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命运
    “云姨!”花小蛮大叫一声,猛然坐起。杨根硕也没在旁边。

    “来人。”她道。

    “首领。”侍女带着暧昧的笑意,“你辛苦了,不多休息一会儿?”

    “大牛,哦不,大人呢?”

    “大人在药库。”

    “云姨呢?”

    “不清楚。”

    “不好了,首领,不好了。”一个女兵慌里慌张地跑来,“报告首领,我们在山崖下巡逻,发现了云蓉的尸体。”

    花小蛮身子一震,泪水淌下,“云姨,云姨在哪里,快带我去。”

    左右搀扶着行动不便的花小蛮来到洞外。

    只见面前地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蜷缩着,身上的布料说明了她是身份。

    “云姨!”花小蛮尖叫一声捂着嘴,泪如泉涌,然后,被一个人搂紧怀里。

    除了杨根硕,那个男人敢搂花首领?

    “大牛,是我害死了云姨!”花小蛮哭哭啼啼道。

    杨根硕皱了皱眉,想听她解释。

    花小蛮却让人将云蓉是尸身埋掉,让杨根硕将她抱回盘丝洞。

    在塌上,花小蛮具言云蓉从小到大是如何照顾她帮助她的。

    如果没有云蓉,她根本走不到今天。

    “云姨像母亲一样照顾我,像军师一样辅佐我,像爱人一样体贴我。因为我,她没有选男人下种,没有生孩子,她的死,都是因为我一句话啊!”

    杨根硕终于明白了,成年女性,自然也是有性的方面的需要的,因为花小蛮的自身问题,云蓉便和她做一些假凤虚凰的事儿。

    这一点完全可以理解,根本无可厚非。

    “哪一句话?”杨根硕更关心这一点。

    花小蛮一边擦泪一边说道:“我明明知道她没经历过男人,还跟她讲男人的滋味如何如何,而且是在她被八个狼族畜生欺负过之后……呜呜呜,她看到我跟你,一定以为我不爱她了,她好傻,她不能做我的爱人,还可以做的母亲、姐姐和军师啊!”

    说着这里,花小蛮大放悲声。

    杨根硕将其拥入怀中,低声说道:“她是个好人,我要感谢她,在你没有遇到我之前,帮我照顾你。”

    “大牛,我的这里好疼,好疼。”花小蛮拉着他的手按在左边胸脯上,“这就是爱吗?”

    “是。”杨根硕点点头,“对亲人的爱,失去亲人的痛。”

    花小蛮嚎啕大哭。

    杨根硕只是抱着她,然后,被她的泪水沾湿了衣襟。

    不愧是首领,亲密的人死掉,她只是伤心半天,在简单的吃过午饭后,就拉着杨根硕视察山寨的重建。

    过程中,杨根硕提出了不少意见,在花小蛮眼里,那都是真知灼见,一个上午都活在惊讶之中。

    绝大多数时间,她就像个树袋熊一样吊在杨根硕身上,脸上堆着笑,仿佛吃了开心果。

    杨根硕这位药族的救世主,走到哪里,也会受到族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杨根硕给他们的印象,不但勇猛如虎,而且博学多识。

    整个药族,对他的敬意都快赶上首领了。

    这一点,杨根硕从她们的眼神里也可以看出来。

    当然,也有一种久渴之人看到甘霖的感觉,让杨根硕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晚餐很丰盛。

    而且是烛光晚餐。

    药族并非浪得虚名,药膳也很有一套。

    杨根硕不懂就问,花小蛮也是有问必答。

    杨根硕深深觉得,等回到城里,哪怕开一家专门经营这些药膳的饭店,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都是滋补的药膳啊!

    又喝了几杯滋补药酒,用的还是青铜酒樽。

    然后,看着明晃晃烛火下娇俏的佳人,他的丹田也燃起火。

    饱暖思那啥,何况还有这环境气氛,这滋补的药膳和药酒,简直是如虎添翼。

    花小蛮咬着唇皮,抛着媚眼,含羞带怯的神情,无异于火上浇油。

    杨根硕也顾不上消化了,直接将她扑倒。

    进入的过程依旧艰辛,但之后就逐渐顺滑。

    你好我好大家好。

    花小蛮虽是药族首领,武功高强,然而,依然不堪承欢。

    在她死过三次后,在换到第二十八个姿势后,杨根硕方才鸣金收兵了。

    “给你,种子都给你。”杨根硕虎吼着,压在花小蛮身上不动了。

    看到杨根硕满头大汗的样子,花小蛮爱怜的摸着他的脸颊,心里说道:大牛,你会很辛苦,我真舍不得,可是,我是首领啊!

    “累了,睡吧。”她柔声说。

    杨根硕又来了个绵长持久的法式吻,差点将花小蛮的心肝吸出来,这才翻身下马,将她揽进怀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今天有点冲动啊,估计跟那些药膳药酒有关。杨根硕暗自分析着,很快迷糊起来。

    ……

    “不行,我要去找大牛,这都一天一夜了,音信全无的,真是急死人了。”

    蛊族,大长老家,百合第十八次向外冲,第十八次被五毒挡住。

    “我不同意。”呀买噶固执己见,看着大祭司和几个精英,重复说了很多遍的话,“情况不明,不可以擅自行动,何况现在又是半夜。我们已经失去了大人,百合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不会的!”百合尖叫,“大牛不会有事。”

    呀买噶叹道:“百合,阿爹明白你的心情,可你也必须接受现实,不论是狼族还是药族获胜,大人的情况都不容乐观。”

    百合黛眉紧蹙,瞪了呀买噶一眼。

    呀买噶续道:“不然你们说大人在干什么,难道还能成为他族的座上宾?”

    除了百合,大家都忍不住摇头,就连五毒也是。

    “你们……”百合激动的质问:“你们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知道,在药族进攻的时候,只有大牛一个人面对全部敌人。”

    提起这个,五毒、大祭司都是老脸一红,呀买噶倒是面色不变,他道:“女儿,你不要激动,要去探查,也不是这个时候,夜晚的山林有多危险你知道吗?多少凶猛的野兽已经开始准备冬粮了。”

    “是啊,百合小姐。”五毒点点头,冲呀买噶道:“大人不在,五毒请求大长老批准,明天一早,我陪百合小姐前往药族,寻访蛊神大人的下落。”

    “你……”呀买噶气得不轻,终究还是点点头,“我阻止不了,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

    杨根硕眼前出现十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女人似曾相识,不就是小蛮让自己选的那十个。

    一等一的姿色,纯天然绿色无公害。

    她们在干什么?

    居然挑逗大牛,吃了那么多药膳,喝了那么多药酒,大牛哪里经得起挑逗,早已挺立如柱。

    杨根硕挣扎,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踝都被捆住,一时大骇,叫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女人们奸笑,异口同声,“我们向大人借种。”

    “不借,我不借。”杨根硕哭了,“我怕自己的弱柳之姿,不堪承欢呀!”

    梦,一定是梦。

    杨根硕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前的一切依然如故。

    甚至,其中一个女人跨坐下来。

    “不要,不要啊!”杨根硕又是一阵剧烈挣扎。

    耳边响起一个软软的声音,“大人,不要白费力气了,给你用的叫做捆龙索,你应该明白了吧。留着点力气,今晚你会很累的。”

    杨根硕明白了,终于明白了一切。

    就说自己这身体素质,哪里需要什么药酒药膳助兴,就说吃了之后就有反应。

    原来这一切都是花小蛮的计划和圈套,她还是要让自己给她的族人下种。

    而正常情况下,自己哪能睡那么死,被人捆住都不知道,想必饭菜和酒水里还有点迷药的成分。

    “小蛮,花小蛮,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放开我,我绝不原谅你!”

    洞外,花小蛮轻轻地说了声只有自己听见的“对不起”,捂着耳朵跑远了。

    “放开我,放开我。”杨根硕不停挣扎,捆龙索,果然名不虚传,他真的挣扎不开。

    天啊,今晚自己就是这十个女人的点心。

    他悲愤欲绝。

    命运啊!自己终究没有逃脱成为种猪的命运。

    曾看过一则新闻,说是一名男公关,被三个富婆包夜,吃了三颗伟哥,折腾一宿,然后撒手人寰,再也没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自己不会也落到那个精尽人亡的下场吧。

    盘丝洞中的哭叫,哪怕花小蛮捂着耳朵,也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好像直击灵魂。

    她躲得远远的,都要疯掉了。

    手下不时汇报。

    “首领,大人已经三次了,雄风依旧。”

    “首领,大人五次后,有些疲软。”

    “首领,大人服下一颗九鞭一尾丸,一炷香后雄风再展。”

    “首领,大人已经七次了,精神萎靡。”

    “首领,又给大人喂了一颗,一顿饭后,挺起来了。”

    “首领,大人九次后晕了过去,你看还要继……”

    花小蛮猛瞪眼睛,一把推开汇报的人,冲进盘丝洞。

    大牛都人事不省了,竟然还有五个女人在他身上折腾,花小蛮顿时爆炸了:“滚,都给我滚出去。”

    花小蛮一声怒吼,五个女人慌忙捡起布料遮住身子,下到地面,退了出去。

    “大牛,大牛,”花小蛮扑倒塌边,拉住他冰凉的手,看着他蜡黄的脸色,试了试鼻息,大惊失色,竟然气若游丝。

    “大牛,对不起,你醒醒,不要吓我!”花小蛮摇晃着,杨根硕没有反应。

    “来人。”花小蛮尖叫。

    “首领。”侍女走进来。

    “把咱们的镇族之宝挖了,炖汤给大人喝。”

    侍女大惊:“首领,请三思啊,那颗人参,始祖驻扎的时候就在,一代代传下来,超过两千年……”

    “闭嘴,就这么办。”

    “好的,这就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