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幽灵杀手
    突然,又有三名看押俘虏的狼族战士倒下,抓着箭尾,脸上是恐惧和不甘。

    戎荻一回头,指着八名亲卫中的三个,“你,你,还有你,去把他给我捉来。”

    亲卫自然是狼族战士中的佼佼者,武力值仅次于戎荻,艺高人胆大,所以他们并不害怕。

    虽然放冷箭的家伙很鬼,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他不过是一个人,一个人能有多大能耐。

    三人背着弓箭,拿着长矛,整理一下虎皮,就准备选择一个方向上山。

    嗖嗖嗖,一阵利啸,又是三支夺命之箭奔袭而来,这次的目标竟然是高台,是亲卫。

    亲卫果然不凡,一个个做出规避动作,全都让开了。

    戎荻更是不凡,大吼一声,挥舞丈八蛇矛猛烈一磕,居然打掉了两支箭。

    代价是他的伤口再次崩裂,血流如泉。

    噗!

    剩下的一根箭,再次收割一条生命。依然是狼族战士。

    “上。”戎荻怒吼,亲卫再不迟疑,大致辨明方位,冲了上去。

    狼族战士又少了一个,药族女兵骚动愈演愈烈,逐渐演变成同狼族战士的身体碰撞。

    眼看着局面就要失控。

    枪打出头鸟。

    一名狼族战士毫不犹豫,挥舞大刀,将其中一个闹得最凶的女兵一刀枭首。

    头颅抛飞,颈血如井喷。

    无头的尸体,晃荡几下,双手徒劳的抓了几下,这才轰然倒下。

    女兵们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谁敢带头,这就是下……啊!”

    一支箭射入他的口中,从颈后透出,他恐吓的言论还没说完,自己先赴了黄泉。

    这一次女兵直接爆发。

    五十比一的比例,用嘴将狼族战士活活咬死。

    狼族战士那种充满着恐惧、声嘶力竭的哀嚎,久久回荡。

    看押者已死,女兵又纷纷用嘴咬同伴的绳子。

    花小蛮激动万分。

    戎荻也无比激动,命令:“来人,下去制止她们,反抗者死!”

    五名亲卫,对视一眼,非常默契的留下两个,另外三人分别拿着大铁锤、鬼头刀、狼牙棒。

    三人分散开来,来到台边,看着台下即将脱困的女兵,仿佛看着一群躁动的蚂蚁。

    三人对视一眼,扬起巨大的兵器,腾空而起。

    他们想着先声夺人,这么砸下去,也能砸死三五个,至少震慑七八个。

    只是事与愿违,三人刚刚跃起,耳畔便有劲风呼啸。

    只见每人分到一根高速旋转的箭,绝不厚此薄彼。

    三人大骇,此时无处借力,只能挥动兵器硬磕。

    孰料还没解决眼前的危机,又有三箭势若流星,只是高度略低,敌人给了提前量。

    三人亡魂大冒,还是先顾眼前,奋力一磕,总算磕飞了一根。

    然而再无好运,全部命中。

    当然,三名亲卫技高一筹,所以,尚能避开要命的部位。

    两个大腿中箭,一个胳膊中箭。

    半空中,三人便丢掉了兵器。同时,被箭支巨大的势能带飞出去。

    落地时,已然七荤八素。

    药族女兵不管三七二十一,如同蚂蚁一般,将其淹没。

    然后,就是绵延悠长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待见到药族女兵一个个抬起头,嘴上叼着皮肉,唇角滴着鲜血,吃女婴如家常便饭的戎荻都是一阵反胃,两名亲卫更是直接吐了。

    女兵们终于解开了束缚,一个个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兵器。

    只有长矛,并无弓箭。

    “救首领。”一时间长矛林立,娇喝震天。

    “拦住她们!”戎荻大喝。

    仅余的两名前卫来到高台的入口,严阵以待。

    “戎荻,你完了,偷鸡不成,送了命。”花小蛮讥笑道。

    “未必,就凭她们。”戎荻露出不屑。

    果不其然,女兵们前赴后继向上爬,又纷落如雨滚下去。

    戎荻两名亲卫异常骁勇,完全可以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怎么样,你的兵自身难保,而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戎荻哈哈大笑,“等我的手下抓住那个放冷箭的王八蛋,等我的军师回来,花小蛮,你的结局不会改变。”

    花小蛮心中一凉,是啊,自己损兵折将,而戎荻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战力,这一仗,依然会十分艰苦。

    那个人,请你一定不要有事!花小蛮默默祈祷祈祷。

    看着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兵死伤惨重,花小蛮无比心痛,突然眼睛一亮,大喊道:“掷矛。”

    女兵们一听,立刻后撤,紧跟着,十人一队将手中的长矛投掷出去。

    一名亲卫见机较快,夺过第一波攻击。

    另一名比较倒霉,后退时绊了一跤,然后,一根长矛将其钉在了高台上。

    他像受伤的野兽,痛苦的嘶吼着。

    他一手抓住长矛,一手撑着地面,大吼一声,竟然将长矛拔了出来。

    他站在那里,浑身浴血,手中是滴血的长矛,如同杀神临世。

    女兵们一时间没了动作。

    噗!

    一支箭横穿了他的脖颈,他那庞然的身躯如同伐倒的大树,从高台上跌落。

    女兵一哄而散。

    戎荻头皮发麻,亲卫也是心神惶恐。

    “幽灵,你在哪里,出来,你给我出来!”戎荻大声吼叫,声震四野。

    “谢谢……”花小蛮热泪盈眶。万语千言化着两个字。

    下一刻,女兵再次集结,十根长矛飞向唯一的一名亲卫,亲卫险之又险的避过,但是,更多的女兵却从冲上了高台。

    只是,不少女兵变成了赤手空拳。

    戎荻哈哈大笑,如同虎入羊群,每一次出手,非死即伤。

    亲卫也很兴奋,这些女兵放弃了她们自己的优势,简直是自寻死路。近战于他们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起码女兵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掷矛。

    花小蛮又是痛心又是着急,大喊道:“撤退,结阵,远攻。”

    药族女兵听到首领的命令,立刻执行。

    但也留下了几名受伤较重的同伴。

    那名亲卫杀红了眼,踩住一名女兵的大腿,抓住她的另一条腿猛然发力,只听嘎巴一声,竟然将人体生生撕裂。带起一蓬血雨。

    戎荻不甘示弱,上前几步,左胳膊勒住一名受伤女兵的脑袋,膝盖压住她的身子,用力一拧,竟将脑袋拧了下来。又是一道血泉。

    两人相视大笑。

    “畜生,畜生……”花小蛮泪流满面。

    女兵终究是女人,一时间被他们的悍勇震慑,不敢上前。

    这时候,有人从对面的山上跑下来。远远的,他就大声喊道:“首领,抓到一只兔子。呃……”

    他这才发现了眼前急转直下的形势,还好,自己不是一个人,同伴们一个个出来。

    “杀!”他带头冲锋。

    女兵们害怕戎荻,害怕戎荻的亲卫,却不会害怕狼族战士,她们迅速结阵,拿着少的可怜的武器,对冲过去。

    这是一次势均力敌的较量。

    “花小蛮,看到没有,你的希望再次破灭。”戎荻大声说道,“而且,我的军师很快就会回来。”

    “但是,你忘了幽灵吗?他会终结这一切。”

    “幽灵,幽灵一定被我的亲卫干掉了。”戎荻大声说,仿佛唯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相信。

    “你的亲卫在这。”

    一个声音响起,两句尸体丢过来。

    “首领小心。”唯一的亲卫撞开戎荻,弹出双手,接住两个小伙伴。

    啪!

    脑门受击,感觉让人打了闷棍。

    一阵剧痛,就失去了意识。

    杨根硕落地,一声痛呼。

    “是你?真的是你!”花小蛮喜极而泣。

    “小蛮,我来晚了。”

    “你为什么来?”

    “我也不知道。”杨根硕说,“看到你急忙离开,我觉得你可能需要我,看你受伤,我的心很痛。”

    难道他也梦到了我?花小蛮芳心一颤,面露羞涩,“可不可以给我找件衣服。”

    杨根硕二话不说,卸了铠甲,将一件深v领t恤小心翼翼套在了花小蛮的身上。

    山峰隐隐,沟壑深深。

    这衣服穿上,才更加引人犯罪。

    杨根硕身上不少伤口,都是食指大动。

    “你受伤了?”花小蛮关切的问。

    “荆棘划伤的,不碍事。”杨根硕笑着说,却忍不住倒吸凉气。

    被荆棘划伤的人都有同感,那伤口或许不深,也没什么要紧,但却很疼。

    “住口,你是什么人!”戎荻怒吼。

    两人打情骂俏,把自己当成了空气吗?

    “你口中的幽灵,却是小蛮的神灵,哦,现在是丈夫。”

    “丈夫?”戎荻不明白这个词。

    花小蛮脸上一红:“我可没答应呢!”

    “由不得你。”杨根硕霸道地说,然后扭头冲戎荻道:“敢这么对待我的女人,你死定了。”

    “你到底是谁!”戎荻须发如狂。

    “戎荻,他就是蛊族的新首领。”花小蛮冷冷地介绍道。

    “不可能!”戎荻一个踉跄,“你们不是有着血海深仇,他怎么可能会来救你,而且,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花小蛮一脸骄傲:“我想,他就是上苍派来化解仇恨,并且拯救我的。”

    “蛊族新首领。”戎荻点了点头,咬牙切齿,“你不好好守着山寨,你的山寨只怕是已经成了我们军师的囊中之物了。”

    “首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有气无力在台下喊道。

    “军师,军师回来了,哈哈哈……”

    戎荻欣喜若狂,扑到台边,不过,只看了一眼,兴奋的神情便凝固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