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开发石女
    杨根硕真的咬到了舌头,差点咬断。目光从十个身姿曼妙的女人身上移开,沸腾的血液瞬间冷却。

    下种?自己是种猪吗?

    如果自己这么冲上去,跟牲口又有什么分别?

    虽然很想就这样冲上去,虽然牲口也没什么不好。

    老家山村里就有那种专门给母猪配种的种猪,配种那是要收钱的咧。

    “不,我是有底线的。”杨根硕尖叫。

    “什么意思?”

    “我是人不是牲口,没有感情基础的事情,我不做。”

    花小蛮皱了皱眉,对那十名女人挥挥手,让她们出去。却没发现杨根硕眼里浓烈的不舍。

    杨根硕的话打击面太大,药族女人选择男人,也就是为了下种而已,双方有个屁感情基础啊!如此说来,在杨根硕眼里,也就是一帮牲口。

    要是别的男人这么说,花小蛮早就一刀宰了他。

    可是杨根硕这么说,她心里居然有些小欢喜。

    花小蛮终于发现,自己也是自私的。

    其实,她很矛盾。

    毫无疑问,杨根硕的种子是优秀的。

    这样的种子应该多多播种。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嘛!

    作为首领,就应该这样的无私。

    每天安排杨根硕给十个女人下种的任务,一个月,就可以让蛊族全部女人怀上,哪怕种子没有那么多,成功率没有那么高,五成总是有的吧。

    作为一个大公无私的首领,就应该做出这样的决策。

    但是,这一次,她却想自私一回。没想到杨根硕也反对,她真心好欢喜。

    “嘻嘻……”

    “你还笑,严肃一点。”杨根硕板着脸。

    “你不愿意给她们,那只能下给我了。”花小蛮挑起他的下巴,如同富婆审视男公关。

    杨根硕上下打量花小蛮一番,吞了口唾沫,还是故作严肃,“小蛮,你能不能不要用‘下种’两个字?咱们是动物,但却是高等动物,不是牲口,做那种事,也不光是为了配种,也可以是爱的表现。”

    “爱?”

    “就像你对父母的感情。”

    “你又不是我父母。”

    杨根硕哭笑不得:“咱们做了那种事情后,就是最亲密的人,你受伤我会心疼,我病了,你会难受,这就是爱。”

    “哦。”花小蛮懵懵懂懂,似乎有点明白了,原来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产生感情,那叫爱。

    “那不说‘下种’,我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花小蛮又问。

    “嘶……”杨根硕还真被问住了,相同的意思,叫法有很多,甚至汉语、英语、日语,他都能说出来个一二三。

    只是,要么太俗,比如“日、草、**”这些,俗到不堪入耳;要么少儿不宜,比如“做|爱、造|爱”,相对而言,“makelove”能文雅一点,可不是咱的语言。

    一番对比权衡,浪费了无数脑细胞,他方才选出一个比较合适的说法,“就叫爱爱吧。”

    “爱爱?呵呵……”花小蛮乐不可支,“好吧,你下种,哦不,爱爱我吧!”

    杨根硕舔了舔嘴唇:“你都这样了,不急于一时,万一撕裂了伤口,后果很严重。”

    “这点伤算什么,我都没什么感觉。”

    “你这么着急跟我爱爱?”

    “是啊是啊。”

    杨根硕连吞口水:“那个,我先去洗洗。”

    “好啊,一起。”花小蛮跃跃欲试。

    “你的伤口不能见水。”虽然很向往鸳鸯戏水,杨根硕还是叫道。

    花小蛮摸了摸他的脸:“我感受到你的关心,心里热乎乎的,这就是爱吗?”

    “一点点。”

    “你忘了我们是药族,我们有一种药膏摸在伤口处,可以保护伤口不见水。”

    “这么神奇?”

    “还有更神奇的。”花小蛮妩媚一笑,拉着他,走向首领的专用浴池。

    鲜红的花瓣,氤氲的水汽。

    落落大方的绝代佳人,宽衣解带,淡然自若地坐进浴池。

    杨根硕却踟蹰了半天,才解开腰带。

    直到坐进散发着热气和香气的水中,杨根硕依然疑身处梦。

    然后狠狠掐了一把大腿,疼得只吸凉气。

    “不是梦。”他说。

    “你好傻。”她的目光从那根反复出现在梦里的东西上移开,笑靥如花。

    他看着她的笑,更傻了。

    月牙泉充满梦幻,这里却充满了旖旎。

    “大牛,要不要人伺候你?”花小蛮笑问。

    今天,她总是忍不住笑,感觉一晚上的笑,超过前半生的所有。

    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呀!

    “不要,有你足够了。”这是他的此刻的心里话。

    花小蛮笑得越发开心,眼中的柔媚,也几乎流淌出来。

    君王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杨根硕现在手里就是这种感觉。

    两人坦诚相对之后,杨根硕心里也坦然多了。

    洗了一会儿后,花小蛮就软倒在他怀里,弱不禁风,娇喘吁吁,媚眼如丝。

    杨根硕抱着她,转移到锦榻之上。

    准备上马的时候,花小蛮喘息着按住了他的肩头。

    “嗯?”刹那间,无数电影电视镜头出现在杨根硕脑海里,这个时候,女的会说:奴家弱质,请君怜惜。

    “嗯。”他点点头,想当然的说,“放心,我会轻轻的。”

    花小蛮摇头:“大牛,有件事没告诉你。”

    “你不是第一次?我不介意的。”都箭在弦上了,谁还在乎那个?

    “不是的,是第一次。”

    “那我更会好好怜惜的。”杨根硕急不可耐。

    “大牛,你等等,听我说。”花小蛮夹紧双腿,捧着他的脸。

    “好吧,你说。”杨根硕有些心不在焉。

    “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是个石女。”

    “什么?”杨根硕意外的瞪大眼睛。

    “天生石女,不然,我的孩子都一大堆了。”

    “石女啊?”杨根硕眉头微皱,“这个得研究研究。”

    “怎么研究?啊——”花小蛮深吸一口气。刚刚在浴池里,她的身体已经很湿润了,也很敏感。

    良久之后后,花小蛮喘息着说,“你到底行不行啊?”

    “石女,层峦叠嶂,九曲十八弯,一根2b铅笔粗细,果然名不虚传。”

    “药族的男人都不行,不然也轮不到你,就问你底行不行?”

    “这事儿有点挑战性,但我一定行!”杨根硕对准位置,用力一挺。

    “啊!”花小蛮一声惨叫,捶打他的肩头,“你轻点!跟梦里一样痛。”

    “原来你一直想着我?”杨根硕不动了,强笑着。

    石女不好弄啊,花小蛮疼,他何尝不疼。眼泪都疼出来了。

    “是啊,自从那天看到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我就没有一天好睡。”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是啊,如愿以偿。”花小蛮眼角渗出泪珠,从鬓角滑落。

    “怎么了?”

    “高兴。”

    “这有什么高兴的?”杨根硕不以为然。

    “石头可以开花,我这个石女,也可以生孩子了。”

    杨根硕恍然,石女应该跟阳痿人士一样自卑吧。

    “小蛮,我对你有个要求。”杨根硕郑重其事。

    “什么?”

    “不可以重女轻男,我们的孩子,你必须同等对待。”

    “嗯!”花小蛮抱紧他,“我答应你,爱我,更猛烈点吧!”

    “好。”杨根硕含泪说,“痛并快乐着。”

    ……

    开发石女超累,也超有成就感,让花小蛮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之后,杨根硕倦极而眠。

    花小蛮却疼得睡不着,刚刚那种血液沸腾肢体颤栗的感觉过去之后,撕裂的疼痛又回来了。

    看到杨根硕安心睡在旁边的样子,她支起身子,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心里升腾起一股柔软的情绪,这就是大牛口中的爱吗?

    挣扎着下床,她要去给自己上点药。

    一路龇牙咧嘴,蹒跚着走进药库,抹上一种清凉的药膏,那种火辣辣的疼顿时就淡了。

    “小蛮!”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啊!”花小蛮一声惊叫,回过头,原来是云蓉。

    她之所以吃惊,因为哪怕是在上药的时候,脑子里依然在回放同杨根硕爱爱的场景。

    没想到他有那么多招式。

    没想到,爱爱真的不只是为了下种。

    “小蛮?”发现她失神,云蓉又叫了一声。

    “哦,云姨,你说。”花小蛮有些脸热。

    “我看到你跟杨根硕……”

    “啊?”花小蛮脸更烫了,但还不至于无地自容,不说她跟云蓉的关系。排队下种,在药族也没什么好害羞的。

    “小蛮,你是不是嫌云姨脏?”云蓉幽幽道。

    “云姨,你想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云蓉流下眼泪。

    “云姨,之前因为我是石女,所以才跟你……没想到大牛可以打开我的身体,他是我上苍赋予我的男人。”

    云蓉捂着嘴退后一步。

    “云姨,男人好啊,尝了男人的滋味,你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我也给你物色一个男人呗。”

    “不要!”云蓉一声尖叫,捂着嘴跑了。

    “云姨……”花小蛮伸了伸手,却没有去追,心里没这么想,身体也不允许。

    云蓉一口气跑到山崖边,捂着腰眼,痛苦的喘息。

    男人好?男人有什么好?男人的滋味,她难道没有尝过?一下子来八个,八个狼族的畜生,男人带给她的只有痛苦。

    狼族虽然灭了,可对药族造成的伤害,却被人铭记。

    如果自己有了,那就是狼崽子,没出生,就该死。

    山风凛冽,苍穹染墨。

    云蓉深情地回望一眼点点灯火的山寨,纵身一跃。

    耳边是呼啸的风,眼里是滚烫的泪,心中是无尽的痛。

    小蛮,云姨走了,你要开心……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