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羡慕嫉妒恨
    向左不解,震惊,恐惧,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花小蛮的手,忍着痛问:“首领,为……为什么?”

    “我最讨厌叛徒,你去死吧!”

    用力一拧,向左痛得一抽搐,顿时失去了全身力气,身体缓缓软倒,死不瞑目。

    “阿爹!”一个小女孩尖叫,杨根硕认得,正是第一天拉着跳舞的小女孩,向左正是他父亲。

    亲眼目睹生身父亲被人刺穿心脏,世界上只怕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了。

    小女孩扑向向左,属下拦住她,花小蛮斥退了属下。

    “阿爹,阿爹,你醒醒,啊!阿妈死了,你也死了,我怎么办,怎么办……”

    小女孩泪如雨下。

    花小蛮轻声一叹。

    “花小蛮,你好狠毒。”百合从杨根硕背后出来,眼圈通红,咬牙切齿。

    唰唰唰,一瞬间,超过十支箭对准了她。

    杨根硕趋前半步,挡住她半个身子。

    “你是呀买噶的女儿百合吧,听说在蛊术上有着极高天赋。”花小蛮笑笑说,“一来,我是在帮你们除掉叛徒,二来,以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你说这些话不觉得幼稚吗?”

    “你……”百合哑口无言。

    见向左的女儿哭得死去活来,花小蛮摇头叹息,蹲在小女孩面前,“对不起。”

    “人都死了,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要不你也让我杀一次,然后我也跟你说对不起!”

    “放肆!”一柄刀架在了小女孩纤细的脖颈上。

    她摆摆手,令属下将刀移走,“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我说对不起,只是觉得让你亲眼看到这个有点残忍。杀他,这个主意不会改变。我不杀他,他也得死。还有一点,这一幕我也曾亲眼目睹,跟你差不多大的时候,我的父母,也是这样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之下,倒在血泊之中。”

    说到最后,她将切齿痛恨的目光投向了杨根硕。

    杨根硕心里那个冤哪,这笔仇恨跟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好不好?

    “啊!”花小蛮突然一声痛呼,却是小女孩在她手背了咬了一口。

    小女孩咬完了就跑。

    “不要!”百合和花小蛮同时大叫。然而为时已晚。

    一支箭洞穿了她稚嫩的身体,她停下了脚步,低头看去,带血的箭尖透胸而过。

    小女孩膝盖一软,跪倒在地,嘴角流下血线,然后,身子一歪,侧向倒下,临死的目光正对着花小蛮。

    没有痛苦,没有恐惧,唯有愤恨。

    花小蛮闭上了眼睛。

    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在了杨根硕的眼中。

    “花小蛮,你还说自己不狠,这么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百合跳出来谴责。

    “哈哈哈……”花小蛮一阵娇笑,然后,擦了擦眼角,说:“百合大小姐,请你搞搞清楚,我是来干嘛的?”

    “……”百合无言以对。

    “没话说了吧,我是来报仇的,我是来灭族的,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无非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好啊,来吧,有死而已,我不怕你!”

    两个人漂亮的女人针锋相对。

    “那就成全你们。”花小蛮竖起手臂,“弓箭手准备。”

    “花小蛮。”杨根硕叹了口气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又何必为难无辜的族人,这样造成流血和死亡,只能让两族积怨更深。”

    “好啊,只要你们乖乖束手,我就放过你们的族人。”

    “束手就擒的只能是我一个。”杨根硕说。

    “不行!”花小蛮冲着百合举起短刃,“当年呀买噶也在伏击我父母的队伍之中,父债子还,所以,我不能放过她。”

    “那就没得谈了。”杨根硕耸耸肩,“只要我还站着,你就休想动她分毫。”

    百合身子一震,芳心顷刻间被一股巨大的暖意包裹,她瞪大眼睛,看着杨根硕坚毅的侧脸。

    他虽然说的漫不经心,但她坚信,他说得到做得到。因为,她见识过不止一次,他从未放弃过身边的女孩子。

    想到这儿,百合那份感动没来由的淡了一些。

    同样心灵震撼的还有花小蛮,她发现了百合感动和幸福的模样,好不羡慕,喃喃自语:“这就是令人向往的爱情啊!”

    作为首领,总是能够涉猎到更多的知识和信息,对于爱情,她也略知一二。

    书上说:爱情就是不问索取,无私奉献,心甘情愿为了所爱去做一起,哪怕牺牲性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花小蛮在心中默念,脸上荡漾着冷笑。

    她羡慕百合得到杨根硕的爱。

    她嫉妒百合被杨根硕守护。

    她恨百合,也恨杨根硕,恨这对狗男女。

    “杨根硕,我知道你很强,但你以为你能保护得了她吗?”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大不了一死。也不枉相爱一场。”杨根硕冲着百合微笑。

    “大牛……”百合无语凝噎。

    花小蛮被这对狗男女的公然秀恩爱气得浑身发抖,“好啊,那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一起上路。”

    “大牛,不要管我,你走,你一个人一定可以脱身。”百合看了眼花小蛮的兵力分布,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她心生绝望,但却不愿意杨根硕陪着她死。

    “我不。”杨根硕摇摇头,“百合,你虽然这样说,但我如果真的听你的话,真的拍拍屁股走了,你心里一定不舒服。”

    百合倒是没有否认:“不舒服又怎么样?死了还能有什么感觉,既然可以不死,为什么还要死,我希望你活着。”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杨根硕微笑着说。

    “够了,我才是真的够了,你们……你们当我不存在吗?”花小蛮都要抓狂了,“弓箭手准备。”

    “首领,大家满弦准备了半天,手都酸了。”弓箭队的负责人低声汇报。

    “闭嘴,全体准备,我数到三就放箭。”花小蛮盯着二人,咬牙切齿。

    “一。”

    “二。”

    花小蛮喊“三”的口型已经打开,杨根硕突然挡在了百合的面前,将其完全护在身后,然而,百合却抱住他的腰身,原地转了半圈,用背后对着弓箭队。

    花小蛮的手臂刚要用力斩下,被弓箭队的领队给托住了。

    “做什么!”花小蛮愤怒地咆哮。

    “首领你看,有狼烟,山寨遭袭。”领队面色凝重,手指着药族山寨的方向。

    “什么!”花小蛮一个踉跄,睚眦欲裂。

    狼族,除了狼族还能有谁?

    自己虽然有所准备,但只怕久守不利,若是山寨被毁,自己又有何面目面对族人,面对父母。

    “撤!”花小蛮手一挥,两支队伍秩序井然,向外围退去。

    而花小蛮自己则是对着杨根硕狠狠地挥了一下小拳头,快速跟上了队伍。

    药族来得快去的也快,只留下遍地狼藉的广场。

    “这就走了?”百合喃喃自语。

    “是啊,这就走了。”杨根硕轻轻地说,然后捧起百合的俏脸,柔声道:“你想为我挡箭?好傻!”

    “你也不聪明。”百合红着眼圈,皱了皱鼻子,然后蜻蜓点水般,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说:“先救人。”

    她跑到了广场上,开始救治族人。

    这时候,五毒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酒劲儿真大。”

    只是睁开眼睛的刹那,便傻眼了。

    “发……发生了什么?”他问。

    “药族来袭,你却在这里做春秋大梦,若非她们自行撤退,这会儿你们都要身首异处了。”杨根硕没好气的说道。

    “向左的酒有问题,这个王八蛋是叛徒!”五毒倒是不笨,立刻想到了这个问题。

    “叛徒已被处决。”杨根硕看了眼向左倒伏处,又看了看他那无辜的被一箭穿透的女儿,心中不免叹息,在这不受教化的蛮夷之地,这种攻杀和死亡,只怕是再稀松平常不过。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五毒醒了,更多喝了酒的族人跟着醒了过来。

    “先救族人。”杨根硕一把拉住百合,“五毒,现场交给你,另外,你派两个人,将大长老和大祭司请出来主持大局。”

    “大长老?大祭司?他们没事吧,人呢?”五毒放眼四顾,也没看到二人,按说这种时候,他们不应该出现在别的地方啊。

    百合冷笑着说:“两个胆小怕事的逃兵,他们躲进了大祭司的山洞,当了缩头乌龟。”

    “哎!”杨根硕摇头,为二人辩白,“百合,你不要这么说,他们两个身份特殊,一定是发现敌人声势浩大,于是权衡利弊,觉得还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留下有用之躯,起码还能为蛊族报仇。”

    百合先是一阵诧异,杨根硕居然为呀买噶和大祭司分辩,听到最后,原来是含沙射影。

    然而,百合能听出来,五毒和族人却是未必,尤其在不少族人心目中,大长老的地位还是蛮崇高的。

    他们倒是宁愿相信杨根硕的话。

    “五毒,去忙吧,我跟百合还有点事。”说完,就拉着百合要走。

    “大人,您现在是大人了!这可是大白天呀!”

    五毒有些愤怒,族里死了这么多人,广场上一股血腥味道,杨根硕刚刚接任了蛊神,居然不闻不问,只知道带百合走。

    回去还能干什么?五毒回想起之前去叫人看到的一幕,更加愤怒。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