后又大叫一声,瞬移了出去。

    “大人,百合小姐,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们盖着被子,你当然什么都看不见。”杨根硕理所当然地说。

    百合狠狠掐他一把,赶紧穿上衣服。

    “现在可以进来了,进来说吧,什么事?”

    “我就在外面说。”五毒摇摇头,年轻人啊,那种事也是白天做的吗?不知道仪式即将进行吗?

    “那你说吧。”

    “广场已经准备好了,吉时已到,大祭司和大长老让我请您过去。”

    “你去吧,就说我随后就到。”

    百合开始梳妆,杨根硕穿好衣服出现在身后,从镜子里看着她。

    看着她无俦的面庞,心中就升起柔情无限。

    “干嘛!”百合有些害羞。

    “你真漂亮。”

    “大人,嘴不用这么甜,你已经把人家骗到手了。”

    “百合。”杨根硕从背后拥住她。

    “嗯。”百合轻轻哼了一声,忍不住同爱人耳鬓厮磨。

    “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杨根硕说。

    “是啊,是你的,也是整个蛊族的。”百合呼吸略显急促。

    “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只要记住一点,我们深爱着彼此。”

    “你怎么了?”百合诧异地看他

    “没什么,总感觉有事要发生。”杨根硕自然不会将呀买噶的计划告诉她,空口无凭,如何让她相信。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走吧。”

    “好的。”

    百合刚刚起身,就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用力?”百合笑着说。

    “百合,无论发生什么,你绝不可以忘了我,绝不可以!”

    “好,我答应你。”百合也被他异常的举动搞得心里毛毛的。

    杨根硕和百合一脚跨出房间的时候,药族女人的军队早已进入了指定位置,准备伺机而动,而狼族的精锐也在首领戎荻的率领下,如一把尖刀,插向药族的山寨。

    蛊族广场。

    各种破布裹在绳子上,然后将绳子系在立柱上绷紧,几根点缀着破布的绳子升到了半空,随风摇曳。

    杨根硕远远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叹息。

    这个创意是好的,就像城里一些大型商场,头顶挂满了彩旗。给人一种节日的喜庆气氛。

    可这形状不对,颜色单调,实在看不出什么美感。

    不过自己原本也没抱有什么希望,所以,也谈不上失望。

    只是,目光一扫,就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